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后的那些事儿

    山野猿人

    短篇连载中4.97万

    80后的吴磊是家中排行老三,也是受封建思想必生的男娃,从小受到家人的宠爱和严加管教,导致他的性格多变,逐步变成长大后的性格内向,老天诱人赐给他了一个野蛮女友吉美香,他们是从小学就认识,然后一起成长,然后吵架,都各有各的心上人,但是对方心里都有另外一个人,直到最后他们才走到一起。之间发生各种家庭矛盾和感人事件,以及完美爱情和友情

  • 是妖精呀!

    青阅

    短篇连载中6.09万

      Z省A市人人都知道薛三少有一只形影不离的宠物,走哪儿抱哪儿,薛三少对这只宠物的宠爱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薛三少对他的红颜知己们最是宠爱,现在红颜知己们都得靠边站;有人暗中咒骂他的小宠物,他把那人整破了产。   人不如宠!   如果只有一口水,三少自己渴着也要给宠物喝;手里只有一只鸡腿,三少自己饿着也要给他的宠物吃。   主不如宠!   天上打雷吓到了他的宠物,他指着老天大骂;地上路不平摔了他的宠物,他填坑修路,命名狐狸新街。   天地不如宠!   风流倜傥的薛三少绝对没有想到,有一天,被他宠得惊天动地的小宠物竟会成为了他的小娇妻!   小娇妻摸着肚皮一脸幸福:“你看那些混血儿,都是地域相隔越远生出来的孩子越漂亮,你是人,我是妖,我们这不止是跨种族,还跨基因了,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惊天地泣鬼神的!”   薛少恒:“……”

  • 想把前半生的风景对你讲

    吾念昔

    短篇连载中13.13万

    银杏树下,一对男女静静地互望对方, “等我一年。”牧嬴坚定地看着乔晴,他内心想和她在一起的渴望,是他大学四年努力的唯一动力, “我要回到我的家乡。”乔晴的无可奈何又有谁懂······ 一年后的一天, “来机场接我。” “我喜欢你。” “哪种喜欢?” “想娶你的那种喜欢。” “你不喜欢我,我可以等,等你喜欢我,我只希望自己可以陪你走完余生的路,把自己的前半生风景对你讲,这样的话,你就看遍了我的的一生。 “我和你说啊!我这个人只原谅别人三次,你要是真的到了第三次,我就再也不回头了。”乔晴做出威胁的表情看着牧嬴, “如果我哪天真的成那个样子,你就罚我,这辈子都不能再见你,记不得你的样子,让我所爱隔山海。”牧嬴淡淡的笑,深情的望着乔晴······ 谁知再刻骨铭心的爱情也抵不过说不清的误解,抵不过二人的执拗,是彼此不愿原谅,还是自己不愿原谅自己,牧嬴和乔晴到自己走的那一天也没说清, 牧嬴独自回到他来的地方,他最后真的不记得乔晴的样子,只是天天写着乔晴的名字,到最后闭眼也没再见过乔晴一次,乔晴把他葬在最南面的银杏树下,自己死后让儿女把自己葬在最北面的银杏树下,遗嘱只写了一句话, “是你说的,所爱隔山海。”  

  • 回眸一世情

    若陌芯

    短篇连载中2.36万

      待我长发及腰--娶我可好?   五年的相思,若不叫情她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情了。然而有人却为她回答了那叫“恩情。”江眸妖怒吼“亦黠一脉大笨蛋。”凭什么对别人都说那么柔情以待,而对她却是冷淡,疏离。   为此江眸妖很苦恼,虽然她的确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可是她可以肯定她的情才不是什么“恩情”,她对他可是天地为证的男女之情。瞧他叫亦黠一脉,她叫江眸妖。“妖脉”“妖魔”多顺口、多有缘份、多相配啊!   然而、有人却不这样认为!   亦黠一脉满脸黑线。什么“妖魔”“妖脉”难听死了。难道她不知道还有个词语叫做“脉象”?好吧!他承认“脉象”“卖相”更难听。当然   他以为她总是和他作对这是讨厌他的现象。然而她却说她是喜欢自己。难道她不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吗?如果他当年救了她她有感激之情的话。他不否认,但是这不足以她以身相报。他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他到哪里都有着她的身影。   然而,到底又是怎么回事?越来越不像原来的自己。或许在她倒在血泊里那刻,他才无法逃避。只是还来的及吗?

  • 恰似晚风来

    曾蓁

    短篇连载中6.65万

      徐向晚十八岁之前都是过着小公主般人人羡慕的生活,家庭富裕,父母姐姐疼爱,公司有聪颖能干的姐姐继承,青梅竹马的叶哲之对她一心一意,妥妥的人生赢家。但一夜之间:父母去世,青梅竹马背叛偷走公司,姐姐失踪,她从云端跌入谷底一无所有。早已经把自己的心锁上层层枷锁,直到程浔的出现,他的温暖恰似一阵清风吹开徐向晚尘封的心扉。但父母的突然离世,姐姐的失踪,青梅竹马的背叛,这一个个谜团始终缠绕着她令她昼夜难安,徐家究竟隐藏着什么?   此时,已是春间三月,林芝的山间里桃花似海。程浔的目光掠过灼灼桃花,停留在一抹纤细的身影上。喃喃道:“傻子,你迟到了三年。”   “不过幸好,你还是来了。”   可程浔不知道,在他和徐向晚的爱情里最先迟到的那个人是他。   程浔错过了徐向晚最美好最幸福的18年,但却没有错过她最艰难最无助的岁月。在那荒芜的岁月里,只有他才是徐向晚唯一的救赎。   相遇至今已有七年之久,虽然她离开了三年。   但所幸,兜兜转转他们还是没有错过。这一次程浔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

  • 夜梦随笔

    不会飞

    短篇连载中11.57万

    江一念冷笑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眼前,有她曾经的爱人,有她昔日的朋友,他们曾一起拼杀过也曾刀剑相互相伤害过。 手掌带着微弱的幻力伸进自己的胸口。 ”这颗心是你给的,你不是一直想要吗那我还给你!" 我曾真诚的爱过你,只是在剜心洗血之后,你与我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银龙捧着早已不在跳动的心贴在自己的胸口,跪倒在地。 "这辈子是我错过了你!”

  • 长乐之战

    束负

    短篇连载中24.28万

      长乐之战,长乐地区暴乱丛生,袁家因此便从此崛起,后军队入住,袁家风光不在,袁家大当家袁震天为了风光依旧,用金钱买了一官半职,为了上位,做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而玉三娘全家因此惨遭灭门,只留下她一个,为了复仇,玉三娘潜伏在袁府,成为袁家三当家。

  • 眉间心上

    步摇

    短篇连载中4.97万

    父亲重承诺,父母之命无法反驳。 婆家穷困潦倒,夫君还和某头牌情意绵绵? 婆婆花枝招展视她如眼中钉? 自己心上人中意别人的赵家小姐天天没事找茬儿? 生活如此鸡飞狗跳,你却如此美好,很好很好。 于安歌,北平第一大商贾于家嫡女,精于筹划、谈判。 嫁了便嫁了罢,全当找个由头来南边扩大家业。 顾凉,安陵城无人不知的江南顾家少当家,从前陪同父亲前往北地接洽贸易,有幸一睹于安歌风采,本想上北地提个亲,却得知心心念念的人被许给安陵城内一户落魄人家,那家儿子还是安陵城出了名的“痴情人”。 那日凤冠霞帔,随行嫁妆铺十里,却怎料林家欺人太甚,图人钱财的嘴脸太过龌龊。 不过只要人在身边,事情就好办。 且看于安歌如何逆袭这糟糕的婚姻,又是如何在江南打下一片天!

  • 白狐蝶

    泪眼秋千

    短篇连载中11.81万

      千年之前,妖族化蝶枯萎、人间战火四起、魔界争斗不休,一时间天下大乱,妖界守护神被派驻幽冥大道,守护妖界与其他六界的通道,同时,曾经被妖族残害的生灵集合袭击妖界,身为幽冥镇守者的九尾白狐首当其冲。   适逢妖族卡娜诞生,危机时破茧而出,幽冥大道万物早熟,惊醒了沉睡的九尾白狐。   白狐于天际只看到一白衣女子的淡淡虚影,却不知那女子是谁,千年来,他日夜寻找,一段爱恨情仇由此而生。

  • 堪折一枝花

    依墨澜

    短篇连载中5933

    【短篇合集】 在经年后,我们常感叹,那两个少年: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那个曾对她呵护备至的人; 那个曾视她为心脏的人; 那个知道她所有喜好却独独不知道她喜欢自己的人…… 都还在吗 [人生缓喘,光阴晃荡,我想跟你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