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逆不可
展开

妃逆不可 烟雨寒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4066

【1】“父皇,你别那么小气嘛。借我一会……就、就一会……求你了。”潇潇边说,一双素白的小手不规矩的往宁君昊怀中探去,口中如兰般的气息扑打在宁君昊裸露的肌肤上。 【2】皇太后依然一脸笑意,一双充满自信的眼睛扫视了皇上一眼:“皇上、皇后,今个哀家就做个主——将潇潇指婚给吴将军之子——吴渭,择日完婚吧。” 哐,潇潇手中的酒杯瞬间下坠,在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杯中酒溅了潇潇一身、一地,潇潇整个凌乱了! 宁君昊也好不到哪里去,皇太后的赐婚,令他浑身一下绷得笔直,手中的酒杯轻微一震,杯中酒突地溅出几滴。宁君昊下意识瞬间加大力度,抓稳酒杯,眼神中一丝隂仄一闪即逝,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握成拳抬至嘴边,紧抿着嘴唇。 【3】李渡不敢有任何隐瞒的汇报完得来的消息,恭谨的站着等待皇上的命令。 玉案后面宁君昊半眯着眼眸,满脑子都是最后一次潇潇问他的那句话:父皇,我若怀了你的孩子,你还会将我指婚给那个没脑的男子么? 宁君昊浑身透着危险的气息,心底深处暗暗嘶吼,她居然敢带着朕的孩子翘宫?不禁眼神坚定、不容置疑的命令:“眼下南方洪涝灾害,朕要微服私访。”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烟雨寒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8366

  • 创作天数

    460

其他作品

  • 宫门陌

    一次户外竟穿越遇到逃难的太子,她的人生彻底改变。他们吃鲜血淋漓的肉,他们穿树皮衣服、做事不讲章法。 军营中,她挑翻教头,不屑皇子,训练火头军,带着兔兵盗取敌方粮草,叱咤风云。 酒楼里她风情万种,引来无数英雄折腰,惹得皇上醋坛打翻。 皇宫里,她步步惊心,却因恩宠连连遭陷害。 第一次,她占领了他的被窝。第一次,做了全军小厨娘,第一次,将兔子变成了兔兵。第一次战场放歌助将士凯旋归来。第一次,把他的私人物品拿去卖给那些迷恋他的粉丝!第一次… 不曾想穿越与君相识,不曾想步步惊心伴君侧,不曾想皇宫深深深几许,不曾想一生一世——长宫陌! 当她满身疲惫设计走出皇宫,他却捉住她的手,回到朕身边,朕许你满目江山。 城外的想进来,城里的想出去,她最终要如何抉择?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狐妃萌萌哒:邪王,轻轻缠

    萌神柒柒

    他性情暴虐、杀伐果决,是冷酷无情的修罗王爷,传闻他嗜杀成性,手上沾染无数人的鲜血。但是,无情无欲的他却唯一对一只小狐狸宠到骨子里。白日,在她看来,他是衣冠楚楚,军功赫赫的战王殿下。晚上,他去掉衣冠,只剩禽兽二字可以形容。看着这一天黑就把自己往床上拖的男人,她愤愤不已,“禽兽,我是狐狸,你是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低笑,“小东西,你上一句说我是什么?”“禽兽啊!”“野兽配禽兽,天生一对,那不正好吗?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夏府嫡女夏婵衣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很美好,直到被庶妹害死才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重生后,她整治刁蛮庶妹,囚禁恶毒姨娘,整治渣男,而他们却总要问一句为什么?她淡淡一笑:“因为我不想有眼无珠。”谁知这前世的妖孽仇敌竟装纯靠近,他说,“这一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