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嫡女威武

重生:嫡女威武 久雅阁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97.39万字

定亲十六年,成亲两年,苦等四年,等来的竟是一纸休书。一场熊熊烈火,身毁魂飞。再世为人,她还岂是当年那个无知少女。惩恶男,斗恶娘,治恶姐,护忠仆,救慈父,上辈子欠了她的人,她必要他不得好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久雅阁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526.85万

  • 创作天数

    1471

其他作品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 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 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 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 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加入书架
  • 神医王妃

    二十一世纪神医之女,再醒来,她是当朝丞相庶女,身份尴尬,地位卑微。她却用一身医术,上治帝君,下医侠士,还治愈了天下第一商多年疟疾,从此一鸣惊人,天下男子,无不为之倾倒之。温柔帝王,冷峻王爷,潇洒侠士,朴实巨商,美男无数个,谁才是她唯一的男主?

    加入书架
  • 将军令:夫人不准改嫁

    她医术无双,他谋略盖世。他宠她,疼她,最后却将她当作棋子,拱手让人。真相揭开,他用天下为聘,她身边却多出个小包子:“此山是我开,此人是我娘,要想娶我娘,留下买路钱。”“多少?”“起码这个数。”小包子摊开一个手掌,气势威武:“五两,少一分都不行。”孟白云嘴角抽搐,可真是她的好儿子啊,说好的给她撑腰呢?

    加入书架
  • 嫡女商妻

    穿成了医药世家的三儿媳,上有城府极深的婆婆,中有泼辣尖锐的妯娌,下有不安于室的小叔,外加一死了的浪荡子丈夫。偌大家业,摇摇欲坠,临危受命,她肩挑苏家大业,上治婆婆,中压妯娌,下抽小叔。至于那个浪荡子,死就死了呗,她自有良人疼她爱她宠她帮她,哪想良人是夫君!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新文《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娇嫩,求支持~“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

    玉楼人醉

    王妃爬树了,王爷笑了。王妃揭瓦了,王爷又笑了。王爷今天笑一整天了。众人秒懂,王妃昨夜咬咬咬了!二十五世纪强大的吸血鬼少女,穿越异世傻子王妃。“傻子”?说我?等下分分钟弄哭你哦。异能在手,天下我有,唯有美食能挡我!勾心斗角,全不在乎,我有美男罩着我!呔!你这美男,别再靠近。再来我就咬你哦!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