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绝宠凤凰医妻

    水依月

    现代言情连载中47.47万

      她,是异世穿越而来的凤凰族公主,也是京都人人称颂的小神医,清丽绝伦,举世无双。   他,是世界三大世家之一阎家的当权人,孤冷桀骜,是手下眼里的神,也是对手心中的阎罗。   第一次相遇,他遭受背叛,生命垂危,狼狈不堪,她救了他;第二次相遇,他遭受对手的暗算,发狂失措,依然是她救了她;   第三次相遇,她正遭受危险,这一次,终于是他如天神般出现救了她,使她免收坏人的侵犯,   三次相遇,命中注定,让他们紧紧绑在一起,生死不离。   他说,我不懂什么爱情,我看上了你,你就是我的   他说,我只想拉着你陪着我在地狱里沉沦   他说,你就算死,也只能死在我身边   ······   他,邪魅风流,游戏人间,向来视女人如蝼蚁,直到遇上她,才发现原来世上还有值得自己用心对待的女人,爱上她,却发现自己早就失去了爱上她的资格。   他,淡漠如冰,从来不会为别人跳动的心,在遇上那个女孩时居然开始了跳动,最后却发现,自己早就错过了她,而这错过,就是一辈子。   他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对待别人温和却疏离,只有面对她时,才会把自己的柔情尽情展现,他不求她能爱上他,只求默默陪在她身边。   本文1v1,身心干净,男配多多,美男多多

  • 重回九五年

    玉藻前

    现代言情已完结46.88万

      建筑师王宛童,被未婚夫害死,重生回到儿时,1995年。   7岁的她,获得了听懂兽语的能力,通过帮助动物,获得兽类能力。   这一世,她绝不重蹈覆辙!   这一世,她会改变自己,保护所爱家人。   *   一双鬼目,识尽古玩。好嘛,那就开古董店吧。   一双鬼耳,听破生死。好嘛,那就开算命馆呗。   原以为习得花拳绣腿,却是失传绝学。   原以为捡了根烧火棍,却是绝世神兵。   *   极品亲戚、白莲花小姐姐、商界大佬,都不是善茬。   想下药毒死她?试试她的毒蛇液,让你皮肤溃烂。   想使计淹死她?尝尝她的鳄鱼牙,撕裂你的心肠。   砍掉她的头!她和蟑螂一样不会死!   切断她的手!她和壁虎一样能重生!   这一世,不想让她安生的人渣,你们谁都别想好过~   这一世,她再也不相信爱情,可是为什么后面,总是跟着一只阴魂不散的妖孽美男呢?   *   片段一:   帮助动物帮的多了,总会遇上变态。    片段二:   高富帅最近在追王宛童,她不胜其烦。   某狗腿:“听说你想追我老大?”   高富帅:“恋爱自由,关你屁事。”   某狗腿(抬手一板砖):“你大爷,我特么让你自由!”   片段三:   某人:“你!别过来!我喊了啊。”   “你喊吧喊吧,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理你的……嘿嘿嘿……”

  •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现代言情已完结26.11万

    一个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多人励志小说剧,由于护理一班班主任辞职后,暂由杨任代管,在一片安泰祥和的表象之下,一股暗流蠢蠢欲动。在这些如花朵般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中,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小聪明、小算计,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的人不幸失去了性命,有的人则经历了成长了...

  • 总裁的强势宠妻

    静茶不语

    现代言情已完结39.74万

      七年前,她遭遇爱人背叛,扑在他的脚边,请求他能相救。   七年后,她华丽变身成为了传媒业界的传奇女王,他也赫然是一代商场骄子。   “七年前没有改变的,七年后的今天也不会改变什么。”   她明净的双眼透着坚定,无论时间怎样推移,他永远记得她的眼睛。   “我要你嫁给我,否则我会不计后果的毁掉一切。”   他轻易的一句话,就推翻了以往所有的努力,她不恨,因为她输的心服口服。

  • 总裁大人的霸道新妻

    幻雪冥

    现代言情已完结34.85万

    久闻兰城有一故事—— 兰城帝少张逸澈与北岭国少公主有一婚约在前,却娶了南宫家族的千金,名南宫雪。 “听闻南宫千金脾气爆,性格差,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可这北岭国少公主,就……” “什么北岭国少公主?虽说是爷爷定的亲,但司空殿主的儿子早死于车祸,何谈的来有一婚约在前? “再者,帝少的父亲与南宫千金的父亲从小交好,早定了亲,一个没出世的北岭国少公主,算的了什么?” “说来帝少也可怜,还是个吃情的主,南宫千金三岁去世,至今都没放弃,照样找了她十五年之久。” 十五年的时间,帝少身边有一人,性格温顺,正是那南宫千金。 —— 电竞圈有一神秘少年,无一败绩,被称为全胜战神,游戏ID南樊公子。 粉丝疯狂磕‘帆船cp’,没多久就被人扒出帝少已婚。 “听说后来南宫雪跟帝少离婚的那五年,北岭国少公主出现了。” “北岭国少公主?” “司空殿主的儿子被别人救了,有个儿子和女儿,现在已经认祖归宗了,所以帝少再婚了,是少公主,这少公主正是这电竞圈的全胜战神,南樊公子!” 正主亲自解释—— 南樊公子:“我喜欢我哥,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 张逸澈:“南樊是我老婆,领证结婚的那种。”

  • 重生八零:宠妻无下限

    羽鸽

    现代言情已完结33.32万

      前世,被闺蜜和丈夫联合陷害入狱,死后重生回到十八。   这一世,自己将上一世的遗憾,这一世自己发誓决不在留下遗憾。   在八零年代,宁瑶将走过完美的一生。   这一世,自己要为自己而活,拒绝诱惑,拒接美男,要将伤害自己的人打入地狱。   见到渣女,就出手。   在火车上,遇到上一世那生命救过自己的人,并且错多。   这一世,自己决不放手,决定将他拿下。   宁瑶看着楚奇“我喜欢你,你愿意娶我吗?”   楚奇“你愿意嫁,我就愿意娶。”   回到家里见家长。   宁母“你看上他哪一点了?长的有不帅,除了一身蛮力,那里好啦!”   宁瑶“长的不帅,他会疼我,对我好啊!女人不就是要找个疼自己老公吗?”   

  • 千金归来,顾少寻得萌宠妻

    半小夏

    现代言情已完结33.33万

      “哥哥,我好想你啊......”顾唯一望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心脏的跳动异常的快,还好,不是我一个人在想念,忍受刻骨铭心的思念。   “心儿......”他呢喃着叫她,害怕这只是一场梦,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她的温度,你终于回来了。   在时光深处,你愿意回来,我愿意等,我们永远都是彼此心里永远的唯一。

  • 高能萌宠俏佳人

    水木木

    现代言情已完结36.07万

      阮淑瑶为了救一只小萌宠而不幸身亡于车祸当中,她以为这是她的解脱,可谁知老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一遭醒来,她发现自己变成了沈家小公主。   据说沈家小公主自小体弱多病。   据说没有人看过她到底长什么样子。   据说有位大师曾经预测沈小公主18岁有一劫难,性命攸关。   当阮淑瑶变成了沈小公主,且看她如何在娱乐圈混出属于她的耀眼星光。   云瑞寒是天之骄子,生在政治世家,家里排行最小的,就是一个被从小宠到大的小魔王。在遇到她时,一眼便是一生......从此宠她入骨。   一天,沈语嫣靠在云瑞寒的怀里问他:“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云瑞寒宠溺的望着她,“一眼万年......”   小白冲这两人翻了个大白眼,表示拒绝吃这碗狗粮,默默地回它自己的小房间了。   (注:关于娱乐圈内容不会写太多,没有原型,背景虚构,和现实不接轨。男主腹黑,专一。女主三观正,无圣母心。双C,一对一甜宠文,无误会。)

  • 宠你入骨:佳妻难追

    秋风写意

    现代言情已完结33.92万

      某日,田恬在房间里发现了蛇,一声尖叫之后,   韩亦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将田恬抱在怀里,   于是乎发生了以下经典对白:   田恬不断挣扎,韩亦城不耐烦地说“你干什么?”   田恬无语,他也好意思问自己干什么?   是谁抱着自己不放的,于是乎田恬低吼:“放我下去!”   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   韩亦城怒了,强忍着骂人的冲动说到:“你没穿鞋!”   要不是考虑到他大小也是个领导的份上,多少也得留点面子,   田恬真想回他一句,‘关你屁事’,可是围观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   田恬只能打落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忍了!   这是一个傲娇市长艰难漫长的追妻日常,全文高甜,欢迎入坑!

  • 豪门之娇妻不回首

    赤练

    现代言情已完结30.3万

      林朝歌,备受瞩目的林氏集团正式继承人,却被自己的姑姑联合外人算计,一时间大权旁落。林敏想毁了林朝歌,促成她与风流滥情的祁轩的婚姻,一直都在伪装的祁轩顺势和林朝歌合作,一场豪华的婚礼不知谁为谁做了嫁衣?   片段一:   一场名为合作的豪华婚礼,在众人的瞩目下进行着。   祁轩深情款款地拉起林朝歌纤细的手指,把婚戒戴在她的手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朝歌,你可要对我好点。”   林朝歌看着众目睽睽之下仍不忘犯病的祁轩,淡漠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冷冽,“当然,只要你消受的起。”   片段二:   隆重的聚会上,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身着华丽的礼服,觥筹交错间是彼此意会的笑容,对有些人来说却是一如既往的百无聊赖。   贺云卿面无表情的站在一群前来恭维的人群里,颀长的身影尤其明显,冷厉的俊容上带着几不可查的不耐,真是不长眼睛,没看到他在找人吗?   林朝歌长裙曳地,风华万千的从入口处走来,坦然的接受众人惊艳的目光,视线不经意的扫过来,贺云卿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灼热的目光盯在林朝歌身上,看我,朝歌,快看我,我在这里,一直都在。   片段三:   林敏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朝歌,是我对不起你,不过我也是被逼的啊,我也不想做这些事啊,你相信我,不要怪姑姑啊,”   林朝歌厌恶的转开视线,死到临头还想着为自己辩解,颠倒黑白向来是林敏的拿手好戏。   林朝歌挑起林敏的下巴,“姑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自己孤孤单单的,很快祁博远和贺峥苍都会过去陪你。”说完,刚想收回手,就感觉到手指上的黏腻,随意的在林敏的裙子上擦了擦,这粉涂的还真是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