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凤起沧溟

    如沫

    玄幻言情已完结82.92万

    特工女王,穿越成傻子小姐?还天生聋哑,遭太子悔婚?“太子算个屁,王爷算个叉!”她一挥鞭,阉太子,毁容颜,震惊世人!与绝色美男相遇,多次携手戏耍他人,夺王位,报恩仇,鸿鹄至此展翅,凤飞直上九天,乱世万里苍穹,天下唯我独尊!

  • 天命狂妃惊天下

    闪幂灵

    玄幻言情已完结81.58万

    一朝穿越,施雪晴主角光环傍身,面对追杀之人无数,她只是冷笑一声。无人敢近身的灵兽只对她俯首称臣,无人敢用的圣器只有她能持起,放眼天下,谁能与之匹敌!当他遇到她——他势必制服她,她一定踹倒他;他要娶她,她绝不嫁他。最后,她坐拥天下身边有他,他只此一生专情于她。

  • 重生之狂傲仙医

    冷漠的天蝎

    玄幻言情已完结56.83万

    蓝非雪,玄天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丹皇,只差一步就可问鼎丹仙,却被师妹背叛,含冤而死! 夜非雪,青云城三大家族之一,夜家的五小姐,天生体弱,无法修炼,是青云城有名的废材小姐,一朝身死,残破的身体迎来了全新的灵魂,从此,玄天大陆多了一个全新的妖孽! 十年一次的族比大赛在即,她被逼参加,却毫无修为,参加就是送死? 两大家族觊觎她的家族,家族处境危险,很有可能灭亡,她该何去何从? 身世另有隐情,她是该去寻找真相,还是顺其自然? 在前进的道路上,她契神兽,保家族,养势利,和她的伙伴一起,重临巅峰,俯瞰天下! 天生体弱?尼玛,那明明是中毒!不过不怕,本小姐是丹皇,这点小毒,手到擒来! 废材之体?我擦,万年难遇的仙魔之体也算废材?果然,没文化真可怕! 死很可怕?落到本小姐手里,本小姐让你知道,死,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 精彩片段 片段一: 擂台上,夜非雪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脚下是一身狼狈、深负重伤的黄连雨。 “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你会有今天的结局?是不是很不甘心?我猜,你一定想着黄家会为你报仇的是不是?本小姐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和黄家,一个都逃不掉买!” 她的声音很轻,唇角甚至带着一丝淡笑,但吐出的话语,却让躺在地上的黄连雨瞪大了眼睛,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后便晕了过去。 她厌恶地看了一眼黄连雨,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擂台。 片段二: “我救了你,你准备怎么报答我?”某女眼睛发光的看着床上霸气侧漏的男子,一脸的兴致勃勃,“我要的不多,你就随便给我个十万金币就行。” “我身上没有金币。”只有晶卡。 “啊?”某女眼底的光芒立刻变得暗淡,不过很快又亮了起来,只见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男子,而后忽然凑进他,“要不,你以身相许吧。”有个美男陪着似乎也不错。 男子沉默,就在某女以为他不会同意的时候的时候,中午开口。 “好!”   推荐天蝎旧文:   《凤耀异世》:http/www.xxsy.net/info/427388.html   《凤非烟》:http/www.xxsy.net/info/354100.html

  • 神女凰曦

    暮雪晨曦

    玄幻言情已完结89.73万

    她是九重天万人倾慕的神女,血脉强大,万人敬仰。 他是魔都城众魔畏惧的魔君,嗜血成性,众魔臣服。 一场天劫,她一界神女,为保万民,魂飞魄散。 浴火重生,神女变废材,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说她是废灵根?一颗洗髓丹便改变了她的命运。 双系属性了不起?她分分钟测出全属性。 欺负她没有魔兽?拜托,上古兽神都主动求她契约的好不好? 再次相遇,他霸道的夺去了她的初吻,为她再次倾心。 她心如止水,他步步纠缠; 她身陷险境,他挺身而出。 “娘子,我们出去玩吧。” “不去。” “娘子,我们生个孩子吧。” “不生。” “娘子,我饿了……” “自己找东西吃。” “不,我要吃你。” 他装傻充愣、死缠烂打,吃尽她的豆腐。她冷心冷情,却不知早已丢了心。

  • 神图腾:兽妃天下

    如沫

    玄幻言情已完结55.34万

    一场神魔大战,一副神秘图腾,六界风起云涌,王者锋芒毕露,且看奇女子如何凭借‘兽灵师’的身份妃临天下。世人眼中,她是死灵,是废物,是家族耻辱,人人可欺之; 他的眼中,她是天才,是骄傲,是人中之凤,他的掌上明珠。这大陆人眼中尊贵冷漠的男子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的粘上她……

  • 第一冥王妃

    金水媚

    玄幻言情已完结65.38万

    她千方百计,死缠烂打,想嫁一个小侍卫,借此摆脱太子妃的命运,谁知道这小侍卫将来就是太子殿下?! 她,温柔一刀,救人无数;他,封喉一剑,斩敌无数。 她,医毒双绝,素有“天下第一刀美人”之称,来自现代,是一位响誉全球的外科手术主刀医博。 他,素有“天下第一剑美男”之称,却又是大周国江湖上,朝庭中人人闻之色变的天鹰教少主,素有“冥王”之称。 他,也是皇上御赐的一品带刀侍卫统领。 他,更是大周国太后娘娘一直在明查暗访的,流落民间的一位皇子…… 当救人的刀和杀人的剑相遇,注定会擦出非一般激烈的火花。 他说:“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所以,我这一生,你要负责我!遇到你之后,我已不愿一人花开,更不想一人花落。所以,我这一生,要与你携手到老,上天入地,碧落黄泉,我都要和你抵死相缠,绵绵无绝期!” 一场流星雨,司天监预测,大周国右相府的三位千金古青凤,古青燕,古青鸾中有一人是青鸟凤凰转世,太子娶之则天下太平;一人是九尾狐托生,娶之则天下大乱。

  • 雪飘五界

    雪灵玉儿

    玄幻言情连载中87.64万

    现代的第一杀手,被同伴出卖,意外穿越到了一片以实力为尊的大陆。 初见时,俩人都被对方的容貌惊呆了。 回过神后 他道:“女人,嫁给我,做我的女人。” 她听后妖娆一笑,手指轻佻的挑起他的下巴,慵懒的眯起双眸,笑道:“美人,想娶我,你真是勇气可嘉,痴心妄想,胆大妄为啊!本姑娘的丈夫那要是世界第一强者。” 他听言,没有表情,但内心微感失落,正准备转身离去。 她又笑道:“不过,我答应了。” 他转回头,目露惊喜的看着她绝美的笑颜。 “但是,不是你娶我,而是你嫁给我,如何啊,美人?”在她轻佻的话音下,他的俊脸慢慢的变黑了。 低吼道:“女人,你太过分了!” 她笑笑:“有么?若是你想娶我,可以,不过要让我爱上你才行哦!” 互生情谊后 她冷声道:“若你敢背叛我。” 他笑问:“你怎样?” “杀了你!”她冷哼一声。 他听言,并不生气,宠溺的揉揉她柔软的长发笑道:“不要这么狠吧!你能下的去手吗?” 她占有欲极强的反手将他抱住,凉凉的道:“你是我的,我的东西若得不到,一定会将它毁了,所以......”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不要背叛我,那结果是你承受不起的。”

  • 狂傲魔女收桃花

    千梦幽蝶

    玄幻言情连载中91.57万

    杀手排行榜的第一位血纱,在一次做任务时被人设计嗝屁了,再次睁开眼,转型成婴儿,庶母恶毒害死娘亲,没事,我很大度的,毁了你最骄傲的女儿就好了…… 庶妹没事找事,没事毁了你一身灵气,让你变成废人……父亲冷淡,热爱权势,不管不顾母亲的死活和自己的生命,嘿嘿,既然你爱你的权势,那么我就毁了你一心巩固的权势。 只是,不知不觉间,围绕在身边的男人怎么越来越多了魔玄冥:吟儿,当年是我错了,我会弥补你的。百里彦:小雪雪,我看了你的身子,我会负责的。尘清逸:丫头,我非卿不娶 还有他、他、他…… 简介小白,内容精彩……绝对宠文

  • 神算天下之小姐太嚣张

    阑珊留醉

    玄幻言情已完结57.8万

      现代玄流末裔,玄机门大师姐倪代裳因一次红颜知己错乱事件,悲了个催的正好应了二十四岁死劫,来到魔古灵大陆。   战魂归,圣人出,干戈起,逐鹿忙,万载大事浑如梦醒,精灵一族再现辉煌!   道神预言流传,倪代裳应运而来,成为了没落家族倪家三小姐——倪代裳。   从此傻子变疯子;   木讷变嚣张;   一代特立独行的魔法天才逆袭而起。   天机重掌,动乱始现,各方群雄,逐鹿中原。   道神魔法、圣域魔法、光明魔法、黑暗魔法.........   隐匿的各方血脉神裔纷纷涌现,拉开了万载之前,上古魔神大战的后续篇章。   而倪代裳正是那诸天星辰中最不起眼的小星,却成为了那划破了这万籁俱寂的漆黑夜空,打乱了那星罗棋布、漫天星斗排列的初始之乱。   星象,预言,混沌。   是祸乱、祸水?   亦或者是归来的天命之人?   倪代裳:姐的地盘姐做主,管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乱!   她背靠红包系统。   手掌玄学五术。   神裔血脉觉醒,精灵、道神两族来护,管你什么人来,统统给姐洗干净脖子等着。      本文1V1,欢迎跳坑!   Ps:不喜勿喷,可点叉绕道。   

  • 邪妃惑世之逆天言灵师

    长歌欢

    玄幻言情连载中84.65万

      【女扮男装,一对一,男强女强】   她是仙灵界人人敬畏的神级言灵师。   说破——万物可破。   说死——无人能活。   一朝陨落,变成无法修炼的废物。   不能修炼又如何,言灵一出,天地可控!   当废物一言定生死,狠狠打脸狗眼看人低;当唯一的言灵师势不可挡地崛起,仙灵界和凡人界,又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   彼时。   她红衣张扬,风流肆意,谈笑间尸横遍野,世人畏之如魔。   他白衣蹁跹,淡漠薄凉,抬手间起死回生,世人敬之如仙。   当光与暗强强碰撞,谁又夺了谁的心,谁又控了谁的魂?   她眼尾轻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与玥公子春宵一度,死而无憾。”   他眉宇寒凉,“——如你所愿。”   ——   片段:   当无数灵师用尽各种战技掏空灵力攻击封山大阵,奋战几个时辰,累得大汗淋漓,眼看大阵摇摇欲坠,马上就碎,众灵师激动得语无伦次。   这时,姬夜欢来了。   她说:封。   于是,大阵恢复如初。   众灵师傻眼,全部扔了武器骂娘!   卧槽,谁愿打谁打去,这也太无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