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极品女王爷

展开

极品女王爷 柳下农家 著

已完结 公众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22.39万字| 4总收藏

  错身来世,本是红颜一本倾城,却要男装加身,当上极品王爷。
  “本王不好女色。”伪装过的嗓音充满了浑厚的男性之感,低沉的开口,让人只觉得畏惧三分,拒人以千里之外。
 
  ——“王爷,领国太子前来提亲……”
  “打死本王就嫁给他。”
  “打不死呢?”
  “打不死,娶他。”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普通

柳下农家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9.84万

  • 创作天数

    421

其他作品

  • 陌上修心

      纵横千秋万载,若你心亦然,还顾什么天规戒律?   驰聘河山,若你心之所向,我便许你一世繁华。   她是神界最高傲的孤星,为救他而万劫不复;他是一土之王,却为她倒转乾坤。今世流离的魂,注定要重返千年之前寻找坠落的初心。来世,姻缘宿命,你我重见千年之前,却形同陌路。   ——“你要对我负责,你都对我......”一觉醒来,妖孽一般的男子揪着衣襟满脸认真,想赖账?眼眸闪过一丝戾气,这辈子都逃不掉。看着脸上一丝绯红的小人儿,邪魅的勾唇淡淡一笑,“心照不宣。”   他是异域魔君,却说:“神也好,魔也罢,都不及你的一滴眼泪珍贵。”   天规戒律早已抛诸脑后,而她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加入书架
  • 宦臣为后

    凰星现,凤星烁,天下必有一劫。 红颜装成小太监,“皇帝师兄,你等我!” 越接近他,越发感受到他周围的阴谋重重,然而不待她表明身份,那位从半路上杀出来的冒牌小师妹是怎么回事? 看似相貌堂堂的丞相大人,实则腹黑不已,频频出现在关键时刻,坏她计划,是巧合还是刻意? 某女太监哀嚎,“不带这么玩的。”她只是想要认个亲,怎么就这么难?! 而在那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之时,那抹明黄的身影带着万分宠溺的笑意,“关门,放小师妹。”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巧克力派

    【甜宠+双强+基建】她穿了,成了爱慕太子殿下的有夫之妻,可是她没有原主记忆!原本这已经是地狱模式开局,谁想便宜夫君出差回来直接下大狱,咸鱼生活破灭不说,还招来抄家杀生之祸,为了小命,她撩起袖子捞夫君。只是为何夫君让她接触的人都有病。京城首富:徐娘子,下个护肤方子想好了吗?太子殿下:徐姑娘有人还在等你,你又何苦追随探花郎。探花郎:娘子救命!看着身陷牢狱却不失风采的男人,她表示看在那张脸上,她决定还是

  • 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

  •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一千万

    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太子萧策清心寡欲半辈子,直到遇上秦昭。他以为秦昭可怜,离了他活不下去,于是让她暂住东宫,日日夜夜娇养着,这娇着养着,后来就把人占为己有,食髓知味。后来他登基,每次上朝看到秦昭前夫那张脸,都要对秦昭来次灵

  • 表哥万福

    犹似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虞幼窈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嫁给镇国侯世子宋明昭,成了三妹妹虞兼葭的药引。取了三年心头血,虞幼窈油尽灯枯,被剜心而死。醒来后,虞幼窈心肝乱颤,抱紧了幽州来的表哥大腿:“表哥,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周令怀遂撑她腰,带着她一路荣华,凤仪天下。虞幼窈及笄后,镇国候世子宋明昭上门提亲,周令怀将虞幼窈堵在墙角里,声嘶音哑:“不许嫁给别人!”幽王谋逆,满门抄斩,世子殷怀玺,化名周令怀,携不臣

  •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

    卿九书

    司宁池穿成了当下最热漫画里的女配疯批皇后,她很美,可是疯了。为了入宫杀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把她葬在桃花树下,一脸欢欣的望着景王笑:“你说你喜欢她,你睁开眼看看啊。”“哦,你看不见啦?”那容色绝美的女子笑的张扬夺目,似是在欣赏着什么旷世佳作。霸权凌驾与六宫之上的皇后娘娘,世人厌之弃之却又惧之,穿来后的司宁池缩起脑袋做人,可……赵宗珩眉头紧皱:“朕怎么觉得……皇后病的更重了。”朝野上下都言谈皇上无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