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空间医药师

空间医药师 轻尘如风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91.93万字

前世好歹是个有点名气的外科大夫,一个电梯事故让她穿越到古代,大龄剩女转眼成为小萝莉,有房有车有存款变成没房没车没银子。不过好在老天附送了一个空间药田给她,只是随着年龄增长,提亲的一个接一个,而她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否则管他王族贵胄还是平头百姓,说啥也不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2

排名246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轻尘如风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10.49万

  • 创作天数

    921

其他作品

  • 鬼医嫡妃

    尚书府的四小姐以“命硬”二字扬名,镇南王府的世子爷以“短命”二字扬名,太后乱点鸳鸯谱,名为天赐良缘,一道圣旨将命硬的四小姐跟短命的世子爷捆绑在一道儿,从此之后,镇南王府乱了,京城乱了,天下也乱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加入书架
  • 妃倾天下

    【已出版】大婚之夜,红烛残烧,她独守空房,一个月后,他娶进小妾,视她无物,她愤怒,她报复,惨遭他三十大板,毁了她的骄傲……她穿越醒来,附身怨念重重的她,无辜被他践踏尊严,废了她的手筋……她逃离,他猎获,她用计,他用智,她心冷,他更冷……

    加入书架
  • 一代女相:巾帼王妃

    【出版名《妃谋天下》】她,重生颠覆朝堂,步步为营,位列权相;他,谓为摄政王,权倾天下,视她为眼中钉;他,当今皇上,为守住江山而选择牺牲身为他救命恩人的她;他,雪狼国南院大王,惜才爱才,敢用十座城池换她一人;他,龙源阁大学士,谋算过人,一心想福祉百姓,视她如敌似友。脱下官袍,当她露出女儿真容之时,天下之祸隐隐而生……

    加入书架
  • 逆袭王妃

    她堂堂一个金牌特工,到了这个世上竟然穿越成了一个废材的炮灰王妃,这也太杯具了一些。好在这是在一本书里,她预先知道剧情,为了不变成剧情里头的炮灰女配,她,坚决不跟男女主角搅合在一起,离开他们的主线,另辟新路。可是王爷大人,你我已退婚了,你是不是该离本姑娘远点,还有,那个死心塌地的男二配角,你不是应该跟定女主角的吗,怎么就偏离剧情偏得这般厉害了,还有,还有那个未来神秘不外出的摄政王高人耶,拜托你,你在剧情里头出现的镜头应该是个过路甲啊,为什么也非要扯上她?若是这般纠缠下去,她岂非摆脱不了炮灰王妃这个头衔,如此,你们若是非得拉她一起纠结在这个剧情流中,那么就不要怪她逆天改命,向来她做人做事都是秉承我命由我不由天!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