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离歌倾城

    玄幻言情已完结49.59万

      “主子,主母她……去了禁地!”   “随她吧。”   “可是那里……”这几日,被关在那里的那个人抑或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他似乎有些癫狂,主母现在去了那里真的没事吗?   “说不定她这几日没日没夜找的就是那个家伙了。”这样想着自己竟还有些吃味,当初游历归来,在途中遇到了些有趣的事,那只有一丝神识的家伙就那样依附于自己的琉璃玉中,等回到府之后自己便将他放在了禁地,这么多年了,他倒是也安静,从未见他醒来,可是自从她来了这世子府之后,他便有了异动,那个人给自己的感觉有些复杂,所以自己倒是也有几分期待他们见面会有怎样的火花。   她不清楚那禁地之中到底有什么,她也说不清此时自己心中的感觉,自己本来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可是那没日没夜耳边的呼唤总让她忍不住寻找,她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那阵法重重之地,她也会犹豫,那里面的东西当真值得自己冒险闯这世子府的禁地?!但几乎没有给她犹疑的时间,心底便有声音告诉自己,那是值得的!   所以有时候她总是喜欢说腹黑的人惹不起,等她闯进那禁地之时,虽不至于说半死,但也真真的脱了一层皮了。   他看着那灵动的身影,那样的身法,那样的段位绝对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林家小姐,那她到底又是谁?又为什么愿意代替她成为自己的世子妃,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想嫁?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京都有了这样的高手,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主子,属下去查清楚!”   “不必了,没有结果的。”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隐藏实力这么久,她的心思比想象中的还要深了几分,自己手底下的人怕是比不过她吧!不过话说回来,看着她这般不顾一切的闯入自己的禁地为另一个人之时,自己的心情怎的就这般不爽呢?而这样的情景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她看着那阵法中央模糊虚幻的身影,那个名字就那样呼出口了,自己该认识他吗?   “真的是你?”她打破阵法,他双目含情的看着自己,心底的感觉是复杂的,对于这个人自己似乎亏欠了许多。   “对不起!”自己也不明白为何那样的话就说出了口。   “何需说对不起,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这便足够了!”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便又彻底闭上了双眼,他如今只是一丝神识,在这个世界,这般形态终究是呆不久的,没有片刻的犹豫,她便将他丢进了自己的精神空间。   “喂,你又丢了什么进来?”焚天很是气急败坏。   “好好照顾他。”明明自己不是一个良善之辈,可是现在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看了这么久了,就不怕你的世子妃死在这里!”   她看着那一片虚空,这个家伙莫不是有偷窥的癖好,他的嘴角多了一丝笑意,她早就发现自己了吧,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呢,不过看着她刚刚那般抱着那个男人,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心情很是不好,是真不好,明明他不该是那般鲁莽之人。

  • 异世学院之瞳帝

    离夜弦

    玄幻言情连载中48.51万

    一个平凡的“少年”,一枚平凡的戒指,一双平凡的眼眸。   然而,当这个“少年”成为了三界第一天才,统帅万神,掌控百鬼,以最后的纯血之名于异界大放光彩;当这枚戒指成为了每代阴阳师帝皇的象征,贮藏这无数的上古奇术。奇珍异宝;当这双眼眸被誉为只在史书中记载过的至强阴阳之瞳,毁灭一切,重生一切。   我们,还能将之称为平凡吗?   楚倾夜,一个无赖又无情“少年”,她平凡如草芥,却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当她被最相信的人骗下山崖,再度张开双眼的时候,一双天下无双的传说之瞳由此诞生!从现代到异世,从亡灵军团到三界敌人,她,一步步走上阴阳师之路。   【现代篇】   片段一:   “阴阳师考试?那是什么…”楚倾夜兴趣缺缺的打了个哈欠,懒懒说道。   “那是从现世选拔去阴阳师之界的比赛,几十万人参加只有一百个人有机会去那个每位阴阳师梦寐以求的世界。据说,前十的人才能进号称第一阴阳师学院的帝国学院…”   “帝国学院?勉强凑合凑合吧。”好看的嘴角勾起一个痞痞的笑容,楚倾夜在众人轻视的目光中走进了比武场的大门。   再度走出大门,她的身后跟着一群点头哈腰的招生老师。   “天才啊,你来我们学校吧,我给你发500万的魔晶币当做奖学金。”   “呸,你少给我争,这样的天才,怎么会埋没在你们这种小学校…”   “楚同学,再考虑考虑我们的学校吧。”   …   原本等着看楚倾夜笑话的人被全体震翻。   【帝国学院篇】   片段一:   “他们在做什么啊?”楚倾夜痞里痞气的斜靠在柱子上,目光炯炯看着台上那个显眼的水晶球,心底下琢磨着把它卖掉可以赚多少钱。   “在测试能力啊。”某路人甲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是外地来的吧。你不知道,在帝国学院学习是要分系的,把混沌之力输入水晶球就能知道你是属于什么系的了。”   瞄了一眼墙上几面图形颜色都不同的旗帜,楚倾夜挑眉:“介绍一下?”   “蓝色旗帜的是治愈系,紫色旗帜的是念力系,绿色旗帜的是…”   “黑色的呢?”楚倾夜眯起双眼,看到校门口和她起冲突的银发少年从大堂穿过,他的胸口别着一枚显眼的黑色校徽。   “黑色?苍天哪。”某路人甲发出一声惊呼:“那是危险系的,号称帝国百年来最强的天才集中营。”   “危险系…OK就它了!”楚倾夜纯良一笑,慢慢走上台去。   望着水晶球里显示的数字,全场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过了半晌,才有人颤声说道:“我靠,自学院建立以来最危险学生…诞生了!”   片段二:   “楚倾夜,你不过是一个低贱的野种,有什么资格占着我危险系第一天才之名!今天,本少爷就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里血脉决定了一切!”一年一度的秋试会上,七大贵族的少爷们团团围住了那个不甚高大身影,要让她在全校面前丢尽脸面。   楚倾夜痞里痞气的吹了一声口哨,戴着面具的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怒气,只是那漆黑的瞳孔越发的深邃起来。   血脉…   真是可笑。   今天我就要用事实告诉你们,实力从来不由出生决定!   再度睁开双眼,巨大的阴阳之瞳的虚影在空中浮现,神秘的“少年”震撼了世人的眼球。   “那、那双眼睛是?!”   “不会错的,那是…传奇之瞳,无烬!”   片段三:   “荒?”楚倾夜擦了擦惺忪的睡眼,完全没有形象的横躺在沙发上,对面坐着的无良校长笑得越发的渗人。   “对啊,就是荒。它是我帝国学院直系的暗部,用来抵抗…七大贵族!”风无影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我把它托付给你你不要太感动的样子”。   楚倾夜嘴角抽搐,这种麻烦的事她想管才怪!   “我会死的。”收起眼里一向的薄凉,换上可爱的星星眼攻势,楚倾夜用眼神默默的指责某人的阴险。   “那不要紧,反正自从你在二十四校联盟大会上让对方输的连裤子都不剩以后,我相信很多人都很想你死,多几百个也不算多,就你了!”风无影毫无同情心的最后拍板,给她定下了无期徒刑。   只剩下萧瑟的某女…捂脸中。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o>﹏<)o   其余篇章…待定中。   这里没有威武的魔兽,只有魔与神的奇幻冒险。这里没有七彩缤纷的斗气魔法,只有层出不穷的奇幻瞳术。有爱情更有友情,有强大更有成长。过程一对一,结局一对一。   女主无赖腹黑,男主冰山痴情,SC,高洁党进。   

  • 游傀

    南悦

    玄幻言情不限47.71万

    世人都说天上好,殊不知天上的细枝末节细思极恐,谁说女子不如男,仅凭一己之力,也要来一场天翻地覆...

  • 魔王追妻之傻女有毒

    梦家小君

    玄幻言情连载中46.9万

      她,梦汐,21世纪的神偷杀手,遭唯一的亲人背叛,携带时空玉戒,坠入深渊,惨淡落幕。   她,凌梦汐,一个人人唾弃废物、傻子、不祥,母亲早亡,父亲不爱,亲人不疼。   当梦汐穿越成凌梦汐后,她决定好好的过一生,这一世,面对着亲人的陷害,宗门的变故,她扮猪吃老虎,暗中修炼,一步一步的开启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   他奉父母之命照顾她。   她受伤了,需要换衣服,他说:“没事,我来。”   她说:“男女有别!”他说:“又不是第一次给你换衣服,害羞啥!”   她说:“你是魔,我们形同陌路吧!”他说:“没事,送个小妖给你做弟子。”   ……

  • 摄政王的废材妃

    琪泉芮豆

    玄幻言情连载中46.25万

      不就是想捡个小鱼小虾吗?至于让她莫名其妙的穿越吗?   苏芷玥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炊事班小兵穿越异世,成为一个满身垃圾毒气不能修炼的废材,为了不做食物链最底层的那个,努力让自己变强,在变强的路上收获了亲情、友情、爱情   君轻尘以为自己的人生路上注定孤独,没想到生命里会出现一个小师妹。她,为亲情可以倾尽所有,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爱情奋不顾身   

  • 重生之第一妖孽

    闲看风云

    玄幻言情连载中46.22万

    谁能相信?前生是渡过八次天劫而不死的散仙老怪,再世却成了命如纸薄三岁稚龄的低贱小丫头!面对生父的视若无睹、生母的软弱可欺、家徒四壁即将活活饿死在这深宅豪门后院的无语现实,幽幽转醒的修真大鳄仰天白眼······   原以为这是上天对她的补偿!   却没有想到……   三从四德、贱妾、奴家?   天神,她这是到了什么疯狂的地方……   前世她是天之骄女,修仙妖孽!   今生一无所有,柴废身体,软弱娘亲!?   是一蹶不振从此湮灭!还是荡气回肠,唯吾独尊!   天不灭吾,吾必重返九天,那些该死的人,一个也跑不掉,神挡弑神,佛挡灭佛!——逍清幽   ······   是谁!以十万年沧桑岁月布局,以亿万神魔之神魂为器,只为那一人重生!   一张不知何时封印在魂海深处的洪荒古秘法残卷,大道三千之终极为何!?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惊天阴谋!   当层层真相拨开!又该是怎样的惊世骇俗!   看女主如何在漫天神魔灭杀下,剑指苍穹!九天之上!吾见!吾至!吾征服!

  • 贰货,姐可是道士

    1841008474

    玄幻言情不限45.41万

       “月上千,你前世是一个怎样的人?” “不重要。” 其实这一世的种种都是在还前一世的债,前世种下的因,今生得到的果,尘缘落地,惊觉,我们永远还不清我们欠下的。

  • 风铃草的思念

    蓝仙逸

    玄幻言情已完结44.73万

    她,沐妖,穿越之前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穿越回来之后却是国际知名的画家。从来都是一脸的冷漠淡然,似乎除了对自己的孩子会温柔的笑,其他人都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在意。那一生都是孤单一个人的,她说,那画着风铃草的花便是她爱着的人。   他,雪羽,传说中孤寂一生的人物,可是谁又知道其实他的心里一直都存在着一个精灵般的女子,只是那个人却消失了。一生未娶,只是相信着,她还会回来,他不能做半点对不起她的事情。   他,火煌,曾以为有了权力就可以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却永远的失去了她。即便是静静的守护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在自己终于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隔着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口。   他们两个都那么的爱着她,可是最终却还是失去了她。即便是有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又如何,她已经不在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可否伴她而去,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然而这个世界里没有如果,没有任何的假设,注定他们之间不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沐妖:“雪羽?!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像一种动物的名字呢?”她没有看到她身后的某个气质清冷如谪仙的男子黑了脸。   火煌这个妖孽却魅惑的一笑,似乎是要火上浇油“嘿嘿,妖儿这话说的不错,本公子也觉着那是某种动物的名字”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沐妖身后的男子。   沐妖身后的男子却忽然温柔的笑了“妖妖是觉着雪羽这个名字不好听吗?”那笑脸如春风拂面,是那般的温和,却有带着无尽的诱惑,这是赤裸裸的美男计啊。当仙人化生妖孽的时候,一定不可以招惹。   “妖妖,若是有来生望是雪羽早一步认识你”雪羽看着那处于光晕中仿若要羽化而登仙的沐妖,落下了他平生第一滴眼泪,情到深处黯然销魂。他无法阻止沐妖的离去,那么这一生就这样吧,还有谁可以像妖妖这般令他爱到如此无法自拔。蛇本是冷血动物,即便是修炼成妖也不会有泪,沐妖却让他成了真正的人。   火煌见到的却是那光晕消失,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最先要守护的人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他崩溃了。为什么连静静的陪在她身边的机会都不给他,为什么天要这样对他。   沐妖知道自己的离去伤了这两个人的心,可是她必须离开了。每个世界都有着它自己的规则,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展现绝美的笑靥可能雪羽没有听到她说“若是有来生,愿他们在一起简简单单的生活,不要再有那么多的纷争”。

  • 芙蓉花开

    桐阴绣月

    玄幻言情连载中43.17万

      她,出生异相,天降暴雨。泥墙倒塌,压倒了牛棚。   导致她家的老黄牛和自家5只能下蛋的老母鸡暴毙。那几乎是她们家除了房子以外全部的家产了。   。。。。。。神婆断言,此女生来命毒,克害六亲,有命无运,累及爹娘!连生两个女娃,第三胎不但又是个女娃,并且还是个败家精。这让陈老汉不由懊恼连连。   于是,出生刚刚三天的她被用一块破布包裹着扔在县城城隍庙门口。   从此,进进出出三年孤儿院!   从此,她三次被领养,三次改名换姓。江南江北,更换门庭,终于落地生根!   命运等待她的是波澜壮阔,凄美痴绝,惊异传奇的一生!!!

  • 神女噬命

    梦陌漓

    玄幻言情连载中42.87万

      神魔大战,众神陨落,创世女神舍弃神躯封印魔族大陆分裂。七万年后神女转世历劫而归。   她是萧家痴傻废物七小姐,是二十一世纪顶级军医、将官,意外身死,契约上古神器,三魂归一,从痴傻废物一夕成为绝世天才。   他是上界主战神,吞噬魔君两败俱伤陷入沉睡,七万年后苏醒。   她祭出神力打散魔祖的神魂:“我若成魔魔奈我何,我若成佛天下无魔!”   他自云端跌落他抱紧她的冰凉的身体:“柒柒。”   他将她紧抱入怀:“从今以后我生你生,你死我便死。生生世世,你陪我可好?”   她笑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