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傲娇学霸之腹黑校草请指教

    钢铁猪

    短篇已完结32.95万

      她是天真烂漫的乖巧女孩,在闺蜜的点醒下走上了强撩校草的不归路。   他是信息学院公认的男神,自恋,腹黑,总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用他的话说,和他走在一起的女生,是会被人扔鸡蛋的。   留学的日子里,她原想着努力学习拿个学位就完事了。想不到一个不经意的玩笑,她闯入了他的生活中,命运巧妙的安排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这是一个学霸乖乖女撩上腹黑校草并幸福地在一起的甜蜜故事。   她的撩汉套路虽然俗,但凭借锲而不舍的毅力,一步步俘获校草的心——即便她真的很嫌弃他的王子病。   【傲娇小剧场】   某天清晨,被电话吵醒的周南清不耐烦地接听了电话。   “你说什么?搬宿舍,现在吗?”   她挂上电话内心只觉得“完了”,刚换宿舍第二天又要搬回来,这么多东西该怎么办呢?   “喂——”   “宋辰羲…”   “干嘛?”   “你有空吗?帮个忙呗,我要换宿舍到楼上…”   “我在吃早餐哎,能别烦我吗?”   “可是我东西很多,一个人搬不动啊!”   她可怜巴巴的语气,可对方似乎并没有心软。   “我要吃早饭,挂了。”   “喂!”   宋辰羲你这个大坏蛋,居然见死不救?   正当周南清在心里把这位腹黑校草骂了三十遍,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开门!”   刚才的傲娇劲儿去哪了?周南清面露狡黠的笑容。   “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甜宠小剧场】   “宋辰羲,你听说过‘男友力’三个字’吗?”   看着一桌子食材,周南清瞧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生。   “‘男友力’说的是我吗?”   对方把眼镜向上推了推,继续看着手机。   “你少自恋了!你要想被夸这三个字,就过来帮我切菜。”   “喂,我怎么也算是个校草级的人物,你居然让我做饭?”   “不做饭,你今晚就等着饿死吧!”   周南清二话没说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走到一旁歇息了。   “好好好,我做还不行吗?”   “可是,你得教我啊。”   宋辰羲嘟囔着,周南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刚才还说不做呢?”   “怕你待会儿又吃泡面,笨蛋,一点都不懂爱惜自己!”   他假装生气,敲了敲女孩的脑袋,她撅起小嘴表示抗议。   “你怎么老欺负我啊?”   “周南清,从没有第二个女生敢对我这样。”   【腹黑小剧场】   “周南清,有件事找你商量一下?”   “说吧。”   “你不是晚上在机房熬夜吗?晚上我睡你宿舍吧,白天你再回来。”   “什么?宋辰羲你把我房间当酒店了?”   “我睡你的房间,这可是你的荣幸,别人求之不得呢!”   周南清只觉得额头冒出三根黑线,这家伙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下面推荐一下我的其他文文:   《国民校花:男神甜宠爱》——连载中,校园女神被异国求学的京城少年追到手的故事。   《豪门盛宠之千金归来》——已完结,傻白甜落魄千金在霸道总裁的指引下一步步复仇成功的励志故事。

  • 你是我的秘密

    清尘之音

    短篇连载中42.28万

    他与她青梅竹马; 她却抛下他,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中。 只因为,在她患难时,那个男人对她掏心掏肺的付出…… 于是,带着仇恨,他堕落了…… 多年以后,她孑然一身,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他的怀里却已拥着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是怜悯?是施舍?是爱怜?还是执念? 她与他断了的情缘如何再续? 她如何弥补那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当亲情与爱情水火不容势不两立,她与他该怎么办?牺牲亲情成全爱情?还是牺牲爱情成全亲情?

  • 网约车奇情

    清风飘扬888

    短篇连载中14.7万

    冰雨冷风端着一杯咖啡,看着外面雨蒙蒙的天气,思绪上涌,今天下班又会约上何人呢? 冰雨冷风来自于中国中部城市的农村,曾就读于北方某个普通大学,两年前毕业后寻梦于杭城,找了不是与专业特对口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工作还算体面,穿西装打领带。工作时间算不上朝九晚五的,可下班后还能基本支配自己的时间,但唯一遗憾的是生活费将就着。 在四年大学期间,也曾跟随潮流谈了一场精神上的恋爱,虽算不上轰轰烈烈,但也算是相当充实的,可到了毕业季现实面前,不得不屈服于女方家庭及自己的就职压力,友好分手,泪别,只为那段纯情的青春。。。 因他只是一个来自普通农村家庭的孩子,一没显赫的家庭背景,也就是说不是传说中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要在美丽的准一线城市立足,真的确实不易,尤其是对一个刚毕业两年的菜鸟来说,买房子似乎有点遥不可及。。。而没有房子,就谈不上结婚啦。

  • 二爷说话不算数

    好苗苗爱学习

    短篇连载中54.1万

    被诅咒折磨?性命与大陆安危挂钩?她何其荣幸? —————— “绯家二少,原来这么喜欢撕人衣服。”“你深爱的人知道吗?” “滚。” 身体里的血液在倒流,勾唇苦笑,破烂的长裙胡乱套上。 她迟迟没有离开,纤柔的身姿站在绯洛身后,半晌沙哑道:“绯洛,我后悔喜欢你了。” 喜欢他,让她无比难过着,她不想要自己这样低迷下去。 那些日子里,她曾想过忘记他,也逼迫自己忘记他,但她可以控制自己白天不去想他,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梦境。 无数次梦见和他结婚的桥段,梦中的婚礼绚烂美好,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幸福的站在他的身边,牧师说:“现在请新郎亲吻新娘。”她幸福的踮起脚,努力凑过去,却得不到回应。 然后美梦惊醒,心空唠唠的。 心里总有一个声音不断响起——梦都是反的。不断的在提醒着她——那个人是她遥不可及的梦。 然后她不断的陷入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里。

  • 莫时诚景

    凉猪

    短篇已完结24.39万

    许莫时喜欢辰诚景喜欢了很多年,她一直以为喜欢他只是她一个人的事,与他无关,可是当他们再次重逢时,她才知道,原来喜欢可以有很多样子,而她只想将所有心思捧到他面前,与他分享,只属于她的心事。莫时,莫时,以为无时,奈何长情;等待,等待,以为无望,奈何情深。

  • 眉间心上

    步摇

    短篇连载中4.88万

    父亲重承诺,父母之命无法反驳。 婆家穷困潦倒,夫君还和某头牌情意绵绵? 婆婆花枝招展视她如眼中钉? 自己心上人中意别人的赵家小姐天天没事找茬儿? 生活如此鸡飞狗跳,你却如此美好,很好很好。 于安歌,北平第一大商贾于家嫡女,精于筹划、谈判。 嫁了便嫁了罢,全当找个由头来南边扩大家业。 顾凉,安陵城无人不知的江南顾家少当家,从前陪同父亲前往北地接洽贸易,有幸一睹于安歌风采,本想上北地提个亲,却得知心心念念的人被许给安陵城内一户落魄人家,那家儿子还是安陵城出了名的“痴情人”。 那日凤冠霞帔,随行嫁妆铺十里,却怎料林家欺人太甚,图人钱财的嘴脸太过龌龊。 不过只要人在身边,事情就好办。 且看于安歌如何逆袭这糟糕的婚姻,又是如何在江南打下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