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王之自恋狂的恋爱物语

    紫云诺

    轻小说已完结25.59万

    月斐姌,一个已经把心抛弃的人,紧闭的心扉让人难以靠近。他,一个自大的近乎自恋的帝王,是她不得不接受的未婚妻,不甘心被她忘记,霸道的要敲开月斐姌紧闭的心扉。他小心翼翼的守候着她的幸福……面对他的关心和爱护,月斐姌那颗千疮百孔冰冷的心是否还可以被融化……

  • 网王之数到三爱上你

    紫云诺

    轻小说已完结23.89万

    尉迟缨葵,一个大大咧咧,脾气火爆的女孩,被自己的老爸骗到日本。进入樱兰认识了男公关部的帅哥,更遇到了青学的温柔王子,缨葵为了解开心结,进入青学读书。拥有高超网球技术的她,在青学中闯出一片天地!

  • 穿越网王赖上你

    紫云诺

    轻小说已完结31.57万

    她无赖无良、没心没肺,只要不抢她最爱的苹果,一切好商量。她的口号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誓死把这一伟大口号贯彻到底是她做人的准则,直到她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龙小惜也没有放弃过她伟大的标准。腹黑、冰山、放荡不羁,各类美男,她都应对自如,得过且过呢!

  • 鬼才Girl:召唤一等邪君!

    郜莲

    玄幻言情已完结14.4万

      什么?世纪大陆苍穹一方的天才少女昔日竟是那个人皆而知的修炼废柴?软弱无能的顾三小姐?高手如云的修士听闻大吃一惊。   她顾南茜,本是31世纪身负异能的阿酋联巫师,国民为之敬仰的治国天才,却也敌不过招人厌恨,架空权利,被迫妥协成了傀儡巫师。   一朝穿越,当她代替了她的身份。   妄敢动她者,磨刀架其脖子上;   携伙围剿她?来一个杀一双。   逆天路上,妖人占卦她是灭世之女?抱歉,我命由我不由天;身旁更有妖孽缠上身?名付其实的演绎着相爱相杀大戏,两人竟撩出爱的火花?

  • 陆少宠妻100式

    爱萌丽

    现代言情不限3.38万

    【商业圈内口陆总头禅:老婆,结婚好不好?】 [追妻火葬场/沙雕/虐甜/婚恋] —《呆萌狐狸犬美男》近日恢复更新,此文下本续挖坑— 美男出浴,这是荣笑见到陆泽其第一幕所概括的四个字。 自家老爹集团面临破产,荣笑提着裙摆寻找神秘救主,不料被吼了一顿。 “这婚你还结不结了!”荣笑怒摔枕头愤然质问。 “结结结!”男人死皮赖脸赔笑道。 “哼,你不是有个什么初恋还在等你吗?” 此话一出,陆泽其总裁原本笑意满满的脸立马黑了下来: “荣笑!纵容你不代表你可以怀疑我的感情!明明就是那王八蛋设的陷阱!” “你敢说你没爱过她!” 陆泽其忍无可忍:“我爱过我是大傻逼!” “……我知道了还不行吗,没爱过就没呗,骂自己做什么。” 【精分傲娇总裁X暴脾气集团继承人】 阅读指南: ①此文早于17年开坑 ②双C,1V1 ③男主前任纯属陷阱,木有感情 ④互怼日常=陆总单方面自虐

  • 笑傲红颜

    杨晓月

    玄幻言情连载中69.92万

    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吞了一颗珠子而已,没有想到再一睁眼居然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大陆。 穿越就穿越吧,这临时征用的身体好歹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身份还是大元帅府的大小姐,妥妥的白富美一枚。还没开始奋斗,就已经站在了人生巅峰了好么? 什么?花痴?呵呵,看看本姑娘屁股后面追着跑的各色花样美男,用得着犯花痴?即使犯花痴,也是对着自家男人犯花痴,不犯法吧? 废物?姐走的是修仙成神之路,认得儿砸也是伴生神物,还有四大神兽保驾护航。姐若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赃物? 且看现代特工穿越到异世,挥手舞风云,抬脚动乾坤的异世之旅,是一场意外,还是命运的安排? 本文女主强大。请喜爱者多多收藏,不喜者慎入!

  • 快穿之撩汉之路

    翊殇殿下

    科幻空间连载中53.34万

      酒吧里的一场宿醉使得她整个人生发生了改变,从此踏上了一个又一个明面上拯救世界暗地里撩汉子的旅途

  • 我爱的人只有你

    漂亮的十三娘

    现代言情连载中39.02万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可以说是对男主人公最好的解读了。事业的成功,带给他物质的满足,可是爱情的缺口却只有一人能填补,这就是韩强和张欣茹的爱情故事!

  • 沈南君,我如果爱你

    公子九竹

    现代言情连载中12.36万

      若是选择结婚对象的话,我会选一个可以与我比肩而立的人,我们互相倾慕着对方,支持着对方。在人格上,要有最起码的平等。   其实,我也曾像个少女一般,做过梦,追过梦中人。如今大梦初醒,只愿与他幸福的生活。   我的爱人,我希望你幸福,也希望我幸福。

  • 玉色长歌

    沈陆

    古代言情连载中34.03万

      此处是简介:   据说穿越剧定律不是车祸、撞头就是植物人,醒来时不是富家千金正待入宫选秀,就是底层穷苦女娃天上掉馅饼得到武功秘籍翻身农奴把歌唱。   而她,一没有出车祸,二没有撞着脑袋,三也没有得什么要死要活的病症变成植物人,不过就是拎着个箱子出门溜一圈(离家出走?),怎么就突然成了大齐第一淑女?还和当朝将军之子有婚约!这身份,这地位,啊呸,娘啊,这是自个儿把头伸到断头台下,就怕那铡刀什么时候掉下来啊!   他说,你很有趣,有趣得让我停不住脚步,移不开眼睛,也舍不下命。得不到这爱意缠绵,便翻了这天下搅了这红尘翻覆你心绪换抵死纠葛难断。   他说,女人?爷一抓一大把。你?你不是女人,你是尤物。低调?这不是爷的行事风格。哪儿乱爷去哪儿,哪儿还乱得过你这疯女人的心?爷就委屈委屈住下好了。   他说,王权是我的,皇位也本就是我的,何来争夺之说?阻我前路者,杀!什么?小的杀不了?那就杀老的好了,留下一个窝囊废和一个女人,教军营里那一群大老爷们儿怎么逛妓院吗!哈哈哈......   不过这只是普通版简介。   正常的在这里。   深仇血海滔天,是谁?将尖利的爪牙伸向襁褓中的婴儿!是谁?在皇权更迭之路上踏着亲手堆起的白骨,步步向上!又是谁?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一动手指,让那堆白骨刹那倾塌!   有人归来,归来的是千锤百炼开锋后的利剑。迎上她,忽颠覆了世界,乱了红尘,没了章法。开始便错了,错过了错的人,错一场风花雪月,错一回动魄惊心。   平等?人分三六九等,平等又是哪一“等”?一场血雨腥风中的无声倾轧,一场翻覆生死里的逐鹿之战,到最后,竟成了一场争夺一颗七窍玲珑心的赌赛。到头来天下谁主,她戏唱罢,她属几等?   深雪里碎了一地软红,她和他们赤脚踏来,醉了几许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