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生我未生

    语清乔

    古代言情连载中15万

    苏庭月从没想过,夜墨会一夜间失踪,只留给自己一个玉镯,而从夜墨消失的那刻起,她就被卷进了一场“阴谋”之中。 片段一: 你为什么帮我? 男子沉默了良久,只淡淡道了一句:你什么都不做,我会很困扰的。 片段二: 小月,你还有我。灰色的城墙下,站着无数想置她于死地的灵者,萧君辰握着苏庭月的手,手中长剑忽现:要想杀死她,先从我尸体踏过! 片段三: 师父? 苏庭月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夜墨。 好久不见。夜墨笑了笑,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形。他伸出手,道:小月,过来。 戈壁坚硬,妖沙漫漫的沙漠,耸立千年的古楼,传说中无所不知的先知,支离破碎的画面,沉睡的女子…… 一刹那,已是千年。 苏庭月最后才发现,所有的,不过骗局一场。

  • 诸侯王之战将红颜

    倪畅

    古代言情连载中5.32万

      放眼迷雾中的南平国,君主暴戾,宦官当道;文丞武蔚,明争暗斗;内宅后宫,勾心斗角;手足之间,慈悲交织;生于乱世,命运的屈从,铸就了一代战将——诸侯王。

  • 千花葵

    云丝维

    古代言情连载中24.56万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阡云山的千花葵全开了,阿葵,她也回来了。”   在看不到任何光亮的漆黑中,却因着这一句话,缓缓荡漾出色彩。   先是些如萤火虫般的光点,逐渐化开,展开光晕,迅速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那是一片葵花海。    依稀间,他恍若回到了那一天,秋过冬至;她穿着一袭鹅黄色的衣衫,站在桂树之下,大大的眼睛里似是蕴藏了整个天地星辰,她眨着眼睛看着他:“师父?你当初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啊?”那一天,春花满枝头,他带着她行过阡云山,她对他说,终有一日,她要在这里种上满地的千花葵;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发:“我会为你种下很多很多的。”   那时整个阡云山都好像弥漫着她那银铃般的笑声:“这可是你说的,说到就要做到哦。”   那一天,夏日炎炎,蝉声不绝,她坐在凉亭的栏杆上红着眼质问他:“我是谁啊?”   “你是庭雁山的弟子。”   他看着眼泪一颗接一颗从她红红的眼里滚落出来:“和庭雁山所有弟子都一样的弟子吗?”   他低下头,手掌攥成了拳头:“对。”   那一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她牵起他的手,不顾上面的血迹,轻轻吻了上去:“师父,你回来以后,我就不做你徒弟了,我们成亲吧。”   那天的风雪很冷,他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暖和:“好。”   那一天,一袭红衣的她躺在他怀里,他揉了揉她的发,可每说一个字都异常的艰难:“你呀你呀,怎么就不肯好好听师父的话呢?”   那一天,他一身喜服,剑指满堂宾客:“我说过的,谁若伤她,我要他用命来偿!”   世人皆不懂他为何会喜欢一个并无所长的小丫头,他们说,她没有美憾凡尘的容颜,亦没有才华横溢的智慧。   “是的,这些她都没有。”   “但她有着这个浑浊江湖最为灵动的眸子,亦有着这世间最干净的眉眼。”   本文是师徒宠文,文的后半部分难免有点小虐,不过,小虐怡情嘛。   小虐,一定是小虐。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连载中19.27万

    你说‘温卿’那么一个天之贵女,好好的高岭之花不当,非得去做人家的下堂妇,这下好了,被人骗了感情,骗了清白,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 重生一世,温卿可得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姨娘仗着父亲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胡作非为? “我觉得乐晴姑姑不错,适合当我的母亲” 姨娘气急败坏:你竟然给自己找后娘?! —— 庶妹是个有事就装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我是真心的为妹妹好,哪知妹妹不领情” 庶妹愤怒咆哮:你就是个白莲花! —— 前世夫君舔脸来追求?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不过是个六品小武将也敢在我面前造次,不过你若是真想求个姻缘,我给你指条明路,我那庶妹刚刚失了清白,我觉得你们俩个人非常般配” 前世夫君:....

  • 娅娅的梦想世界

    素娅

    古代言情连载中27.56万

    自古以来紫香帝国就是隐藏在茫茫的雪山和历史的深渊之中神秘莫测的存在,紫香帝国最高权力的传承也似乎从不被以嗅觉灵敏为标志的各路媒体和以神通广大为专利的各色特工组织所知晓。在人类文明全面从后信息时代走向智慧机器人时代之际,励精图治的紫香帝国皇帝积劳成疾生命走到了尽头,在病重期间,老皇帝念念不忘的是他那秘密在中国留学的小女儿紫翎素娅公主。面对紫香帝国复杂林立的财团派系之间的斗争他决心跳出当前混沌的局面秘密组建一支精锐的公主寻访团力挽狂澜。

  • 风骨犹情

    绿溶

    古代言情连载中14.14万

    十六岁的少女宁北北,被自己每天喂食的一只神奇的流浪猫带到了一个未知的时代。穿越进入了一个古代女孩子的内。当时她本以为又是一个受气包,没想到意外的是,她却发现这副身子的主人在这副清秀的脸庞下原掩藏了一颗多么恶毒的心。 前世的东方素坏事做尽,以至于终于众叛亲离,被她的对头当朝太子处死。 宁北北来了之后,本想扭转乾坤“重新做人”但是她却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 外挂女配驾到

    梅子露露

    古代言情连载中25.34万

    她,一个普通的写手,笔下的女主经常开金手指狂虐各路女配。一条评论,一个雷雨天,竟让她成功穿越成了十八线女炮灰!这难道是上天的惩罚? 好歹她是小说的亲妈,开个外挂不为过吧? 什么?她还是个没有内力坐等死的魔宫圣女? 只要能逃出去好好活着,什么乱七八糟的技能她都可以接受! 她的目标很渺小,跟女主抢男人这种蠢事她肯定不会做,只要这辈子有人管吃喝就好。 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后面的剧情跟她写的有点不一样?这个本来应该是女主后宫之一的家伙是怎么偏离轨道的? 炮灰对上女主就是死路一条,大爷求放过! 非爽文,文风偶尔小白勿喷~

  • 狂拽摄政王,霸宠太子殿下

    即墨染

    古代言情连载中15.16万

    【那些年,摄政王与太子殿下不得不说的两三事】 凤二爷,战功赫赫威风凛凛的摄政王,邪魅狂狷,样样都好。 坊间皆传摄政王府中有一男宠,凤二爷甚至为了他忤逆当今圣上! 对此,凤二爷置若罔闻,“我堂堂摄政王,爱宠谁宠谁,干你屁事?” 她给他世间绝宠,却仅仅是因为狼狈孤寂的他像极了当年还是小乞儿的她。 谁知,一场刺杀,她身陷囹圄,一个高大的身影坚决地护她在身后,“别怕,有我。” 纳尼?眼前这个三观极正、冷酷坚毅的男人还是那个乖巧的小绵羊男宠吗? 好,兜兜转转,原来生活如戏,全靠演技! 她,女扮男装,肆意人生。 他,扮猪吃虎,悠哉度日。

  • 权祸天下

    上离浅兮

    古代言情连载中5.31万

      骨生花,花养蝶,蝶吃人!   酒轻婴:人不负我,我不负人。人若负我,斩草除根!   你知道世界上什么人最可怕吗?不是坏人,是十全十美的人。比如:慕容凤景。   慕容凤景:那一年,满天大雪,她如一支绝世的傲梅而来,既是在那样的天气里,仍旧没有丝毫的萧索凄凉。今日盛夏的艳阳天里,她纵马离去,我竟觉得天寒地冻!   慕容匀凌:原以为我得了天下就可以永远保护你,可如今不过是一种失去自由的束缚,我坐拥天下,却也失去一切。   李画澜:原来老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早一步,晚一步,我们都将错过一辈子,我得到了自己所求,却被他恨了一辈子。   无月:千万不要爱一个人太深,否则你会忘了爱自己。   顾舜华:我享受顾家所给的荣华富贵,就必须保护树的根基。你与顾家相比,我选择顾家;可你与我相比,我选择你。   慕容凤皇:为什么,他赐我凤皇之名却要杀了我?是他让我一辈子不得安宁。   慕容凤烈:为什么你一出生就可以得到一切,凭什么你叫凤皇。   郑玉楠:我用着别人的名字,过了自己悲哀的一生。造化弄人,我却连一丝一毫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 将军有令,婚不可退

    临阵磨刀

    古代言情连载中10.83万

    古代版,偶像魂穿未婚妻;男主非土著,身穿古代。老牛吃嫩草,越吃牙越好,不过,谁是老牛?这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