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锦绣农女种田忙

    巅峰小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720.25万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来,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她带领全家,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她治好暗伤,身材变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宠溺无度,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书《重生之农门药香》已发布,求支持!)

  • 残皇非你不可

    Alice慕灵

    古代言情连载中90.56万

    身为21世纪的调香师,一朝醒来竟穿成将军之女,更是重伤初愈的七王妃。 身为诏月最出色的七皇子,因战事成为被禁锢他国多年的质子,再度回国时物似人已非,当年风清月朗的男子已不复,落下一身病痛与残疾。 正谋划离开王府,床榻上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面容却显苍白,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气息带着几分虚弱:“不要……走。”  那一刻,她在他如墨的眸光中失了神……  是谁道归国后的七王是温顺无害的白兔?又是谁道如今的七王淡漠寡情? 众人明明亲眼所见的,是那人对七王妃的盛宠呵护。   她的心愿不过与所爱之人闲度浮生,种种草,养养花,却牵扯在这动荡异世漩涡中心,走不了回头路。 - 已签约出版:《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 大玄后

    姬朔

    古代言情连载中122.52万

      巫者,   小者明吉凶,测未来,判祸福,定行止;   大者识天象,知天道,育万物,和天下!   景元二十九年。   姜羲睁眼,从姜族巫主,成了大云南宁侯府的痴傻儿。   #   #   #   #   木屐竹杖青翠袖,杏花满头足风流,樟州少年游;   踏舞九歌问天否,星坠月落荡九州,不周与天寿!   吾为大巫主——   观的是天机乱象,逐的是帝星起落,平的是天下动荡,定的是九鼎江山。   我于百姓悲苦中得见仁慈,我于金戈铁马中得见太平;   我于乱世纷争中得见秩序,我于无所希望中得见光明。   我来了,我见了,我以我血换新天。   这是一个穿越者的故事,只因她不想被世界改变,就只有改变世界。   #   #   #   #   穿越而来还要女扮男装的姜羲表示心很累。   老爹长安有名软饭郎,老弟错把继姐当亲姐。   继母骄纵尊为长公主,继妹伪善绝世白莲花。   她不仅要装神棍骗路费,还要应对各路奇葩。   到最后,她以为的人还都不是她以为的样子!个个都是精分影帝!   所以人生如戏,我们都是戏精。   ####   【重点在此】   1.以上都是一个故事。   2.男主不是最重要的,结局还是一对一的。   3.这是女强女强女强。

  • 宣生六记之上古遗密

    宣飒

    古代言情连载中62.8万

    宣生六记第2部。 她说,“我这一生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希望能和阿淼永远在一起。但它实现不了,所以我有了第二个愿望,惟愿他此生能够长乐无忧。” 他送她一坛忘忧,她笑着说,“你就是我所有忧愁的来源,既忘不了你,又如何能够忘忧。”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989.33万

    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这是什么情况啊?   现代最大的百货业龙头女王意外穿越至启国,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   其父亲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母亲为救全城百姓而牺牲,被封为正一品的贞烈夫人,正经的名门世家。   在这个等级森严,是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娘哎,这个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强大。。。。。。   奈何前身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因为母亲离世伤心一病不起,父亲无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顾,可惜这一家子给命都‘照顾’没了。    以往的娇气任性识人不清?   不怕,那个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年代都弱爆了,姐姐最擅长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瞧瞧都是瑞兽哎,啧啧这比例多么的震撼!   以往不擅经营,虽有万贯家财结果手头拮据都被人骗去?   不怕,姐姐本就是百货女王,敛财敛物都是经营强项,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   以往视金钱如粪土,不肯花一分的心思。   这也不怕,这世界没有什么比银子更贴心安全实在的东西了,乃是姐姐最喜爱之物,费点心思怕什么?   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小赚宜室宜家,中赚发家致富,大赚扬名立万,赚暴了利国利民,瞧瞧,商人多么的伟大!   且看百货女王在这个朝代,如何将商人推到最高位,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如何振兴家业,振兴国业!   咩哈哈哈。。。。。。让那些眼红羡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风去吧!   ================================================   经商之路风生水起,一晃年龄大了,这惦记自己婚事的太多了,不想被别人主宰婚约,干脆顺便拐了一个斯文多变男,这货比自己还爱银子!   女主:“那个谁,婚约就当是我们两个签合同了,合同到期再说日后之事!”   某斯文男道:“签字画押,成交!”

  • 妃常伴读:太子,请自重

    风传琴

    古代言情连载中142.46万

      穿越醒来,她被一群丫环婆子围着叫少爷。   心头一紧,她脸色越来越难看。      爹娘找到她,一顿胖揍!   娘说:这么淘气,怎能送到宫里去?   爹说:圣命难违啊!还是送去吧!   入宫前,爹娘交待:记住,你是莫家唯一的【儿子】!   入宫十年,她绞尽脑汁,斗智斗勇,只为隐瞒自己女儿的身份。     **   帝之暮年,招太史令入宫,命其做传,诸国公见证。   风太史令:听闻帝后当年,竹马变青梅,不知前事如何?   诸国公:这个咱们都能做证,论当年帝后关系,铁瓷啊!   文雅唐国公:一起同过窗!   后笑曰:没少了挨板子!   帝嗔:咋不说太傅换了十个呢?   威武齐国公:一起扛过枪!   后轻叹: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帝不屑:一眼亡国,便宜他了!   许国公脸红红:一起分过脏!   后白眼:只得一支发簪。   帝深情:绾你一世青丝!      帝怒:朕的人,谁敢动?   皇太孙携妃乱入:爷爷奶奶快一百岁了还秀恩爱?求放过!   风太史结语:相爱简单,相处难,不敌帝后一百年!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冷出尘

    古代言情连载中161.89万

    夏灵儿,21世纪毒医特工,腹黑,狡猾,伪善,不是好人,一朝穿越再次睁眼,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而且,还好死不死,刚好砸在了某个冰山皇帝的身上… ——上帝,戳瞎我的双眼吧… 帝弑天,天泽国尊贵无比的皇帝陛下,冷酷,睿智,残暴,不近女色。在选后大典上,竟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中… ——该死的! 某帝狭长的丹凤眼一眯,仔细观摩了某兽的身子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闻言,众臣风中凌乱了。 某兽闻言,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随之两眼一抹黑,顿感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王后?泥煤,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连兽都不放过。 【宠文+1V1,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悲催小兽被养成小受的辛酸史。哪里心酸?特么的,都说伴君如伴虎,天天对着一头老虎,姐能不心酸吗,连爪子都酸。】 ★养成篇: 某兽看着那些装满珠宝的箱子,口水都流出来了。伸出两只爪子一摩擦,对着箱子狂奔而去。 银子啊银子,姐来了。 “端庄…” 闻言,某兽脚下一滑,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抬头,瞪着这个万恶的男人,某兽炸毛。 端庄?端庄泥煤,它要怎么端庄。 【养成+霸爱+各种萌,俗语有云,莫欺少年穷,灵儿有云,莫欺小兽受。天天被压榨的某兽,一朝翻身做人,某皇帝陛下不淡定了。】 ★翻身篇: 某日,帝弑天醒来,身旁竟然睡着一个粉嫩嫩的娃娃,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句甜腻腻的声音响起。 “爹爹,抱抱!”小灵儿佯装天真,眸子里却闪着戏愚。 闻言,帝弑天一张魅惑的脸,黑了个透彻。 爹爹?这丫头是说自己老吗?好,很好! ★宠溺篇: “爹爹,人家要南海珍珠玩游戏。” “准了。” 南海珍珠,千年产十颗,有驻颜功效,是海国的国宝。拿给公主玩游戏,某公公嘴角抽搐。 “爹爹,人家要用龙木做火把。” “准了。” 闻言,某公公差点晕死过去。龙木,护国神木,是和平的象征,给公主做火把? …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皇宫一直上演,直到有一天。 “爹爹,人家要美男哥哥。” “准…”忽然,空气降低到了凝固点,寒意刺骨。 “小灵儿,你说什么?” “人家要美男…唔…” 冰冷的唇瓣压上来,“孤不准!”… 【P:本文纯属有节操的尘自己YY,喜欢的妞儿,点个收藏,不喜就叉叉。作者玻璃心,经不起蹂躏,一碰就稀碎啊。如果乃们是在是太恨某尘,就化悲愤为花花,钻石,使劲的砸偶吧。】 ——◆◇————◇◆————◆◇————◇◆—— 推荐尘尘完结旧文《农家有女太妖娆》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29147.html 简介: 她,狡黠如狐,运筹帷幄的商业女王,精明如她,却不料马路魂断… 她,声名狼藉,劣迹斑斑的村庄恶霸,强悍如她,不曾想命丧洞房… 时空交错,商业女王替她重生。出入青楼赌坊,欺压乡邻,放火烧房,原主经历荒唐不堪,可是当一切拨云见雾之后,原来她荒唐非荒唐。 ———————— 破旧的农家小院,婆婆厌弃,公公无视,小姑子天天想着让她死,秀才相公更是恨不得立刻休了她,隔三差五,极品亲戚也要过来折腾一番。看她如何扮猪吃老虎,将他们一个个都好好教育一番。 渣相公:“林依依,你看清楚了,那是我写给你的休书,你现在立刻马上,拿着休书滚蛋,别让我再在萧家的任何地方看见你。” 依依淡笑,扔出明黄的布条,上面清楚的写着“休夫”,潇洒的迈出萧家大门。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有一种心殇,是明明相爱却不能爱——雪无尘 “丫头,我会护你生生世世。”冰谷的惊魂一撇,一眼万年。淡漠如他,却为一个小女人化为绕指柔。 有一种心碎,是明知情深却爱不了——鑫爷 “妞儿,不管你爱不爱爷,爷都爱你!”眼角轻佻,仿若花色,却难掩眸中的神伤。款款深情,次次舍身相互,痴情为你,愿倾尽天下。 一对一种田加宅斗,这素爽文哦,尘尘用自己的节操保证坑品,赶紧跳坑吧!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连载中19.12万

    你说‘温卿’那么一个天之贵女,好好的高岭之花不当,非得去做人家的下堂妇,这下好了,被人骗了感情,骗了清白,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 重生一世,温卿可得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姨娘仗着父亲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胡作非为? “我觉得乐晴姑姑不错,适合当我的母亲” 姨娘气急败坏:你竟然给自己找后娘?! —— 庶妹是个有事就装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我是真心的为妹妹好,哪知妹妹不领情” 庶妹愤怒咆哮:你就是个白莲花! —— 前世夫君舔脸来追求?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不过是个六品小武将也敢在我面前造次,不过你若是真想求个姻缘,我给你指条明路,我那庶妹刚刚失了清白,我觉得你们俩个人非常般配” 前世夫君:....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33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帝王劫:绝宠弃妃

    非若卿

    古代言情连载中37.62万

      她将心上人拱手相让,大婚当日,与别的男子举止亲密。 她说,人终是要向善的。   她说,有两个人她永远不能利用:      一个是他,没有他,她早失了清白之身;      一个是他,没有他,她早成了剑下亡魂,何谈复仇。      可偏偏,天意弄人,她靠着他们一路往上爬,为达目的不惜出卖自己的色相,毫不犹豫划破如美玉般美艳的皮囊……      她说我迟早有一天会被天下人唾弃,若是有一天我万劫不复,那便是我的命。      她叫覆璃,南璃的璃;他叫李琰,王字琰;他叫江寒,最寒不过一江水。      她的毒,她许下的万劫不复,她都会一一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