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无双原著:美人谋
展开

凤凰无双原著:美人谋 冰蓝纱X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52.74万字

“相国大人有令,你要走出这相国府,就必须打掉腹中的孽种!”妖媚的女人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红唇似血,一步步向她逼近。 她被休下堂,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唯一的骨肉在出府之前的一碗汤药化成一滩血水。无颜回娘家,却第二天在刑场上看见自己的族人被满门抄斩,监斩的人却是她的夫君。刹那间,往昔所有的恩爱通通成了彻骨仇恨。 “顾清鸿!若我不死,当卷土重来,报满门血仇!”她对着那扇紧闭的朱漆大门冷冷发誓。暴雨中,她踉跄扑向一辆黑夜中疾驰来的黑色马车…… 五年后,当他查明当年真相,追悔莫及,却看见她含笑走来,额上的凤钗,身上的凤服,一颦一笑,艳绝天下。这是她的新身份——应国皇后! “顾清鸿,一切才刚刚开始……”她从他身边走过,含笑依在万人至尊的帝王身边,笑得风华绝代。 传说,她毒杀皇子,绞杀嫔妃,手段之毒无一不令人发指。 传说,她不过是一介落难女子,被污蔑下堂,为了复仇,继而一步登天,走入后宫…… 从下堂妻艰难一步步迈向权力最顶端,她,在爱恨情仇中一步步走向彼岸婆娑世界。 佛说,生前作孽太多,死后必入地狱。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美眸流转,笑得妖娆无双:我必定在每一层地狱里等你。” ——— 推荐冰的完结宫斗文《楚宫倾城乱》http://novel.hongxiu.com/a/99089/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38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冰蓝纱X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87.49万

  • 创作天数

    1523

其他作品

  • 我在回忆里戒掉你

    八年前,他和她不过是,你是青梅,我是竹马。粉红雪白的世界里,只有小小纯真的爱恋。 一朝天翻地覆,他家破人亡,只好远走他乡。 彻夜站在梧桐树下,露水湿了她的身,湿了她的心,但是却等不到她的锦哥哥。 一切太过突然,真相在虚虚假假中渐渐浮出水面,露出头绪。她黯然离家万里,八年后回归故里,却意外看见他锦衣还乡,荣耀一时。 他对她说:顾夏婉,我欠你八年,要用一生偿还。她却惶恐推却他的爱恋,是因时间改变了一切,还是只因他已经有了高贵漂亮的未婚妻? 一次次逃离,他一次次追逐。 她终于怆然泪下:林锦生,八年前你的家破人亡,我赔不起。 真相揭开,报复,泪水,夹杂着她一段意外的恋情……他与她在爱恨中逃不开宿命的纠缠。 终于一日,她毅然做出了选择……踏上了另一段人生……

    加入书架
  • 凤血江山

    “废后!”慕容修拿着圣旨,身边依着美人,笑得阴冷刺骨。 她对镜描出最后一笔眉峰,转过身,倾城容光刺眼欲盲。含笑饮下杯中毒酒:“慕容修,但愿你我来世相见不相识!” ****** 本文由悦读纪出版,实体书名为《凤血江山》全三册,当当,卓越等各大网上商城和书店均有销售。希望大家支持! ****** 在世人眼中,她卫云兮系大家闺秀,才貌双全,艳重天下。与太子慕容云更情投意合,恰似一对神仙眷侣。可是一场意外,一张圣旨,她却嫁给了传言中冷酷无情的建王慕容修。 她的柔弱良善在他犀利的眼中只有更添厌恶。一年的相敬如宾,他任她在王府中凄惨度日。两年的后宫生活,最后一纸废后诏书却将她彻底打入冷宫。 冷宫劳作,食不果腹,她总以为这一切都有尽头,直到一道抄家圣旨传来,她才知道,原来当年赐婚只不过是他阴谋的开始…… 他钳制住她纤细的下颌,看着她眼底不息的恨意,笑得冰冷嗜血:“卫云兮,好好看着朕怎么报复你和你的卫家!” 废后,赐死,抄家……盛极一时的卫家从此在南楚一笔勾销。而当年那一身翩翩梨花白的男子也因他一道圣旨,从此与她天人永隔。 当年她赐他温暖,他却还她以绝望。 逃过死劫的她,终于仰天狂笑:“慕容修,你毁我所爱,我要你倾国来葬!” 三年之后,她带着铁马金戈,卷土重来。而他亦是知道原来她竟是自己寻寻觅觅那一人,这才惊觉回头太晚。 看着面前悔恨的男子低下高傲的头,她掩面而笑……一切已经太迟。 当爱恨消逝,是否你和我,都还是当年的模样。

    加入书架
  • 凤血,倾世皇后

    他说,云罗,你是我凤朝歌最爱的女子。我要取东海的明珠,西域的七彩玛瑙,南疆的千年香木,极北之地的狐裘赠予你,建一座独一无二的的宫殿,一生一世你都不能再离开我的身边。 情浓时山盟海誓听起来尤为甜蜜。她嫣然一笑,说,好。于是,那一日他真的将她贬入冷宫,囚她一生一世。 …… 初见他第一面,她正值豆蔻年华,倚栏卖笑,而他翩翩而来,笑意温柔,为她赎身,道:“我会带你离开。” 再见他第二面,他携千金聘礼上门,郑重求亲。权倾一时,相认不久的父亲大喜。他说,云罗,千金为聘,他待你可算是真心了。 又见他时,乱军中他血色披身,紧紧握住她的手,神色癫狂,他一声声问,云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败……。 然后,没有了然后。从此她见他眼底中不复温柔。他带她离故国,他亲手将她送上那深宫之中,他说,云罗,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回故国,才能报仇。… 她笑意如昔,柔声道,好。转身没入此第而开的重重宫门,不再回头。 华云罗,传言中最美的皇后,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听说她的美堪比艳阳,媚色无疆。连英明神武的皇帝都为她神授魂予。万般宠爱不够,将她养在深宫凡人不得一见。 华云罗,世间最美最神秘的女子。一言一笑间天下大乱,战事纷起,生灵涂炭。朝中重臣们连跪一天,只求将她处死以慰藉千万枉死将士。 她翩翩而来,依在万人至尊的帝王身边,浅笑低声道:“他们死,总比臣妾死好。”众人皆惊,她看向领头那一人,笑得尤为欢快,问道:“凤将军也想要处死云罗吗?” 他不语,唯见她眼中笑意盈盈如日光,笑得天地失色,笑得摇落一世荒凉不复还…… 爱恨恩怨,她终于站在万人之上,艳色倾城,权势无敌。可是谁曾在午夜梦回时在她耳边低低一声柔声呼唤,昀儿,昀儿…… 江山倾,美人泪。男人们逐鹿中原,而她在乱世中一步一摇,渐渐走到繁华落尽,无法回头…… 凤朝歌:一身白衣如雪,俊雅如谪仙,执剑可为天下杀,执笔便是温柔佳公子,看似有情却是最无情。郎君千面,每一面却不是她想要的。他说,云罗,你是我凤朝歌最爱的女人,爱之入骨,恨也入骨。 苏晋:一身长衫,遗世孤立。一把古琴,一手杀人魔音。他说,云罗,你是这个是世间最傻的女子,所以我要守在你的身边杀尽欺辱你的人。 李天逍:翩翩王孙,帝王之尊。她为他而来,他执萧含笑,容色是她未见的浩荡朗朗。他说,云罗,这一生,注定你我生死无离。

    加入书架
  • 缘深一城秋

    虞洛秋篇: 都说,女人一辈子得穿一次婚纱。虞洛秋站在婚纱店门口,却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应该是没有机会再穿上了。 三年的隐婚不宣,三年的同床异梦貌合神离,不过是为了今天一场戏的铺垫而已。 财经频道里正在公布苏氏集团收购盛昌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的签字仪式;八卦小报上,苏白城挽着那个娇弱女人低下头为她系紧大衣,每一根发丝都透着宠溺温柔。 她手中握着墨迹未干的离婚协议,听着苏白城在记者面前宣布和那个女人的婚事,双喜临门,如此顺心顺遂。 她忽然想起,昨晚苏白城笑着对她说:“洛秋,像你这么坚强理智,一定不需要我的同情和关心。可是她不一样……” 一场大雨倾盆而至,她看着玻璃窗里自己的倒影,那么可笑又可怜。 原来爱情只是一场戏,而她只是看客而已。 霍楚南篇: 年少有为,神秘、多金。这八个字在霍楚南的身上就是一个行走的标签。 他是C城知名跨国公司——E&O建筑设计公司响当当的首席知名设计师,年方三十,英俊又神秘;又是地产界崭露头角就能呼风唤雨的神秘商业新贵,更妙的是,有娱记八卦竟然扒出他还是资产上千亿的霍家钦定继承人。 二十岁以全优毕业于美国常春藤。就在人人人人以为他继承家业。没想到天才的帽子还没摘下,他就一路过关斩将,纵横海内至年近三十。这十年,他搅起风风雨雨,为自己也为霍家闯出了一个更庞大的商业帝国。 可是……最近一件天大的事在霍家会议上提出:霍大公子必须在三十岁的生日前娶一位贤良淑德的霍家大少奶奶! 霍楚南一笑,转身领了一个被雨淋湿,浑身狼狈的女人。他似笑非笑:“她,就是我霍楚南的妻子,霍家的大少奶奶,虞洛秋。” *********** 喜欢本书的,麻烦添加收藏下。谢谢! 公共章节一天一更,偶尔根据安排加更,上架后按照编辑要求更新,有事会评论区请假。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