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

    苏子欢

    现代言情已完结275.9万

    【毒舌老司机VS傲娇小狐狸,甜宠苏,婚后恋爱文】 苏婠婠被渣男未婚夫劈腿了,小三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为了打脸偏心的父亲和白莲花继母渣妹,她脑子一热,答应了神秘大佬的求婚…… 传闻霍竞深是南城首富霍家的长孙,他俊逸不凡,气度矜贵,是所有女人眼中最完美的钻石男神。 可他居然大了自己整整10岁? 苏婠婠心里各种嫌弃:年纪太大!审美有代沟!毫无情趣的老男人! 她后悔了! 她想要离婚可以吗? 谁知婚后,霍总私底下疼她入骨,外人面前更是宠妻如命。 “老公,我没钱花了!” “老公,有人欺负我!” “老公,快把狗牵走!” “老公……” 嫁给老男人的好处太多了,她成了南城首富的夫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作威作福,持靓行凶! 嗯,真香! 本文又名《霍总养妻已成瘾》,《闪婚嫁给老男人后她真香了》

  • 双子星爱

    蓝雨蒙

    现代言情已完结10.54万

    圣允皓,一个霸道,狂傲,唯我独尊,既有钱又有势的男人。 蓝双星,一个胆小,怯懦,任人摆布,没人疼没人爱的女人。 一段故事,一句誓言,将两个人紧紧相连。改变从遇见开始,命运从此无休无止,两个人同一个星座,两颗心永属双子星,星辰不逝,爱不止息。

  • 她的奶系傀儡夫

    苏凉人

    现代言情已完结44.24万

      她是医药世家的废材,白日里花痴又无害,任人欺,暗夜里却是阎王爷也要退让三分的佣兵。   好吧,一招不慎,领了饭盒。   夺舍了一个医生的身体,她令人蛋疼的重生之旅竟然要从基层小医生做起,让她出去缓缓。   一路上被人指着鼻子骂,却没有敢近她身的,感情这个小医生是个变态,专门解剖人,还有自闭症。   以为美腻夫君是个小奶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文能武。   直到有天身后站了半座城的傀儡,她才知道美到极致的真相是那么残忍。

  • 靳少的第一爱妻

    阿川

    现代言情已完结66.59万

      (超级宠文,甜文,1对1,无虐,无小三,还有什么无的三无出品。川川出品,好看到爆,欢迎围观,调戏川川)   俗语说,老虎得屁股摸不得!   金城的靳冬晨就是一只摸不得屁股的老虎。   在金城,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常识,三岁小孩都知道的;   就是山林之王是老虎,金城老大是靳冬晨。   可是有一天,这老大的屁股还是让人给摸了,哦,不,是被人给睡了,不止是屁股失守,整个人都阵亡了!   金城老大靳冬晨被睡了,一时间,整个金城炸开了锅!   *   靳冬晨说,他以为要等她到二十岁,没想到,她十八岁这天就来了。   *   精彩片段一:   靳冬晨事件之后。   “是谁敢那么大胆?”   “据说是一个黄毛丫头,连毛都没长齐。”   ……   佐云溪郁闷得听着别人对她的评价。   她好想冲出去,朝这些人吼,特么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她毛都没长齐?   可她不敢。   不是她敢做不敢当,而是,她真的不知道,他叫靳冬晨!   精彩片段二:   某幼儿园,开学第一天!   “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都是幼儿园小班的小盆友了,那老师考考你们,小盆友们有没有问过自己的爸爸妈妈,你们是怎么来的啊?”   萌宝一号:“有,干芭比说,我们是妈妈摸了芭比的屁股来的。”   一旁的萌宝二号,萌宝三号齐齐点头,“干芭比就是这么说的!”   全场哄堂大笑!   以及屏幕后的所有家长,除了佐云溪。   三个萌娃不知道第一天开学是现场直播,佐云溪拿着手机,小脸发烫!   她发四,要让靳冬晨跟那些损友绝交。   还有,她一定要给这三个小呆萌转学,否则,她没脸见老师家长。   下午放学后,父子四人兴冲冲回家。   “妈妈(老婆),我们回来了!”四人齐声喊!   佐云溪手持鸡毛掸子,“还敢回来,靠墙罚站,想想今天做错了什么?”   三个萌娃不敢违逆母亲大人,乖乖罚站,同时可怜兮兮得看着他们的芭比!   靳冬晨心都碎了,上前欲讨好老婆大人,还没靠近,佐云溪就发飙了,“你,三天不许靠近我!”   靳冬晨整个人懵了,这么严重?顿时严厉得看向三个儿子。   “说,你们犯什么错了。”靳冬晨发火起来,比佐云溪厉害多了。   三萌娃直接被吓哭。   这下,佐云溪心疼了,将那段令她羞得简直没脸见父老乡亲的视频直接丢给靳冬晨。   靳冬晨明白了,直接上前各种讨乖,兄弟面子皆可抛,老婆大人可不能惹啊。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十里云裳

    现代言情已完结119.48万

    简介: “跟我结婚,你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四年前,封以珩面色冷峻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问出这个千篇一律的问题。 池晚笑容笃定,毫不迟疑地对上他狭长幽深的眸—— “钱。” 都说封太太是奇人,老公三天两头和不同的女人闹绯闻,她却稳如泰山,不闻不问。 四年前,她因结婚被热议;四年后,她因离婚再次成为全城焦点。 “合作愉快。”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封以珩将其递上。 池晚换上招牌笑容,“合作愉快,封先生。从今以后,各不相干。” 封以珩仍有些不敢相信,那个一直以来视财如命的女人,竟然真的心甘情愿拿着一纸离婚协议净身出户! 她华丽的转身,让一切尘埃落定。 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池晚。 “终于离婚了?”五岁的小包子看着那纸协议,挑眉看向池晚。 “……是。”池晚看着他像极了某人的眉眼,瞬间失了神。 小包子叹了口气,起身敷衍地抱住她,“也对,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我这种和你过一辈子的毅力和忍耐力。以后,你就和我相依为命吧。” 池晚:“……” 片段: 离了婚,她照样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封总,特约模特,池晚池小姐,是否——” “晚上十点,雁城酒店总统套房等我。——我要亲自检验。” “封总,这不符合规矩。”池晚温婉笑道。 “规矩?规矩是我定的,”封以珩转过老板椅,不容拒绝地看着她,“早就有了,你不知道吗?” 池晚心中有怒,却面不改色。 什么时候有的这破规矩? 夜晚,她被他抵在电梯里,狭小的空间里是彼此滚烫的温度。“属于我的东西,就该一样一样的夺回来,包括……我的孩子。” 池晚一颤,想起那张被他递到自己手中的再婚请柬,牵唇苦笑—— 他只说要孩子,没说……要她这个孩子的妈,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