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女曦和

    萧雪韵

    古代言情连载中63.36万

      前世,她是三界共主天地之女-----曦和,他是上古龙族后裔龙神之子-----龙诀,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却因两家恩怨,不得相守,双双被贬入六道轮回!   “你等我,一定要等我,我会找到你的!”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   今生,她是南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南风灵,手段狠绝,在业界从无败绩,却在新婚当天被新郎暗算,她恨她悔,伤心欲绝,从公司顶楼一跃而下!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她的伤口血流不止,但她不知疼痛,因为心更痛,鲜血浸染嫁衣!   “要怪就怪你是那个人的女儿吧!”看着她绝望的眼神,他心中刺痛。   明明是仇人的女儿,为什么我的心会那样痛?   “哈哈哈哈······慕逸尘,我恨你······”她转身,带着怨恨、悲伤,一跃而下。   “灵儿······不要啊!”已经来不及了······   一朝穿越,她成了南国相府嫡女----南风灵,原以为是意外穿越,却不想是前世帝女的一丝执念,三魂七魄归位,元神即将觉醒!   他是南国储君夜王殿下,灯会初见,他认出了她,而她却一笑而过;相府再见,她冷言相对,而他紧追不舍。借皇后寿宴,邀她进宫赴宴,一道圣旨,将他们又绑在一起。她因现代情伤不愿接受新的感情,而天定姻缘挡不住!   一曲琴箫合鸣,他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的记忆······   她执琴,他执萧,一段大好姻缘,成为南国一段佳话。   他爱她至深,宠她入骨,原以为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却不想,挡在他们面前的远超前世······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我们就归隐山林,再不问朝堂之事,逍遥山水间,好不好?”她躺在他怀中,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什么都依你,皇位与你我再无关联!”夜云谨紧拥着她,这一刻的幸福来之不易,他无比珍惜!   灵儿的身世之谜浮出水面,一旦公开,后果不堪设想!   “四影,动用云宫的所有力量,封锁一切消息,决不能让夏侯世子查到我的身份!”“是,公主!”   然而,幕后之人野心勃勃,怎能放过这大好机会!最终导致相府灭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世间再无南风灵!   “皇兄,我要嫁夜王!”“不可能!”   “西凉哥哥,你成全我们好不好?就像前世一样,你不是最疼爱曦和吗?我求求你了,魔域王兄······”“前世,我将爱永埋心底,帮你和龙诀,可结果呢,看你被贬入凡界,我却无能为力,王妹,这一次我不会放手了,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都不在乎!”   “皇上,公主被人掳走,下落不明?”   ······   “你,真是对不起这张脸,你不配!”   “本王,生生世世只有灵儿一个妻子,而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滚!”   “君灵雪,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他是我的,我不会让你夺走我拥有的一切,决不!”   ······   “王兄,你不是说过会一直在凡界陪着我吗?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   “你不是魔君之子吗?魔君叔叔的儿子怎么会死啊?”   “我已经失去魔域王兄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你是我的亲生哥哥啊!天界太子啊!怎么会元神俱灭?”“妹妹,对不起,王兄不能再陪着你保护你了!”“王兄······”   “三界所有生灵听令,不惜一切代价,抓捕腾蛇,杀无赦!”   ······   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她无能无力,亲人、友人,甚至······他们能否在一起呢?   ······   宣和大陆,已不再和平。凡界传言:帝女,主天下和平,得帝女者得天下!且看她-----帝女曦和,如何平定天下?创造一个真正的-----宣和大陆!

  • 凤归:染倾天下

    有只夏

    古代言情连载中40.63万

      她,是组织的绝杀,与生父相杀相斗,至死方休。   重生,她是东方城最受宠的小公子,谁料母亲离世,两世安稳的幻想不再,一纸诏书,让她避不开纷争。   棋子?她怎会是棋子?   牵制?便叫你知道何为引狼入室!   红莲?我便坐看你找尽天下不得!   朝廷,她是闲然静养,却在幕后推波助澜的那只手。   江湖,她是玩世不恭,风华身姿惊艳世人的麒麟阁主。   一朝真相出,天下不得不为之动。   他,是百年前天下最尊贵之人,一次动心,万劫不复,沦为血祭沉睡。   百年后,她寻药而过,意外成为他摆脱血祭的关键。   厌倦世人虚伪,他却绝不厌生。   只是血祭未除,他的眼睛怎么却越来越离不开这个渐渐长大的“他”了?   她的前尘执念,他的前尘执念,往生已至,当她遇到他,是他陪她化了执念,还是她成全了他的执念?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无误会无狗血,剧情偏正剧风,男女主感情发展顺其自然,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 君生我未生

    语清乔

    古代言情连载中15万

    苏庭月从没想过,夜墨会一夜间失踪,只留给自己一个玉镯,而从夜墨消失的那刻起,她就被卷进了一场“阴谋”之中。 片段一: 你为什么帮我? 男子沉默了良久,只淡淡道了一句:你什么都不做,我会很困扰的。 片段二: 小月,你还有我。灰色的城墙下,站着无数想置她于死地的灵者,萧君辰握着苏庭月的手,手中长剑忽现:要想杀死她,先从我尸体踏过! 片段三: 师父? 苏庭月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夜墨。 好久不见。夜墨笑了笑,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形。他伸出手,道:小月,过来。 戈壁坚硬,妖沙漫漫的沙漠,耸立千年的古楼,传说中无所不知的先知,支离破碎的画面,沉睡的女子…… 一刹那,已是千年。 苏庭月最后才发现,所有的,不过骗局一场。

  • 诸侯王之战将红颜

    倪畅

    古代言情连载中5.32万

      放眼迷雾中的南平国,君主暴戾,宦官当道;文丞武蔚,明争暗斗;内宅后宫,勾心斗角;手足之间,慈悲交织;生于乱世,命运的屈从,铸就了一代战将——诸侯王。

  • 千花葵

    云丝维

    古代言情连载中24.56万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阡云山的千花葵全开了,阿葵,她也回来了。”   在看不到任何光亮的漆黑中,却因着这一句话,缓缓荡漾出色彩。   先是些如萤火虫般的光点,逐渐化开,展开光晕,迅速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那是一片葵花海。    依稀间,他恍若回到了那一天,秋过冬至;她穿着一袭鹅黄色的衣衫,站在桂树之下,大大的眼睛里似是蕴藏了整个天地星辰,她眨着眼睛看着他:“师父?你当初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啊?”那一天,春花满枝头,他带着她行过阡云山,她对他说,终有一日,她要在这里种上满地的千花葵;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发:“我会为你种下很多很多的。”   那时整个阡云山都好像弥漫着她那银铃般的笑声:“这可是你说的,说到就要做到哦。”   那一天,夏日炎炎,蝉声不绝,她坐在凉亭的栏杆上红着眼质问他:“我是谁啊?”   “你是庭雁山的弟子。”   他看着眼泪一颗接一颗从她红红的眼里滚落出来:“和庭雁山所有弟子都一样的弟子吗?”   他低下头,手掌攥成了拳头:“对。”   那一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她牵起他的手,不顾上面的血迹,轻轻吻了上去:“师父,你回来以后,我就不做你徒弟了,我们成亲吧。”   那天的风雪很冷,他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暖和:“好。”   那一天,一袭红衣的她躺在他怀里,他揉了揉她的发,可每说一个字都异常的艰难:“你呀你呀,怎么就不肯好好听师父的话呢?”   那一天,他一身喜服,剑指满堂宾客:“我说过的,谁若伤她,我要他用命来偿!”   世人皆不懂他为何会喜欢一个并无所长的小丫头,他们说,她没有美憾凡尘的容颜,亦没有才华横溢的智慧。   “是的,这些她都没有。”   “但她有着这个浑浊江湖最为灵动的眸子,亦有着这世间最干净的眉眼。”   本文是师徒宠文,文的后半部分难免有点小虐,不过,小虐怡情嘛。   小虐,一定是小虐。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连载中19.27万

    你说‘温卿’那么一个天之贵女,好好的高岭之花不当,非得去做人家的下堂妇,这下好了,被人骗了感情,骗了清白,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 重生一世,温卿可得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姨娘仗着父亲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胡作非为? “我觉得乐晴姑姑不错,适合当我的母亲” 姨娘气急败坏:你竟然给自己找后娘?! —— 庶妹是个有事就装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我是真心的为妹妹好,哪知妹妹不领情” 庶妹愤怒咆哮:你就是个白莲花! —— 前世夫君舔脸来追求?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不过是个六品小武将也敢在我面前造次,不过你若是真想求个姻缘,我给你指条明路,我那庶妹刚刚失了清白,我觉得你们俩个人非常般配” 前世夫君:....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85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千叶红芙蓉

    露蒙尔

    古代言情连载中39.22万

      卑贱的孤女,   无父可怙无母可恃,   唯一的只有收养她的婆婆相依为命,   十四载平淡而知足的日子,   因为她好奇的围观“罪人贩卖市场”而结束。   同时,开启了她不寻常身世的探秘,   西沧王朝的风云剧变因她而起,因她而终结。

  • 权祸天下

    上离浅兮

    古代言情连载中5.31万

      骨生花,花养蝶,蝶吃人!   酒轻婴:人不负我,我不负人。人若负我,斩草除根!   你知道世界上什么人最可怕吗?不是坏人,是十全十美的人。比如:慕容凤景。   慕容凤景:那一年,满天大雪,她如一支绝世的傲梅而来,既是在那样的天气里,仍旧没有丝毫的萧索凄凉。今日盛夏的艳阳天里,她纵马离去,我竟觉得天寒地冻!   慕容匀凌:原以为我得了天下就可以永远保护你,可如今不过是一种失去自由的束缚,我坐拥天下,却也失去一切。   李画澜:原来老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早一步,晚一步,我们都将错过一辈子,我得到了自己所求,却被他恨了一辈子。   无月:千万不要爱一个人太深,否则你会忘了爱自己。   顾舜华:我享受顾家所给的荣华富贵,就必须保护树的根基。你与顾家相比,我选择顾家;可你与我相比,我选择你。   慕容凤皇:为什么,他赐我凤皇之名却要杀了我?是他让我一辈子不得安宁。   慕容凤烈:为什么你一出生就可以得到一切,凭什么你叫凤皇。   郑玉楠:我用着别人的名字,过了自己悲哀的一生。造化弄人,我却连一丝一毫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 囚爱一生

    飘飘何所思

    古代言情连载中7.85万

    珍重芳姿昼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