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师傅宠你到下辈子
展开

师傅宠你到下辈子 Sunny玖月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7.01万字

“你敢不敢让我再杀一次?”“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样对我哈?”“是啊,反正你也救过我一次,干脆好人做到底,再让我杀一次嘛~”唐棉棉使劲儿撒娇,把自己的软萌可爱发挥到底,只是,那时候的她,怎么会想到,这个天天被自己欺负的家伙,居然是本区叱咤风云的某位大神,而他只不过是玩小号~便成功的钓到了唐棉棉这只徒弟。“你又耍我!!!”不过,自从有了师傅后,唐棉棉这脾气倒是长了不少。“谁叫你那么笨。”更可恶的是,他居然……“棉棉,快过来这边,来见见你师妹。”师妹?【情趣网游文,又名(棉花糖季节),温柔古怪的师傅,加一只小逗比萌徒,超有爱组合,“我技术很渣很弱,人品也超烂,可师傅就宠我,怎么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Sunny玖月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40.66万

  • 创作天数

    137

其他作品

  • 十九岁的恨爱

    迷糊的十九岁女生,和温柔腹黑的警察小哥~没有什么大风大浪,身边的人物小事,每一个都是故事。

    加入书架
  • 十二夜双生花之萦魂

    这只是一群可怜人的故事,我只是用简单的文字在讲述这群可怜人的一生,当他们相遇在这个同的时空里,他们命运,便已不再属于他们自己。☆你可能努力的去保护过一个人,但你没想到你最后会栽在她手里。☆你可能强迫自己去喜欢过一个人,但只有你自己清楚,内心真正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你可能曾经想过做一个天使,但残忍的现实逼得你成了所有罪恶来源的恶魔。☆当所有一切一切的劫难都已形成,看他们如何逆命,如何逆天。【校园异能,玄幻言情,简介无能,有兴趣的孩子直戳正文吧。全文免费完结,文笔略渣,我不喜欢废话,每一句都是正剧。】

    加入书架
  • 一笑江湖两相忘

    少年情,名门义,一笑江湖两相忘,几多风雨,几多血泪,回头再看,不过梦一场。

    加入书架
  • 倾城绝恋:甄姬传

    二十二岁的普通女生,穿越到三国,经历几次痛彻心扉,先后邂逅了四个不一样的男人,她只想找到真爱,难道那么难吗? 似乎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她所谈的对象都将她视作玩偶一般戏弄,最终绝望,她决定找个安谧的山林隐居,静静的过完下半生。 只是,有些真情,总是来得太迟…… “宓儿,我来接你回府。”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