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爷说话不算数

    好苗苗爱学习

    短篇连载中47.31万

    被诅咒折磨?性命与大陆安危挂钩?她何其荣幸? —————— “绯家二少,原来这么喜欢撕人衣服。”“你深爱的人知道吗?” “滚。” 身体里的血液在倒流,勾唇苦笑,破烂的长裙胡乱套上。 她迟迟没有离开,纤柔的身姿站在绯洛身后,半晌沙哑道:“绯洛,我后悔喜欢你了。” 喜欢他,让她无比难过着,她不想要自己这样低迷下去。 那些日子里,她曾想过忘记他,也逼迫自己忘记他,但她可以控制自己白天不去想他,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梦境。 无数次梦见和他结婚的桥段,梦中的婚礼绚烂美好,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幸福的站在他的身边,牧师说:“现在请新郎亲吻新娘。”她幸福的踮起脚,努力凑过去,却得不到回应。 然后美梦惊醒,心空唠唠的。 心里总有一个声音不断响起——梦都是反的。不断的在提醒着她——那个人是她遥不可及的梦。 然后她不断的陷入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里。

  • 长乐之战

    束负

    短篇连载中24.28万

      长乐之战,长乐地区暴乱丛生,袁家因此便从此崛起,后军队入住,袁家风光不在,袁家大当家袁震天为了风光依旧,用金钱买了一官半职,为了上位,做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而玉三娘全家因此惨遭灭门,只留下她一个,为了复仇,玉三娘潜伏在袁府,成为袁家三当家。

  • 白狐蝶

    泪眼秋千

    短篇连载中11.81万

      千年之前,妖族化蝶枯萎、人间战火四起、魔界争斗不休,一时间天下大乱,妖界守护神被派驻幽冥大道,守护妖界与其他六界的通道,同时,曾经被妖族残害的生灵集合袭击妖界,身为幽冥镇守者的九尾白狐首当其冲。   适逢妖族卡娜诞生,危机时破茧而出,幽冥大道万物早熟,惊醒了沉睡的九尾白狐。   白狐于天际只看到一白衣女子的淡淡虚影,却不知那女子是谁,千年来,他日夜寻找,一段爱恨情仇由此而生。

  • 夜梦随笔

    不会飞

    短篇连载中11.57万

    江一念冷笑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眼前,有她曾经的爱人,有她昔日的朋友,他们曾一起拼杀过也曾刀剑相互相伤害过。 手掌带着微弱的幻力伸进自己的胸口。 ”这颗心是你给的,你不是一直想要吗那我还给你!" 我曾真诚的爱过你,只是在剜心洗血之后,你与我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银龙捧着早已不在跳动的心贴在自己的胸口,跪倒在地。 "这辈子是我错过了你!”

  • 是妖精呀!

    青阅

    短篇连载中6.09万

      Z省A市人人都知道薛三少有一只形影不离的宠物,走哪儿抱哪儿,薛三少对这只宠物的宠爱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薛三少对他的红颜知己们最是宠爱,现在红颜知己们都得靠边站;有人暗中咒骂他的小宠物,他把那人整破了产。   人不如宠!   如果只有一口水,三少自己渴着也要给宠物喝;手里只有一只鸡腿,三少自己饿着也要给他的宠物吃。   主不如宠!   天上打雷吓到了他的宠物,他指着老天大骂;地上路不平摔了他的宠物,他填坑修路,命名狐狸新街。   天地不如宠!   风流倜傥的薛三少绝对没有想到,有一天,被他宠得惊天动地的小宠物竟会成为了他的小娇妻!   小娇妻摸着肚皮一脸幸福:“你看那些混血儿,都是地域相隔越远生出来的孩子越漂亮,你是人,我是妖,我们这不止是跨种族,还跨基因了,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惊天地泣鬼神的!”   薛少恒:“……”

  • 眉间心上

    步摇

    短篇连载中4.97万

    父亲重承诺,父母之命无法反驳。 婆家穷困潦倒,夫君还和某头牌情意绵绵? 婆婆花枝招展视她如眼中钉? 自己心上人中意别人的赵家小姐天天没事找茬儿? 生活如此鸡飞狗跳,你却如此美好,很好很好。 于安歌,北平第一大商贾于家嫡女,精于筹划、谈判。 嫁了便嫁了罢,全当找个由头来南边扩大家业。 顾凉,安陵城无人不知的江南顾家少当家,从前陪同父亲前往北地接洽贸易,有幸一睹于安歌风采,本想上北地提个亲,却得知心心念念的人被许给安陵城内一户落魄人家,那家儿子还是安陵城出了名的“痴情人”。 那日凤冠霞帔,随行嫁妆铺十里,却怎料林家欺人太甚,图人钱财的嘴脸太过龌龊。 不过只要人在身边,事情就好办。 且看于安歌如何逆袭这糟糕的婚姻,又是如何在江南打下一片天!

  • 回眸一世情

    若陌芯

    短篇连载中2.36万

      待我长发及腰--娶我可好?   五年的相思,若不叫情她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情了。然而有人却为她回答了那叫“恩情。”江眸妖怒吼“亦黠一脉大笨蛋。”凭什么对别人都说那么柔情以待,而对她却是冷淡,疏离。   为此江眸妖很苦恼,虽然她的确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可是她可以肯定她的情才不是什么“恩情”,她对他可是天地为证的男女之情。瞧他叫亦黠一脉,她叫江眸妖。“妖脉”“妖魔”多顺口、多有缘份、多相配啊!   然而、有人却不这样认为!   亦黠一脉满脸黑线。什么“妖魔”“妖脉”难听死了。难道她不知道还有个词语叫做“脉象”?好吧!他承认“脉象”“卖相”更难听。当然   他以为她总是和他作对这是讨厌他的现象。然而她却说她是喜欢自己。难道她不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吗?如果他当年救了她她有感激之情的话。他不否认,但是这不足以她以身相报。他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他到哪里都有着她的身影。   然而,到底又是怎么回事?越来越不像原来的自己。或许在她倒在血泊里那刻,他才无法逃避。只是还来的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