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帝王绝情妃

冷情帝王绝情妃 慕挽挽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35.89万字

当他把亲手把剑刺入她的胸口,她只有恨,曾经的一世繁华不过空一场。当真相一点点浮出了水面,她才知道,她爱的人一直都没有辜负她,她去找他想要问清楚一切,却发现,他不在了······绝望痛苦,她还是活下了,因为,她还有人需要照顾。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慕挽挽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11.01万

  • 创作天数

    342

其他作品

  • 皇后娘娘太彪悍

    传闻花家三小姐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关键还是江南第一才女!可为毛他遇见的却是个专业坑蒙拐骗、副业自恋无比的小坑货!想他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聪明三世才混到个皇帝职位,一朝还没坐稳,就被这坑货女给搅得乱七八糟!最最糟心的是,他那生下来就只懂美容养颜的老娘竟然还把那坑货硬塞给他,而更更不要脸的是,那小坑货竟然还敢死缠着他不放。

    加入书架
  • 萌妃有旨:升职不生娃

    娶个貌美如花的妃子,过担心受怕日子!一会惹祸,二会闹事,三会造作,说的最多的话是:“陛下,臣妾不是故意的!” 并非啥用都没有,她还会扑人。 “大胆!除了朕,你还想扑谁?” 见到帅哥就去扑,把他这个皇帝放哪里? 某年某月某日某分某秒,新晋皇后被一把推翻在床,陛下早已不耐烦,欺身而上。 “多次被你扑,现在轮到朕。” “陛下,你轻点撩啊!”

    加入书架
  • 捕获首席狠专一

    作为江湖中突如其来的美男宫的宫主,貌美的彦如花的身边从来不缺美男,外加来者不拒。在外用什么身份什么名字?当然是美男宫宫主花倾城啦!与不爱美男唯爱美女的郝似玉玩转个地。美男美女统统都到碗里来!嚣张、嘚瑟就是她的作风再加疯疯癫癫,当她大言不惭要求他做她宫中的妖孽美男之首,他轻笑,在她的耳边缓缓说道:“我可以答应,条件是你永远属于我。”她无视他后面的话,搂住他的肩膀媚笑,“以后,你就是我彦如花的男人了。”她最爱惹是生非,一见美男最花痴,每当快要泡到美男之时,身后总有似笑非笑的他搂住她的腰,宣布着:“你只能是我的。”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狐妃萌萌哒:邪王,轻轻缠

    萌神柒柒

    他性情暴虐、杀伐果决,是冷酷无情的修罗王爷,传闻他嗜杀成性,手上沾染无数人的鲜血。但是,无情无欲的他却唯一对一只小狐狸宠到骨子里。白日,在她看来,他是衣冠楚楚,军功赫赫的战王殿下。晚上,他去掉衣冠,只剩禽兽二字可以形容。看着这一天黑就把自己往床上拖的男人,她愤愤不已,“禽兽,我是狐狸,你是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低笑,“小东西,你上一句说我是什么?”“禽兽啊!”“野兽配禽兽,天生一对,那不正好吗?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夏府嫡女夏婵衣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很美好,直到被庶妹害死才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重生后,她整治刁蛮庶妹,囚禁恶毒姨娘,整治渣男,而他们却总要问一句为什么?她淡淡一笑:“因为我不想有眼无珠。”谁知这前世的妖孽仇敌竟装纯靠近,他说,“这一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