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轻羽若安Ⅱ
展开

网王之轻羽若安Ⅱ 公子玄 著

连载中 签约 N次元同人衍生

4346

【第一部+第二部】三年前的千代若羽,如今的安羽若,在人性与欲望中苦苦挣扎。为了复仇她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她爱过,那个如帝王般的少年,带走了她生命中最后一丝希望。因为在乎,才去恨。到头来,最可笑的还是她。“如果迹部是白天的帝王,那么幸村则是黑暗的王者。”三年来的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而他却始终无法做到抛弃所有,尤其是那个本已忘记的女生。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却经历了普通人六十年都不会经历的事情,他以为他失去了所有,然而,他却忽略了他身边的那个人.【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请放心追文,此文不加V。】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公子玄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30.68万

  • 创作天数

    92

其他作品

  • 综漫之死神公主的罗曼史

    【NP文】“老弟呀,老姐一定会保护你的,不过你得把你的小手交给我!”某女盯着一旁有些茫然的龙马,坏笑着说。“你就是月咏几斗?嗯……不错,勉强可以当我的男朋友!”几斗很无辜的成了某女的男朋友。“蓝堂英,你个白痴,竟然和别的女生搞暧昧!”某女华丽丽的吃醋了。“水仙大大,你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华丽呀……”某女斜睨迹部,贼笑着说。“零!不要,疼死我了……我说,你吸血的时候下手轻点!”某女咬牙切齿的看着趴在自己脖颈处的零。“夏尔,我……其实……其实不是……唔……”话还没有说完,某女很无奈的被堵上了嘴。“光少爷?还是馨少爷?啊啊啊,你们可不可以不要长得那么一样呀!”某女对着两个小恶魔彻底无奈!

    加入书架
  • 网王之轻羽若安

    “我什么都没有了,难道你还要逼我吗?!”那一天,那么的歇斯底里,大雨滂沱了灵魂,模糊了一切。“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她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空洞的眸子里只有复仇。从那一刻开始,她从天使又沦为恶魔,却笑着开口,“恶魔?抱歉,就算是恶魔,那也是你们造成的!”

    加入书架
  • 网球王子之羽落翼轻

    “浅翼!你给我回来!”歇斯底里的吼出心中想要说的话,“你的那个问题,现在我来回答你!只要你愿意你的折翼天使就由我来承载……”繁忙的机场,并没有因为这一句话而停下来,苍白的人儿露出了一个久违笑脸,想要张开嘴,犹豫之间又只能闭上,沙哑的声音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我愿意……”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网王之中国魂

    月光芷

    作者新文连载:《弃妃,给本王回来!》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张扬却不肆意;她洒脱但不轻浮;她冷漠更重情意;她似梅有傲骨,却毫不沾染风尘;她如竹坚忍不屈,却从不任人欺压;她若兰悠然清远,却从不置身事外;她像菊冷霜孤傲,却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她,就是慕容紫云!一个女孩穿越到了网球王子的世界里,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 网王之青梅入怀

    季时暮

    新书《男神太高冷:国民校花请入怀》作为一个在家门口都能迷路的绝世大路痴,夏目柒夜却有一个独特的技能,那就是无论手冢国光在哪儿,她都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并且凭借这一点,她成功的找到了手冢国光心的方向。作为夏目柒夜的竹马,手冢国光对于这个小青梅的路痴属性很是嫌弃。但是当路痴的夏目柒夜一次又一次第一个找到他时,他才突然发现,原来不经意间,夏目柒夜早已成为了他心口的那颗朱砂痣。夏目柒夜:即使换了一个时空,

  • 综漫之为你执着

    樰漪兮

    她是妖猎世家唯一继承人,担任着灭妖者的责任,一场以黑主学园为起点的旅程,却让她和本该敌对的黑暗生物纠缠不清。“你这么做是会没吸血鬼朋友的!”夜间部的吸血鬼愤然。“你,我放不下”那个清冷月华,高贵寡淡的犬妖跨越了时空,如是说道。“女人和酒,那种东西根本无法满足我的饥渴”那个笑如春樱般灿烂的人,嗜血如野兽,却又为何在心头点上了朱砂痣?一场猎人与猎物的角逐,谁输谁赢,定论或许早已注定……

  • 网王之紫凌惜月

    倾羽墨

    【安徒生文学社】天才吗?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种称谓,没有亲情,没有友情,难道她的命运注定就这样悲苦吗?“去吧!去体验属于你的幸福吧!”慈祥老人对她这样说道。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这一世就如她所愿地结束了!却没想到竟穿越到了网王世界……

  • 网王之木槿花又开

    御神狐

    【完结】有那么一个女孩,她温柔,善良,也很安静,甚至,安静到让人忽视,然而她并不在意这些,她只喜欢坐在一角,拿起画笔,在白纸上画下烙印在心尖的那个他。她还记得,遇见他的那一年,木槿花正好落了一地,他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女神,对她微笑,为她取名,他还说:“就叫槿落吧,因为,木槿花落的时节,好美……”她甜甜一笑,将手放于心口,这个名字,她好喜欢……然而,待到木槿花开的季节,她看到的,是否依旧是那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