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宣生六记之上古遗密

    宣飒

    古代言情连载中67.51万

    宣生六记第2部。 她说,“我这一生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希望能和阿淼永远在一起。但它实现不了,所以我有了第二个愿望,惟愿他此生能够长乐无忧。” 他送她一坛忘忧,她笑着说,“你就是我所有忧愁的来源,既忘不了你,又如何能够忘忧。”

  • 流离间见琉璃

    菀南汐

    古代言情连载中53.22万

      什么是爱?爱是什么?她像一个初生的婴孩在学着这一切,却在学成之后面对着爱与使命的抉择。泪流成河后他们又该去往何方。   她说:“不是不爱了,只是比起爱你,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他说:“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才是最重要的,你改变了我的信仰便在阎王处等我五年可好?”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85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公主谋之祸乱江山

    凉薄浅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69.12万

      这是一个关于预知梦的故事,史上最荒唐、最得宠的公主在横行霸道的路上,遇到了人生最大绊脚石——国破梦!   燕蒹葭是个放荡不羁,纨绔张扬的公主。她斗兽走马、兴建琼楼,玩得不亦乐乎……可谁也没有料到,当一连串的噩梦连连袭来,这个名震天下的荒唐公主竟是错愕的发现,梦中景梦外身,朝堂世事所发生的一切竟是与梦中不谋而合。   是她陷入癫狂,还是这世上诡事不断,恰恰落在她的头上?   凉城有杀人狂魔屡屡得逞,与她梦中错综复杂的祸事开端一模一样,为此,她南下凉城,一步步踏进泥潭,卸去骄纵面孔,露出最是城府深深的一面。   究竟是她引君入瓮还是被人瓮中捉鳖?小剧场:   燕蒹葭指尖轻佻,落在烛火下的笑容明媚而邪肆:“我当是什么人行刺呢,原来是你啊!”   “行刺?”火光跳动,那俊逸的面容幽深至极:“我可不是刺客,只是来偷一样东西罢了。”   她挑眉,似是而非:“偷什么?你不会是要说,偷本公主的心吧?”   “公主猜错了。”他道:“我只不过要偷香罢了,公主的心那么贵重,我不敢要。”   话音一落,他忽而倾身上前,动作快的让人无法看清……   这是一场诡事不断的惊天预谋?这是一场护卫燕国的喧嚣大战?是妖魔横行还是人心叵测?且看外表纨绔无厘头的蒹葭公主,如何破釜沉舟,于迷雾和噩梦之中,挣脱命运的枷锁!   本文双处、男女主身心干净,男强、女强。你以为是虐文?其实是强势的甜宠文!此文又名《蒹葭》   

  • 抱得憨夫归

    芸飘然然

    古代言情连载中55.8万

      常满月刚穿越要被亲爹亲伯卖去给人家做小?那她还不如把自己给嫁了。   眼前这个长得帅还靠谱的猎户,就你了~   没想到瞎猫碰到死耗子,英俊帅气的猎户大哥居然花了四两银子真娶了她。四两银子可是村长家才可能有的家底。   猎户大哥还说一手交银子,一手交人……   满月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当成了猎物的感觉~   新嫁娘望着面前摇摇欲坠的茅屋,空空如也的小院,算不上简陋的厨房和屋子,喜笑颜开:怎么着也算有个家了~

  • 重生之流年织锦

    风语夏

    古代言情连载中52.35万

    穿成高门嫡女,继母为难她,庶妹算计她? 且看她戴着神秘手镯,如何治继母,踩庶妹,她的婚事她做主! 咦,这个美男似乎哪里很眼熟? “娘子,你不记得当年河边树下那个救你的美男子了么?”

  • 梦遇乾隆之清龙汉凤全集

    张鹤玲

    古代言情连载中87.16万

    【公告】梦遇乾隆之前世今生,等待影视签约 【简介】谢瑶池特别喜欢清朝乾隆年间的古董,她的家中到处是古董,因为一张床,一枚戒指她穿越到乾隆年间,成了一个内务府的包衣奴才,由于选秀进宫成了一名宫女,无意间巧遇乾隆,成就一段清龙汉凤的姻缘。她生前贵为皇贵妃,死后追封为皇后,是葬入裕陵地宫的最后一位妃子。她的儿子成了皇位的继承者。 她的前世与香妃哪一个是乾隆的专宠?她到底有什么魅力?乾隆曾说过今生欠来生还,二百年后,他们重逢,乾隆的后世赵宏利,是会爱貌似香妃的何香竹,还是谢瑶池,他们间的恩怨情仇还将有什么样的继续呢? 盟上三生约,不求同世生,但求同归土。 朋友情 弘昼头也不回地道:“不了,说了半天话,渴了,回府喝水去。” “我们家有水。”我回头盯了眼桌子上的茶壶。 “我知道你们家有水,可是没人给倒呀,还是回家喝吧。 初遇乾隆篇 本以为是蒙混过关了,这晚上我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没想到次日刚进宫,太监过来传旨,皇帝要亲自阅选。 半晌,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此次阅选秀女,竟有仿汉人妆饰者,实非满洲风俗。在朕前尚尔如此,其在家,恣意服饰,更不待言。嗣后但当以纯朴为贵,断不可任意妆饰。” 说我吗?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的,绿衣红裙,衣服袖口镶白底全彩绣牡丹阔边,镶滚云肩,裙的镜面上绣少许折枝花。可是刚刚选中的秀女里,衣服面料还有闪缎和妆缎、颜色还有几个胜过我的,偏偏到我这儿,宣扬不可随意妆饰。 接着乾隆又道:“旗妇一耳带三钳,原系满洲旧风,断不可改节,朕选看包衣佐领之秀女,皆带一坠子,并相沿于一耳一钳,则竟非满洲矣,立行禁止。” 结果回去衣服被大太太没收,又补了两个耳眼,对乾隆第一印象不太好。 试膳篇 总之,他是眼睛看着哪道菜,我就吃哪道,等到他二十几道菜全盯遍了,一口也没动,倒把我撑得腰都直不起来,还机械地他看哪儿,我吃哪儿,等到第三次吃肉丝山菜时,我才想起来,一道菜吃一遍就行了 乾隆看着我直摇头说:“啃得乱七八糟的,朕怕狗都不肯吃。” 我一本正经地说:“狗年岁大了,牙口不好,奴婢替它啃皮。” 轻松搞笑,但不低俗,再现乾隆历史,盛大的秋狄,普免钱粮,逞贪官等,虽是穿越,第一人称,但是女主QQ太低,远离宫斗,令德令望。

  • 绾青颜

    摩根大少

    古代言情连载中64.22万

      红梅树下红梅果,倩影佳人勾魂来。   第一次交锋:红梅树下,两厢而立   她戏耍了他,从他的包围中逃出。   我欲踏马而来,执一柄赤剑,斩断你我缠丝相绕   第二次交锋:月光如冷,持剑相杀   她伤了他,夺了他的物   古老的传说,相传的密语,神秘的黑佩玉,隔绝此中万千。   第三次交锋:他掳了她,她掳了他的心

  • 九回书

    言蔬

    古代言情连载中63.99万

    偷得天河一滴水,染晕笔尖桃花墨。 天外的灯火阑珊处,我执一盏汉汉星灯,观人世几度沧海又桑田,把凡人的故事书写了千千万万遍。 搁笔,始不信眼底无有离恨,人间未有白头。 话九曲衷肠,掩十年埋伏。 离恨灯一盏,魂魄过风八千境,浮光掠金沙,淘尽千方,未走出方寸人间,

  • 农家医女:带着空间好种田

    岑白

    古代言情连载中58.51万

    外科女大夫一朝穿越成为了苦命农家女,上无瓦房遮顶,下无寒衣裹体,穷困潦倒。为了换五十斤大米,被卖作贱妾。顾小冉妙手回春,八抬大轿被当活菩萨请回。小小奶娃娃,没亲没故,自立门户,背靠大山手拿空间好谋生。盛世药香,她一袭白衣,袖手倾天下。传言,得此女可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