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绝宠凤凰医妻

    水依月

    现代言情连载中47.47万

      她,是异世穿越而来的凤凰族公主,也是京都人人称颂的小神医,清丽绝伦,举世无双。   他,是世界三大世家之一阎家的当权人,孤冷桀骜,是手下眼里的神,也是对手心中的阎罗。   第一次相遇,他遭受背叛,生命垂危,狼狈不堪,她救了他;第二次相遇,他遭受对手的暗算,发狂失措,依然是她救了她;   第三次相遇,她正遭受危险,这一次,终于是他如天神般出现救了她,使她免收坏人的侵犯,   三次相遇,命中注定,让他们紧紧绑在一起,生死不离。   他说,我不懂什么爱情,我看上了你,你就是我的   他说,我只想拉着你陪着我在地狱里沉沦   他说,你就算死,也只能死在我身边   ······   他,邪魅风流,游戏人间,向来视女人如蝼蚁,直到遇上她,才发现原来世上还有值得自己用心对待的女人,爱上她,却发现自己早就失去了爱上她的资格。   他,淡漠如冰,从来不会为别人跳动的心,在遇上那个女孩时居然开始了跳动,最后却发现,自己早就错过了她,而这错过,就是一辈子。   他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对待别人温和却疏离,只有面对她时,才会把自己的柔情尽情展现,他不求她能爱上他,只求默默陪在她身边。   本文1v1,身心干净,男配多多,美男多多

  • 缘来不易

    情人劫

    现代言情连载中44.67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三才,三才生四象,四象生五行,五行生六合,六合生七星,七星生八卦,八卦生九宫,一切归十方,天地初来,一切皆为混沌,没有天,没有地,在窈冥混沌中产生的一个沉睡的生命,那就是人类的始祖——盘古大帝。   当然这事和我们都没有关系,自我介绍下,我叫夏当然,我最喜欢的事当然是做白日梦,我是一个网络小说作家,没有什么名气,写的小说也……

  • 契爱成婚:首席夜少宠上瘾

    阡陌南烟

    现代言情连载中44.58万

      【我打开了地狱的大门,浴血重生只为复仇而来。】   遭遇姐姐陷害、赶出家门、被人追杀,死亡之际,他如黑夜中的王者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决定着她的生与死。   “我为什么要救你!”   “我什么都愿意做。”   十六岁的蒋梦兮看清了蒋家人的真面目‘死’在了寒天山脚下……六年时间,她打开地狱大门,化身恶魔归来,虐渣男、毁恶姐,将蒋家搞的翻天覆地,却没想到由始至终她是一个棋子,一个替身。   可当她离开的时候,他却说:“你的命是我的,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心也只能我的!”   他当她是棋子,她知道他们之间的契约,既然如此功成身退,惹不起躲得起,躲到他找不到,躲到他失去耐心,躲到他忘了她。   “你躲也躲了,藏也藏了,三年你避够了吧。”   “你找也找了,追也追了,三年你逮够了吧。”   “红灯区你也躲,你太没底线了吧。”   “红灯街你也来,你当来大保健啊。”   “现在你别想躲了,准备给我生猴子。”   “滚你丫的。”

  • 木棉恋:佳妻强势抢夫

    心荷

    现代言情连载中37.21万

      那年,徐沐谦和霍莞伊邂逅于樱花烂漫的季节,故事从此开始……   原本以为只是一份平淡而简单的爱情,谁知竟波折了整整十年。十年,足以让霍莞伊成长,只是,这代价太大!   抱着冰冷的霍恩彥,霍莞伊才发现:怀里的这个男人爱的是那么浓烈、那么倔强、那么悲壮!   蓦然回首,那个一直守护她成长的男人依旧如初。   或许,这就是爱吧!   十年后,霍莞伊将一朵木棉花轻轻放进徐沐谦的手心里:徐先生,好久不见!   此时,她不再是十年前那个稚嫩的女孩,她终于可以将这份残缺的爱补完整。   爱,不是单方面的付出,相互守护的爱,才是真爱!   

  • 我爱的人只有你

    漂亮的十三娘

    现代言情连载中46.53万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可以说是对男主人公最好的解读了。事业的成功,带给他物质的满足,可是爱情的缺口却只有一人能填补,这就是韩强和张欣茹的爱情故事!

  • 你不用长高,我为你弯腰

    撒野

    现代言情连载中46.52万

      “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愿意为了你留下,这世界唯一留给我的希望,除了你,再无其它。”这是沐谨言的台词,也是温若兮最喜欢的一句话,温若兮不知道的是,这句话,原本就是说给她听的,“温若兮,你是真的蠢吗?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看不出来呢?”。   “沐谨言为了能够站在你身边,我努力成为那个配的上你的人,所有的努力只为了能够陪在你身边,我的高傲,冷漠,都是为了隐藏在你面前的我的卑微,你可知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光。

  • 忘记时光不忘你

    恋若初雪

    现代言情连载中33.34万

    傅云汐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洛城最年轻有为的商人——秦若白。 她对他一见钟情,却被他拒之于千里。 她问:“我肤白貌美大长腿,到底还有哪里不如你意?” 他答:“傅云汐,这三个字不合我意。” “……” 她穷追不舍,他却一退再退。 甚至还苦口婆心安慰:“我们不合适。” 她却摇头苦笑。 不合适? 若不合适,何至于忘记一切,唯独不忘你?

  • 他和她的宠

    紊絮

    现代言情连载中30.44万

      他是一个很讨人厌的人。   为了成功残杀无辜,但为什么他会因为看不得爱人的眼泪而放手?   为了开心不择手段,但为什么他会给路边的小野猫小野狗喂吃的?   总是说着一些很讨人厌的话,让人心里不舒服,但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为他卖命呢?   他果然是一个讨人厌的人。   但她却在自己美好年华里,不知不觉喜欢上他。   【场景一】   “你看看你,长得已经不怎么好看了,脑袋又这么不好使?能不能回到你自己的星球啊!!垃圾人!!!”男子愤怒地坐在沙发上,实在忍不了了,捉起手边的杯子重重地甩向地上的人。   “啊”一声惨叫响起。   “你还会叫啊!”男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用脚踹着地上的人。   “我错了!我错了!”   “错你的头啊!来人!兽馆!十天!看着就烦!”他的话刚说完,地上的男子就大哭大叫,仿佛杀猪似的。   保镖马上伸手把人打晕,拖着带走。   男子又坐回沙发上,顺手拿起手边刚端上的参茶喝了一口。   突然,   眼角发现有草丛的方向又晃动,他放下杯子,心情愉悦地走过去。   此时,   草丛里的人心跳异常的快,都快要跳出她的小内衣。   她正准备离开,发现衣服被卡住啦!   不能动,一动就被人发现了!   “我说这小草莓是谁啊?今天怎么不穿小熊熊了!多大的人了,还穿这种小鬼的玩意!”   少女听见他的话,脸开始发红,她嘟着小嘴从草丛里跳出来。   “你这个讨厌鬼!”   男子没有被她的话激怒,一脸笑地望着她。   少女脸更红了,刚刚的话加上他现在的笑容。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她大叫一声,跳到男子身上,张口交着他的肩膀。“啊”   一声惨叫回荡在花园里。   男主角夜光女主角夏之葵1v1双洁   男主毒舌腹黑自恋   女主善良纯朴声甜

  • 网缘之一笑百魅

    御狐

    现代言情连载中30.4万

      想她笑姑娘一没跟人结仇,二没抢人老公;天天安分守己的采着自己的药,虽说偶尔也去药园偷偷药,矿窑偷偷矿;那也没罪恶滔天到让全服的人满屏追杀吧!你杀就杀吧,姑娘站着给你杀;但你也不要夺魂啊!你杀姑娘那么多次,姑娘就反击杀你一次你就夺姑娘的魂;好吧!这些我们暂且不追究,你要夺魂,那姑娘我就乖乖待幽冥界挂机还不行么,你为何还要组队追杀到幽冥界来啊!!   姑娘我到底是刨你祖坟了还是挖你龙根了啊!你跟姑娘我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士可杀不可辱,让了一次又一次,却被当成好欺负,原来这一次都是他在背后操的黑手...   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我要你做我第一夫人。”他骑在全身冒火的血红麒麟身上腾在空中,高傲的望着地上骑着白马的笑姑娘。   “今晚的月色不错,嗯...适合偷药。”整理干净自己的背包她屁颠屁颠的骑着白马往药园跑去了,就好像没看到头顶悬着个人一般。   他看着消失在药园门口的她,拉起缰绳转身飞走了...   然后第二天,全服通缉笑姑娘的赏金出来了...   “赏-夺笑姑娘一魂的500W”“赏-夺笑姑娘一魄的200W”...   她一大早线,看到满世界的赏,第一件事是点开好友列表找到某猪。   笑姑娘:猪,我站着给你夺,我们五五分账,怎样。   猪爱笑:...   

  • 亘古传奇之陌殇

    慕容冰心

    现代言情连载中40.06万

    浮沉大地,恩怨情长,多少辉煌已成往事云烟;   开天辟地,正义凛然,多少战乱毁灭无数英豪;   泣歌悲舞,浑然天成,尘世儿女看遍尽红尘觞。   神州大地自女娲创建以来,出现最大劫难,然而此时的人类,已经得不到诸神的帮助,完全的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对抗邪魔,人类究竟有什么法宝呢?   她最后神者的后裔,出身高贵且殊荣,但她并没有被世俗牵绊,而是坚定的走着自己的道路,强化自我,提升修为;时而活泼,时而玩闹,时而温柔,她觉得生存在美丽富饶的神州大地是最幸福的事,同时伴随着邪魔的滋生,她要誓死守护美丽可爱的大地,所有的一切,因为爱。   他是神界上古神者之一,也是神资最高,修为最深,力量最强的天神;然而奈何天地万物自然法规,拥有最强力量的他,竟拯救不了自己心爱之人,但却发现了一个可以超乎自然法则的她,完完全全的培养她,因为她可以在不违规自然法则的情况下救出心爱之人。   他是妖族三王之一,淡泊名利,悠然自得的狼王;然而生活并不想让他就此平淡下去,给予诸多考验,让他遇到他今生最大的麻烦,就是她,那个眼中只有苍生大地的女孩,一直看着别人生活的女孩;即便女孩看着别人,他也不在意,因为人生最艰难的不是做出选择,而是做出选择前的犹豫不定,绞尽脑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