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爱不休:步步成婚

    减木兰

    现代言情连载中49.88万

    遇见他时,她是24岁的钢琴老师。 遇见她时,他是18岁的高三学生。 25岁,她锒铛入狱。 19岁,他考上大学。 时光荏苒,真爱无惧。 跨越年龄的障碍,摒弃世俗的眼光, 她终于敞开心扉,他终于得偿所愿。 可是,上天对他们的考验还没有结束...... 为爱情只身犯险,为爱人不吝性命, 千山万水,枪林弹雨,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特别提醒】 这是一个关于爱和被爱、命运和救赎的故事。 集言情、励志、冒险等元素于一身。 (差点剧透......) 虽有虐点,但会发糖。 喜欢请入坑,不喜勿喷! 木兰会珍惜每一个喜欢我的文文的亲耐滴读者!

  • 危情蛮妻不许逃

    绛唇笑

    现代言情已完结49.82万

      据传,秦家三公子残废、毁容,还性格暴戾,残害手足,连秦老爷子都惧他三分。   据传,温婉贤淑的秦太太其实是个市井小偷,把秦家偷了个底朝天……   快看,快看!   秦三爷的通缉令都出来了,怕是秦夫人凶多吉少了!   ----我是吃瓜群众的分割线------   白谨言刷完手机,看向面前仿若神祗的男人,“我们离婚,我帮你澄清!”   秦三爷仔细的剪完女人的最后一个脚趾甲才缓缓开口,“传说基本也没错。腿是残过,脸上有疤,说你是小偷嘛……”   白谨言义正词严,“我临走时没带走秦家一样东西!”   秦傲寒将女人床咚在身下,抚着她微隆的小腹,“还说没偷?这就是证据!”   

  • 婚后试爱

    紫烟飘渺

    现代言情已完结49.77万

    “宋安然,我警告你,别让我再看到你动她一指头,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滚。”看着宋嘉美脸上的掌印,孟泽坤嗓音已经是阴沉万分。 安然怔怔的捂着自己脸,被孟泽坤眼中的狠戾惊得忘了动作,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他,希望他可以告诉自己刚才那些话都是假的,可是,他却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微暗的房间内只剩他轻声哄着怀中女人的柔声细语,那是她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温柔。 看着这刺眼的一幕,她木然的转过身,踉……

  • 名门甜妻萌萌哒

    月影青悠

    现代言情已完结49.71万

      5岁,他把她从街上拎回家,让她面壁思过一个晚上。   8岁,他把她从学校接回家,让她写检讨书一个晚上。   12岁,就在她以为,他是她的全世界的时候——   他把她一个人扔到国外,不闻不问,整整六年。   18岁,她回来了!   本以为从此再无瓜葛!   却不料,她上个大学,   他摇身一变,成了她的专业课教授。   毕业后,她找个工作,   他再次变换身份,成了她的Boss。   一句话简介: 这是一个清冷腹黑男,和一个天才美少女的成长与甜宠故事!   1V1,男强女强,苏萌甜炸,宠入骨髓!

  • 美人归之银行风云

    明月草堂

    现代言情连载中49.62万

      银行美女云绎心,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金融新贵楚明宇,横刀立马,傲视千军   金风玉露一相逢,当年的恋人在银行重新相遇   云绎心,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   你是我的人   一天天脑子想什么呢?   想你!   不好意思,我已经把你甩了   我身高185,体重150,你现在甩一个试试   哎,我有病了,就是那个什么冷淡   ……我忍   算了,以你的习性忍得住?   谁让我特么犯贱,非一棵树上吊死   那你要振作点,你的体重可能需要两棵树   十年的爱恨情仇能不能圆满,股灾的惊涛骇浪会不会将他们吞噬,金融情侣披荆斩棘能否到达幸福的彼岸,或是,再回到原点……

  • 卦妻有福:总裁强势宠

    潇湘九橙

    现代言情已完结49.58万

      施亦外表随和软弱,在公司里只想当一个小透明,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偏偏身边小人当道,总是将她捧成主角,对此她也很苦恼。 她只想说,她不惹事但她也不怕事。   暗处的施亦表示她只是挣个外快而已,却不小心成了卦堂忌讳之人,不能收揽便只能抹杀。 梁炎栩回到玥咍市半年的时间便为自己打造一个冷厉而不近女色的霸权形象,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不要也得他来扔。 这样一个邪魅冷硬的人偏偏栽在了一个小员工的手里,还是追不到的那种。 被人避如蛇蝎,梁炎栩表示很受伤,他不过就是对她才积极了些,对别人可都是冷言相对的。   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对另一人印象模糊,但是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只因为那一次的心痛将他的心紧紧地扼制,使他再也无法放手。 他一直在找她,却寻而不见,偏偏都遇见他这么优秀的追求者后,这个小妮子还跑去和别人定亲去。 刘文敬:“总裁大大,要不要我派人去给你抓回来。” 梁炎栩:“不用,两人成不了。”没有对比,她那么傻的人永远不知道他的好。 刘文敬:“你就不怕,嫂子被人占便宜了。” 梁炎栩:…… 最后刘文敬才知道,能占施亦便宜的人也就他们总裁大大一人。 他步步为营,只为得她一人心。   简介无能,文文尽量精彩,欢迎跳坑。   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 重生之任意幸福

    樱桃小丸紫

    现代言情已完结49.47万

    前世活的憋屈,死的窝囊。 重生归来定要把该报的仇报了,把欠人的恩情也还了! 可这位大爷,你是哪冒出来的,不就是喝醉了酒,那个什么一回嘛! 怎么没完没了了还! 看看看,就是因为你,惹出这么多的麻烦,又是身世,又是宝藏的, 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了,你快走开好不好!

  • 花式宠婚之席少你栽了

    黛笙

    现代言情已完结49.45万

      在临川,人人都知席家少爷席沐辰是商场上的奇才,后起之秀,力压群芳,处事手段狠辣,杀伐果断,人人都想成为席太太,可是他却不近女色。   只因小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早已闯进了他的心房,幼年初见,便在心上。   小安笙:“你是沐辰哥哥吗?”   席沐辰:“你认识我?”   小安笙:“听爸爸说今天有个漂亮的哥哥到家里来。”   接着,他直接把人家给拐跑,还一小心迷了路,最后还是被家里的大人找到,而这匆匆一别竟是多年后再次相见。   可许安笙早已忘了他,身边还有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男朋友。不过,竟然她是自己的女人,他又怎会轻易放手呢。   某一天,天时地利人和,席沐辰蕴量了许久:   “许安笙,留下来在我身边做我的女人。”   许安笙望着他那闪着光芒的眼眸,不由想起一句话“青山灼灼,星光杳杳,秋雨淅淅,晚风慢慢,也不及公子眉间的星辰。”   “席少爷,你长得可真好看。”   席沐辰邪魅一笑:“那你可是看上了本少爷的美色?”   许安笙撇撇嘴:“我可没有那么肤浅。”   “那就当是我看上你的美色,如何?”   “原来席少爷是这般的肤浅。”   席沐辰俯身靠近她的耳畔,“是深还是浅,以后你就知道了。”

  • 陌陆一长欢

    沐微漾

    现代言情已完结49.77万

    【结局】新文求收藏,点击↑其他作品 当爱情中夹杂着阴谋和欺骗的时候,早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和意义,爱一个人,变成恨一个人,即使要毁掉,也在所不惜…… 一朝惊醒,满脸泪光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家族之间的爱恨情仇,饕餮盛宴。 当亲情与爱情牵扯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将被颠覆,一个个真相被揭开。 我爱你从来不必要去做任何地感慨,我愿用一辈子来偿还我对你的伤害。 春去秋来,繁花似锦,我依然爱你。 你可知道,遇见你,是我一生的劫难。 【四海阁】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http://www.xs8.cn/sihaige.html 苏浅微。A城最大的广告公司首席策划,有着“Wendy Su”系列获得国际金奖的作品。生活中淡漠如素,事业上,才华横溢。唯有对他,陌陌不相惜。 “原来,我是你心爱的人的替代品,我真想问你,难道日日夜夜面对着我,你就毫不愧疚吗?” 多年以后,当她回归,面对他,微笑地注视:“好久不见。” 再见早已相见如陌,爱已成殇。 我爱你从来不必要去做任何地感慨,我愿用一辈子来偿还我对你的伤害。 春去秋来,繁花似锦,我依然爱你。

  • 秒杀冰山总裁

    听晰

    现代言情已完结49.41万

      俞文静在A市聋儿语训中心上班,是一名专业的语训老师,用她的专业与耐心,让听障儿开口说话。   上班时,她是文文静静的语训老师,下班后,她是酒吧里妖娆的舞女,她在酒吧里跳舞,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兴趣爱好。   聂辰景,聂氏总裁,为了证明爱情,他与父母断绝关系,与女友在外租房子并生下爱的结晶,女儿因早产听力损伤,在六个月的时候被确诊为感音神经性耳聋,医生建议助听器。   在爱情面前,面对孩子的残缺,让他的女友选择抛夫弃女。   聂辰景与俞文静本无交集,三年前,被聂辰景的挚友算计,他们有过一夜情,三年后,因为聂辰景的女儿,和聂辰景父母的撮合,他们有了交集,抛开一夜情,从初识到结婚,他们只用了两个月。小剧情一   “文静,糖果想要一个弟弟或是妹妹。”聂辰景说道,她疼爱女儿,不忍心拒绝女儿。   “你的基因不好,我可不敢冒险。”俞文静冷静的拒绝。   “……”聂辰景深邃的黑眸蓦地一沉,冰火跳跃。   “第一个孩子是聋儿,第二个孩子也是聋儿,这样的几率很大。”俞文静分析给聂辰景听。   “你质疑我的基因,为什么还嫁给我?”聂辰景问道。   “我喜欢糖果,糖果也喜欢我。”俞文静眨了眨眼睛。   聂辰景头上三条黑线,嘴角一抽,嫁给他,是想成为糖果的妈妈,并不是想成为他的老婆。小剧情二   “俞小姐……”   “请叫我聂太太。”俞文静打断顾妙蕊的话。   “我是糖果的妈妈,辰景最爱的人,现在我回来了,请你离开,把女儿跟爱人还给我。”顾妙蕊姿态高傲。   “糖果叫妈妈的人是我,户口薄上我才是聂辰景的配偶,请你离开,别打扰我们的幸福生活。”俞文静完美回击。   “辰景爱的人是我。”顾妙蕊歇斯底里的吼。   “那又如何?聂辰景娶的人是我。”俞文静冷笑一声。   “俞文静,我不信我不在的这些年,辰景从来没想过我。”顾妙蕊很自信的说道。   俞文静耸耸肩,淡淡地说道:“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