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锦绣农女种田忙

    巅峰小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658.88万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来,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她带领全家,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她治好暗伤,身材变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宠溺无度,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书《重生之农门药香》已发布,求支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妖治天下

    古代言情已完结216.16万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 重生悍妇

    柠檬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245.66万

      本文爽文,重生,宅斗,绝对的宠文,欢迎入坑啊!   前世,她是名门淑女,嫁入侯府十余载,虽无所出,却贤良淑德,亦是妇德典范。   奈何早逝,原以为会风光大葬,却落得个草席裹尸,暴尸荒野,尸骨无存的下场。   一朝惨死,得知真相,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蓄谋已久,而她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重生一世,她誓不做贤良妇,即使背上悍妇之名又如何?   小剧场:   某日,茶馆内。   “听说了吗?王爷又被撵出府了,而且还鼻青脸肿的。”   “听说又是王妃打的。”   “又?”   “王妃是出了名的悍妇,偏偏王爷又是个惧内的。”   “听说这次被揍,是因为王爷被个打更的看了一眼。”   “……”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桑家静

    古代言情连载中352.74万

      陈白起携带国战模式策略系统穿越了。   千古风流名将谋臣云聚,一时多少豪杰谈笑间指点江山。   这是一个烽火战乱,抢地盘,抢主公,抢名气的时代。   群雄争霸,诸子百家,在这里有最妖娆的祸国妖姬,亦有最令人神往的霸主枭雄们。   来了,想活下去?   那就给我辅助出最贤明的主公,制霸战国!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981.22万

    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这是什么情况啊?   现代最大的百货业龙头女王意外穿越至启国,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   其父亲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母亲为救全城百姓而牺牲,被封为正一品的贞烈夫人,正经的名门世家。   在这个等级森严,是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娘哎,这个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强大。。。。。。   奈何前身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因为母亲离世伤心一病不起,父亲无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顾,可惜这一家子给命都‘照顾’没了。    以往的娇气任性识人不清?   不怕,那个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年代都弱爆了,姐姐最擅长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瞧瞧都是瑞兽哎,啧啧这比例多么的震撼!   以往不擅经营,虽有万贯家财结果手头拮据都被人骗去?   不怕,姐姐本就是百货女王,敛财敛物都是经营强项,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   以往视金钱如粪土,不肯花一分的心思。   这也不怕,这世界没有什么比银子更贴心安全实在的东西了,乃是姐姐最喜爱之物,费点心思怕什么?   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小赚宜室宜家,中赚发家致富,大赚扬名立万,赚暴了利国利民,瞧瞧,商人多么的伟大!   且看百货女王在这个朝代,如何将商人推到最高位,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如何振兴家业,振兴国业!   咩哈哈哈。。。。。。让那些眼红羡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风去吧!   ================================================   经商之路风生水起,一晃年龄大了,这惦记自己婚事的太多了,不想被别人主宰婚约,干脆顺便拐了一个斯文多变男,这货比自己还爱银子!   女主:“那个谁,婚约就当是我们两个签合同了,合同到期再说日后之事!”   某斯文男道:“签字画押,成交!”

  • 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

    伊妹1130

    古代言情连载中244.93万

    周雅觉得自己上辈子积了大福,居然突然天降横福得到了一个可以升级的随身空间农庄,开始做得自己天天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幸福日子。结果,大福之后就是大灾,她居然在一个睡梦中就来了一个穿越,而且还是自己曾经看见过的一本古代农女小说中的女配。不过还好,这个女配开始的生活那是非常不错的,有着极度偏心眼的奶奶,还有偏心眼的爷爷,可是都是偏向自己的,当然那完全不靠谱的父母和哥哥直接被她忽略了。

  • 特种兵重生:独宠冷情妃

    半夏微醺

    古代言情已完结125.91万

      “轰——”随着爆炸声响起,楼陌在这个世界的生命画上了句点……   楼陌啊楼陌,你可真是失败,你所信仰的队伍抛弃了你,你所深爱的恋人要杀了你,哈哈……这世上果然从来就没有什么真心,是自己妄求了……   再次睁开眼,她成为了这个异世的一缕游魂,十年后,适逢镇国将军府嫡女南宫浅陌遇刺身亡,从此,她楼陌便成为了南宫浅陌!   这一世,她发誓不再信任任何人!   十年的江湖飘荡,她一手建立烈焰阁;   逍遥谷三年学艺,她的医术出神入化;   五年的金戈铁马,她成就了战神的传说!   她敢做这世上常人不敢做的一切事,却唯独不敢,也不愿再触碰感情!   她自认不曾亏欠过任何人,唯独他——那个爱她如斯的男子,甘愿逆天而行只为换得她一个重来的机会!   当淡漠冷清的特种兵遇上腹黑深情的妖孽王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莫庭烨:天若不公,便是逆了这天又如何!我不信命,更不惧所谓的天谴!我只要你活着!这一世,我定不会再将你交给他人,除了我,谁来照顾你我都不放心!你的幸福也只有我能给!   南宫浅陌:上穷碧落下黄泉,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 六抹重生皆此生

    黑山老么

    古代言情连载中18.48万

    你说‘温卿’那么一个天之贵女,好好的高岭之花不当,非得去做人家的下堂妇,这下好了,被人骗了感情,骗了清白,最后连命都搭进去了。 重生一世,温卿可得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姨娘仗着父亲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胡作非为? “我觉得乐晴姑姑不错,适合当我的母亲” 姨娘气急败坏:你竟然给自己找后娘?! —— 庶妹是个有事就装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我是真心的为妹妹好,哪知妹妹不领情” 庶妹愤怒咆哮:你就是个白莲花! —— 前世夫君舔脸来追求?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不过是个六品小武将也敢在我面前造次,不过你若是真想求个姻缘,我给你指条明路,我那庶妹刚刚失了清白,我觉得你们俩个人非常般配” 前世夫君:....

  • 泪湿红尘

    醉风饮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42.84万

    一滴红尘浊泪,穿越千年湿衣裳。我佛慈悲,度尔再世如爹娘。一份冰心,惹来谁的回眸?怎奈凡尘,道是无晴却有晴!逾越千年又相望,端的缘分注定?双手合十,梵音清唱...

  •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古代言情连载中32.81万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