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叶红芙蓉

    露蒙尔

    古代言情连载中37.2万

      卑贱的孤女,   无父可怙无母可恃,   唯一的只有收养她的婆婆相依为命,   十四载平淡而知足的日子,   因为她好奇的围观“罪人贩卖市场”而结束。   同时,开启了她不寻常身世的探秘,   西沧王朝的风云剧变因她而起,因她而终结。

  •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古代言情连载中38.45万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

  • 帝王劫:绝宠弃妃

    非若卿

    古代言情连载中37.62万

      她将心上人拱手相让,大婚当日,与别的男子举止亲密。 她说,人终是要向善的。   她说,有两个人她永远不能利用:      一个是他,没有他,她早失了清白之身;      一个是他,没有他,她早成了剑下亡魂,何谈复仇。      可偏偏,天意弄人,她靠着他们一路往上爬,为达目的不惜出卖自己的色相,毫不犹豫划破如美玉般美艳的皮囊……      她说我迟早有一天会被天下人唾弃,若是有一天我万劫不复,那便是我的命。      她叫覆璃,南璃的璃;他叫李琰,王字琰;他叫江寒,最寒不过一江水。      她的毒,她许下的万劫不复,她都会一一做到!

  • 泪湿红尘

    醉风饮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42.94万

    一滴红尘浊泪,穿越千年湿衣裳。我佛慈悲,度尔再世如爹娘。一份冰心,惹来谁的回眸?怎奈凡尘,道是无晴却有晴!逾越千年又相望,端的缘分注定?双手合十,梵音清唱...

  • 须尽欢:顽皮王妃

    白开水嘿

    古代言情已完结42.73万

    21岁沙雕大学生唐奕欢,在毕业前夕想佛祖许了一个沙雕的愿望:让母胎solo的她回到18岁谈一场美好的恋爱。 没想到佛祖同意了。 并且效率极高的让她穿越到一个架空国家——成国。 成国并不是大陆中最强大的帝国,而是处于四国割据,边境局势紧张中的一个国家。皇帝病弱,太子年幼,太后执政,年轻王爷李祁銘功高盖主。 她遇到这位同样母胎sol的王爷,自此开始了她沙雕的穿越之旅。 但她的遭遇告诉她,佛祖可能只听了她愿望的前半部分:回到18岁。至于谈一场美好的恋爱……那是什么鬼。 沙雕的她,清奇的脑回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谈吐,不知能否为她在这陌生的世界对抗命运,解除危机和遇上那个一生一世一双人起到作用。 全文有甜蜜,有泪水,有误会,有温暖;有阴谋,有勇气,有抗争,有态度。更重要的是够沙雕。 作者时常因为不够沙雕而跟不上女主的步伐。 好吧,跟着作者一起放飞自我吧。

  • 凤归:染倾天下

    有只夏

    古代言情不限41.61万

      她,是组织的绝杀,与生父相杀相斗,至死方休。   重生,她是东方城最受宠的小公子,谁料母亲离世,两世安稳的幻想不再,一纸诏书,让她避不开纷争。   棋子?她怎会是棋子?   牵制?便叫你知道何为引狼入室!   红莲?我便坐看你找尽天下不得!   朝廷,她是闲然静养,却在幕后推波助澜的那只手。   江湖,她是玩世不恭,风华身姿惊艳世人的麒麟阁主。   一朝真相出,天下不得不为之动。   他,是百年前天下最尊贵之人,一次动心,万劫不复,沦为血祭沉睡。   百年后,她寻药而过,意外成为他摆脱血祭的关键。   厌倦世人虚伪,他却绝不厌生。   只是血祭未除,他的眼睛怎么却越来越离不开这个渐渐长大的“他”了?   她的前尘执念,他的前尘执念,往生已至,当她遇到他,是他陪她化了执念,还是她成全了他的执念?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无误会无狗血,剧情偏正剧风,男女主感情发展顺其自然,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 天命盛宠之殿下不好哄

    梦回清史

    古代言情连载中33.92万

    本文属性: 【前期伪兄妹】+【女主成长文】+【男强女强】+【花式傲娇甜宠】+【甜虐兼备】 -------------------------------------- 她,是从硝烟血火中遗落的一颗明珠,身份高贵,皇族遗脉。 无数人毅然奔赴,换她一线生机,或明或暗,护她安然。 无数人暗藏杀心,多年来步步紧逼,欲破她头顶羽翼。 她一路无忧长大,始终不明实情,只是左肩那处印章妖娆鲜明,渡来渡去,奈何渡不过一世红尘。 命运神奇,许她与命定之人一同长大,冠了他的姓,却不是他的人。 命运苍凉,终有一日她得知真相,却要孤身远走,孑然踏入空茫静夜,面对断念残局。 而回首之时,是否还会有一人,轻执她之手,望断天涯路? …… 官配语录: “知道疼,为何不早点说?” “还不是因为……你今天才来嘛。” “……你想我回来,不知道给我写信啊?” “你又不理我。” “……我有这么说过吗?” “你就是这么表现的!” “我表现什么了?” “你对别人都很好,偏偏只嫌弃我一个人!” 片刻后…… “喂,你……别啃了。”

  • 腹黑相公很傲娇

    溺水的猫

    古代言情连载中38.83万

    苏珞璃最后悔的就是自己的自信。 她以为自己作为穿越女主角,自带光环和各种优势,高富帅一定手到擒来。 没错,高富帅果然出现了。可是摇身一变,却成了渣男。 十里红妆,凤冠霞帔。这是苏珞璃期待的场面。可是,现在除了讽刺只是讽刺。 贱人总是成双成对的。这是苏珞璃被毒死前最后的觉悟。 手握着休书的她,决定如果有来世的话,她一定不会这么傻,让自己如此短命。 浴火重生。 她斗志盎然。气死后妈、贬死妹妹、揍死渣男。自己经历过的一切,她要他们加倍奉还! 可是,她一定是在做梦!为什么她会怀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丑寡夫的种?这不科学啊! “我会负责的。”某寡夫沉声道。 “谁要你负责啊!”苏珞璃黑线。

  • 蝶舞风云

    碧霄2466

    古代言情已完结43.32万

    【江湖+英雄+美女+虐恋+背叛+争霸+复仇】 江湖血雨腥风,风云迭起!英雄多寂寥,策马风萧萧! 剑不伤人情伤人, 三代白发魔女,三段旷世奇恋。 昆仑逍遥派掌门独孤无敌爱上魔教分支——巫月神宫的首席女弟子冷月,为中原武林所不齿,随即割发断情,逍遥派自此与巫月神宫势不两立。 独孤无敌的两位嫡传弟子萧翎和江枫并作雪山双雄,痴恋冷月与独孤无敌的女儿凌歌。凌歌心系江枫,遭拒,后移情萧翎,情投意合,无奈又被自己的母亲棒打鸳鸯,不得善终,一夜白发,随入魔教,号称新月圣女。 萧翎情殇之下一举消灭了巫月神宫,后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巫月神宫与逍遥派拉开较量的时代已经过去。 而一枝独秀,势如破竹的风云堡自此崛起,与天音山的日月魔宫展开了殊死较量。 雪山双雄的亲传弟子沐易航年幼时曾与朝廷兵部侍郎的女儿诸葛小蝶有过一面之缘,后诸葛家族遭灭门,小蝶失踪,沐易航苦恋诸葛小蝶,然而,到了大战前夕,两人方重逢。

  • 异世狂妃紫眸妃

    滴血的战旗

    古代言情连载中31.55万

    “下辈子,我只求再也不要遇到你,不再爱上你。”欧阳静用枪给自己的右心房补了一枪。倒在血里。 下辈子,请不要让她再遇到他,请不要让她爱上他,她再也不要见他。 “原谅我,好么?”宁宇说。 “别做梦了,就算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我希望从来也没有遇到过你,从来也没有爱过你。”欧阳静一边流下血泪一边绝望的说。 “百里寒,你注定会是本王的王妃。”倾城玉自信的说。 “百里寒,只要你开心,只要你需要我,我会一直在人的身边。”欧阳星温柔的眼睛从来都只看得到百里寒。 “百里寒,如果我从来没有遇到你,应该有多好,这样我就不会恨你。”林书意一个转身,滴下一滴眼泪。 “百里寒,我从未将你当姐姐,既然要我当弟弟,那你就乖乖待在我身边一辈子,当我的姐姐,哪里也不要去。”百里银念看着墙角的百里寒,“既然他让你受伤,那就留在我身边吧。” “紫龙女又如何,天煞孤星又如何,你就是你,百里寒而已,朕爱的女人而已。”北雪凡一身红有,一头银发,傲视天下,眼里却只有一个百里寒。 “我何尝原意遇到你们呢?”百里寒一身血衣,站在城墙上,俯视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