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太太每天都想离婚

    思我之心

    现代言情已完结260.87万

    【完】凉落八岁那年,在孤儿院被席靳南收养。多年后,在她生日那天,她才第一次见到他。 谁知道生日当天,在民政局里,席靳南一手和前妻办理离婚手续,一手和她办理结婚手续。用他的话来说:“我不希望在一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我们结婚,以后你就是席太太。但是走出这里之后,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凉落秀眉轻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轻笑:“噢,隐婚吗?” 原本以为,他只是高高在上收养她的善人,却一夕之间变成了她的枕边人。在凉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席靳南能够只手遮天,他就是金字塔尖最为矜贵的男人。 婚后四年他再次消失在她视线,她只在商业报纸和金融新闻上见过他风度翩翩的身影。毕业那天,一辆加长林肯停在她面前,她再一次看见了席靳南。 “席太太既然毕业了,那就去公司实习。” 凉落直接被他扔进了市场部,成了打杂小妹。 隐婚四年后,他终于将她推上台面人前,不过是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不受伤害。 恐吓信,骚扰电话,枪杀,绑架,在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里,凉落终于和他谈判:“席靳南,就算我这是条贱命,至少现在我怀着你席家的孩子,是你席家的少奶奶。” “离婚,流产,两个亿作为补偿。” “为什么?” “从结婚到现在,等的就是这一天。” 凉城的人都知道,席先生宠妻入骨,席太太却不屑一顾,宣称自己是单身。 席先生放话出去,他的女人,谁敢娶! 要什么时候,你才会明白,爱情不是卑微,而是并肩去看更好的世界。 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微虐,欢迎跳坑。

  • 一不小心和你到永远

    柒惜

    现代言情已完结316.67万

    他是传说中权势倾天,纵横商业帝国的王者。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学生。一场交易,一纸婚约,婚效四年。四年之后,她潇洒转身。原以为两人的世界从此再无交集,他却对她步步紧逼,霸占着她的一切不肯放手。甚至连她和别的男人走得过近都干涉!“洛易北,我们已经分了!完了!结束了!”“是吗?那得先问问他的意思了来。”他将一个小包子往她怀里一塞,一脸不以为然。

  • 早安,总统大人!

    南音音

    现代言情已完结375.64万

    一场意外,她怀孕了。进了医院要拿掉孩子,全国上下却无人敢给她动手术,害她不得不把孩子生下。 五年后,孩子忽然被抢走,而后,一个尊贵的男人霸道的闯进她的世界里。 什么?他就是孩子的爸爸?不但如此,而且,他还是万人之上的一国大佬?! 所以……这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么? …… 【出版书名《他与星辰皆璀璨》,当当网签名版开售】【推荐自己的新书:《Hello,傲娇霍少!》】

  • 重生之福星贵女

    寒冬落雪

    现代言情已完结203.37万

      她不过是查处一起逆行交通事件,居然就被个电瓶车给撞死了。   再醒来,叶敏发现自己回到了1992年,还穿到了一个大风都能刮倒的小包子身上,叶敏简直欲哭无泪。   好在,养父养母对她视若己出,让她有了可以重新洗牌的机会。   这一次,年龄正好,她有大把的时间,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足够优秀的人,去改变辛辛苦苦为她付出的养父养母的生活。   只是,当她站在云端的时候,很多被掩埋的真相才被一一掀开。   碰瓷老太太要认她做孙女?   叶家千金莫名其妙来找茬?   还有,这男人,有未婚妻还敢来招惹她,真当她是泥捏的吗?!   叶敏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在这时候,一场意外,将她的身份彻底暴露出来,原来,有些东西,真的是命中注定的。   什么,冒牌货顶替了她的身份不说,还想染指属于她的男人?   阿姨你怎么不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俗话说的好,发家致富跟撩拨男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叶敏作为四有新人,怎么能不践行到底?   至于手撕白莲花什么的,不过是生活调味剂罢了。   PS:推荐小莫完结文《快穿之拯救男配为己任》   

  • 完美隐婚

    望晨莫及

    现代言情已完结185.49万

    ★★苏锦,苏家养女,在最美好的青葱岁月里,爱上了暮白。 初时,他许诺,“等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 后来,他却另娶。 再后来,她忙着相亲,用一颗已死的心,试着走入平凡的婚姻。 靳恒远,她的第N个相亲对象,相貌冷峻。 第一次见面,她想吓退他:“你要觉得合适,明天就去领证!” 他淡笑:“明天出差,要领下午就去!” 下午,她成了他的妻。 ★ 她是安静的女人,不争不吵不闹。 没房,她说没关系。 吃饭,她说AA制。 睡觉,她说要分床。 有女人缠着他,她视若无睹,掉头就走。 有女儿黏着他,她眉头一皱,忍的平静。 隐婚,没人知道他们是夫妻,她不关心。 遭了算计,进了派出所,他来保她,终于忍无可忍,劈头就骂: “你就非要这么犟的吗?出了事,都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当我是死人啊?” 她忿忿犟嘴: “靳恒远,你有把我当太太么?如果你有把我当太太,为什么要选择隐婚!” 他转怒为笑,很好,终于知道生气了。 这一场爱情,终于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独脚戏。 ★ 小剧场: “靳恒远,我要离婚!” “理由!” “你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 “你明明是律师,什么时候成跑腿打杂的了?” “律师难道不是给委托人跑腿的?我杂七杂八的案子都接,难道不是打杂的?” “……” 哦,该死的,她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爱欺负人的臭律师。 ★ 婚恋,温暖治愈文,全新尝试,亲爱的们,要是喜欢,记得要收藏哦!

  • 对你不止是动心

    丁嘉树

    现代言情已完结289.49万

    她是他的契约妻,在那个 豪门大院里,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她以为将她的契约丈夫讨好好了,就可以全身而退,却不知,在他身边,尽是危险重重。 她细想离开,可冷漠疏离,拒人千里之外的帝少私下却有另外一副面孔,不止将她宠上天,还和她一起虐渣,这样的boss,有点心动了,怎么办?

  • 魔眼小神医

    相思如风

    现代言情连载中859.01万

      乐韵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华夏最优秀的医生。   好运来了挡不住,高考前无意间开启一个系统,双眼获得魔力,看一眼就知人或物有无生病,病在哪个部位。   系统空间种出来的药材吃一口,力气充盈,吃一样,身体倍儿棒,乃医生成神之必备神器。   一直为当杏林国手而奋斗的乐韵,简直乐晕了。   只是,现实很骨感,系统是半残的,需要吃东西维持,它不吃金不吃银,要吃有灵气的翡翠玉石,异珍奇宝等高大上的东东。   从此,乐姑娘在成为旷世女神医的道路上又多了一项任务—帮系统找粮食。   

  • 七零之重生当神医

    北鸟归

    现代言情已完结142.11万

    新文已开《穿书后大佬都宠我》 上一世,陆瑶被丈夫和堂妹背叛,最后还残忍的挖去了她的心。   一场意外,将陆瑶带回到了七十年代。   不知何时,坊间流传陆瑶被车撞坏了脑子,傻了。   陆瑶不屑一顾,本小姐傻不傻,用事实来说话。   重活一世,斗渣妹,甩渣夫,摆脱奇葩亲戚,发家致富,更是大胆的向前世一直暗恋的帅哥哥表白!   【表白篇】   她低头拉着他的衣袖,怯懦又坚强。   “我会洗衣服,我会做饭,我能挣钱,你娶我吧!”   他垂眸看着她的发旋。   “好。”   陆瑶低着头,看不到他眼里的温柔缠卷。   ①1V1双处,前世今生,爱的都是彼此。   ②本文半架空,考究党求放过。

  • 豪门隐婚之闪来的爱妻

    格子虫

    现代言情已完结149.22万

      他是G市名副其实的钻石单身汉,身价位居本市第一,   世人皆知他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   却无人知晓,五年前,他有过一段形式婚姻;   她是G市人民医院的超级小护士,没身价也没高学历,   众人皆知她离异且带着一个拖油瓶,   却无人知晓,她曾经的丈夫,孩子的爹,就是站在那个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   片段一:   被确诊怀孕那天,她结婚证上的丈夫回来了。   翌日,早餐桌上,一张A4纸很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右手边。   “这是离婚协议书,请你签个字。”她说,五脏六腑都在颤抖。   “……有人了?”他放下筷子,看着她,平静的反问,眉眼几不可见的跳了一下。   他回来是有事想跟她谈的,眼下看来,应该是没必要了。   “……嗯。”有孩子了,应该也算是有人了,因为从今以后,她要爱她的孩子了。   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他就说过,如果有了爱人,她可以跟他提离婚。   “好,我知道了。”他点头,拿过桌面上的协议书,起身离开了。   “……”   片段二:   “你叫什么名字?”   “厉有恒。”   “姓厉?”母亲叫孟欣,是他前妻,父亲那一栏,没有填,不是吗?   “嗯,我爸爸叫厉梓煜,他是空中飞人。”   “……”   下午五点,孟欣接儿子放学,看到儿子身旁的他,下意识的转身就跑。   厉梓煜将厉有恒放到门卫室,叮嘱他不许乱跑后,迈着大长腿追了过去。   “孟欣,站住。”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真的站住了。   他缓缓的迈步过去,人高马大的站到她面前,将夕阳全部挡去。   孟欣忍不住抬头,夕阳的余晖照耀着他的脸,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跑什么跑?敢用八年的时间来暗恋,那敢不敢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明恋?”   “……”

  • 浩瀚星辰皆是你

    狂奔的兔兔

    现代言情已完结131.96万

    她醉后竟然拿下了大BOSS,醒来被抓个正着,“女人,你想逃吗?” 女人尴尬一笑,“我只是上班来得有点早而已。”“班不用你上了,慢慢的还昨晚的债吧。” 于是某人开始了悲催的还债之路。 拍卖会上,主持人高喊,“现在拍卖由乐小姐提供的LE总裁,底价一块。”女人举牌,“我出一块一。”谁不知道LE总裁宠妻入骨,拍卖会上竟无人敢加价,主持人落锤,“成交。”夜晚女人被BOSS逼到角落,“我就值一块一?”“呵呵,你怎么也得值个一块二。”“妍妍,敢拍卖我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