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锦绣农女种田忙

    巅峰小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589.02万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来,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她带领全家,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她治好暗伤,身材变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宠溺无度,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书《重生之农门药香》已发布,求支持!)

  • 医妃惊世

    顾染锦

    古代言情连载中1069.56万

    她本是实力强悍,医术超群的世家家主。 一朝穿越成将军府的废柴嫡小姐,成为第一位被退婚的太子妃,人人嘲讽! 选秀宴上,她被赐嫁给鼎鼎有名的残废王爷。 众人笑:瞎子配残废,天生是一对。 却不知她手握失传丹方,能练绝顶丹药;家养神级萌宠,天下独一无二! 更可怕的是她家残废王爷—— 一肚子的腹黑坏水,外加逆天修炼体质,秒杀一众天才。 白天坐轮椅,晚上却缠着她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 重生悍妇

    柠檬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213.98万

      本文爽文,重生,宅斗,绝对的宠文,欢迎入坑啊!   前世,她是名门淑女,嫁入侯府十余载,虽无所出,却贤良淑德,亦是妇德典范。   奈何早逝,原以为会风光大葬,却落得个草席裹尸,暴尸荒野,尸骨无存的下场。   一朝惨死,得知真相,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蓄谋已久,而她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重生一世,她誓不做贤良妇,即使背上悍妇之名又如何?   小剧场:   某日,茶馆内。   “听说了吗?王爷又被撵出府了,而且还鼻青脸肿的。”   “听说又是王妃打的。”   “又?”   “王妃是出了名的悍妇,偏偏王爷又是个惧内的。”   “听说这次被揍,是因为王爷被个打更的看了一眼。”   “……”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桑家静

    古代言情连载中329.26万

      陈白起携带国战模式策略系统穿越了。   千古风流名将谋臣云聚,一时多少豪杰谈笑间指点江山。   这是一个烽火战乱,抢地盘,抢主公,抢名气的时代。   群雄争霸,诸子百家,在这里有最妖娆的祸国妖姬,亦有最令人神往的霸主枭雄们。   来了,想活下去?   那就给我辅助出最贤明的主公,制霸战国!

  • 宣生六记之上古遗密

    宣飒

    古代言情连载中61.53万

    宣生六记第2部。 她说,“我这一生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希望能和阿淼永远在一起。但它实现不了,所以我有了第二个愿望,惟愿他此生能够长乐无忧。” 他送她一坛忘忧,她笑着说,“你就是我所有忧愁的来源,既忘不了你,又如何能够忘忧。”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972.17万

    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这是什么情况啊?   现代最大的百货业龙头女王意外穿越至启国,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   其父亲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母亲为救全城百姓而牺牲,被封为正一品的贞烈夫人,正经的名门世家。   在这个等级森严,是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娘哎,这个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强大。。。。。。   奈何前身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因为母亲离世伤心一病不起,父亲无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顾,可惜这一家子给命都‘照顾’没了。    以往的娇气任性识人不清?   不怕,那个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年代都弱爆了,姐姐最擅长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瞧瞧都是瑞兽哎,啧啧这比例多么的震撼!   以往不擅经营,虽有万贯家财结果手头拮据都被人骗去?   不怕,姐姐本就是百货女王,敛财敛物都是经营强项,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   以往视金钱如粪土,不肯花一分的心思。   这也不怕,这世界没有什么比银子更贴心安全实在的东西了,乃是姐姐最喜爱之物,费点心思怕什么?   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小赚宜室宜家,中赚发家致富,大赚扬名立万,赚暴了利国利民,瞧瞧,商人多么的伟大!   且看百货女王在这个朝代,如何将商人推到最高位,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如何振兴家业,振兴国业!   咩哈哈哈。。。。。。让那些眼红羡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风去吧!   ================================================   经商之路风生水起,一晃年龄大了,这惦记自己婚事的太多了,不想被别人主宰婚约,干脆顺便拐了一个斯文多变男,这货比自己还爱银子!   女主:“那个谁,婚约就当是我们两个签合同了,合同到期再说日后之事!”   某斯文男道:“签字画押,成交!”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冷出尘

    古代言情连载中154.31万

    夏灵儿,21世纪毒医特工,腹黑,狡猾,伪善,不是好人,一朝穿越再次睁眼,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而且,还好死不死,刚好砸在了某个冰山皇帝的身上… ——上帝,戳瞎我的双眼吧… 帝弑天,天泽国尊贵无比的皇帝陛下,冷酷,睿智,残暴,不近女色。在选后大典上,竟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中… ——该死的! 某帝狭长的丹凤眼一眯,仔细观摩了某兽的身子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闻言,众臣风中凌乱了。 某兽闻言,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随之两眼一抹黑,顿感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王后?泥煤,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连兽都不放过。 【宠文+1V1,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悲催小兽被养成小受的辛酸史。哪里心酸?特么的,都说伴君如伴虎,天天对着一头老虎,姐能不心酸吗,连爪子都酸。】 ★养成篇: 某兽看着那些装满珠宝的箱子,口水都流出来了。伸出两只爪子一摩擦,对着箱子狂奔而去。 银子啊银子,姐来了。 “端庄…” 闻言,某兽脚下一滑,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抬头,瞪着这个万恶的男人,某兽炸毛。 端庄?端庄泥煤,它要怎么端庄。 【养成+霸爱+各种萌,俗语有云,莫欺少年穷,灵儿有云,莫欺小兽受。天天被压榨的某兽,一朝翻身做人,某皇帝陛下不淡定了。】 ★翻身篇: 某日,帝弑天醒来,身旁竟然睡着一个粉嫩嫩的娃娃,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句甜腻腻的声音响起。 “爹爹,抱抱!”小灵儿佯装天真,眸子里却闪着戏愚。 闻言,帝弑天一张魅惑的脸,黑了个透彻。 爹爹?这丫头是说自己老吗?好,很好! ★宠溺篇: “爹爹,人家要南海珍珠玩游戏。” “准了。” 南海珍珠,千年产十颗,有驻颜功效,是海国的国宝。拿给公主玩游戏,某公公嘴角抽搐。 “爹爹,人家要用龙木做火把。” “准了。” 闻言,某公公差点晕死过去。龙木,护国神木,是和平的象征,给公主做火把? …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皇宫一直上演,直到有一天。 “爹爹,人家要美男哥哥。” “准…”忽然,空气降低到了凝固点,寒意刺骨。 “小灵儿,你说什么?” “人家要美男…唔…” 冰冷的唇瓣压上来,“孤不准!”… 【P:本文纯属有节操的尘自己YY,喜欢的妞儿,点个收藏,不喜就叉叉。作者玻璃心,经不起蹂躏,一碰就稀碎啊。如果乃们是在是太恨某尘,就化悲愤为花花,钻石,使劲的砸偶吧。】 ——◆◇————◇◆————◆◇————◇◆—— 推荐尘尘完结旧文《农家有女太妖娆》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29147.html 简介: 她,狡黠如狐,运筹帷幄的商业女王,精明如她,却不料马路魂断… 她,声名狼藉,劣迹斑斑的村庄恶霸,强悍如她,不曾想命丧洞房… 时空交错,商业女王替她重生。出入青楼赌坊,欺压乡邻,放火烧房,原主经历荒唐不堪,可是当一切拨云见雾之后,原来她荒唐非荒唐。 ———————— 破旧的农家小院,婆婆厌弃,公公无视,小姑子天天想着让她死,秀才相公更是恨不得立刻休了她,隔三差五,极品亲戚也要过来折腾一番。看她如何扮猪吃老虎,将他们一个个都好好教育一番。 渣相公:“林依依,你看清楚了,那是我写给你的休书,你现在立刻马上,拿着休书滚蛋,别让我再在萧家的任何地方看见你。” 依依淡笑,扔出明黄的布条,上面清楚的写着“休夫”,潇洒的迈出萧家大门。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有一种心殇,是明明相爱却不能爱——雪无尘 “丫头,我会护你生生世世。”冰谷的惊魂一撇,一眼万年。淡漠如他,却为一个小女人化为绕指柔。 有一种心碎,是明知情深却爱不了——鑫爷 “妞儿,不管你爱不爱爷,爷都爱你!”眼角轻佻,仿若花色,却难掩眸中的神伤。款款深情,次次舍身相互,痴情为你,愿倾尽天下。 一对一种田加宅斗,这素爽文哦,尘尘用自己的节操保证坑品,赶紧跳坑吧!

  • 泪湿红尘

    醉风饮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42.63万

    一滴红尘浊泪,穿越千年湿衣裳。我佛慈悲,度尔再世如爹娘。一份冰心,惹来谁的回眸?怎奈凡尘,道是无晴却有晴!逾越千年又相望,端的缘分注定?双手合十,梵音清唱...

  • 玉色长歌

    沈陆

    古代言情连载中34.03万

      此处是简介:   据说穿越剧定律不是车祸、撞头就是植物人,醒来时不是富家千金正待入宫选秀,就是底层穷苦女娃天上掉馅饼得到武功秘籍翻身农奴把歌唱。   而她,一没有出车祸,二没有撞着脑袋,三也没有得什么要死要活的病症变成植物人,不过就是拎着个箱子出门溜一圈(离家出走?),怎么就突然成了大齐第一淑女?还和当朝将军之子有婚约!这身份,这地位,啊呸,娘啊,这是自个儿把头伸到断头台下,就怕那铡刀什么时候掉下来啊!   他说,你很有趣,有趣得让我停不住脚步,移不开眼睛,也舍不下命。得不到这爱意缠绵,便翻了这天下搅了这红尘翻覆你心绪换抵死纠葛难断。   他说,女人?爷一抓一大把。你?你不是女人,你是尤物。低调?这不是爷的行事风格。哪儿乱爷去哪儿,哪儿还乱得过你这疯女人的心?爷就委屈委屈住下好了。   他说,王权是我的,皇位也本就是我的,何来争夺之说?阻我前路者,杀!什么?小的杀不了?那就杀老的好了,留下一个窝囊废和一个女人,教军营里那一群大老爷们儿怎么逛妓院吗!哈哈哈......   不过这只是普通版简介。   正常的在这里。   深仇血海滔天,是谁?将尖利的爪牙伸向襁褓中的婴儿!是谁?在皇权更迭之路上踏着亲手堆起的白骨,步步向上!又是谁?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一动手指,让那堆白骨刹那倾塌!   有人归来,归来的是千锤百炼开锋后的利剑。迎上她,忽颠覆了世界,乱了红尘,没了章法。开始便错了,错过了错的人,错一场风花雪月,错一回动魄惊心。   平等?人分三六九等,平等又是哪一“等”?一场血雨腥风中的无声倾轧,一场翻覆生死里的逐鹿之战,到最后,竟成了一场争夺一颗七窍玲珑心的赌赛。到头来天下谁主,她戏唱罢,她属几等?   深雪里碎了一地软红,她和他们赤脚踏来,醉了几许人呀。

  • 双兔

    籍虞儿

    古代言情连载中13.87万

      英勇善战,风流倜傥的悄王爷   娇俏可人,温柔多变的小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