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娇女闯情关
展开

神医娇女闯情关 司马青衫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36.95万字

小女子初出江湖,即卷入爱情的旋涡:师父准备好的女婿深情款款;母亲初恋情人的儿子霸道掠情;神秘浪子如影随形;风流公子邪肆无耻;皇室姻缘纷乱无绪……孤身山野丫头又怎样,照样闯进了皇室宅门的后花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司马青衫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17.04万

  • 创作天数

    1039

其他作品

  • 断袖王爷戏痞妃

    她:家破人亡的孤身女子,美貌是唯一的武器,游走于众虎狼主子之间,为报血海深仇,她耍尽手段,他:游戏人间的断袖王爷,神秘莫测的邪魅男人,貌似毫不相干的两人却非要纠缠不清……她以为自己是耍弄男人的高手,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却原来一直是他在戏弄她……

    加入书架
  • 穿越神医王妃

    她是二十一世纪医科大学高材生,名院名医,三十好几却没有男人看上她,一朝穿越终于变年轻漂亮了,围在身边的美男无数,排成队地对她一见钟情,亲生母亲竟然待她如草芥,随便找个老男人就想把她嫁了!? 那怎么行? 她好不容易成了最佳女主角呢? 那么多的美男排着队等着她挑,她不把握机会岂不是白穿越了? 不过貌似没有那么顺利,桃花运不断,等待她的也是麻烦不断!

    加入书架
  • 相公不坏娇妻不爱

    本来只是一个残酷的报复计划而已,没想到寒家大小姐寒冰菲临阵悔婚,可怜的寒霜菱被心上人逼嫁姐夫,但是不影响骆缤风的骗情计划,偏偏嫁给他的又是这样一个让他动心的小美女,那就看我如何将姐妹俩骗得团团转……可是没想到的却是……看我绝色姐妹花如何反间骗得坏男人团团转……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楚玥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杀手,一觉醒来,成为弃妃不说,眼前还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然而她刚从虎口逃生,转身却落进这个暴君手里。他一逼再逼,她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之际,她决定跑。他却用一道圣旨给她玩起了囚禁play。“什么?侍寝?”她冷笑,指间寒光闪簇,眸底涌起嗜血寒光,“不怕被阉,就放马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榻间,似笑非笑,“原来爱妃这样重口,非要见血?”一夜之后,他对她食髓知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新文《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娇嫩,求支持~“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新文《村霸农女:傲娇夫君来种田》已发,求支持~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欢迎加入秋风书友会,QQ群聊号码

  • 萌妻来袭:军帅,坏坏宠!

    十三娇

    从她过完十四岁生日那天起,就跟她说了以后不准半夜偷爬到他的床上来,她小嘴一张一合,已经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次最后一晚。孟祁寒真的是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孟杳杳这一张嘴。“以后我要是娶妻了,你也这样爬上来?”“娶妻?人家都讲你不举,除了我孟杳杳谁要你?”某男邪魅一笑:“我都不举了,你还要我干嘛?”“暖床啊,你知道你身上有多暖和吗?”话未落,已被他压在了身下,“只能暖床,那岂不委屈了你?”他是杀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