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至尊农女千千岁

至尊农女千千岁 懒玫瑰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198.89万字

睁开双眼,一个小包子,家徒四壁,未婚生子,她上辈子好像没有做什么祸害苍生的事吧!未婚生子,家徒四壁,她认了。创业发家,遇到孩子亲爹,不好意思,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不管你是谁,挡着我发家致富,管你是谁,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17

排名70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1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小阅书友15131532361239617打赏了100阅币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懒玫瑰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690.48万

  • 创作天数

    2010

其他作品

  • 重生最强农妇

    推荐新文《农女田蜜蜜:带着空间好种田》穿越成二婚农妇,便宜继女看她跟仇人似的,小姑子看她跟情敌一样,婆婆更是三五不时的盯着钱袋子,让她为儿子不得不努力种田养家。

    加入书架
  • 农女田蜜蜜:带着空间好种田

    唐小妩以为自己落了俗套,遇到的是千年不变的恶毒奶奶跟包子娘亲,外加各种开挂。 一醒来,是疾言厉色怒骂的奶奶外加各种委屈而嚎啕大哭的娘亲,于是,她愤怒了,想着一定要给恶毒奶奶好看。 可是,还在养伤的她被亲娘赶着去干活,这是几个意思呢? 受伤后有了个空间,觉得那是重生人士必备的开挂武器,但是……谁能告诉她,什么“不满年岁,不能开启”是什么意思呢?然后东西能进不能出,被人当成了小偷,百口莫辩。 说好的开挂武器呢,这是跟她开玩笑吗? 空间是假的,祖母是个深藏不露的,娘亲是个心狠手辣的,遇到富家少爷情深相许,还被白莲花表妹给挖墙角了,这是猪脚的命吗?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呢?

    加入书架
  • 重生嫡女为妃

    上一世,她被生生踹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并冠上谋逆罪被凌迟处死。这一世,她要护爹娘,保唐家,斗姨娘,灭庶妹,让他们尝尽上辈子自己所受到的苦痛,要他们百倍奉还。因为一时不忍,她救了他,却被他缠上,才知道自己上辈子看到的事,不全部都是真的,这一世,她该如何应付!【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加入书架
  • 至尊商女千千岁

    重活一世,欠她的,算计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刚重生,爹娘被害,整个京城的人都在觊觎着云家的万贯家财。这一世,她不会被歹人蒙蔽,是善是恶,定要分个清楚。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