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归之银行风云

    明月草堂

    现代言情连载中50.26万

      银行美女云绎心,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金融新贵楚明宇,横刀立马,傲视千军   金风玉露一相逢,当年的恋人在银行重新相遇   云绎心,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   你是我的人   一天天脑子想什么呢?   想你!   不好意思,我已经把你甩了   我身高185,体重150,你现在甩一个试试   哎,我有病了,就是那个什么冷淡   ……我忍   算了,以你的习性忍得住?   谁让我特么犯贱,非一棵树上吊死   那你要振作点,你的体重可能需要两棵树   十年的爱恨情仇能不能圆满,股灾的惊涛骇浪会不会将他们吞噬,金融情侣披荆斩棘能否到达幸福的彼岸,或是,再回到原点……

  • 新婚无忌

    张进酒

    现代言情连载中78.51万

    这个故事以高胜寒与夏天甜蜜的婚后生活为主线,记录了五对恋人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虽说新婚燕尔,百无禁忌,然而欢笑的同时也伴随着生活的酸甜苦辣。原本单纯的他们只想在平淡的生活中感受爱的味道,然而却被迫面对阴谋与背叛,生死与离别… 甜宠小剧场: (夏天、高胜寒) 他在她耳旁轻柔说道:“老婆,从今以后,我把你当做女儿疼爱吧!” “为什么啊?” “因为这样的话,我们不仅这辈子是情人,上辈子也是。” … “老公,你在担心我红杏出墙吗?” “哼,你觉得你有机会爬墙吗?” … 她刚脱光身上的衣服,他便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身后,伸出长臂一把抱住了她。 “我要去洗澡了,可以放开吗?” “一起洗。” “你不是已经洗了吗?还要洗?” “我陪你啊!”某男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啊!不要啦!你正经点好不好?” “不好!” (晴空、赵奕) 她对着夏天抱怨:“我被一只妖精缠上了!” 他食指轻抚着唇瓣,勾唇邪魅一笑:“妖精,这个名字,我喜欢。” … “老师,这位大帅哥是你的男朋友吗?他好像等你很久了耶!” “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 “啊?不是男朋友啊?好可惜…” 某男绽放一朵迷人的笑容,“我当然不是他男朋友,因为我是她的未婚夫。” (任甜、慕白) “我为什么要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我们第一次见面,你都没接住我?眼睁睁地看着我晕倒在地上!太不男人了!” 他在她耳畔危险的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 “要我答应你的求婚也可以!给我买十个冰淇淋,我要一口气吃光光!” “这怎么可以?你现在这种情况,不能吃凉的东西啊!” “哼!那你就等着我带‘球’离家出走吧!” (郭珍珍、严彦) “大婶,小鲜肉,你就不要肖想了,免得人家说你老牛吃嫩草。” 光线昏暗的走道里面,有个男人靠墙站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直直的看着她。 “啊!”某女尖叫一声,转身就想逃跑,被那个男人一把拉住按在墙上。 “如果你是老牛,我愿意做嫩草。”低沉的男声蓦然响起。 “哎?” 不等反应过来,一个炙热的吻坚定的落在她的唇上。 (段琴、杨沛泽) “人家是微微一笑很倾城,你是微微一笑嘴巴肿。”某男大笑。 “没办法啊!为了见你杨大医生一面,我可是生吃了三个超级无敌变态辣的辣椒!” 某女倒下之前,挣扎着说道,“咳咳…看在我为了你这么拼的份上,你就娶了我吧?”

  • 盛宠,本少好高调

    羽西西

    现代言情连载中72.53万

      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重生豪门之霸宠娇妻

    梦幻落影

    现代言情连载中99万

       天堂什么样?地狱什么样?墨伊根本就不用想,脱口就能说个三天三夜,实在是她自己每天就生活在这冰火两重天之中。   狡猾的狐狸男,要打造什么精品女人,既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得能文能武,人前装贵妇,床上成荡妇,简直是无耻加八级。   第一次见面,墨伊瞪他一眼,扬长而去。   第二次见面,墨伊踹他一脚,撒腿就跑。   第三次见面,墨伊刚伸手,小胳膊小腿登时就失了自由。   本文男女主身心纯洁,一对一,甜宠无度,作者码文,为图读者一乐,具体情节,请末深究。

  • 京城帝少:陆少的医生妻

    智律

    现代言情连载中72.99万

      他是海军权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次受伤,对她一见钟情;她刚进军医院实习,被霸道的某人直接圈养;他层层的算计,让情商低的她掉进陷阱,彻底的沦为圈养的小娇妻~他出海行动,她是专属随行军医;私下相处,她可软萌、可迷糊、可自作,他只是乐于宠溺…..他把妻女的当做掌中宝,小娇妻永远都是第一位;从位高权重走向了宠妻宠女的不归路。   片段:   军舰上,她身着一身白色的军装,红着眼睛看着面前高大的身影,小嘴巴微撅。   “你居然直接给我调入陆军了,我是海军!”她气鼓鼓的看着他。   “明日回去,你就要进入基地了,海军的军医怎么过去?”他伸出了大手,直接摸着她的脑袋。   “别乱动!”她左手拿着军帽,右手啪的一下,拍在了他的大手上。   他不在意的甩甩手,左手环着她的肩膀,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干嘛,我又不是一个物件,你不能这么决定。”她抡起了自己的一对小粉锤,开始垂着他的胸膛。   他的大手一包,两只小粉锤被握在了手里......

  • 冷少来袭:老婆,太撩人

    藉秋风

    现代言情连载中64.9万

      【初次相见】   金闪闪想往一边站站,靠到电梯的墙上,可是脚步故意更她作对似得,偏偏不听使唤,往后一退,直接退到冷墨辰怀里。   她没发现,身后的冷墨辰嫌弃的表情,差点烧了金闪闪的后脑勺!      “对……不起!”金闪闪下意识地就跟冷墨辰道歉。     【再次相遇】   金闪闪的呼吸急促起来,苍天呢,就不给我留条活路吗?   人家是被逼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做媳妇,难不成她是被逼给这个变态加残疾做老婆?   金闪闪怯怯地暼了冷墨辰一眼,不不不!不行!   她不喜欢残疾人!   变态,更甭提!   冷墨辰的脸抽了抽,你这眼神,是几个意思?   灯都亮了,你都没认出来?   就算没认出来,但看到我这盛世美颜,也不该这反应!   ……   初次相见,冷酷又冷漠的他,带着偏见帮助了她,让她免于失身他人,保了清白;而她,却是只字不留的离开,不见踪影。   再次相见,她对他毫无印象,似乎他从未出现在她生命中一样;而他一眼便认出她,同时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开始不安分的骚动!这不安分的骚动,受到了来自各方的热潮冷风!     然鹅,心理素质超强又自信十足的冷少,才不会理会这等闲言风语,他只觉得这些人是对他的羡慕嫉妒恨!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绝对宠溺甜蜜,酥麻入骨,欢迎入坑~)

  • 苏总的得意秘书

    吟之斐然

    现代言情连载中67.18万

    斐然将包中仅剩的衣服裹在苏阳身上,而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卫衣。 “衣服都给我了,你怎么办?” 苏阳不认为他们可以从这冰天雪地的大山上走出去。 --- 斐然把仅剩的两块面包递到苏阳嘴中,而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 “食物都给我了,你怎么办?”苏阳看着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这个女孩,他于心不忍。 --- 斐然将纸和笔递到了苏阳面前。 “遗书吗?”苏阳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他觉得这或许就是两人最后的归宿了。 --- 不动产转移协议?苏阳看着纸上的一行大字,瞬间不冷也不饿了。 “你都快不行了,两套海景房总不能浪费了吧?”斐然指着出让人一栏 “大郎,你就把这药喝...不是 ,你就把这字签了吧” --- 苏阳“...” 点击加入书架继续 浏览精彩剧情~~

  • 我老妈是重生的

    樱桃小丸紫

    现代言情连载中96.3万

    重生了,女主握爪,别看我小,照样有脑。 老妈别怕,看我帮你斗小三,虐渣男,保护好你肚子里的小宝宝。 可是,肿么觉得有些不对鸟。 老妈处处知先机,步步坏人棋,越看越蹊跷啊。 莫非老妈你也重生哒?! 哎呦,那可太好了,从今以后,家长理短你来,发家致富,我去~~~~~~~ 好不好哒?

  • 晓晴别来无恙

    姓阿名c

    现代言情连载中56.09万

     你就像一阵风一样,悄无声息,在我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小时候的不勇敢,长大后的很遗憾。遗憾着如果那个人是你就好了。所有的事情经过,只不过是胆怯留下来的独白。你用灵魂劝说着所有人要勇敢,可自己的实体永远都迈不出那一步。你甚至享受着孤独,享受着回忆的美好,却不知他早已幸福美满。说好听了叫回忆,说白了不就是生活的残渣。  那些讲不明白,想不明白的事情就都当做是养料吧!肥施足了,才能催促着我们成长啊! 等再过些年纪,我可能不会像现在那么抗拒所有。我会试着去接受所有,重新去热爱这个世界,没有你的世界。 网络暴力使她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冷漠。这根本就不是她小时候向往而又崇拜的职业。年少的她努力着步入这个行业,可这里给她带来的只有冷漠。 可没想到,在她回头的时候,他依旧在。我亦未去,江浪逐花风!

  • 女皇炼情路

    雪残音

    现代言情连载中62.79万

      女尊男尊并列世界,南月寒是另一个世界的灵族公主,魂魄进入刘国女皇身体,她不爱江山,不为荣华,不贪美色。只愿一统五国,完成炼情,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所做的是对是错。   水波,司空浩,安非羽,女皇的贵君,南月寒对其极尽宠爱。最后换来的却是几人挥剑相向,他们幡然悔悟,可还有机会留在他身边。   安逸是一个温柔多情的男人,对南月寒一心一意,生死不弃,不知他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蓝御:“寒,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这一生最开心的事情不过和你同生共死罢了。”   姐姐和师傅是南月寒心底珍藏的洁白,可她们到底隐瞒了什么?   花残:“寒,你说过,我的名字听着让人心里难受,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你说要从此以后都叫我阿欢的,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司空云,男尊国的皇帝,看到一袭白衣雨中弹琴的南月寒,从此就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