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展开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5861

秦紫心是酷爱考古的医科学生,错入时空裂痕,江湖盛会上拼死救下武林势力,却换来一句"妖孽"。她成为薛国和江湖通缉的对象,带着不断变化的琉璃梳和更大的谜团,和废柴皇帝踏上了啼笑皆非的寻宝路途。且看天生命硬、睥睨众生的她如何救人于水火,逍遥地辗转于江湖和庙堂之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凉水鱼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2.01万

  • 创作天数

    258

其他作品

  • 灵眼萌妃:太子接个招

    她,神经大条的穿越人士,被人一棒敲昏替嫁住满亡灵的国度,她连国家的名字叫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被皇帝封公主嫁了啊喂!他,神秘的亡灵大人。宠她,疼她,护她,还喜欢没事吓吓根本吓不倒的她。可是,她却成了他掩护真正目的的障眼法,一个炮灰。尘埃落定,真相大白,当他开始寻找她的踪迹,却遇到一只萌哒哒的半灵包子。

    加入书架
  • 御妖师·逆世狐妃

    一觉醒来,她身着喜袍躺在棺材里!身边是一个眼神怨毒的的小正太,他将手中端着的毒酒悉数灌进她的嘴里!村里的人抓了他来和她结鬼亲,可是下一刻他的父亲带人灭了整个村子!火海逃亡,重回宗族,她成了不受待见的野草一根。好不容易在灵力测试上一跃成为难得一见的天才,却在下一秒变成了人人瞧不起的废物。要命的是,她还成了傅家的新任宗主!榔轩谷,她闯进了他的梦里,一个银发赤瞳的绝美男子,他衣衫飞扬的样子刻在了她的记忆中。一个生死相随的伴生契约,一个被封印了千年的傲娇男子,四大家族明争暗斗还有神秘的青丘皇朝成了这迦楼罗大陆的奇异风景!妃要逆世,且奈我何!(推荐鱼子新书《狂傲九公主》当穿越男主遇到重生女主,会碰撞出怎样的精彩人生?一期会一期的挚爱,将如何在这个留下无数传说的大陆续写下一个传说?这一切都将由九公主来决定!求领走!)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

    紫雪凝烟

    作为杨家大房的长女,杨如欣的乐趣就是发家致富养弟妹,但是,那个瞎眼瘸腿的家伙怎么阴魂不散啊?她做饭,他就跑来烧火;她摆摊,他就跟着出来吆喝……“我说,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帮忙啊?”杨如欣没好气的问了一句。“是啊。”对方急忙点头。“那我现在要成亲生包子,你能帮吗?”杨如欣掐着腰嘚瑟的看着对方。“这个……”对方顿时略显羞涩的扭捏了一下,“我自然能帮的……”说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一把就将杨如欣禁锢在了怀里

  •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楚玥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杀手,一觉醒来,成为弃妃不说,眼前还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然而她刚从虎口逃生,转身却落进这个暴君手里。他一逼再逼,她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之际,她决定跑。他却用一道圣旨给她玩起了囚禁play。“什么?侍寝?”她冷笑,指间寒光闪簇,眸底涌起嗜血寒光,“不怕被阉,就放马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榻间,似笑非笑,“原来爱妃这样重口,非要见血?”一夜之后,他对她食髓知

  • 蜜宠田园:神医辣妻山里汉

    雁丘

    一朝穿越成了农家软弱可欺的赔钱货,身边还跟着软包子亲娘和病秧子哥哥,自己还被亲奶奶算计着给老头子当通房。苏秦觉得压力山大,撸起袖管儿,“自毁容貌”果断分家,赚大钱,养家家,虐渣渣,一手极品医术,小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可是总有一个傻子猎户说要对自己负责,处处无怨无悔的帮着自己,岂料山里汉子不但心思不单纯,身份也不单纯,帮着帮着就以将军的名义帮进洞房了。某男超狗腿:“娘子,将军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只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