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之腹黑王爷冰冷妃

    柚子洁

    古代言情连载中20.11万

    21世纪金牌杀手幻兮阡,带领着父亲精心培养的杀手组织‘幻灭’在执行一次任务时,惨遭背叛,被逼下悬崖。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变小的身体,并被一位性情古怪的老头收为徒弟,还有一位银色瞳孔的师兄,这个世界简直不要太玄幻。 东陵皇室最小的王爷君伊墨,性情怪癖,做事狠厉,冷酷无情,但是看上去却是温润如玉,一张脸妖艳绝美,不料被人暗算下了魂哭。 看冷情女主与腹黑男主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吧。

  • 君生我未生

    语清乔

    古代言情连载中15万

    苏庭月从没想过,夜墨会一夜间失踪,只留给自己一个玉镯,而从夜墨消失的那刻起,她就被卷进了一场“阴谋”之中。 片段一: 你为什么帮我? 男子沉默了良久,只淡淡道了一句:你什么都不做,我会很困扰的。 片段二: 小月,你还有我。灰色的城墙下,站着无数想置她于死地的灵者,萧君辰握着苏庭月的手,手中长剑忽现:要想杀死她,先从我尸体踏过! 片段三: 师父? 苏庭月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夜墨。 好久不见。夜墨笑了笑,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形。他伸出手,道:小月,过来。 戈壁坚硬,妖沙漫漫的沙漠,耸立千年的古楼,传说中无所不知的先知,支离破碎的画面,沉睡的女子…… 一刹那,已是千年。 苏庭月最后才发现,所有的,不过骗局一场。

  • 凰女来袭:王爷束手就擒

    宸凰

    古代言情连载中76.67万

      旁观笑我太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她,暗夜女王,国宝级特工,代号妖姬,为隐藏身份执行任务叱咤黑白两道,一朝穿越变成了大周朝无父无母、身体孱弱的病秧子就算了,还倒霉的处处被人算计!   妖姬大大拍案而起怒吼:“本神会玩不过你们这些老古董?开玩笑!来来来,燥起来!”   他,铁血王爷,王朝战神,因上一辈的恩怨幼年孤寂,因一场诡计家破人亡。本以为此生注定孤寂,却没想到这世间还能有人撩动自己的心弦。   这是一个外在恬静绝美,内里藏着一个来自千年之后“不安分”灵魂的女子,在异世努力挣扎求生存,一不小心站在了食物链顶端的传奇故事。   这是一个外表稳重酷拽、内心空虚到爆的冷面腹黑王爷毫无原则的宠妻宠到天下皆知的故事。   这是一对狂人在携手左右了皇朝更替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翻云覆雨,携手虐渣渣。   小剧场:   (一)   南疆圣女红衫半褪,靠在大帐门旁,一边轻抚自己的爱宠雪蟒,一边红唇轻启充满魅惑的道:“镇王~只要你退兵,本宫便是你的!”   萧澈眼眸微抬,扫了一眼南疆圣女,平静无波的道:“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很、一、般!还有,本王最讨厌蛇!”   南疆圣女眸光冰冷的射向萧彻,寒声道:“镇王是铁了心要与我南疆为敌了?   萧澈眯着眼凉凉的道:“圣女若是再不走,就算日后本王灭了南疆,恐怕你也看不到了!”   “你............”南疆圣女满脸愤恨的飞身而去。   (二)   晋国公世子一脸坏笑的问道:“公主可知道南疆圣女?”   锦心点点头:“有幸见过一次。”   晋国公世子接着问:“那公主觉得那位长得如何?”   锦心咂咂嘴随口道:“一般般吧!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晋国公世子抽了抽嘴角,道:“我当然没兴趣,不过那位与萧彻可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呢!听说南疆圣女曾经还到萧彻的军中......唔.....”   晋国公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糕点直接堵住了,萧澈看着锦心宠溺且认真的道:“这世上除了心儿以外,其他人在本王眼中并无男女之别。”   锦心唇角微扬,看着萧澈语气微凉的道:“世子这成天晃荡来晃荡去的也实在是太闲了!还是找些事情做比较好,你说呢?   萧澈点点头:“查询南疆细作之事久无进展,明日我便去跟老国公说让他过去帮帮忙!”   晋国公世子“...........”   

  • 王爷凶猛:杀手王妃要出墙

    花予知

    古代言情连载中3.38万

    一朝穿越,成为被关在偏院的疯癫王妃,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她只想安安静静的住在后院,偶尔出墙行侠仗义,调戏下美男什么的。 万万没想到有天会调戏到那没见过面的夫君头上! 好吧,她承认她衰,但你丫不能污蔑我在外面有男人! 想来想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休了这个王爷! “想留住我?好啊,那你先爱上我!” 【无节操/无三观/慢热/不喜欢的请嘴下留情】

  • 冷酷王爷的冷情王妃

    莫黎殇

    古代言情连载中6.39万

      她本是21世纪的一枚杀手,在做任务时没有挂掉的她,却在一次睡梦中魂穿到了轩辕王朝将军府有名的草包小姐身体里。从此,她便成了她。   本想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忘记自己的身份重新悠闲地生活,可是在一次暗杀中,她有另了要变强大的决心,于是她开始暗暗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实力弱小的她面对暗杀,虽然知道是谁,却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面对赐婚,她无法反抗国家这个庞然大物,所以她只有忍。忍到自己足够强大的那天。   本想在自己强大之后就离开他,可等到哪一天真的到来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的心里已经住进了那个冷酷的他。明白了自己的心后的她决定要守护这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轩辕王朝的翌王爷,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琉璃阁阁主,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本视女人如无物的他,在一次街上遇到女扮男装的她时,被她的才华和身上那种独有的气质所吸引,不知不觉中被她偷了心。   从此他宠她,无论时间、地点。他护她,无论是非对错。

  • 穿越之痛扁贾宝玉

    雪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11.21万

    作品简介:她,叶听雨,一个靓丽的现代白领;他,钟越,一个软件公司的小老板。两人海誓山盟蒙。却不料叶听雨却突遭劈腿。她被伤得痛不欲生。为了疗伤,她独自一人却旅游,却不幸被色狼盯上,她极力挣扎却无力挣脱……。穿越之后,实现了华丽的逆转:她变身为高贵的公主,皇帝御妹。他,成了贾宝玉。他把她当成……抓住她的手“林妹妹,对不起,是我负了你”……她满怀激愤上去就是几个大耳光:我呸,你个负心贼,害人精……我才不是你的什么林妹妹。你爱不起,就别乱勾引。没本事担当,就别来害人!……别让我一脚踢飞你。你给我去死!他不明白那个温柔可人、逆来顺受、只会哭不会反抗的林妹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强势、粗暴无礼……?最终,叶听雨离弃了那个背叛爱情的“宝哥哥”,投身爱人的怀抱。“让这个杀千刀的负心汉也尝一尝被劈腿的滋味!……”新婚之夜,老公对听雨的才貌、品行崇拜之至。自诩多情种子的贾宝玉,眼看着心上人成为他人妻,却毫无办法。“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风水轮流转,他也终于尝到了他加在林黛玉身上的痛苦……各位亲们,还等什么,赶紧跳坑吧!

  • 空间之宠妾难养

    常在君

    古代言情连载中20.53万

      苏绮沫,异世而来的穿越女,本应是异世高管,却意外来到历史上没有的架空大盛王朝,更是意外获得随身空间,人生信条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陌墨,大盛王朝的当朝四皇子,更是已故元皇后的唯一独子,在这个立贤不立“长”的皇室,他知道一个没有母后的皇子在宫中是多么艰难,他韬光养晦,事事肃吝,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性情阴翳的冷面皇子。他的人生宗旨是:只要自己看上了,就要不择手段地夺过来!   桃花林的那一眼,注定了他的纠缠,也造就了他们此生的牵绊。   苍劲有力的食指轻抬起她的下颚,拇指来回慢慢摸索“怎么?爷受罚你好像很高兴?”   原本深埋着的头在被抬起瞬间立马轻启朱唇“爷说笑了,实际上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说着还眨了两下那双黑葡萄般的杏眼,里面瞬间雾气蒙蒙。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连载中19.27万

    你说‘温卿’那么一个天之贵女,好好的高岭之花不当,非得去做人家的下堂妇,这下好了,被人骗了感情,骗了清白,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 重生一世,温卿可得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姨娘仗着父亲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胡作非为? “我觉得乐晴姑姑不错,适合当我的母亲” 姨娘气急败坏:你竟然给自己找后娘?! —— 庶妹是个有事就装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我是真心的为妹妹好,哪知妹妹不领情” 庶妹愤怒咆哮:你就是个白莲花! —— 前世夫君舔脸来追求?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不过是个六品小武将也敢在我面前造次,不过你若是真想求个姻缘,我给你指条明路,我那庶妹刚刚失了清白,我觉得你们俩个人非常般配” 前世夫君:....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85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祸国嫡女策

    绿影苏芙

    古代言情连载中45.89万

      大靖唯一异性亲王安亲王嫡长女,满月之日即被册郡主,生来命格迥异,有高人称活不过十四岁,需远离家族亲人,方可躲过此劫,顺利成年。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不过是郡主之名,却累得亲妹惦记,庶母算计,最终害死亲母,连累亲弟。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隐忍八年,步步筹谋;   看她如何布下万丈深渊,引他们万劫不复。   用纤纤细手,搅动风云;   看大靖天下,风云变幻,几易其主。   不过是,血海深仇,报仇索命,而已。   大仇得报,新皇赐婚,得嫁爱郎,新婚美满。   一边吉祥喜庆,大红满天;一边哀嚎连天,血海尸山。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世间之事,循环往复,恍然回首,愿如梦一场,山河依旧,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