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医弃女

    MS芙子

    玄幻言情连载中1389.02万

    新书《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已发~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 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 药毒无双,神医也要靠边站;灵兽求契约,不好意思,兽神都喊咱老大; 渣爹,敢抛妻弃女,她就让他家破人亡;世人,敢欺她辱她,她必百倍还之; 再世为人,她王者归来,岂料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 他明明是杀伐决断的鬼帝,却化身呆萌无害的敌国质子…… (正文已完结)

  • 纨绔乐妃

    陌烟

    玄幻言情已完结561.56万

    当现代无音门的唯一传人,暗黑佣兵界的无冕之王,变成懦弱废材的侯府大小姐,会在异世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欺负她?不好意思,从来只有她欺负人的份! 敢阴她?自取其辱,不知道那都是姐玩剩下的么? 凰临异世,势必凌驾诸天!敢惹她者,一概万音轰杀! 只是一个不小心,她掉入某人张开的名为宠爱的网,挣脱无力,只能沉沦…… 传闻东方天域的修罗鬼帝霸道冷酷,嗜血无情,不近女色,只喜欢男人! 君云卿嘴角抽搐:那旁边这个死粘着我的人是谁?!

  • 我家邪妃太嚣张

    蓝白格子

    玄幻言情已完结206.25万

    楼慕烟,天灵大陆焰宙国战神将军的女儿,家世显赫。 因为是天生绝脉者成为了帝都最出名的废材,被深爱男人家族定下的侧室打成重伤,烟消命损。 楼慕烟,修仙界天灵根的合体期修士,灵界天资绝艳的极品女仙,因为一场空间风暴,她魂穿到异世大陆。 冥冥之中,她成了她,从此以后,她改善体质、踢走渣男、弄残伪善小白莲,拐个强大妖孽美男做夫君。王者归来,就看她这个大能如何在异界玩得风生水起,掀起一层层风暴浪花。 新书现玄《重生我要当学神》已发,欢迎收藏阅读~

  • 毒医娘亲萌宝宝

    苏晴儿

    玄幻言情连载中721.04万

      苏若汐,凤舞大陆,凤天国苏王府三小姐。天生废材,颜丑,人傻,从小就被欺凌,最后被两个姐姐下药之后推下山崖致死……   再次醒来,灵魂交替,当强者之魂,进入弱者之躯,凤舞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   修炼?她拥有逆天的体质,躺着睡觉都能吸收玄气!   炼丹?带着宝宝随便在森林里逛了一圈,契约一只萌兽,吃了药草就能拉出丹药!   炼器?在路上,随便救了个呆萌的路痴,竟然是炼器天才,萌萌的认他为主,只因她愿意为他带路……   他,容貌妖孽,风流无双!表面上是凤天国冷酷的凤王,实际上则是神秘势力的背后主子……   初见,她将他压在身下,当成了解药,却不曾看他一眼,只是顺走了他的钱,更不知他是谁?   再见,她在他的赌坊,再次赢走了他的钱,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人去钱空了……   六年后   她,掀开了神秘面纱,露出了倾城容颜……   她,血洗了泱泱大国,绽放了万千风华……   有个人,心伤成殇,为她三千墨发变成雪……   有个人,默默守护,为她血染黄土身先死……   女主强大、清冷、绝色、腹黑。不惹是非不是害怕是非,只是讨厌麻烦。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斩草除根。   男主腹黑、强大、冷漠。结局一对一。 【苏晴儿唯一粉丝群:154856.】

  • 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

    猫猫寶貝

    玄幻言情连载中551.26万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   当二十三世纪呼风唤雨的毒医大人重生为凤家大小姐,风云色变,谁与争锋!   废物?   貌丑无颜?   软弱可欺?   统统都是扯淡!   天生全系玄灵之体,凤凰血脉!   坐拥凤皇空间,财宝如山!   无数兽兽小弟追随效忠!   一身毒术毒人于无形!   阴险狡诈、腹黑狠辣!   谁敢惹?   ----------   凤家大小姐还有后台,一路宠!宠!宠!   揍人,当打手!   杀人,递刀子!   完事儿还心疼问累着没!   千变万化花式宠,遍地撒狗粮!   直宠得她无法无天,天下大乱,世人皆恐,可就这样,那位还觉得宠得不够多!不够好!   天下人哀叹!   给别人留条活路吧!管管吧!   某人冷笑,给你们留活路了,我媳妇不高兴了,你们负责吗?   本文一对一,男主女主身心皆干净。   男主可高冷,可软萌,还会卖萌,手感极佳!   宠文,没原则没底线的宠!

  •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

    安安小陌

    玄幻言情连载中134.9万

    她,现代异能杀手,是杀手界和佣兵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是一场阴谋还是一段注定情缘亦或是她登上王座的必经之路?跨过时空之门,当无心冷情的冰川遇上邪魅嗜血的妖孽时,到底谁会乖乖跪下唱征服? 初遇时,他光明正大的看她洗澡,“月色正浓,我竟看不到阁下的脸……”暗含嘲讽的一句话,言下之意:阁下,你这么不要脸你自己知道么? 换来的竟是对方无赖的调戏,从此她便被这个对她无下限的妖孽赖定了一生,她出言讽刺他照单全收并且找准机会实施她所说的无赖,她是极地冰川他却敞开如火的怀抱誓要把她捂化了,他宠她入骨,爱她成痴,视她如命,这样表面对她流氓无下限实际腹黑强大的一个男人,她该要还是依旧孑然一身?

  • 懒人天下

    布勒作者

    玄幻言情连载中29.96万

      白莫雨,白石集团幕后掌权人,黑社会组织金牌军师杀手,一朝穿越,不改低调本性,更添变态天赋。   穿越前,懒得出奇的她,是第一财团幕后掌权人,黑社会组织金牌军师杀手。   穿越后,懒得离谱的她,是小小一枚大堡弟子,大大一枚集斗气师、驯兽师、炼器师等各种职业于一身的天才高手。   白宇,斗气师大师兄,谪仙般的翩翩公子,待人疏离有礼,唯独对她关心备至。   白阳,武士大师兄,八卦王、话唠、处事随心随欲的他,唯独对她牵肠挂肚。   七皇子,皇帝最为宠爱的三个皇子之一,天赋卓绝、惊采绝艳、冷血无情,唯独对她无可奈何。   三皇子,皇帝最为宠爱的三个皇子之二,冰山皇子、面瘫俊男,唯独对她倾城微笑。   五皇子,皇帝最为宠爱的三个皇子之三,妖孽男子、花心萝卜、游戏人间,唯独对她钟情一世。   。。。。。。(美男多多,轮番上场,神秘省略。)   男强女强,一对一,穿越玄幻青春纯爱小说。   轻松无虐,少重口味,美男多多,美女少少。(如若觉得女主强大的过分、情节不够合理,严谨受不了yy的亲们看不下去,请点击右上角红叉叉离开,请勿用各种不文明用语谩骂,谢谢。)

  • 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

    梦境凉

    玄幻言情连载中223.58万

      传说中,狼族七公主狼千言,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无一不精,无一不通。   温文尔雅,美丽大方,善良可人,亲切和善。   却偏偏凝聚不了灵力,实乃废物一个。   小狼崽们哀嚎一声,传说果然是传说,就是不可信!这只妖明明就阴险、奸诈、腹黑、小气、自私,阴死你你都不知道!   这货,明明就是个坑货!   实力?先天满灵力!至纯灵力转化!晋级比磕了药还快不算有实力?   势力?神界之亲!妖界之主!六界之中花开遍地不算有势力?   于是乎,坑货说:我要金钱。   千金滚滚而来。   坑货说:我要美人。   美人笑意相迎。   坑货说:我要收藏。   收藏你们懂得。   ★★★★★   片段一:   四城决赛前有人挑衅,“你们大史学院能走到这里只是靠运气罢了,狼千言你作为队长居然一次没出战过,第一战敢不敢上!”   狼千言笑的很美好,脚下豪不含糊的把某人踢到台上,“大外甥,第一战你去。”   某人炸毛。   狼千言顺之:“乖,给他们看看我们大史不是靠运气。”   ★★★★★   片段二:   姽婳看着笑的一脸美(谄)好(媚)的狼千言,面无表情的说:“你拐了我师兄,骗了我儿子,现在还想来坑我丈夫,你真厉害。”   狼千言笑:“过奖过奖,表姐,我只是找表姐夫借个死神镰刀而已。”   ★★★★★   片段三:   狼千言终于将某人脸上的半边面具弄了下来,看了半晌,某人内心无比期待她能说些安慰,或者心疼之类的话时,狼千言一脸认真:“你说的对,它确实挺丑的。”   某人:“……”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   本文爽文,女强男强强强联手,欢迎入坑,带你们进入一段奇妙瑰丽的玄幻之旅!

  • 灭世女神君

    林霡霂

    玄幻言情连载中164.03万

    世人皆以为,平凡才是真理,殊不知,异种灵力无处不在。 世人皆以为,世界只有唯一,殊不知,踩在脚底下的竟是另一个相同的平行世界。 世人皆以为,她只是一介平庸,殊不知,她才是上古天源族真正的守界圣女。 你说她不美?她就要惊艳到你哑口无言。 你说她不强?她就要突破天际强出宇宙。 你说她无人爱?呵呵,看看所有你们垂涎的男人怎么甘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霂霂倾力打造玄幻爱情“动作”大片,收藏不后悔!

  •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

    二堂姐

    玄幻言情已完结200.5万

    【1V1双洁甜甜甜宠文,美男无数,虐渣撕白莲】 且歌,可盐可甜,不辨雌雄。 误入仙泉,竟被冷面殿下告知是女儿身。 天赋异能,织网造梦! 呼风唤雨,命犯桃花! 六道轮回,三生三世。为人为妖怎么嫁的都是同个人? 他,明明是杀伐果断的仙界神殿,却因她变成炫妻狂魔… 【传闻六界第一美人且歌,温柔贤良软萌可欺?】 神殿:什么温柔贤良?她明明是个狂妄自大,脾气臭,还死要面子的狠戾小狐狸。 【传闻仙界神殿不近女色,面瘫寡淡清心寡欲?】 且歌:什么不近女色?他其实是个霸道幼稚,衣冠楚楚却变了个态的腹黑大王霸。 【神殿脑回路】 且歌:“乖,你今天怪可爱的!” 神殿冷哼:“不准说本殿可爱。” 且歌:“何故?” 神殿:“可爱在风情面前,不值一提!” 【漫漫追妻路】 神殿:“又逃?活捉她,问她是不是欠收拾了?” 仙倌南天门高喝:“且歌娘娘,神殿问您是不是欠收拾了!” 众仙红脸,冷面神殿这么会玩? 且歌手持长鞭破门而入,“我不要面子的?” 神殿自跪针毡:“本殿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