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

    木楼语

    玄幻言情连载中74.31万

      【本文一对一,无虐爽文,女强vs男强,强强联手,宠爱无极限】   她,一代神偷,大难不死,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个痴傻小乞丐身上。   痴傻被嘲笑?没关系,本姑娘已经一个不小心变成天才了!   穷得叮当响?开玩笑,本姑娘天生就是活体宝物探测仪,运气逆天挡不住!   废柴没修为?不好意思,几年蹦跶完你的终生追求,顺便练个你想都不敢想的五行元素!   还想欺负她?没关系,她奉行的原则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找死,送人一程!   是朋友,好东西你随便拿!   是敌人,坑蒙拐骗,没有下限!   她堂堂鬼手神偷,还玩不转这些个道貌岸然的跳梁小丑?!   唯一的败笔?   大概就是在她还弱小的时候,不幸被人追杀,路上巧遇某男,被忽悠地自荐了枕席,从此奔上了不归路……   【剧场一】   某男轻飘飘的蛊惑声传来,“闯入本座的浴池,你说本座该给你怎样一个死法呢?”   “使者大人,您最喜欢给人怎么个死法?”某卿后背冷汗直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喜欢嘛……自然是让人死在他最恐惧的东西之下。比之抽骨、拨筋、熔魂、丢进化血池什么的可有意思多了,不知道小狐狸最害怕什么呢?”   眸卿愣了愣,随即她大咧咧地笑了下,“最惧牡丹花下死。”   “牡丹花?”那人轻轻念道,似乎有些疑惑,“为何?”   “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一怕做那风流鬼,二怕被压在下面。”   “……”   【剧场二】   某日,某龙哭丧着脸哀嚎:“主人,我已经一个月没见小七了。”   某男淡定挑眉:“嗯?”   某龙又哭:“今天看到小七,她说要搬出去。”   某男微微差异:“嗯?”   某龙深吸一口气,忿忿捏拳:“小七说要搬去王妃刚开的伶馆。”   某男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开伶馆?走,本座倒要看看他们哪个比本座好看了!”   某龙默:“……”这是重点吗?

  • 天才公主轩离山河

    琉璃花茶

    玄幻言情连载中35.73万

      一场宿命的轮回,将你又带回我的身边,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在放你离开。

  • 九川归尘埃

    逐光无求

    玄幻言情不限25.57万

      此世有九川,九川多纷争。   一朝令禁止,一朝他心生。   阮女初入世,容色不为知。   舞成芳华竞,歌起凤凰识。   连城有新阳,月出光煦澈。   明月有其泽,跃然池影得。   白衣隐雪踪,倏忽不见客。   筠深听琴音,远即仙子侧。   俊朗少年游,水墨点眸色。   智写九川续,志摧山海折。   出口斐章成,一宿见千年。   路有万丈长,浩然百里伤。   绮思误人心,独行无彷徨。   寒寒影伶仃,步步寻明光。   兰香夜袭人,斯人无踪痕。   水色涟涟望,谁知故人亡。   谨行暗怨生,却与何人言?   日月此身畔,杞人忧霜天。   何为君子书?昌然怀天地。   若行王者道,思必霸主意。   萧萧秋木孤,瑟瑟红花枯。   子规啼夜月,鸿鹄染凄雨。   真人居市井,神主与山独。   明知求不得,偏欲辨山路。   凡是有情人,谁个不相思?   九川无尽数,终归作尘埃。由《诸神诛神》改,主要人物不变,剧情和人物性格都改变。

  • 妃常穿越之夜漫天澜

    汐风

    玄幻言情连载中33.87万

      相传三生石定天下姻缘,而有的姻缘生来就不被祝福,并且还要经历重重险阻。第一世,他白衣胜雪,手执长剑刺入她骄傲的身躯,那一剑刺痛的不仅是她的心,也将她对他的所有执念耗尽。红衣如火的她摇曳在空中,散尽毕生修为只求永生永世不在相见。看着染红的天空他才知道他是那么爱她,只因为正邪不两立,亲手让她灰飞烟灭。他散尽毕生修为只求来世随她所愿,为她而死,第三世能够再续前缘,永生不负。第二世他如愿以偿,他助她重整魔界,却死在她的面前,她从此退隐消失于世。第三世,她穿越而来,却变成了一个战败国的和亲公主,而即将要嫁的人却是自己现代的恐怖上司。一个冷酷帝王,一个和亲公主,而一次刺杀,两人尘封的记忆被唤醒,却发现这只是一个巨大的阴谋。那便改天换地,且看如何颠覆天下!证明那荒谬的天道是如何可笑!

  • 楼兰月

    桑汐

    玄幻言情连载中7.97万

      “楼兰月,西行中,多少马嘶鸣,误闯闲梦中。”楼兰是一个繁华的古都,却在一夕覆灭。万千高楼,夷为沙漠一片。多少血肉才写成一段传奇的历史?多少阴谋才埋没了一段故事。精彩内容,尽在《楼兰月》——楼兰覆灭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