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爱不休:步步成婚

    减木兰

    现代言情连载中54.11万

    遇见他时,她是24岁的钢琴老师。 遇见她时,他是18岁的高三学生。 25岁,她锒铛入狱。 19岁,他考上大学。 时光荏苒,真爱无惧。 跨越年龄的障碍,摒弃世俗的眼光, 她终于敞开心扉,他终于得偿所愿。 可是,上天对他们的考验还没有结束...... 为爱情只身犯险,为爱人不吝性命, 千山万水,枪林弹雨,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特别提醒】 这是一个关于爱和被爱、命运和救赎的故事。 集言情、励志、冒险等元素于一身。 (差点剧透......) 虽有虐点,但会发糖。 喜欢请入坑,不喜勿喷! 木兰会珍惜每一个喜欢我的文文的亲耐滴读者!

  • 宣生六记之上古遗密

    宣飒

    古代言情连载中62.8万

    宣生六记第2部。 她说,“我这一生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希望能和阿淼永远在一起。但它实现不了,所以我有了第二个愿望,惟愿他此生能够长乐无忧。” 他送她一坛忘忧,她笑着说,“你就是我所有忧愁的来源,既忘不了你,又如何能够忘忧。”

  • 傲娇散修的命定姻缘

    风易

    仙侠奇缘连载中62.38万

      小小少女,人生十四年经历多次生离死别,连自己都开始怀疑是天煞孤星转世,打算活一天算一天然后孤独终老、哦不,是孤独拥抱死亡时,遇见了传说中的仙人。   修仙拜师,从此远离凡俗苦楚争分,过上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日子?   不!   属于她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无忧安少不请自来:“你远渡修仙界需要我帮忙。”   “谢谢呵!”下一秒就用船桨支开海岸,她已筑基,难道还渡不了这海?   “你这船太慢。”安无忧口中埋汰却已强行入船。   “下去!”船桨指向这个不待见的男子。   安无忧抓住桨面顺势一带,双双入海:“正好许久没来龙宫玩玩了。”   “龙宫?”注意力被这两字吸引。   从此丢了她自己的真命天子、天定姻缘……

  • 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

    木楼语

    玄幻言情连载中71.25万

      【本文一对一,无虐爽文,女强vs男强,强强联手,宠爱无极限】   她,一代神偷,大难不死,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个痴傻小乞丐身上。   痴傻被嘲笑?没关系,本姑娘已经一个不小心变成天才了!   穷得叮当响?开玩笑,本姑娘天生就是活体宝物探测仪,运气逆天挡不住!   废柴没修为?不好意思,几年蹦跶完你的终生追求,顺便练个你想都不敢想的五行元素!   还想欺负她?没关系,她奉行的原则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找死,送人一程!   是朋友,好东西你随便拿!   是敌人,坑蒙拐骗,没有下限!   她堂堂鬼手神偷,还玩不转这些个道貌岸然的跳梁小丑?!   唯一的败笔?   大概就是在她还弱小的时候,不幸被人追杀,路上巧遇某男,被忽悠地自荐了枕席,从此奔上了不归路……   【剧场一】   某男轻飘飘的蛊惑声传来,“闯入本座的浴池,你说本座该给你怎样一个死法呢?”   “使者大人,您最喜欢给人怎么个死法?”某卿后背冷汗直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喜欢嘛……自然是让人死在他最恐惧的东西之下。比之抽骨、拨筋、熔魂、丢进化血池什么的可有意思多了,不知道小狐狸最害怕什么呢?”   眸卿愣了愣,随即她大咧咧地笑了下,“最惧牡丹花下死。”   “牡丹花?”那人轻轻念道,似乎有些疑惑,“为何?”   “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一怕做那风流鬼,二怕被压在下面。”   “……”   【剧场二】   某日,某龙哭丧着脸哀嚎:“主人,我已经一个月没见小七了。”   某男淡定挑眉:“嗯?”   某龙又哭:“今天看到小七,她说要搬出去。”   某男微微差异:“嗯?”   某龙深吸一口气,忿忿捏拳:“小七说要搬去王妃刚开的伶馆。”   某男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开伶馆?走,本座倒要看看他们哪个比本座好看了!”   某龙默:“……”这是重点吗?

  • 公主谋之祸乱江山

    凉薄浅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67.89万

      这是一个关于预知梦的故事,史上最荒唐、最得宠的公主在横行霸道的路上,遇到了人生最大绊脚石——国破梦!   燕蒹葭是个放荡不羁,纨绔张扬的公主。她斗兽走马、兴建琼楼,玩得不亦乐乎……可谁也没有料到,当一连串的噩梦连连袭来,这个名震天下的荒唐公主竟是错愕的发现,梦中景梦外身,朝堂世事所发生的一切竟是与梦中不谋而合。   是她陷入癫狂,还是这世上诡事不断,恰恰落在她的头上?   凉城有杀人狂魔屡屡得逞,与她梦中错综复杂的祸事开端一模一样,为此,她南下凉城,一步步踏进泥潭,卸去骄纵面孔,露出最是城府深深的一面。   究竟是她引君入瓮还是被人瓮中捉鳖?小剧场:   燕蒹葭指尖轻佻,落在烛火下的笑容明媚而邪肆:“我当是什么人行刺呢,原来是你啊!”   “行刺?”火光跳动,那俊逸的面容幽深至极:“我可不是刺客,只是来偷一样东西罢了。”   她挑眉,似是而非:“偷什么?你不会是要说,偷本公主的心吧?”   “公主猜错了。”他道:“我只不过要偷香罢了,公主的心那么贵重,我不敢要。”   话音一落,他忽而倾身上前,动作快的让人无法看清……   这是一场诡事不断的惊天预谋?这是一场护卫燕国的喧嚣大战?是妖魔横行还是人心叵测?且看外表纨绔无厘头的蒹葭公主,如何破釜沉舟,于迷雾和噩梦之中,挣脱命运的枷锁!   本文双处、男女主身心干净,男强、女强。你以为是虐文?其实是强势的甜宠文!此文又名《蒹葭》   

  • 冷少来袭:老婆,太撩人

    藉秋风

    现代言情连载中66.76万

      【初次相见】   金闪闪想往一边站站,靠到电梯的墙上,可是脚步故意更她作对似得,偏偏不听使唤,往后一退,直接退到冷墨辰怀里。   她没发现,身后的冷墨辰嫌弃的表情,差点烧了金闪闪的后脑勺!      “对……不起!”金闪闪下意识地就跟冷墨辰道歉。     【再次相遇】   金闪闪的呼吸急促起来,苍天呢,就不给我留条活路吗?   人家是被逼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做媳妇,难不成她是被逼给这个变态加残疾做老婆?   金闪闪怯怯地暼了冷墨辰一眼,不不不!不行!   她不喜欢残疾人!   变态,更甭提!   冷墨辰的脸抽了抽,你这眼神,是几个意思?   灯都亮了,你都没认出来?   就算没认出来,但看到我这盛世美颜,也不该这反应!   ……   初次相见,冷酷又冷漠的他,带着偏见帮助了她,让她免于失身他人,保了清白;而她,却是只字不留的离开,不见踪影。   再次相见,她对他毫无印象,似乎他从未出现在她生命中一样;而他一眼便认出她,同时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开始不安分的骚动!这不安分的骚动,受到了来自各方的热潮冷风!     然鹅,心理素质超强又自信十足的冷少,才不会理会这等闲言风语,他只觉得这些人是对他的羡慕嫉妒恨!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绝对宠溺甜蜜,酥麻入骨,欢迎入坑~)

  • 仙途蔓延

    单慢慢

    玄幻言情连载中73.22万

      一个被遗弃的女婴苏蔓,机缘巧合踏入仙途,却因为灵根特殊一直徘徊在天才与废柴之间,在不着调的师祖和师兄加上冷面师父的三重刺激下,苏蔓终于踏上大道,没想到,等待她的并不是一番坦途,而是更为艰难的考验,突然蹦出来的父母,突然被扼杀的爱情……原来站的越高要承受的就越多……不过所有的付出终将会有回报,找到自己的道,终将站在巅峰,笑看天下

  • 美人归之银行风云

    明月草堂

    现代言情连载中50.46万

      银行美女云绎心,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金融新贵楚明宇,横刀立马,傲视千军   金风玉露一相逢,当年的恋人在银行重新相遇   云绎心,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   你是我的人   一天天脑子想什么呢?   想你!   不好意思,我已经把你甩了   我身高185,体重150,你现在甩一个试试   哎,我有病了,就是那个什么冷淡   ……我忍   算了,以你的习性忍得住?   谁让我特么犯贱,非一棵树上吊死   那你要振作点,你的体重可能需要两棵树   十年的爱恨情仇能不能圆满,股灾的惊涛骇浪会不会将他们吞噬,金融情侣披荆斩棘能否到达幸福的彼岸,或是,再回到原点……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08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快穿之撩汉之路

    翊殇殿下

    科幻空间连载中53.78万

      酒吧里的一场宿醉使得她整个人生发生了改变,从此踏上了一个又一个明面上拯救世界暗地里撩汉子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