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宠之卿本妖娆
展开

帝王宠之卿本妖娆 顾南西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73.76万字

 这世上最悲催的是什么?
    其一,人在天堂,钱在银行。其二,D罩杯,一夜成了四季干扁豆。
    十一就是这样悲催的人,代号79811特务,还没来得及吃遍山珍海味,玩遍美男正太,就永别了可爱的二十一世纪,一朝变成容家傻女九小姐。
    从此,卿本妖娆,天天祸水。
    不过老天怜她,给了她几朵极是灿烂的桃花。不过任它桃花三千朵,容祸害只采那一朵。
    容家九小姐容浅念的那朵桃花啊,听说帝王星现,命定君主;听说雪域霸主,江湖神话;听说一身白衣,胜似谪仙;听说额间朱砂,不良于行……
    每次听说,容家浅念九小姐就躲在被窝里笑得贼兮兮,抱着自家美男相公:“这是我相公,厉害吧。”
    ***
    这话说,右相容家这生的几个女儿是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一个比一个能歌善舞。
    七小姐,一曲惊鸿绝世舞,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八小姐,翩跹素手,转轴拨弦,那是此曲只应天上有。
    十一小姐,就更不得了了,五岁吟诗,七岁作画,九岁一赋《治国策》,轰动京都。
额?似乎还漏了一个,这容家还有个九小姐,要问九小姐如何,京都一片缄默。
    事情是这样的……
    **九小姐很妖孽:
    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皇宫大院,一人影正猫手猫脚,偷偷摸摸,肩上还坐着一直似狐狸又像狗的球状物体,这一人一‘狗’正是最近让人闻风丧胆的新起杀手组织,此时正上演一出寻宝记。
    一不小心,摸错了房间,撞见美男沐浴,脸不红心不跳,说了句:“我会负责。”然后大大方方坐在浴桶前面,观赏全过程,末了,摸了把鼻子,言:“太劲爆了。”
    好吧,其实良心,脸皮这两种东西,这女人都没有长出来,她承认,她贪恋美色。
    **九小姐很腹黑:
    话说,这京中有两大纨绔,容家十少爷和文家小侯爷,那是过街老鼠,人见人躲。
    某天,容家十少爷被扔进来了京城最大的花柳巷,足足三天没有出来,然后据说,之后看见女人就屁滚尿流。
    再某天,文家小侯爷在自家院子里戏耍丫鬟,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像狗非狗的球状物,弄得断子绝孙了。
    此时,某人正端坐在文家屋顶,笑得那是人仰马翻,塞满梨花糕的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念着:“天蓬元帅,干得不错。”
    据说,容家九小姐养了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狗,名字就叫‘天蓬元帅’。
    **九小姐很护短:
    某月,某日,某不见五指的角落里,某家九小姐拨弄着手里的银针,地上还跪着京城第一宦官——高公公。
    “知道犯了什么错吗?”某女将银针在高公公面前晃了一圈。
    高公公背脊一凉,额上全是冷汗,巍颤颤说:“请九小姐明示。”
    “明示啊。”某女叹了口气,佯作思考,“似乎上个月七号,椒兰殿外,你对着殁王骂了句病秧子。”
    高公公搜肠刮肚,确实有这事,只是这和这天杀的九小姐有什么关系啊?高公公屁滚尿流中一头雾水。
    某九小姐继续明示:“你骂我可以。”眸光一冷:“但是我的男人,谁人敢说一句。”
    话罢,针入命门穴,一代宦官下半辈子就只能瘫痪在床,做个十足的病秧子。
    **九小姐很无赖:
    要问,容家九小姐是什么人。
    有书生壮着胆子,掩着嘴说:“此女乃祸害。”
    某女耳尖,随即,天上掉了一坨啃了大半的馅饼,正砸中那书生,晕头转向中,听到一声河东狮吼:“本姑奶奶乃祸水,绝非祸害。”
    说着,又是一阵馅饼砸过来,还带着某九小姐的口水。
    就有人问了:“有区别吗?”
    “当然有,祸水有的是大把大把的资本,那我在美人相公面前也能抬起头来做人。”某女义正言辞地辩解。
    从此京都便流传一句话:“卿本妖娆,奈何祸害。”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顾南西

  • 作品总数

    7

  • 累计字数

    668.09万

  • 创作天数

    753

其他作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被窝。”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吻她,将内丹哺给她,自此,钦南王世子楚彧,落了心疾,药石无医,而她,刀枪毒火不入,伤口自愈。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重活一世,为了血债血偿,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媚人倾蛊之术,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唯有一点,众所周知——国师大人,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    以下为国师大人的宠猫日常: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你身子真暖,以后,为我暖榻可好?”    “这杏花糕甚可口,从今往后,你便唤作杏花。”    “杏花,腿张开,让我看看你是公还是母?”    “杏花,不疼,那人伤了你,我便杀了他。”    国师大人还对杏花说:“杏花,我若是母猫儿,便嫁于你,为你生一窝猫崽子。”    后来某一天,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阿娆,你不抱着我睡吗?我身上暖,可以给你暖榻。”    “阿娆,入春了,我……我难受。”    呵呵,春天嘛,那是个配种的好时节。    “阿娆,你是不是更喜欢杏花?”楚彧为难,“可是,我幻成杏花的样子,就不便、不便与你欢好。”    楚彧还对国师大人说:“阿娆,你嫁给我好不好?不用生一窝猫崽子,两只便够了,一公一母。”    后来,阿娆怀孕了,猫崽子出生了,一公一母,一只像父亲,一只像母亲,母亲为其取名为梨花和桃花    梨花哥哥是只猫:“我要为母亲暖榻。”    桃花妹妹是个人:“我要称霸猫界!”    最后,杏花爹爹把梨花哥哥送去了北赢,把桃花妹妹养在了身边,理由是:“阿娆只需要一只暖榻的猫儿。”    PS: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

    加入书架
  • 暗黑系暖婚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在她公寓的电梯里。   “你的手真好看。”她由衷地赞叹,眼睛移不开,“我能……摸摸吗?”   他诧异。   她解释:“抱歉,我有轻度恋手癖。”   他迟疑了比较久:“抱歉,我有轻度洁癖。”顿了一下,很认真,“只摸一下可以吗?”   摇滚巨星姜九笙,是个恋手癖,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凑巧,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   后来,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他背着身,拿着手术刀,满手的血,满地的血,一地残肢断臂,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浪狗。   她问:“你在做什么?”   他说:“尸解。”   她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将她的衣服撕碎,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他说:笙笙,医不自医,我是病人,血能让我兴奋,让我杀戮,而你,能让我嗜血,是我杀戮的根源。   他说:笙笙,救救我,你不拉住我的手,杀了所有拽走你的人之后,我就要杀了我自己。   她拉住了他的手,说:时瑾,地上有血,会脏了我的鞋,我要你抱着我走。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温润如玉’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滚浴缸的荡漾故事。

    加入书架
  • 帝王爱之一品佞妃

      【本文1对1,宠文无虐,强强联手】   那日烽火狼烟,她睥睨城下千军万马:“莫怕,本宫不会大开杀戒,会让你们苟延残喘到百年之后告诉后人,本宫这个闻氏胤荣太后是如何大逆不道、谋权篡位将这燕姓江山改姓了闻。”   此女为大燕太后,唤闻柒,市井有言,乃妖后。   传闻,胤荣妖后十三岁入宫为妃,十五岁凤袍加身,十七岁独坐龙椅摄政天下。   传闻,胤荣妖后荒淫无道,三宫六院七十二男妃夜夜笙箫。   传闻,胤荣妖后一双魅眼,修摄魂蛊惑之术,叫天下男儿失魂丢魄。   闻柒听之,道:狗屁!   神马独坐龙椅摄政天下,木有看到她当爹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那小包子皇帝吗?瞎了!   神马三宫六院七十二男妃夜夜笙箫,木有看到是那一朵两朵三四朵烂桃花倒贴上来的吗?瞎了!   神马叫天下男儿失魂丢魄,木有看到还有个漏网之鱼不受蛊吗?瞎了!   说起那漏网之鱼啊……   据说,九岁杀了生母,十一岁杀了生父,十三岁杀了所有兄弟姐妹……总之,顺他者,杀!逆他者,杀!   据说,性别男,爱好男,禁忌女,偶尔臭美,时常骚包,高兴时杀人,不高兴时也杀人。   据说,貌胜女子,乃天下第一美人,奈何专剥美人皮囊,善画皮之术。   闻柒听之,道:擦,这是逼着老娘扒了他啊。   【剧场1】   某夜,夜黑风高,一人出爪,一人出掌——   “男的!”   “女的!”   月光漏进,照见两只手各自在……袭胸。   “摸了我身体的男人,后果,”某妖后笑得很邪恶,“很严重哦。”   “碰了我身体的女人,后果,”某帝蹙眉,“死。”   话落,出掌,招招杀气。   “来真的!”某妖后连退,打着商量,“哥们,咱都是文明人,不打架,我吃亏点,嗯……让你摸回去。”   随即,某妖后抓着某帝的手,往……胸前……一按!   某帝石化,下一秒,脸绿了,再下一秒,抽回手,下下一秒,擦手,一遍一遍……又一遍。   妖后脸也绿了:“靠,老娘发誓,有朝一日将你关进老娘的俊男坊,叫你日日夜夜盼着老娘来睡你,宠幸你,各种蹂躏你!”   嗯,这一日,不远了。   【剧场2】   “北帝陛下驾临大燕,贵干啊?”妖后窝在软榻里。   某帝上前:“娶你。”   “风大,本宫没听清楚。”   “娶你。”   “娶我?”某妖后笑问,“你娶得起吗?”   某帝掷地有声:“我以北沧万里江山为聘,一国之后为尊,娶你闻柒为妻。”   “聘礼嘛,本宫收了,至于你,”妖后挑眉,大手一挥,“去,后宫待着去,乖乖等本宫来宠幸你哦。”   睡某人,宠幸某人,各种蹂躏某人的日子这就开始了。   【剧场3】   某日,某帝对着铜镜,拿着一袭骚包的红袍子左照右照:“这件如何?”   一旁奴才马屁滚滚:“皇上天人之姿,真真是折煞了奴才的眼睛,娘娘肯定喜欢。”想必今晚,妖后娘娘要来。   这时,殿外报:“皇上,娘娘她……娘娘今夜召了凌楚公子秉、秉烛夜谈。”   撕拉!   好好的袍子四分五裂了,倒是某帝一脸淡然:“你去凌府放一把火,你去未央宫传话,便说朕,”想了想,“病了。”又想了想,补充,“很严重。”   说完,某帝撩开床帘躺进去,香肩半裸,病弱西子美三分。   宫人出了寝殿:“皇上怎么又病了?”   “多亏了这病,不然娘娘哪能夜夜来,”掩嘴,“临幸咱家皇上。”   诶,宽衣解带求临幸求蹂躏有木有?   一句话来说,这就是一段傲娇帝的忠犬养成史,是一段嗜血帝王袖手做男宠的血泪史,是一段闻氏妖后祸国殃民乱天下的红颜史。

    加入书架
  • 病爱成瘾

      《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boss大人七年了,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我‘你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boss大人就对着人姑娘说‘我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记得你亲过我,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秦江吐槽:boss,你平时开会时候的高冷哪里去了?)   医生建议: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医生诊断:病人家属阮江西已主宰病人思维意识,医学史定义为深度解离性失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叫——阮江西。   阮江西是谁?   柏林电影节上唯一一位仅凭一部作品摘得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演员。有人说她靠潜规则上位,有人说她以色侍人,阮江西的经纪人是这样回复媒体的:谁说我家艺人潜规则宋少,分明是宋少倒贴,倒贴!   阮江西听了,笑着和宋辞打趣:“媒体都说我和你是金主和情人的关系。”   隔了一天,宋辞将他所有资产转到阮江西名下:“你可以和媒体说,你才是金主,是你包养我”   剧场一   阮江西是有多喜欢宋辞,以至于她养的每只狗都取名叫宋辞。   对此重名事件,宋大少是十分不满的:“阮江西,立刻给它换名字。”   “能不能不换?”阮江西是认真的,“我很喜欢宋辞。”   这话,宋少很受用,抱着阮江西亲热:“那你只能喜欢我。”   宋胖狗也跑去蹭阮江西:“汪汪汪。”   宋少脸黑了:“江西,让它滚,不然我怕我会煮了它。”   宋大少堕落了,居然和一只狗吃醋   剧场二   平日里狠辣高冷得一塌糊涂的宋大少,犯病的时候,会有一种病症,俗称——江西控:   “我不记得我是谁,但我记得你,你是阮江西。”   “你怎么那么慢才来找我,我都等了你五个小时。”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居然一个都没有接。”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没有其他记忆的宋辞,总会抱着阮江西,如数家珍地告诉她:“我记得你的狗也叫宋辞,我记得你是演员,你的经纪人叫陆千羊……记得你吻过我,感觉很好。”宋辞凑上去,“现在你要不要吻我?”   剧场三   某狗仔死咬着阮江西的负面新闻不放,宋大少直接买了报社那块地盖成了洗脚城。   狗仔君义愤填膺:“宋少,您这是偏护,我们媒体人有权还原真相,你不能用权势压人!”   “你比我有钱吗?”   “……”宋辞这个土皇帝!   后来有记者一句话真相了:“那是你的钱吗?那是你老婆的钱!”   对此,宋少不否认,欣然接受。众所周知,宋少家所有资产登记,一律写阮江西的名字。

    加入书架
  • 独占成婚

    本文身心干净,一对一,先虐,泪流满面,后宠,无法无天。 左城的世界里有这样一组假设: 若江夏初生,他生; 若江夏初肇事,他顶替; 若江夏初杀人,他越货; 若江夏初不爱他,他爱她; 若江夏初恨他,他还是爱她; 若江夏初死,他毁了全世界,陪她长眠。 左城的城里,只住了一个夏初,那是他的生命,他的一辈子。 他们是怎么形容左城的呢?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翻云覆雨,蛊惑人心,神秘莫测,富可敌国…… 江夏初只说:他狠,对自己狠,对她亦狠,他绑了她的身体还不够,还要她的心。一纸婚书,他不再是她的姐夫,而是她的夫。 第一话*** 初见,她怯怯地唤他:“姐夫。” 冷冷回了一句:“左城,我的名字。”末了还补一句,更冷:“不要再忘了。” 半年后,他拥着她说:“夏初,我爱你。” 她冷若冰霜:“你娶的是姐姐。” “若不是为了你,我不会娶她,也不曾碰她。” “左城,你要拉我一起下地狱吗?”她冷笑反问 “不,我不舍得你。我会让全世界下地狱。”轻启唇,狠绝铺天盖地。 第二话*** “左城,我不过是个患了癔症的疯子,也许明天犯病了,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她抬头,氤氲的眸子看他,“为了这样的我,值得吗?” 他吻她,眉眼,唇角:“夏初,我爱你,我左城的女人值得最好的,即便是这个世界,你要了去,也不贪心,我给得起。” 她笑,回抱着这个爱她入骨的男人:“左城,要是有一天,我犯了病,忘了你怎么办?” “我记得就好。” “要是连爱你,也不记得了呢?” “那我便让你再爱我一次。” 第三话:*** “左城,你一直在等我来是吗?”她去狱中探视,腹中是左城的孩子。 青灰的囚衣竟叫他穿出一种妖异的美:“夏初,我一直在赌,如果爱我,我们便一家团聚,如若不然,在这牢中老死也好过你不爱我。” “左城。我认输。”话音一转,忿忿幽怨,“你若要丢下我和宝宝,就把我的真心还我吧。” 他一把拥她入怀,痴痴喃着她的名字:“夏初,夏初……”手覆在她心口,“一辈子,你的心,我都还不了了。” “那便好好收着,左城,我陪你一起下地狱好了。”她抱着这个她恨过,爱过,还爱着的男人。 “别怕,夏初,我在,没有谁敢让你下地狱。”他大步揽着她便走出牢房,“夏初,我们回家。” 她迟疑:“这里是监狱,能说走就走吗?” “我说能,谁敢说吧。”语气那叫一个狂妄。 第四话:*** 江夏初挺着大肚子,太阳和她都是懒洋洋的,问:“左城,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手轻轻拂着她的腹部,答:“女孩,最好有着你的模样,你的性子。” 江夏初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要是男孩,长得像你就罢了,要是性子也随了你,要碎了多少女孩子的心啊。” 左城黑线,只是宠溺看着她:也好,只要是她的孩子都好。

    加入书架
  • 爷是病娇,得宠着!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还不会说话。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是双栖生物,能上天,能下水,咬合力不亚于老虎,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往那一躺,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亲:“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跟猴一样,能一蹿十米高,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PS:互宠甜文,双洁。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阅书友15200913932938098

    2,714 迷妹值

  • 2

    行走的狗粮

    1,055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娇妃狠撩人:将军,宠上瘾!

    夏舞轻梦

    “唔......都红了,不要了好不好。”“现在知道痛了,刚刚是谁那么要强呐!”某男板着脸,小心翼翼的揉着她的脚。前世她将视为死敌,不死不休!她为了助夫君为帝!倾尽一切!却家破人亡!血腥惨死!这一世,浴火重生!智斗姨娘,横劈白莲花,脚踹未婚夫,敢跟她作对的人通通死绝。她征战沙场,让人闻风丧胆,唯有他一本正经道,“我的娘子,是世间最温柔的女子,从来不打打杀杀。”砍下敌军头颅的某女,“……”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

    陌骄阳

    “得多想些法子,跟宁毅赶紧圆房要紧!”重生后静平天天都念叨着这事儿。前世她被渣男离间,说宁毅不过是泥腿子粗鄙武将出身,对他远之避之。结果父亲被毒杀,母亲被气死,兄长被砍杀。连前来救她的他,也被砍下头颅。重生后再看那蛮将军,怎么看怎么顺眼。反正远着他是不可能的,静平接下来只有一个目标,虐渣打脸,撕逼白莲花,护住家人!只是想跟他圆房怎么那么难呢?于是她没羞没躁的撩他,诱他,引他往自个儿身上挨!等等,她

  • 重生嫡女有空间

    笑寒烟

    苏怀宁死了,又重生了,还意外得了一只空间灵,于是,她把苏家搞的乌烟瘴气,人仰马翻,把背叛她的渣男渣女往死里虐,渣爹继母来势汹汹,她一把香粉,就让继母来一个红杏出墙……某世子:宁宁,以后虐渣的事还是我来做,小心辣你眼睛。某宁:霆哥哥,那个女人敢觊觎你,你去,把她打晕,拎到你渣弟床上去。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