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罪

    清歌如觞

    古代言情已完结251.19万

      她曾是江湖上惊才绝艳的暗探楼主,自小习谋略之术,掌制衡与密谋,翻天下云雨,搅朝堂乾坤,一切皆在棋盘上谋划最精密的布局。她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成为棋子的一天,若想摆脱这一切她放弃所有过往,当那些自负骄傲最终被人践踏在脚下时,她才恍然明白这世间根本没有她想要的淡然宁静。既然无可跳脱这凡世俗尘,那她便为自己亲手织一张情网,殊不知网住的是谁的心谁的劫。   而他与她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当谜题终被揭开,却是所爱之人赐予的十丈软红。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她在烈火纷飞中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低贱入尘埃中的情爱终是无法长久的。她此生谋算过天下人,却谋算不出自己的心,才终将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他是天下最年轻的辅相,拥一副美人骨。然而在这样一副好皮囊下隐藏更深的是他的心,深不见底的岂止是他对待她的态度,更是他藏在暗处的阴谋。   他是权利漩涡中沉浮更迭的主宰,任江山几多朝替,唯他屹立云巅。他想要的,亏欠了他的,步步算计,乾坤尽掌。然而当爱变成了奢侈,他是否又愿意为了她放弃一切,只为了她能安然的活着?如果不是他推她入局,他们此生是否真要错过?   可是他的吻,终吻不到他最爱的人!

  • 重生之为尼不为妃

    牛蒙

    古代言情已完结162.85万

      她本以为自己死后会入地狱,可是没想到再睁眼竟回到了十二岁,那个一切不幸还未发生的年纪。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那就让她弄清前世不明白的一切!   只是那个总是羞辱她的男人,为什么始终不放过她……   当一切水落石出,她又该何去何从? 片段: “阿瑾,你会欺骗或者背叛我吗?” “不会。” 可多年之后,当陆清漪再次想起,当初自己问魏瑾其的这个问题,也只是默默叹了一口气。 很多事错过便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 特种兵重生:独宠冷情妃

    半夏微醺

    古代言情已完结125.91万

      “轰——”随着爆炸声响起,楼陌在这个世界的生命画上了句点……   楼陌啊楼陌,你可真是失败,你所信仰的队伍抛弃了你,你所深爱的恋人要杀了你,哈哈……这世上果然从来就没有什么真心,是自己妄求了……   再次睁开眼,她成为了这个异世的一缕游魂,十年后,适逢镇国将军府嫡女南宫浅陌遇刺身亡,从此,她楼陌便成为了南宫浅陌!   这一世,她发誓不再信任任何人!   十年的江湖飘荡,她一手建立烈焰阁;   逍遥谷三年学艺,她的医术出神入化;   五年的金戈铁马,她成就了战神的传说!   她敢做这世上常人不敢做的一切事,却唯独不敢,也不愿再触碰感情!   她自认不曾亏欠过任何人,唯独他——那个爱她如斯的男子,甘愿逆天而行只为换得她一个重来的机会!   当淡漠冷清的特种兵遇上腹黑深情的妖孽王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莫庭烨:天若不公,便是逆了这天又如何!我不信命,更不惧所谓的天谴!我只要你活着!这一世,我定不会再将你交给他人,除了我,谁来照顾你我都不放心!你的幸福也只有我能给!   南宫浅陌:上穷碧落下黄泉,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 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古代言情已完结110.01万

      我是天上的月老,掌管人间姻缘。门当户对是我为男女牵红线的准则。经我牵线成为夫妻的有情人,数也数不清,这是我莫大的骄傲。我本以为能得到人间所有人的尊重。谁知道人间的痴男怨女竟……竟合起来将我告上天庭。玉帝大怒,说我不识人间疾苦,整天乱点鸳鸯谱。一道圣旨将我贬下凡间。我只好乖乖的滚下凡间…… 经历半世情劫,回到天庭,玉帝问我所感所悟,我满怀激动说出了自己的所悟,玉帝听了又下了一道圣旨。我不由的痛哭流涕,追悔莫及……

  • 丑女难求:毒宠特工狂妃

    夏末离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99.27万

    本书又名《丑女三嫁:毒妃天下》《三嫁奇缘之毒妃休要逃》 前生种种经历让重活一次的她决定放弃一切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幻想着经经商做个富婆,过着经营满贯的蛀米虫生活。 但老天似乎看不惯她偷偷懒,不允许她过清闲的日子,于是,莫名其妙的给她赐婚!她不乐意,遂,拒婚是也! 被有钱人看上了?没关系!姑娘我就是随意拉个人成婚也不愿给你做妾! 回来!皇帝老头子拿她家人威胁她嫁给某个不良于行且身中剧毒的某王爷?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嫁是嫁了!竟然还捡了个便宜儿子!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后妈! 某人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所以。果断休夫!但没想到。却被逼婚?好吧!这次!她还是没逃脱某个男人的手掌心! 某穿越女表示,别人穿越都是如何发家致富,为何她就得面对一些打打杀杀?能不能消停消停?她只想过安稳日子啊!只是,面对某个既无理又腹黑还霸道的男人,她再强也招架不住啊! 冥冥之中, 因果巡回,乱世争霸,最终,她与他是乱世安家还是浪迹天涯? 本文甜中有点虐,虐中带点甜。 欢迎各位书友入坑。

  • 只为红颜不做妃

    黎槿熙

    古代言情已完结89.26万

      是宿命的悲,轮回的痛,还是被注定的没有结果的爱情。   燕王朱棣,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战功赫赫,杀人无数。   他妻妾成群,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然而一生执念的守护,却是那个一瞥惊鸿的女子,初见时她身披嫁纱匆匆逃亡。   徐童潇,一个满腹心计的女子,武功高强,害人不浅。   她烂桃不断,身边从来不缺男人,然而一场情感的赌注,却是那个一见倾心的男子,初见时他身骑白马凛凛威风。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那么死,是解脱,还是更深的伤痛?   险死还生,七年磨剑,义女之身,翩然还家,熊熊复仇之火一点点湮灭,却涉及当年阴谋的人一个个找上门来,任务一次次触及她的底线。   原本以为离开蓝家就自由自在,原本以为嫁进王府就尘埃落定,原本以为移居北平就远离喧嚣,却奈何,每一个平静的结束,都是另一个风波的开始……   她说:这辈子,夫妻情分已尽,只为红颜不做妃。   他说:承蒙苍天不弃,你在身边便好。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33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月落板桥霜

    古代言情已完结78.36万

      【文艺版】   从康熙十七年到康熙二十七年,盛宠遮眼,仇恨迷心,她终于幡然悔悟,以身为刃,杀尽天下负我狗!从康熙二十七年到康熙六十一年,渐行渐远,渐无言,他却已深陷情网,卿本佳人,做贼……朕也喜欢!   【搞笑版】   人人皆言道乌雅贵人狐媚惑主,惹得皇上不近六宫,牵肠挂肚,狠踹房门(嗯?)   不过,让我走宫?   皇上,山不来就我,我也不会就山的,请皇上自己走宫。   若能替亲子报仇,从前不肯做的、不能做的,我不过放手一搏。   后宫不干政?   那我便藏杀机于笑颜之后,蕴锋刃于无形之中,誓要将名震海内的纳兰明珠拉下马!   后来的后来,胤禛握拳:额涅,儿子也想要那把椅子。   九龙夺嫡?   德妃眯眼一笑:儿砸,不着急,先把你地里种的水稻收割了,再提夺嫡之事吧。   本文通篇第三人称,双渣设定,男主花心渣(玄烨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是!我不敢!),女主无心渣(流璧斜眼:呃……),前期甜爽,后期渣爽,女主黑心莲设定,划重点,黑!心!莲!宫斗高手,没!有!新!手!村!全程高能,女主后期雷达系统遍布后宫,金手指文(还好,没那么厉害吧?emmm……)没有出轨绿帽情节(所以期待男二的妹纸们就,嘿嘿嘿……)

  • 凰女来袭:王爷束手就擒

    宸凰

    古代言情连载中76.67万

      旁观笑我太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她,暗夜女王,国宝级特工,代号妖姬,为隐藏身份执行任务叱咤黑白两道,一朝穿越变成了大周朝无父无母、身体孱弱的病秧子就算了,还倒霉的处处被人算计!   妖姬大大拍案而起怒吼:“本神会玩不过你们这些老古董?开玩笑!来来来,燥起来!”   他,铁血王爷,王朝战神,因上一辈的恩怨幼年孤寂,因一场诡计家破人亡。本以为此生注定孤寂,却没想到这世间还能有人撩动自己的心弦。   这是一个外在恬静绝美,内里藏着一个来自千年之后“不安分”灵魂的女子,在异世努力挣扎求生存,一不小心站在了食物链顶端的传奇故事。   这是一个外表稳重酷拽、内心空虚到爆的冷面腹黑王爷毫无原则的宠妻宠到天下皆知的故事。   这是一对狂人在携手左右了皇朝更替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翻云覆雨,携手虐渣渣。   小剧场:   (一)   南疆圣女红衫半褪,靠在大帐门旁,一边轻抚自己的爱宠雪蟒,一边红唇轻启充满魅惑的道:“镇王~只要你退兵,本宫便是你的!”   萧澈眼眸微抬,扫了一眼南疆圣女,平静无波的道:“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很、一、般!还有,本王最讨厌蛇!”   南疆圣女眸光冰冷的射向萧彻,寒声道:“镇王是铁了心要与我南疆为敌了?   萧澈眯着眼凉凉的道:“圣女若是再不走,就算日后本王灭了南疆,恐怕你也看不到了!”   “你............”南疆圣女满脸愤恨的飞身而去。   (二)   晋国公世子一脸坏笑的问道:“公主可知道南疆圣女?”   锦心点点头:“有幸见过一次。”   晋国公世子接着问:“那公主觉得那位长得如何?”   锦心咂咂嘴随口道:“一般般吧!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晋国公世子抽了抽嘴角,道:“我当然没兴趣,不过那位与萧彻可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呢!听说南疆圣女曾经还到萧彻的军中......唔.....”   晋国公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糕点直接堵住了,萧澈看着锦心宠溺且认真的道:“这世上除了心儿以外,其他人在本王眼中并无男女之别。”   锦心唇角微扬,看着萧澈语气微凉的道:“世子这成天晃荡来晃荡去的也实在是太闲了!还是找些事情做比较好,你说呢?   萧澈点点头:“查询南疆细作之事久无进展,明日我便去跟老国公说让他过去帮帮忙!”   晋国公世子“...........”   

  • 墨守陈规

    朝晨

    古代言情已完结74.45万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要能活着就不能辜负自己,她从活死人堆里爬出来,从笑起来如沐春风的柳沐风,到陈墨的沉默,去勇敢的面对生活,爱我的人我会努力爱他一辈子,伤我的人一定要讨回来。出了活死人推面对新的生活,才发现没钱没能力多可悲,所以,她杀的第一个人堂堂一个知县只值二百两银子,只是她人生最便宜的一次人命买卖。重新迈进柳家,只想怀念从前,怀念母亲;在王权势力的大浪里颠簸,却能滴水不沾。凉茶棚里的人们在讨论着墨门的人不能随便惹,却不知这最大的头头这会就坐在他们身边喝茶,一副闲散人的样子。她不怕生死,不怕疼痛,只怕这生白活。能活着不容易,所以要努力活着,因为一生便是一生,没有什么下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