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展开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作者: 温轻 更新时间: 2023-06-11 14:28:09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最新章节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 99阅币

    鲜花

  • 520阅币

    咖啡

  • 1314阅币

    钻石

  • 6666阅币

    豪车

  • 10000阅币

    房子

  • 233阅币

    刀片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签约

温轻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99万

  • 创作天数

    1074

其他作品

  •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本书已签出版】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别的侯府表姑娘夜里送甜汤献殷勤时,他冷冷清清,一概不收:“望你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后来,她晚归。 男人立在风口处,冷清无波的眸子染上醉态薄红,潋滟无端。 沈婳听到他懒懒散散的一声轻笑。 有点勾人。磨的耳根发软。 “外头凉,姑娘可要进屋坐坐?

    加入书架
  • 你甜到犯规了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加入书架
  •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欢迎转场康康 穿成作死的恶毒女配,楚汐看见手段狠厉的男主,腿就发软。不想赴女配后尘,被男主折磨至死,楚汐哭的梨花带雨。 裴书珩见她泪珠滚落,低低一笑。 他漫不经心玩着锋利的匕首,在楚汐娇嫩的脸上滑过。眼里的疯狂再也藏不住。 “只要你乖,我把命都给你。”

    加入书架
  • 小娘子受宠日常

    【新书《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已开,欢迎转场康康~】 司家丢了十年的小媳妇回来了! 此等消息传出,龙阳城的百姓无不痛心疾首:司大公子风光霁月,就算有婚约傍身,怎可娶一个久居山野的姑娘? 偏偏这司家长辈商量好了婚期,大公子也点头应允了,司府愈发热闹起来...... “大少爷,萧姑娘把礼部侍郎二公子打得鼻青脸肿!”,司大公子赞许地点点头:“身手不错。” “大少爷,余家小姐被萧姑娘拖下水塘,高烧不醒!”司大公子漫不经心:“我已知晓,是她活该。” “大少爷,萧姑娘把夫子最爱的丹青毁了!”司大公子不甚在意:“库房里还有三幅真迹,给夫子送去。” 旁人问起萧卿时,他脸上端是柔情:“我家卿卿,甚是乖巧。” 萧卿被人暗算,向来云淡风轻的男人终于怒了:“参与的,一个都不放过。” …… 她就知道,这厮平日里的温润都是装的!私底下凶着呢!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小chichi

    786 迷妹值

  • 2

    chen8787

    124 迷妹值

  • 3

    绯辞ovo

    50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锦贵妃

    24,157 迷妹值

  • 2

    勇敢霖霖不怕困难

    14,428 迷妹值

  • 3

    虽然心态崩了但我要淡定

    14,011 迷妹值

  • 4

    小五411846091

    10,366
  • 5

    王耶啵xsz

    8,469
  • 6

    spangle亮晶晶

    6,815
  • 7

    叫我木木

    6,625
  • 8

    胖小加

    6,403
  • 9

    可可爱爱羊毛

    6,053
  • 10

    小静0823

    5,830

同类推荐

  • 花戎原著小说:误长生

    林家成

    在魏国贱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经受鉴镜鉴相时,鉴镜中出现了天地始成以来,传说中才有的那只绝色倾城的独凤,所有人都在为魏相府的三小姐欢呼,样貌平凡的我纳闷地看着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在鉴镜从我身上扫过的那一息间,鉴镜中的凤凰,与我做着同一个动作……

  • 媚婚之嫡女本色

    灵琲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

  • 退婚后咸鱼美人拿了反派剧本

    安知晓

    凤妤最爱金银珠宝,最大的梦想是吃吃喝喝当一条咸鱼,未婚夫高中探花,貌比潘安,她的咸鱼人生非常圆满。   夫君很穷,没事,她有钱!   谁知道一朝风云变幻,她魂穿了鲜衣怒马,桀骜不驯的小侯爷谢珣,并害得他废了一条腿。为了在战场活着,咸鱼翻身而起,学骑马射箭,学沙场布阵,小侯爷顶着她的脸胡作非为,未婚夫嫌她粗野蠢笨而退婚。   她定亲,他悔婚,她赚钱,他败家,她的金山银山被他搬空,两人相恨相杀。渐渐的,剧情发展有点不对头。   未婚夫退婚后反悔,痴心表白。   凤妤:我移情别恋了。   小白莲骑射场想杀她,谁知凤妤自捅一刀。   凤妤:怎么办呢?你好像杀人了。   父母戍边守疆几十年,回家后竟然说,“女儿,跟着小侯爷造反去吧!”   开局的咸鱼剧本,怎么变成反派剧本?   后来……   养个夫君真的费钱,可夫君是真的香!   表里不一的病娇(凤妤)vs鲜衣怒马的腹黑(谢珣)

  • 东宫掌娇

    画堂绣阁

    初入东宫,方玧顶着替嫁傀儡,叛臣之女的名头,活的小心翼翼,步步谨慎。 她清楚,自己这个庶女是被当做弃子,丢出来糊弄先帝遗诏罢了。 以便保住她那尊贵的嫡姐能做上大皇子的妾室,好搏给家中一个从龙之功,光宗耀祖。 父亲冷眼,“能入东宫是你的福气,家中养你多年,你当知恩图报。” 嫡姐嘲讽,“你本是卑贱庶出,替我入东宫,是你的福气。” 方玧垂眸遮住眼底的奕奕寒光,“父亲放心,养育之恩,女儿必定涌泉相报。” 凭他们,也想踩着她的骨血巴结新贵,步步高升,富贵荣华? 多年后,方玧懒懒依在刚登基的太子怀中,看那昔日不可一世的那群人如猪狗般趴在她脚下求饶。 “留或不留,爱妃说了算。”身穿龙袍的男人,笑意温柔。 方玧媚眼微抬,素手轻摆。 “杀了吧,聒噪。” 他们想推她入火坑,那她偏要浴火重生,让这群卑鄙无耻,豺狼成性之人,懊悔无及,尝尽苦果!

  • 清穿德妃,娘娘她拿了躺赢剧本

    乌云无雨

    听说慈宁宫里来了个小丫头,样貌不俗手段了得,竟哄得太皇太后娘娘可着心的疼爱,这也就罢了,头一回见康熙爷还往人怀里扑,化身狐媚,偏得专宠。 这还得了!哪家的小妖精竟如此无法无天,直引得后宫怨声连连? 看着挺着大肚子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吃第三块小点心的玉琭,康熙爷不信也得信了这谣言,要不是个小妖精托生的,当初怎么就被这兔子似的小丫头给迷了心窍呢? 不一样的大清,不一样的德妃,看娘娘如何躺赢!

  • 折月

    只今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 继室她娇软动人

    三只鳄梨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