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冷爱公主VS风云四王子
展开

冷爱公主VS风云四王子 鱼小溪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36.4万字

自从他的妈妈抢走了她的爸爸,他成了她的非亲哥哥,她就开始了对他疯狂的报复。 七岁的时候,她在他的冷饮里放了一把泻药,害得他差一点拉死。八岁的时候,她趁他不注意把他推进了游泳池,害的他差一点淹死。十岁的时候,她把他骗进了一间偏僻的小屋,关了整整三天,害的他差一点饿死…… 总而言之,小时候的他在她的手里,九死一生。 直到十一岁的时候,她和她的妈妈去了另一个国家,离开了他…… 几年以后,在风云高中他们重逢时,他已经成了叱咤风云的风云王子,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转校生…… 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她被他整的九死一生,苦不堪言…… 不过,最后谁输谁赢,不一定喔……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鱼小溪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45.91万

  • 创作天数

    1199

其他作品

  • 丫头,你被算计了!

    【已完结】“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啦!”一纸入学通知书,她被诱入一个甜蜜的陷阱,开始了和她心目中男神零距离接触的生活。白天,他是金光闪闪的大神,她被冤枉他出马、她被欺负他出马、她被戏弄还是他出马;晚上,他却化身诡计多端的恶魔,一次次用他的高智商,诱她“心甘情愿”投进他的怀抱,月黑风高夜,他将她圈在墙角,低头一吻:“丫头!看你哪里逃!”

    加入书架
  • Kiss绝版未婚妻

    “你是我的未婚妻!”火爆男拍案而起。“咱们可是三岁就一吻定情了!”妖孽男一脸桃花。“我们早就指腹为婚了。”花美男温柔笑望。望着向她逼来的三个,萧鱼儿眼角抽搐转身就逃,不小心跌入另一个胸膛,一看,平日里那个腹黑少爷笑得有模有样,“亲爱的,咱的娃该喂奶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加入书架
  • 惊艳!呆萌甜心正在变身

    她原是惊才绝艳的天才少女,一次意外,让她变身呆萌小萝莉,单纯又单蠢,她总说她是笨蛋,其实,她是无可救药的聪明。危急时刻,她一次又一次绽放绝艳光彩,为他而战,一次又一次站在令人仰望的巅峰,让曾嘲笑她的人自惭形秽,唯独他,一如既往的淡定笃定。

    加入书架
  • 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

    与人斗其乐无穷,收服名门少爷,踩死极品渣女,绝世美男独宠她一人!他是名门贵少,她是嚣张千金,一次意外相遇,他们的命运紧紧纠缠在一起。逃爱路上,他步步紧逼,她且战且退,不知不觉中,她身后跟了一串的痴情美男,她苦恼,叉腰,皱眉——这么多的烂桃花,怎么甩掉啊?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最强校园商女

    拾月秋

    她本是遗落在外的豪门千金,却被人说成是私生子,遭受各种排挤与欺负。认祖归宗后,接连遭受继母与养姐的步步算计,最后惨死。重生回到初三,她势要改变命运,学渣到学霸,一个起死回生的距离。面对伪善狠毒之人,见招拆招,她的人生大道越来越宽,还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某位校草,不要以为长得好看,就能白吃白喝她家的饭菜,不如以身相许吧。重生女+商战,男强女强的爽文!书友群:534887191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甜心太美味:霸道校草吻上瘾

    米虫妃妃

    好心救人一命,人不仅不领情,还非要赖着她要她负责?夏洛伊:“???”“宝贝,我生病了。”盯着夏洛伊,某男一脸认真。夏洛伊:“什么病?”“一种一天不吻夏洛伊就会挂掉的病~”夏洛伊眼角抽了抽,“……滚!”“如果你要拒绝的话,那我亲你也可以。”某男坏笑欺近。总之反正命是你救的,我就是你的人了。名声显赫的权家小祖宗耍起无赖来,真的是可以的!

  • 少年少年之锦书难托

    李悦糖

    不得不承认,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李佑霄为她所带来的种种喜悦中。也许真的是漫漫时光寂寞如斯,当他带着那枚耳钉出现的那一刻,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里,有光透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