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名门私宠:帝少,轻一点
展开

名门私宠:帝少,轻一点 墨时慕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26.9万字

 “拿着这五百万,从我的眼前消失。”这是景如歌被闺蜜包装成生日礼物送上唐靳言的床后,他对她说出的第一句的话。景如歌倔强反驳:“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情-人!”唐靳言,倾城神话一般的存在,冷魅倨傲,杀伐果断,明知道景如歌心中爱着别人,却还是在两年前用尽一切手段将她冠以唐太太之名。婚后,他对她视若无睹当成摆设,可这一切就在那一夜之后渐渐有了变化。终于,在某次全城直播的节目上,主持人问到景如歌最喜欢帝少大人哪点的时候,景如歌沉默片刻,才露出一排白牙:“又帅又持久。”她明知他是罂粟,却一再放任自己沉溺他的温柔,不可自拔。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墨时慕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323.55万

  • 创作天数

    659

其他作品

  • 豪门蜜恋:傲娇首席偏执爱

    他是颐城只手遮天的太子爷,曾宠爱她深入骨髓,偏执如狂,她却留下一封信决然离去。三年后,她惊艳蜕变,强势回归。婚前,为了家族集团股份,以及妈妈的遗物,顾安笙使出浑身解数要推倒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哪知傲娇男神根本不好推倒的,任凭她怎么纠缠,他就是不为所动。婚后,顾安笙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腹黑,有多偏执!场景一:顾安笙揉着酸痛的腰醒来,愤恨地拍了一下身边的人,手腕却突然被抓住,男人欺身而上,“昨晚没有喂饱你?那继续……”场景二:人家是家中有母老虎,她家里是有一只大灰狼,顾安笙为了逃避今晚的折腾,毅然决定离家出走,却不料还是被男人逮了回来,推至床角,“敢逃?说明你体力很好啊,长夜漫漫,我们慢慢体会……”

    加入书架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

    五年前,她无意发现了一个秘密,对他失望之际,家族在此时将她送出国去。五年后,她带着天才萌宝回国。他爱她一如既往,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发现。可是,她早就在他布下的天罗地网中逐步沦陷,无法逃脱。“妈咪,我真的是西瓜里面切出来的么?”“嗯,妈咪还留了照片……”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首席的独宠新娘

    韩降雪

    父亲只为一笔生意将她推入地狱,绝望之际他救她于水火。他是邪魅冷情的豪门总裁,传闻他面冷心冷却独独对她宠爱有佳,可一切却在他为了保护另一个女人而将她推向枪口时灰飞烟灭,她选择带着秘密毅然离开。三年后,他指着某个萌到爆的小姑娘对她说,“带着女儿跟我回家!”小姑娘傲娇了,“妈咪,我们不理他!”

  • 重生八零俏佳妻

    江山一顾

    盛宁被猛的扑倒,某男人笑容邪侫,“军长可压不可辱,要不我让你在上?”夜夜被压,小媳妇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前世,盛宁懵懂无知,是从小背负不堪名声的‘坏女人’。被好友陷害,被男人辜负,最后孤苦无依,凄惨而死。当她重生回1983年,她一定擦亮眼睛看人,认认真真做事。这一世,她再也不让妹妹因她而死,这一世她要成为文工团最骄傲的那朵玫瑰。一个优秀的女兵,孝顺的女儿,合格的姐姐。且看她如何破釜沉舟,救妹妹于水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夏染雪

    新文《暖妻入怀:禁欲老公,放肆宠》已发~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爬上了准妹夫的床。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洞房夜他羞辱她,夏若心,你不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将他送到另一个男人的面

  • 婚途有坑:前妻有喜了

    豆丁丁

    【正文已完结,绝宠番外进行中。豆子的微博:不想码字的豆子】一纸离婚协议书,她带着腹中小蝌蚪悄然离开。一年后她和小包子被自己亲妈打包卖给某总裁。萌娃当道,腹黑总裁开启花样撩妻路:人前,他宠她到入骨;人后,他解锁各种姿势爱她到腿软。直到某只小白兔奋起反击:“一三五又摸又抱,二四六随处扑倒,楚总,你是禽兽么?”楚总邪笑,直接搂腰扑倒:“乖,不是还有一天周日么…”【潜在心机水对抗毒舌腹黑楚,打响萌娃保卫战

  • 国民男神爱上我

    安知晓

    男神说,你是我穆凉的妻子,A市你可以横着走。男神说,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护你周全。等她爱上男神,想要结婚,男神说,我的本意是照顾她,爱护她,珍惜她,让她无忧无虑过一辈子,可是,我没想过和她相爱,共度一生。乔夏怒!你特么什么狗屁男神,渣男!男神说,好吧,既然你想结婚,我就委屈一点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