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女养成记

重生农女养成记 尾闾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38.54万字

重生为人,她成了农女。农女是什么?不过是种种田,养养鸡,喂喂鸭之类的,只是这般散漫的生活只持续到五岁,一个罕见旱灾破碎了她的梦。她摸了摸饿瘪的肚子,握了握小小的拳头,发誓,她要做不一样的农女。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尾闾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158.95万

  • 创作天数

    787

其他作品

  • 聚魂华师之不老居

    北燕南赵的交界处一直有一个传说。相传繁花开尽处便是不老居。这话初听起来令人咋舌,因此只有极少数人相信,渐渐地,这传说也只是一个遥不可及而又无迹可寻的传说罢了。 花不语轻笑,手里轻握着千年骨扇,俨然不知在未来的某一日,她成了这个传说的主人。 聚魂华师,聚愿聚之魂。朱唇轻启,谁人应了?

    加入书架
  • 你的恰好我的温暖

    那一刻,她泪流满面,本以为爱情离她遥远,却不知她曾在咫尺. 她没说过,他也没讲过,他们在灿烂年华相遇,却从未灿烂相恋。 她说:“谢谢。” 他说:“不客气。” 礼仪间的问候都不曾发生。 多年后,她笑,他应该已经结婚生子。 一见钟情吗?她摇头,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呢?可总也想不清。 只记得课堂上,他说:“冬卉写这篇文章的手法也合适的。虽说写实很重要,但也不能忽视联想的写法。”

    加入书架
  • 莲心记之染尘

    花可开千年,落下只需一刻。小然看到自己被雪淹没,刹那间,一种解脱在心中游荡。时光渐渐消逝,幽灵地界里,她手举一杯忘川酒,一饮而尽。醒来,她是柳然,降于尘世。

    加入书架
  • 总裁的心冷前妻

    恋尚一向自负不会一见钟情,但苏日安的出现打破了她的自负,打破了她所有可能与不可能,也打破了她对于付出回报的认知。她喜爱他,他不喜爱她,那有什么关系呢?她想只要她足够努力,再冷的心都能捂热,但是她却是忘记了,若是自己的心也冷了呢?那么还怎么能奢望捂热另一人的心?曾年少轻狂,认死理。她把他比作她的南墙,而她便是一个要撞南墙的人,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在努力着。她以为只要真心付出,对方便能感受到,哪怕只是,只是一丝极小的温暖,便足以融化寒冰,只是后来,她发觉也许是她错了,错的离谱。再后来,人至中年,她终于明白幸福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狐妃萌萌哒:邪王,轻轻缠

    萌神柒柒

    他性情暴虐、杀伐果决,是冷酷无情的修罗王爷,传闻他嗜杀成性,手上沾染无数人的鲜血。但是,无情无欲的他却唯一对一只小狐狸宠到骨子里。白日,在她看来,他是衣冠楚楚,军功赫赫的战王殿下。晚上,他去掉衣冠,只剩禽兽二字可以形容。看着这一天黑就把自己往床上拖的男人,她愤愤不已,“禽兽,我是狐狸,你是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低笑,“小东西,你上一句说我是什么?”“禽兽啊!”“野兽配禽兽,天生一对,那不正好吗?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夏府嫡女夏婵衣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很美好,直到被庶妹害死才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重生后,她整治刁蛮庶妹,囚禁恶毒姨娘,整治渣男,而他们却总要问一句为什么?她淡淡一笑:“因为我不想有眼无珠。”谁知这前世的妖孽仇敌竟装纯靠近,他说,“这一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