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帝少你家甜妻超凶的
展开

帝少你家甜妻超凶的 灵夜雨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26.9万字

尊贵的帝大少意外捡到一只怪萝莉。原以为萝莉只是性子奇怪,却没想到越养越凶残,最后还变成了灭世大魔王——
“老公,我想捏碎那座价值一亿的雕塑。”
“嗯。”
反正他能赔。
“老公,我想揍那个人。”
“让我来。”
免得弄疼她的手。
“老公,我想掐死你。”
萝莉举起双手作凶狠状,帝大少一脸淡定,迅速给她手里塞了一把菜刀:“别用手,用这个轻松点。”
【女主异能】【微科幻悬疑,背景架空,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考据或与现实对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灵夜雨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542.6万

  • 创作天数

    1024

其他作品

  • 鬼医小毒妃

    “小东西,又被我抓到了。” 妖孽帝尊勾唇笑得邪肆——“来,一起修仙吧!” 她是被悬赏通缉的逆天毒医,黑化度爆表!不小心穿越成毁容的废物小姐,一朝蜕变,从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被她坑过的人能从地狱排到九重天。 唯独那个紫眸的神秘男人,让她一见面就避如蛇蝎…… “美人哥哥,为什么不管我躲到哪里,你都能找到我?” 他寒眸噙笑,“因为你始终在我心里,生生世世,未曾离开。”

    加入书架
  • 特工小萌妃

    “我解了你的封印,你该怎么报答我?”她手持凶器抵在他脖子上卖萌。 他眯起寒眸,邪肆一笑:“自当以身相许。” 穿越之后解开了某只妖孽的封印,从此脚踩渣男手撕白莲花,御灵兽,傲苍穹,却被妖孽邪帝纠缠不已,日夜不得安宁—— “嘤,我一代天才怎么会栽在你身上!” 他轻叹:“能不能先别坐我身上了,我跪榴莲跪得好痛……” 【新书《邪帝宠上瘾:萌妃,太娇羞!》】

    加入书架
  • 萌妃一笑很倾城

    “爱妃宝宝,我们来培养感情。”“不要叫我宝宝,叫我女王大人!”“好的,宝宝大人。”“……” 穿越以后,她一不小心惹上了传说中毫无人性的妖孽王爷,从此被他花式宠上天,连坑带骗拐回去做了他的小娇妃。洞房花烛夜,她收拾包袱落跑,却被他带千万大军抓回——“即使我死,你也不可能离开我!” 世人都说他冷血无情,却不知他长剑临风,弑了天下只为她。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妈咪,爹地又来了

    风柠霜

    她从小被遗弃,十八岁被继母陷害,生下父不详的孩子之后被赶走。五年后,她带着天才宝贝归来,“女人,你五年前偷走了我的两个宝贝,还被你弄丢了一个!我该怎么惩罚你?嗯?”她大惊,“不要瞎说!我只偷走了一个……”(甜宠无下限,有天才小包子!)

  • 八零神医小媳妇

    夏染雪

    新文已发《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上辈子母亲再嫁,她成了小白菜,妹妹吃肉,她喝汤,妹妹吃面,她喝水,妹妹是公主,她是垃圾,她被那对母女算计了整个人生,她的家,她的丈夫,也是窝囊了一辈子。而后一场车祸,让她变的血肉模糊,她对他说,我的钱都给我父亲,我的肾给你,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三十三岁,她死于一场车祸,她将她的肾给了一个好人。三岁时,她重生了,这一世,面对算计,她迎面而对,什么妹妹,她连亲妈都是没有,

  • 君少的专属甜妻

    猫千草

    他是冷傲高贵的商业帝王,能被他在意女人只有一个,偏偏这个女人还对他不屑一顾,想着法子要和他撇清关系。“你可以在意的男人只有我一个。”总裁大人凤眸潋滟,甚是美丽。她抗议,那她以后还怎么交男朋友啊!可惜抗议无效。他爱她,却不肯让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当他让医生给她执行堕胎手术的时候,她心如死灰,毅然离开。六年后,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小猪扑满出现在他面前,“你可以当我一天的临时爹地吗?我可以把我的零用钱都给你

  • 我和黑粉结婚了

    安知晓

    江小茶是天王巨星盛景的脑残黑,diss盛景成了每天日常。某一天她突然魂穿和盛景捆绑的江茶。江小茶,“全明星最讨厌盛景,没有之一啊,天要亡我,谁想和你炒cp。”黑人一时爽,追人火葬场。后来有一天。江小茶:盛景,结婚吗?我黑过你祖宗十八代!盛景:……粉丝们:……

  • 江太太恃宠而骄

    晴空舞

    【双C1V1】某八卦周刊曝出新晋影后慕颜夜宿某已婚商界大佬别墅,怒指她小三插足别人家庭。慕颜微博放话,“我回自己家关你们屁事?”上城权势滔天,俊美矜贵的江家三少转发微博,满城哗然。家中,慕颜看着身旁拿着自己手机微博刷不停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学会自导自演了?”某人不满,“你不给我名分,还不让我自己争取?”慕颜,“……”也不知道当初强势逼她签字结婚的是谁。如果爱情是一种毒药,在他初见她时,他已经毒入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