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春夜缠吻

展开

春夜缠吻

作者: 傅五瑶 更新时间: 2024-03-24 21:21:53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 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 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最新章节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 99阅币

    鲜花

  • 520阅币

    咖啡

  • 1314阅币

    钻石

  • 6666阅币

    豪车

  • 10000阅币

    房子

  • 233阅币

    刀片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签约

傅五瑶

  • 作品总数

    11

  • 累计字数

    619万

  • 创作天数

    1715

其他作品

  • 归港有雨

    (男二上位,年上7岁,双洁。娇衿高傲小公主vs淡漠自私顶级财阀。) 边月16岁父母双亡,手握边家巨额遗产,是香江最富有的小千金。 边李两家交好,李家长辈体恤边月失孤,带回抚养。 边月初遇李斯珩,他越过两排黑色制服的保镖走到她面前,他说带她回家,嗓音温柔。 足够少女一生心动。 边月22岁这年,如愿和李斯珩结下姻亲。 灯光寂寥下,男人眉目如初,嗓音却淡漠:“边月,我变心了。” 边月决心给李斯珩一个体面的分手。 * 香江晚报日日播送头版头条,“沈氏家主沈津辞多日连续出入寺庙,罹患绝症,危在旦夕。” 报纸上,男人侧脸深邃冷清,雅致贵重,一身黑衣疏离,色气极差。 众人拍手称快,暗地里说沈津辞诸事做绝,是遭报应了。 边月看着报纸,心生一计。 香江骤雨连绵,边月坐在沈家大厅,头发往下淌水。她狼狈太重,于灯光昏昧间窥男人气质清绝,姿色惑人,“联姻”二字说的毫无底气。 短暂沉默,沈津辞连眼都没抬,声线沉凝华丽:“好。” 一场婚事办得十万火急,看客哗然。 * 再遇李斯珩已经是婚后,边月在路边躲雨,男人冲下车,仪态尽失跑向她。李斯珩死死扣着她的手,哑声,“边月,你和他离婚,我娶你。” 当天夜里,在国外出差的沈津辞闻讯回国,和后半夜才回家的边月对面而坐。 男人打火机砂轮擦过,火光跳跃,于夜色中面容轮廓更迷人,他吸了一口烟掐灭,大步走到边月面前,扣住她的后颈发狠吻下去。 ——港城的雨季会结束,我也会等你回家。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加入书架
  •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加入书架
  •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加入书架
  •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加入书架
  •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加入书架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1v1,双洁) 表面温婉行为大胆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疯批的病娇男主。 苏娆穿进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说后,兢兢业业地致力于同一件事——让冰清玉洁的白月光男二爱上自己,之后黑化。 一开始苏娆觉得,有什么事能比让白月光堕化,成为全书最大反派更刺激呢? 可后来,当白月光们如她所愿,都变成了黑月光,甚至一个比一个狠戾阴鸷时,她的下场也同样越发惨烈了。 等到一切结束,她才终于发现,那些各个世界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月光,原来都是同一个人。 兜兜转转,为她而来。 …… 这世间的人于我而言,不过芸芸众生, 于是浮沉潦草也是应当,历经苦难也是难免, 可后来我遇见了苏娆, 她身上哪怕沾了一点点灰尘,我都心疼得不得了, 我才知原来我所有的灵魂, 他们或放肆或温柔或不讲理, 可无一例外, 他们都爱她。 她是我的无上荣光,亦是我的星河如灿。

    加入书架
  • 快穿之满级影后她演技过人

    影后乔熙隐婚的第三年,她的丈夫纪淮深意外死亡。 乔熙表示这简直就是一夜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然而在去往葬礼途中,她遇到车祸,被迫卷入了一个神秘的系统。 系统告诉她:攻略所有世界中纪淮深的人格碎片,他们两人都能重生。 乔熙觉得,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可是……为什么攻略对象好像越来越病娇了? 好不容易在病娇中杀出一条血路,乔熙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却看见纪淮深坐在不远处,正兴师问罪地看着自己。 他将她扯进怀中,冰冷的指尖捏着她的脸,语调低凉:“听说我死了,你很开心?” 乔熙:“不不不,不开心。我就……笑了一下?” ———— 世人都说兰城首富纪淮深是个冷心冷情的人,温雅面目挡不住骨子里的狠戾。 谦和是假,冷血是真。 只有乔熙见过他笑意沉沉的模样, 见过他眼含希冀地将一朵衰败玫瑰小心珍藏的模样, 见过一身煞气的他为自己放下屠刀的模样…… 她爱他所有的样子。 —— 一句话简介:他囿于深渊,却想将明月私藏。 她是他的无双小乔,千金不换——纪淮深。

    加入书架
  • 慕你多时

    (双重生,宠文,双洁) 傅瑾珩那个人啊,是名门傅家的九爷,恰如其分的雅致美人。 唯独可惜的是,他清冷不易亲近,高岭之花,不得攀折。 可是只有余欢知道,他是怎样步步为营得到她,咬着她肩胛时,一双眼睛又是怎样的猩红。他说:“顾余欢,除了我的身边,你还想去哪里?” 余欢到底还是怕了他一辈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只想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瑾珩也重生了? 那人遥遥地对她笑,近乎于魔咒一般地说:“余欢,这辈子,你也是我的。” 原来,爱是黥首之刑,越深爱,越深刻。 …… 海城有传闻,傅家九爷的妻子顾余欢心肠歹毒,擅长吹枕边风。但凡和她有过冲突的人,都会在海城销声匿迹。 众人都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顾余欢。 余欢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身侧面色平静的男人,表示今天也是背锅的一天呢! …… 很多年后,余欢才知道,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爱了她两辈子,穷尽了所有。

    加入书架
  • 他的倾城意

    (爱与救赎,1v1双处) 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 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 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 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 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 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 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 ——小剧场—— 郑小姐无意中看见, 陆先生坐在书房里, 手上拿着照片, 神色专注。 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 一岁的、十岁的自己。 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 她被吓到, 终究没有克制住, 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 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 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 “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 陆先生红着眼睛想, 原来上天待他, 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加入书架
  • 宋先生的情书

    (1v1双处,暗黑系宠文,已完结!) 阮姝的心上人,名字叫宋霁——c市名流之首,神秘温雅,手段狠戾。 这样的一个男人,爱了阮姝很多年,穷尽一切。爱始于微末年少,却突逢背叛,剜挑骨肉后一地淋漓。 许多年岁后,她回到他身边,她喊他:“宋先生”,强作镇定。他带着痛意开口,声音低沉,些许蛊惑,他说:“阮姝,我们结婚吧。” 他原本是想折辱她的。 或许在内心深处,他更想告诉她,最懵懂的年少,他也为她写过情书。 (腹黑病娇吓跑傻白甜,苦心经营多年到手的故事。) —————————— 这世上的人于宋霁而言只有两种 有利可图的 无利可图的 除了阮姝 她在人群之外 是宋霁所有的呵宠、纵容和温柔 阮姝从来都是宋霁的无上珍宝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加qq群:801609636,可以讨论剧情,还有不定期小剧场❤️)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阅文书友17095528969661076

    495 迷妹值

  • 2

    好多个

    15 迷妹值

  • 3

    阅文书友17157447390842160

    10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娄琦玥

    7,990 迷妹值

  • 2

    长安漫日辉

    3,647 迷妹值

  • 3

    午夜精灵sunny

    3,212 迷妹值

  • 4

    小贝家的猫

    2,538
  • 5

    含雪生香

    2,373
  • 6

    Running520

    2,220
  • 7

    小瑶不知所措

    2,161
  • 8

    A曦baby

    2,140
  • 9

    yechenyao

    2,121
  • 10

    tian80720

    2,084

同类推荐

  • 花戎原著小说:误长生

    林家成

    在魏国贱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经受鉴镜鉴相时,鉴镜中出现了天地始成以来,传说中才有的那只绝色倾城的独凤,所有人都在为魏相府的三小姐欢呼,样貌平凡的我纳闷地看着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在鉴镜从我身上扫过的那一息间,鉴镜中的凤凰,与我做着同一个动作……

  • 媚婚之嫡女本色

    灵琲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

  •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肥妈向善

    回到一九九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 “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爬树。” “我不止要做医生,还要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 这句话更加激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 当医生的亲戚疯狂讽刺她:“你知道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 “国内真正主刀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以为你是谁!” 一帮人纷纷围嘲:“估计只能考上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高考结束,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进入全国外科第一班,进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生开始被外科主任们争抢。 “谢婉莹同学,到我们消化外吧。” “不,一定要到我们泌尿外——” “小儿外科就缺谢婉莹同学这样的女医生。” 亲戚圈朋友圈:…… 此时谢婉莹独立完成全国最小年纪法洛四联症微创手术,代表国内心胸外科协会参加国际医学论坛,发表全球第一例微创心脏瓣膜修复术,是女性外科领域名副其实的第一刀! 至于众人“担忧”的她的婚嫁问题: 海归派师兄是首都圈里的抢手单身汉,把qq头像换成了谢师妹。 年轻老总是个美帅哥,天天跑来医院送花要送钻戒。 更别说一堆说亲的早踏破了老谢家的大门……

  • 春夜缠吻

    傅五瑶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 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 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 重生年代大院娇媳美又飒

    春光满园

    一朝穿越,云依成了与自己名字同音的‘恋爱脑’小可怜楚芸一。 原主不仅被人算计了工作,还被人哄骗着报了名,准备要下乡。 无意间发现说喜欢自己的人,竟然背着她与别人私会,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他们的算计。 失魂落魄时,又接到爷爷出事的消息,一时心灰意冷,香消玉损在了灵堂之上。 云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雷霆手段夺回工作,让算计原主的一家人,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还顺手把看不上原主的娃娃亲给退了,我呸,将来还不知道是谁看不上谁呢? 看着无意间得来的金手指,她在心中感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至于寻亲? 还是顺其自然吧,她可不想给自己找一堆祖宗回来,孤女这身份就挺好。 第一次见面,被男人抛来的篮球砸出了鼻血...... 第二次见面,被人误会是同伙,两人默契合作,逃出生天........ 第....N次见面,差点成了男人的解药,这都是什么孽缘......... 然一副双面绣,让大院里公认淡溥寡欲、不近女色的霍四少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 大院里的人谁不说一声霍四少大义,却不知他为家族牺牲也只是障眼法,为的就是能光明正大守在她身边。 小女人靠在他肩上娇声委屈道:她们都不喜欢我,还说我是狐狸精,耍了手段才勾引了你。 对那些伤害、算计过她的人,霍四少霸气表示:零容忍。 用实际行动让她们‘啪啪’打脸。 她就是爷的逆鳞! 三世情缘宠妻狂魔上线!

  • 重生1983:从夺回家产开始

    六月浩雪

    穿到1983年,陆家馨面对的开局是,原主考高失利被拐,后妈面甜心黑,亲爹纯利己主义者。 地狱开局的陆设计师决定:后妈做初一,她做十五!亲爹不做人,她教他做人! 大学还要继续上,听说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错,她挥挥衣袖,勇闯港圈金融圈。 大哥大,哔哔机,舞池里的凌凌漆! 太平山,浅水湾,维多利亚女大款!

  •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笑寒烟

      前世,米小小刚安葬双亲,就被恶毒奶奶一碗迷药糖水蛋,送到了堂姐夫床上,要给天生不孕的堂姐生孩子,之后又被堂姐卖进了山沟沟一家三兄弟光棍做媳妇,活的生不如死。   她发誓,她要报仇。   半年后,老天长眼,竟然让她得到了世间珍宝空间神器,她也终于有机会把仇人一一消灭。   只是,她脏了,已经配不上深爱她的那个男人。   她羞于见他。   于是,大仇得报的米小小一闭眼,就跳了河。   没想到,再睁眼,竟然重生在了一切还未开始之前。   这一世,她力挽狂澜,改变父母惨死的悲剧,然后虐渣,打怪,升级,再找那个男人重新谈一段恋爱。   严君蔚脸黑,一伸手,壁咚小姑娘:就谈恋爱?不想结婚?   米小小讪笑:结婚,一定结婚。   一世一生一双人,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