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无无量圣主

    弯弯角

    仙侠奇缘连载中23.83万

    这是一个集民间神话传说、玄幻与科幻相结合的故事。 七佛之师南无观世音菩萨团队的组建,历经信仰追求生死搏杀、勤奋进取持之以恒才成功,造就观世音菩萨的无上圣主之果位。 故事从王小儿捡到定海珠结交龙女龙三姐开始… 它探索了华夏历史中,儒释道三教逐渐形成融汇贯通,占据治世主导地位的过程。还探索了对宇宙阶层的深度认知。 众所周知,人的生物波震动频率越高,越容易健康快乐达需所愿,频率越低则越是多灾多难。当你不断提升自己的生物波频率,与大宇宙和谐共振时,你就会直达内心期望,心想事成!

  • 傲娇散修的命定姻缘

    风易

    仙侠奇缘连载中48.93万

      小小少女,人生十四年经历多次生离死别,连自己都开始怀疑是天煞孤星转世,打算活一天算一天然后孤独终老、哦不,是孤独拥抱死亡时,遇见了传说中的仙人。   修仙拜师,从此远离凡俗苦楚争分,过上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日子?   不!   属于她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无忧安少不请自来:“你远渡修仙界需要我帮忙。”   “谢谢呵!”下一秒就用船桨支开海岸,她已筑基,难道还渡不了这海?   “你这船太慢。”安无忧口中埋汰却已强行入船。   “下去!”船桨指向这个不待见的男子。   安无忧抓住桨面顺势一带,双双入海:“正好许久没来龙宫玩玩了。”   “龙宫?”注意力被这两字吸引。   从此丢了她自己的真命天子、天定姻缘……

  • 小徒不愁嫁

    十里青荷

    仙侠奇缘连载中32.2万

      1v1宠文不搞抢妻线,护犊师父遇上淘气小徒,从灵界宠到凡界,连仙界的公主也只有羡慕的份儿,小喵徒怎么都不愁嫁啦!   鹤冰明明是鹤灵族灵主,非追着个猫灵族的小灵女闹私奔要收徒,可俗话说得好:收徒不规范,师父两行泪(╥_╥)   “给霜儿笑一个!”   “行!”   “给霜儿抱一个!”   “行!”   “给霜儿亲一个!”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天深

    森千树

    仙侠奇缘连载中36.16万

    云流和亲北雍的途中遇到了一人,似美玉无瑕,不禁暗生欢喜。多年后才发觉,葳蕤无双的萧城主一直追在她身后,他说,刻骨相思,生生不息,永世不灭。

  • 花落灵水岸

    九篮

    仙侠奇缘连载中14.9万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念善念善,以善为念。   “她成不了神,势必成魔。”   可她做错了什么?   明明不是她,明明都清楚,却为何这般对待她?   “你放心,我会救你出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你若成魔,我也为魔。   “青”为青丝,情字心隐。

  • 爱卿不容易之游戏奇缘

    仙乐飘飘

    仙侠奇缘连载中3.13万

    爱情的背叛,网络中的爱情到现实后的见光死,人性的贪婪,痴情,门当户对的价值观,人性,人情的考验。

  • 上古魔女堪需折

    青毛子

    仙侠奇缘已完结26.73万

    【平凡一生篇 及笄日】 儒若:“今日我们学一首《越人歌》。” 小树叶:“哈?可是儒若,我不会唱歌耶……” 儒若:“……今日你的发髻怎得如此别致?” 小树叶:“奇怪?不会吧.......“我摸了摸头顶的直立的长辫,“哦~你说这个呀,我这不是寻思着今日特殊,便弄了个“一飞冲天“的好意头嘛~“ 儒若:“......“ 【荒唐一世篇 死后重生】 金泉少年利索洗完衣裳,就要离去。 死后逢生,我喉头喑哑,说不出话来,“额......”, 他终回头,“怎么?”,云淡风清,“想要我救你?” 像是有魔力一般,他的眸很是通透清澈,让人一眼万年。我看得入神,只能轻轻回复一个“额......”。 本以为他向我走来会将我扶起,却见他戏谑将我看了看,“想走那便爬起来啊。小爷我是见过太多想不劳而获的人了,老~太~婆~”。

  • 绝色红妆:仙妃太撩人

    林浅竹

    仙侠奇缘连载中42.02万

     上千年前,瑶池神女奉王母之命,借镇妖古灯无上法力,将凶兽数万年雪蟒封印于玉山脚下,并命掌灯仙子看管……   千年后,掌灯仙子误时失职,令古灯遭到无间岁月,灯芯断裂,法力渐进削弱,雪蟒趁机逃出玉山,遗祸人间。   神女大怒,将掌灯仙子贬下凡间。   玉山上,千年相守,神灯化身人形,与点灯仙子与他早生情愫……   雪蟒成就妖皇,领九大妖王人间作乱,天下大急……。 古灯转世,却遭元神具灭。 神女现世,告知点灯仙子, 若要救他,需求得万家灯火, 重塑元神。

  • 狐仙

    木偶无心

    仙侠奇缘连载中32.89万

    爱与恨的纠缠, 树与藤的缠绵。 今生今世, 命中注定斩不断的牵绊。

  • 第一妖神要弑夫

    含笑久癫

    仙侠奇缘连载中11.07万

    她本是天域女帝,为自己设计一场刺杀,预备假死放下一切潇洒人间,皆因血脉羁绊,又留在天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姜姓皇帝。   可她,究竟得到了什么?   嘉邺帝死于宠妃床榻,傲苍帝死于夺嫡之争,细数每件事,皆有姜梓瑾的影子。   被她视为知己的男人,生生将她出卖,借她二姐姜梓素之口,在天下人面前说出她想一统乙真大陆的野心。        一切皆是尘埃,姜梓瑾将自己的永生还给了自己守护的大陆,可是这却是一场让她无力的阴谋。       一场凡人与仙的较量,姜梓瑾被打压到地底,毫无还手之力 。        纵使身死,而魂不灭,那一片如同墨水般的黑色大海,不仅有哭泣声,还有人仿佛在说 ——我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