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展开

丛林法则之后宫之主 神仙不下厨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18.52万字

对于家道中落的郑玉卿来说,普通女子,若想改变命运,唯有参加选秀,父亲被冤死,兄长被害死,母亲的疯癫,让原本只是个十岁的体弱少女学会了生活,原来不论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她必须强大起来保护她的家人,替疼爱她的父兄报仇,找人替母亲治病。 她自小就被人称赞的美貌,她本认为只不过是一副臭皮囊,家道中落后的她,慢慢懂得,作为女子,要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挣得一席之地,美貌是敲门砖。成年后,她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改变命运从参加选秀开始。虽然无子,但她一步步从侍女、到贵人、到皇后再到太后,世人都说她贤德,却不知道她一个无子、无家族支持的弱女子是如何在这弱肉强食的后宫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神仙不下厨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52.46万

  • 创作天数

    74

其他作品

  • 肖湘夫人

    没有到卞国以前,作为剩女中的毕剩客的苏紫嫣为了能早日脱光,几次特意去庙里求姻缘,每次都会抽到上上签,神仙果然没有负她,一场大雨溺水后她来到了卞国,从此她的人生就就似乎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副画像,两个家族的争斗,一群人的故事。为了避免冲突,她可以委曲求全,为了保护自己营救她人,她可以放下身段,为了自由,她可以割舍情缘,为了真心,她不忘初心。因相似的面容,机缘巧合,她找到了这个身体的家人,换了个名字。后来又因相似的面容,她的存在化解了两个家族的矛盾,大家只知道她是肖湘夫人,却鲜少有人知她原来的名字。因为人们只知道结尾,却不知道开头。

    加入书架
  • 嫡女重生:宰相夫人成长记

    选择决定命运。自邓伽罗从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只想躲开她前世与她姐夫陈荣轩的那段孽缘,避开前世害她家破人亡的两个渣男,重新选择一段不同的人生,但命运还是不放过她,她又被陈荣轩当成继室的人选…… 想娶她为继室?那就关他一辈子。想纳她为小妾?那就跟他拼个你死我活。这一世,凤凰涅槃,她有备而来。经历了一番波折,终觅得自己的良缘,被的北国公子苏默的真情感动。 身居宰相之位的苏默说:“伽罗,你的仇人嘛,当然是彻底干掉比较好……”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狐妃萌萌哒:邪王,轻轻缠

    萌神柒柒

    他性情暴虐、杀伐果决,是冷酷无情的修罗王爷,传闻他嗜杀成性,手上沾染无数人的鲜血。但是,无情无欲的他却唯一对一只小狐狸宠到骨子里。白日,在她看来,他是衣冠楚楚,军功赫赫的战王殿下。晚上,他去掉衣冠,只剩禽兽二字可以形容。看着这一天黑就把自己往床上拖的男人,她愤愤不已,“禽兽,我是狐狸,你是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低笑,“小东西,你上一句说我是什么?”“禽兽啊!”“野兽配禽兽,天生一对,那不正好吗?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夏府嫡女夏婵衣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很美好,直到被庶妹害死才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重生后,她整治刁蛮庶妹,囚禁恶毒姨娘,整治渣男,而他们却总要问一句为什么?她淡淡一笑:“因为我不想有眼无珠。”谁知这前世的妖孽仇敌竟装纯靠近,他说,“这一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