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世凰妃

    战七少

    玄幻言情已完结265.05万

    她,21世界佣兵女王,却穿越成了一个惨遭背叛的废物小姐。 废物?她很快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废柴逆袭! 背叛?她武修古书在手惊呆一干渣男贱女! 等等!不是说她是人人唯恐不及的纨绔恶女吗?这个天下第一,神秘成迷的三殿下为什么会对她这么感兴趣? 说好的坐拥美男呢? 【男强女强,坑品保证,欢迎收藏】

  • 长歌九阙

    傅九

    玄幻言情已完结152.77万

    “这位爷,你在我浴桶里待够了么?”她咬牙羞愤! “没有”。 “这位爷,你不是个残废吗!?”说好的残废王爷夜里天天缠着她什么鬼! “不残!” 她是侯府人人唾弃的鄙贱之人,是京城人人口中的笑柄,一朝穿越,她却是翻身逆转毒步天下的第一鬼医,然而却惹上人后果断狠辣的残王,毒宠入骨! 凤九阙,位高权重的太子殿下,为人疏离淡漠,清冷矜贵,然遇上她,夜里辗转不得反侧之际,他一本正经的耍流氓,“娘子,为夫睡不着。 ”【男主对女主无节操无下限的宠文】 ps:九哥新书《越界招惹》火热刺激连载中!西部管辖区大队长vs绝美大明星,二者皆大佬!

  • 云倾

    公子无羡

    玄幻言情已完结137.41万

    尚古萧氏,一族双星。 亦不知双星并非血亲,而是他和她。 年少成名,天赋修为远胜当年神阶先祖。 焦南城灭,力战圣兽,奈何依旧城毁人亡。 祸乱初平,鬼石问世。 三年历练,踏血归来。 归来时,她双瞳如血,煞气涌动,宛若嗜血杀神。 再见时,他是云家家主,权倾天下,掌人生死。 他手握天下,却为一人倾尽所有只为换她一生无忧无羡。 七夕乞巧,他问她有何心愿,她淡笑不语,随后在灯上写下: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始终伴于他身侧。 纵然前路艰辛,若有他相伴,她亦觉如繁花似锦。

  •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

    二堂姐

    玄幻言情已完结200.54万

    【1V1双洁甜甜甜宠文,美男无数,虐渣撕白莲】 且歌,可盐可甜,不辨雌雄。 误入仙泉,竟被冷面殿下告知是女儿身。 天赋异能,织网造梦! 呼风唤雨,命犯桃花! 六道轮回,三生三世。为人为妖怎么嫁的都是同个人? 他,明明是杀伐果断的仙界神殿,却因她变成炫妻狂魔… 【传闻六界第一美人且歌,温柔贤良软萌可欺?】 神殿:什么温柔贤良?她明明是个狂妄自大,脾气臭,还死要面子的狠戾小狐狸。 【传闻仙界神殿不近女色,面瘫寡淡清心寡欲?】 且歌:什么不近女色?他其实是个霸道幼稚,衣冠楚楚却变了个态的腹黑大王霸。 【神殿脑回路】 且歌:“乖,你今天怪可爱的!” 神殿冷哼:“不准说本殿可爱。” 且歌:“何故?” 神殿:“可爱在风情面前,不值一提!” 【漫漫追妻路】 神殿:“又逃?活捉她,问她是不是欠收拾了?” 仙倌南天门高喝:“且歌娘娘,神殿问您是不是欠收拾了!” 众仙红脸,冷面神殿这么会玩? 且歌手持长鞭破门而入,“我不要面子的?” 神殿自跪针毡:“本殿错了。”

  • 天降神棍:王妃要逃家

    水濯莲见

    玄幻言情已完结18.78万

      【魂穿,sc,互宠】   风华绝代怎么诠释?   世人不知,直到游家的废物六少横空出世。   一见钟情是什么?   游柒随意一瞥,撩拨万年不动的心弦。   别人穿越是废柴翻身,扮猪吃老虎。   游柒穿越是废的依旧废,柴的依旧柴。   但是那又怎样?   欺辱我的让你通通还上,   逆了我的叫你家破人亡。   乌鸦嘴一语成谶?   不不不,我有特殊预言能力。   直到那日,才知君本红妆。   奈何某人捷足先登。   世人言即墨太子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万不敢与之为敌。   某女一脸无辜,我怎么不知道?   点着手指在某人胸前画圈道:“顶好本宫的碗,你要是让本宫没有饭吃,本宫就让你没有肉吃。”   某日,下属来报:“殿下,王家的说太子妃就是个神棍。”   某人淡定:“太子妃又预言了什么?”   答曰:“太子妃说王家不出三个月必然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某人颔首:“嗯,去让他们知道知道太子妃是不是神棍。”   三日后,王家倒,众哗然,太子妃神了。   问:总有刁民想害朕怎么办?   曰:有我。   

  • 玲珑撰录

    摩根大少

    玄幻言情已完结192.57万

      被遗落在云皇大陆的水离陌   拥有神秘黑暗力量的幽冥宸   一曲萧声搅弄风云的南宫胤   从相知,背叛,到理解,相守,一同踏上凤羽大陆寻求迷惑。   片段一:   “轻羽,她是他们南竺国的轻羽公主,我呢,她又是我的谁,难道我南宫肆只配生活在黑暗里,干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不,轻羽是我的,她说过,她会在黑暗里陪我陪我走向光明,不,不,她骗我,她走了,她不要我了,没有人要阿肆了,轻羽不要阿肆了,都不要了。”    片段二:   “你以为将自己藏起来就看不到我们了?你错了,你藏起来看不到我们,我们却将你看的一丝不漏,这就是你作为父亲所谓的颜面吗?”   片段三:   “阿陌,倘若那天我没有去,你没有来,是不是你就不属于我了”,“阿宸,南宫胤他一直都知道,不知道的是我们而已。”    片段四:    “幽冥宸,这是真的吗?呵,原来是我想多了,你原来一直都在利用我,那些所谓的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守着我,都是骗我的,骗我的,我还把小羲弄丢了,他什么也不懂,我不在,他吃什么?住在哪,我都不知道,不知道。”    片段五:    “阿陌,对不起,我从未想过要让你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到这样,阿陌,从沙漠初遇,我便知道,此生我是赎债的,当日那一曲萧音,是祝福,只是没想到,适得其反。”    片段六:   “阿陌,想好了,今夜过去,你便是我的人,”   “你怎么变得啰嗦了。”   “没想到阿陌竟比我这夫君还要急,那为夫可就不客气了。”   砰,一声响,“幽冥宸,你想饿死我是不是,谁想要这个,快拿吃的来,我饿了。”   “娘子确定不要?”   “还是要吧!”    片段七:   “黑暗之王来临,魔皇登位,梟战天下”   “幽冥宸,你去征战去,那我呢?”   “本尊的女人,自是随吾看尽世间繁华”。“南宫胤会吹箫又怎样,本尊依旧是胜者。”   砰,一根玉萧擦着幽冥宸的脑袋飞去,“幽冥宸,你不吹会掉块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