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降神棍:王妃要逃家

    水濯莲见

    玄幻言情连载中18.57万

      【魂穿,sc,互宠】   风华绝代怎么诠释?   世人不知,直到游家的废物六少横空出世。   一见钟情是什么?   游柒随意一瞥,撩拨万年不动的心弦。   别人穿越是废柴翻身,扮猪吃老虎。   游柒穿越是废的依旧废,柴的依旧柴。   但是那又怎样?   欺辱我的让你通通还上,   逆了我的叫你家破人亡。   乌鸦嘴一语成谶?   不不不,我有特殊预言能力。   直到那日,才知君本红妆。   奈何某人捷足先登。   世人言即墨太子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万不敢与之为敌。   某女一脸无辜,我怎么不知道?   点着手指在某人胸前画圈道:“顶好本宫的碗,你要是让本宫没有饭吃,本宫就让你没有肉吃。”   某日,下属来报:“殿下,王家的说太子妃就是个神棍。”   某人淡定:“太子妃又预言了什么?”   答曰:“太子妃说王家不出三个月必然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某人颔首:“嗯,去让他们知道知道太子妃是不是神棍。”   三日后,王家倒,众哗然,太子妃神了。   问:总有刁民想害朕怎么办?   曰:有我。   

  • 江湖幽梦

    澜澜语

    玄幻言情连载中34.41万

    她是一个宅女却沉迷网络 如心中所想掉入网络世界 那是她畅想的江湖,危险、恐惧、畅快、潇洒 倚剑狂歌、醉饮江湖、斩杀妖魔 原来她与他本是江湖儿女,网络情侣 现在她与他却见面不相识,身份悬殊 她对他有情?他却依恋别人 她与他还有交际吗?

  • 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

    木楼语

    玄幻言情连载中71.25万

      【本文一对一,无虐爽文,女强vs男强,强强联手,宠爱无极限】   她,一代神偷,大难不死,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个痴傻小乞丐身上。   痴傻被嘲笑?没关系,本姑娘已经一个不小心变成天才了!   穷得叮当响?开玩笑,本姑娘天生就是活体宝物探测仪,运气逆天挡不住!   废柴没修为?不好意思,几年蹦跶完你的终生追求,顺便练个你想都不敢想的五行元素!   还想欺负她?没关系,她奉行的原则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找死,送人一程!   是朋友,好东西你随便拿!   是敌人,坑蒙拐骗,没有下限!   她堂堂鬼手神偷,还玩不转这些个道貌岸然的跳梁小丑?!   唯一的败笔?   大概就是在她还弱小的时候,不幸被人追杀,路上巧遇某男,被忽悠地自荐了枕席,从此奔上了不归路……   【剧场一】   某男轻飘飘的蛊惑声传来,“闯入本座的浴池,你说本座该给你怎样一个死法呢?”   “使者大人,您最喜欢给人怎么个死法?”某卿后背冷汗直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喜欢嘛……自然是让人死在他最恐惧的东西之下。比之抽骨、拨筋、熔魂、丢进化血池什么的可有意思多了,不知道小狐狸最害怕什么呢?”   眸卿愣了愣,随即她大咧咧地笑了下,“最惧牡丹花下死。”   “牡丹花?”那人轻轻念道,似乎有些疑惑,“为何?”   “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一怕做那风流鬼,二怕被压在下面。”   “……”   【剧场二】   某日,某龙哭丧着脸哀嚎:“主人,我已经一个月没见小七了。”   某男淡定挑眉:“嗯?”   某龙又哭:“今天看到小七,她说要搬出去。”   某男微微差异:“嗯?”   某龙深吸一口气,忿忿捏拳:“小七说要搬去王妃刚开的伶馆。”   某男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开伶馆?走,本座倒要看看他们哪个比本座好看了!”   某龙默:“……”这是重点吗?

  • 祭司神妃:魔君,慢走不送

    浮生浅梦

    玄幻言情连载中29.11万

      第一年,他威逼利诱带着记忆不全的她入了八荒殿给她冠上了魔后娘娘的称号,同年,他带着她领略了人间四季红尘。   第二年,他为了她与百家对抗,将这山河覆灭,雾灵花落了满地,碎了琉璃殿宇千万。   第三年,她逼着他放手,她本该与另一人黄泉白首……   第四年……她为了那一纸契约付出了所有。 梦流莺很多时候都觉得司璟在哄她,说话更是腻的慌。 后来她才知道那不叫哄,那就是骗,骗着骗着自己上了心罢了。   那天,她笑着望着他的眼一字一句:“阿璟,我要你废后,可答应?”   他望着她唇角那极致的笑意,他亦是笑着回应她,吐出的字句却冰冷如霜:“本君,不应!”   梦流莺气急:“司璟,你一个骗婚的你还有理了?”

  • 风起涟漪

    青石鬼月

    玄幻言情连载中41.51万

      他是命不久矣的当朝太子。   她是天生痴傻的风府小姐。   一场意外,魂归故里,浑浊不在,冷傲取之。   “若你要这江山,我便替你金戈铁马。”   “我要,唯你。”   你可知,这山河人间,万家灯火,从不及你眉眼半分。   有人说:   “成也是你,败也是你,神也是你,魔也是你。”   他却说:   “你若成神,我便陪你普度众生。   你若成魔,我便陪你颠倒乾坤。”   “今日,许你万里红妆,护你一世安宁。”   不曾想,触手可及的幸福,如泡沫般易碎。   你说过,此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你定带我看尽世间繁华。   可你为何食言?   从此,我入梦十载,皆不见你。   朝思,暮想,梦里相逢,不见君。   春思,秋念,花落,流水叹,不见君......   她入了十年梦,他寻了十年心。   相逢终成陌路。   “我可曾、见过你?”   “不曾。”   尘埃落定,洗净铅华。   是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   又是谁,拥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