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生我未生

    语清乔

    古代言情连载中19.44万

    苏庭月从没想过,夜墨会一夜间失踪,只留给自己一个玉镯,而从夜墨消失的那刻起,她就被卷进了一场“阴谋”之中。 片段一: 你为什么帮我? 男子沉默了良久,只淡淡道了一句:你什么都不做,我会很困扰的。 片段二: 小月,你还有我。灰色的城墙下,站着无数想置她于死地的灵者,萧君辰握着苏庭月的手,手中长剑忽现:要想杀死她,先从我尸体踏过! 片段三: 师父? 苏庭月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夜墨。 好久不见。夜墨笑了笑,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形。他伸出手,道:小月,过来。 戈壁坚硬,妖沙漫漫的沙漠,耸立千年的古楼,传说中无所不知的先知,支离破碎的画面,沉睡的女子…… 一刹那,已是千年。 苏庭月最后才发现,所有的,不过骗局一场。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连载中16.28万

    她,将军府的嫡女,从出生那一刻便名动京城,披着天之贵女的名号,谨言慎行,却偏生反骨 后来她被陷害失了清白身心俱损时,他细心安慰,温卿以为他是她生命中的光,所以不顾反对,痴心下嫁,替他四处奔走 当她历经滩涂,披荆斩棘时,她才发现生命中的光恰恰是把她拉下神坛之人,当她幡然悔悟,她的亲人也已经被害的死的死,伤的伤。 之后她明知庶妹给她下药,她也甘心喝下,她宁愿当不守妇道的毒妇,也不想留着那人的孩子,她最后在死前还让他与庶妹离心,把他做的那些密谋之事上报朝廷。她死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她宁愿当名节尽失的毒妇。 重来一世,她再也不用损害自身去密谋划算,踩死她们不过像是蝼蚁一般简单 和尚:“劝施主向善,不然天下大乱”——玩去? 某公子;“我心悦你”——那是什么劳什子,有何用? 某世子:"我想要你,不然我便踏平这天下"——别冲动!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0.17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韶凤天下

    文清宁

    古代言情连载中37.34万

      《尚书·益稷》有道:箫韶九成,凤皇来仪。   她是凤平大将军的独女,凤韶。   十岁时,宫中观星监预言道:“破狼星降,天鸾星变。凤韶命格贵重,可颠覆王朝。”   皇帝下旨,凤韶跟随凤平大将军一同出征。天子之意,不可有违。可那天,凤家军遭遇埋伏,一切都是皇帝设的陷阱。凤韶得以凤家军以命相护,保住性命。却亲眼目睹父亲惨死,万箭穿心。而凤家军被屠杀,无一生还。   凤凰浴血,涅槃重生。   她披荆斩棘,摸爬滚打,用六年的时间在江湖中站住脚,以命相搏,当上白楼楼主。    不是说她命格奇特,恐会颠覆王朝吗?   好,那她凤韶便将这昏庸王朝颠覆! 鲜衣怒马,一世韶华。

  • 玉色长歌

    沈陆

    古代言情连载中34.03万

      此处是简介:   据说穿越剧定律不是车祸、撞头就是植物人,醒来时不是富家千金正待入宫选秀,就是底层穷苦女娃天上掉馅饼得到武功秘籍翻身农奴把歌唱。   而她,一没有出车祸,二没有撞着脑袋,三也没有得什么要死要活的病症变成植物人,不过就是拎着个箱子出门溜一圈(离家出走?),怎么就突然成了大齐第一淑女?还和当朝将军之子有婚约!这身份,这地位,啊呸,娘啊,这是自个儿把头伸到断头台下,就怕那铡刀什么时候掉下来啊!   他说,你很有趣,有趣得让我停不住脚步,移不开眼睛,也舍不下命。得不到这爱意缠绵,便翻了这天下搅了这红尘翻覆你心绪换抵死纠葛难断。   他说,女人?爷一抓一大把。你?你不是女人,你是尤物。低调?这不是爷的行事风格。哪儿乱爷去哪儿,哪儿还乱得过你这疯女人的心?爷就委屈委屈住下好了。   他说,王权是我的,皇位也本就是我的,何来争夺之说?阻我前路者,杀!什么?小的杀不了?那就杀老的好了,留下一个窝囊废和一个女人,教军营里那一群大老爷们儿怎么逛妓院吗!哈哈哈......   不过这只是普通版简介。   正常的在这里。   深仇血海滔天,是谁?将尖利的爪牙伸向襁褓中的婴儿!是谁?在皇权更迭之路上踏着亲手堆起的白骨,步步向上!又是谁?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一动手指,让那堆白骨刹那倾塌!   有人归来,归来的是千锤百炼开锋后的利剑。迎上她,忽颠覆了世界,乱了红尘,没了章法。开始便错了,错过了错的人,错一场风花雪月,错一回动魄惊心。   平等?人分三六九等,平等又是哪一“等”?一场血雨腥风中的无声倾轧,一场翻覆生死里的逐鹿之战,到最后,竟成了一场争夺一颗七窍玲珑心的赌赛。到头来天下谁主,她戏唱罢,她属几等?   深雪里碎了一地软红,她和他们赤脚踏来,醉了几许人呀。

  • 双兔

    籍虞儿

    古代言情连载中13.65万

      英勇善战,风流倜傥的悄王爷   娇俏可人,温柔多变的小宫女

  • 暖宠之医品夫人

    墨香奶茶

    古代言情连载中22.73万

      正经篇   ?   一个是手拿金针,济世救人的女神医。   一个是手持剑戟,守卫边疆的大将军。   她原是肆意张扬,生性洒脱,一场变故,让她从此改头换面。   他却时而霸道狷狂,时而温润如朗月,身长八尺,貌若潘安,是京都无数少女心中的好儿郎。   原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儿,却因为一件悬案而有了牵扯。   且看二人如何揭开重重迷雾,携手谱华章。   ?   搞笑篇   ?   “喏,大侄儿,看见对面的漂亮姐姐了吗?”那四五岁的小丫头向身旁的男人指着唐舒软糯糯的说着,“原本我想将你许配给漂亮姐姐来着,可是,唉···”还配上一脸可惜的表情,“上次我去寺里给你求姻缘签,那大师就说你这姻缘一言难尽,可不是,就连漂亮姐姐也嫌弃你”   “哦,是吗?”那男人看着唐舒低沉的开口,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   唐舒看着对面的一大一小满头黑线:“···”   “其实漂亮姐姐说的也对,她说按照她的年纪,就是做你娘也使得,我后来想想,好像的确是这样,我叫她漂亮姐姐,那你照着辈分,也该称她一声姨母,我现在遗憾的是为何我那大嫂晚生了你几年,害的你还一直打着光棍”   那小丫头鬼机灵似的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唐舒好想冲上去捂住她的嘴。   “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那男人旁边站着的公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先前一直忍着,这会儿实在憋不住了。   那男人一个眼刀子袭来,吓得那位公子立马捂住嘴,可那眼睛里还是笑意满满。   “我竟不知,姑娘已···如此高龄”男人上下打量着唐舒开口说到。   唐舒:“···”

  • 世子当嫁:邪魅冥王追妻忙

    静观闲云墨客

    古代言情连载中22.02万

      简介:   两世纠葛,一朝命丧黄泉,死后竟知一切不过是一场阴谋。再次睁眼,她是南祁国十八年从未出府的“病世子”言墨辰。   重活一世,言墨辰决心定要让背后之人付出代价,爱她的,护之,伤她的,弃之。复仇的道路上,她已决心一人承受,偏偏遇到了一个意外。   前世,他奉师命前去救她,不料迟了一步她已身死,魂魄消散之际她听得他的声音道出将好好生安葬。今世,在路上救下他,成了她身旁的侍卫,她尽自己的所能报答他。   后来的后来。南祁国皆知世子身旁有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卫,偏偏连去青楼也去阻挠一番。女子们对世子的爱慕,也被侍卫用计破坏,于是关于世子断袖的传闻愈加强烈。   她说:“我是男子。”   他回:“我不论你是何身份,是何性别你只是你,我心中的人。”   她说:“你不怕世人对你的看法吗?”   他回:“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怕。谁若阻挡,决不轻饶。”一时间,南祁国上下皆知此时。却不知侍卫的身份非同一般。   他是南祁国传闻中的“老”王爷祁轩冥,冷酷无情是他的性格,温柔只为言墨辰一人独有。当世人皆知侍卫的真正身份,天下哗然,唯一不变的是对言墨辰的专情。   直到后来才知,世子本是女儿身。   为她,他愿闯刀山入火海,为她能有一世安宁,他穿战袍骑战马奋勇冲杀。万里江山是婚聘,求娶她。   “你后悔吗?”暮年之际她问。   “不悔,因为有你。”他答。   原来最浪漫的事是两人一起变老,重活一世只为寻你。

  • 舞勺临街知髫年

    苔茵展

    古代言情连载中22.26万

      少年时与小伙伴一起玩闹偶然经过她家门前冲撞了刚巧出门的她,彼时端着沉稳实则稚气十足的应答让他眼前一亮,她却并不知晓他。   两家的长辈熟识交好,她七岁时跟随父母拜访,见到了一直窝在书房貌似不愿理世事的他——此为互有婚约的两大主角的第一次正式会面。   婚聘之书并未写好,一切看似长辈笑谈,此后十年间,两人互称兄妹虽说见面不多相处却很奇妙地融洽。突然有一天,当年的约定又拟新文正式敲定,婚前不能见面的习俗恰巧催化了他们的感情...   本文风格轻松,男主为将门之后,年少掌家;女主读书不少智商不长型,锐利又可爱。

  • 江山为谋:公主有毒

    薏欢

    古代言情连载中7.01万

      东方天授王国的第十三个公主,因天生龙格,假龙真凤,被当成皇子将养。   王朝覆灭,她从死人堆里爬出,更名改姓,成为那背家弃国乱臣贼子的庶出女儿。   朝堂步履薄冰,皇帝阴险多疑,皇后机关算尽,后妃暗藏祸心。   妖娆内宫总管挑逗连连,有没有搞错?就算你貌比天仙,倾国倾城——那也是个太监啊!爱情诚可贵,性福价更高!!!银样蜡枪头,逮谁谁敢要?   美貌克妻王爷频频试探,那又如何?你克妻专业户八百年绝不手软,对上我天煞孤星命比金刚钻还坚,天作奇缘,还是怨偶天成?针尖对麦芒,务必要分出个谁上谁下!看你驯服了我,还是我来压倒你!   这是一场亡国帝女的腹黑逆袭之路,各类奇葩炮灰粉墨登场,有太监总管乱入,克妻王爷搅局,群魔乱舞,扑到与反扑倒,为谁上谁下而终身奋斗,敬请期待。   【克妻王爷小剧场】   楚玥:这位姑娘,你长得像我第十三任未婚妻。   晏离非:殿下,容我提醒一下,您的第十二位未婚妻是吏部尚书嫡女,尚在人世。   楚玥:不急,就快了。咱们可以未雨绸缪,先培养一下感情。   晏离非:……骑驴找马,渣男!   楚玥:本王的目标是——   侍卫元澈挥舞双手呐喊:没有空窗期——!   【病娇厂公小剧场】   苏如晦:裙子长一寸,出门带帷帽,笑不露齿,步不显足。谁若是看了你的脚,见了你的脸,瞧了你的笑,本督公便挖了他的眼,扒了他的皮,敲了他的牙。   晏离非:???本姑娘年方二八花枝招展,从头到尾裹一张黑布守寡吗?   苏如晦:晚上酉时以后必须回家,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晏离非:???本公子气血方刚年轻气盛,酉时回家陪太监过夜生活吗?   苏如晦:你养那么多花娘小倌作什么?给本督公就地遣散!一群庸脂俗粉也不怕脏了自个的眼!   晏离非:???本老鸨开门迎客,牌照齐全,合法经营!不开青楼你养我啊?   苏如晦:本督公不仅养你,还要喂饱你。   晏离非:你有病,有病要治。   苏如晦:你有药,乖乖送过来,给本督公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