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文 / 绝歌 更新时间: 2007-02-09 15:18 本章字数: 8332 下载TXT 本书安卓单本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

  我想我就变了模样

  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

  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闭上脸看见天堂

  那是藏着你笑的地方

  我躲开无数猎人的枪,

  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

  为了你 我变成狼人模样,

  为了你 燃烧了疯狂,

  为了你 穿上厚厚的伪装

  为了你 换了心肠,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愿意用几世换我们一世情缘,

  希望可以感动上天,

  我们还能不能 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当我再踏过这条奈何桥之前,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让我再吻一吻你的脸……

  这是建筑于南北朝时期的一间小庙,因为战乱人祸,这里人烟绝迹了几百上千年,小庙早就没了香火供奉,按理说它早就该残破不堪或者是倒塌了,可它却巍然依旧。

  一匹通体雪亮的狼端正地跪于破庙正中,对着佛像用它的前爪敲打着木鱼,咏诵经书。

  蓦地,佛光出现,普照着大地,佛音弥漫在空中。

  狼抬起头看着天空,佛主庄严的法像现于云端之中。狼立即伏首叩拜,微微擅抖的身子透出它的激动。

  “尔修行数千年,位列仙班仅一步之遥,何故迷恋情爱。”

  “小狼不要成仙,小狼愿用几世去换与灵狐的一世情缘,求佛主成全。”狼虔诚地叩首,每一叩首地上都传出“咚咚”的闷响声,在它头与地的相接处,出现一团血渍。

  “也罢,就成全你,许你到地府投胎,与灵狐结一世情缘。”

  “谢佛主”

  狼辞别了破庙,来到几千年前与灵狐分离的湖边。几千年过去了,沧海桑田,湖水早已经干涸,成了一片桃树林。阳春三树,桃花盛开,粉色的花瓣随风在空中飞舞着,鼻子中弥漫着一股醉人的芳香。

  千年岁月,星移物换,昔日的恋人早已失去芳踪。犹记得千年前的那日,它们在湖边饮水,一群带着猎狗的猎人围攻了过来。猎人的箭射中了雪狐,它那赛过天山之雪的白色皮毛,一直是猎人们追逐的对象。狼叼着受伤的灵狐,拼命地奔逃,最后在夜晚绕进了人类怯于进入的乱坟岗才摆脱他们的追逐。但灵狐的生命却到了尽头,它此刻气若游丝,眼神中满是**与不舍。它必须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它的修行已经让它摆脱了畜牲道,下辈子它将成人。

  “灵狐,等我,我们一定要再续情缘,等我。”

  “我等你,不管是几千几万年,我都等你。”灵狐难舍的目光一直看着狼,直到断了气它也舍不得将目光挪开。

  “灵狐”的身体慢慢地变冷,狼不停地蹭着它那失去生命的身子,只觉得心底涌起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它仰首对着圆月悲啸,悲泣的狼啸声在山野间回荡,从此,这个地方改名叫做“狼啸岭”。

  狼掘土埋葬了灵狐,压下身上的悲痛,缓缓地走出这片坟墓,来到山间的小庙。它继续潜心修道,希望可以有朝一日也能进入人的轮回道再与“灵狐”相聚团圆。

  都说佛主慈悲,它便不停地乞求佛主再给它们一次相聚的缘。为了换取到这段缘分,它宁愿失去几千年的道行,它宁愿不成仙,它愿意用它的几辈子去换取与“灵狐”的一世情缘。

  领着佛主的法旨,狼来到地府的轮回隧道,迫不及待地冲进去,在医院里出生,成为人类的一个小婴孩。

  鬼差急切地追来,它才知道自己居然还没有喝孟婆汤,才知道自己还没有到地府办手续,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只能成为一半的人,每逢月圆之夜,当月光照在它身上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头狼人。又因投胎太急切,走错了产房,它竟然错投为一个女婴孩。

  时光流转,二十五年时间转瞬即逝。它走过了一个人的二十五个春秋,修完了大学的课程,在一家公司中做主管,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她不停地在人群中寻寻觅觅,但“灵狐”仍旧下落不明。

  她在各大网站上都发表了一篇文章——“狼寻觅爱人灵狐”,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

  这一生,她不知道“灵狐”的模样,这一生,她不知道“灵狐”身在何处,但她坚信她一定会碰到灵狐,因为它们有这一生的情缘。

  故事在网上流传,人们都说写得很感人,但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她也不在意,只要“灵狐”相信这是真的就够了。

  这一天,她打开QQ,上面传来留言,是一个网名叫“灵狐”的女子留下的:“喂,你是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和我梦里的故事一样?你是那匹狼吗?”很不客气的话语,就像昔日“灵狐”的话气。

  狼的心跳漏了一拍,立即通过她加为好友的请求。她没在线上,她便给她留言:“我是狼,见到信息后请速与我联系。电话13XXXXXXXXX。”

  接下来狼便一直焦急地等待着“灵狐”的回复,每次听到手机响起她的心都一阵揪动,紧张又期待地看向显示屏,但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一个月过去了,“灵狐”还没有跟她联系,她在“灵狐”的QQ上留下了很多留言。

  狼端着酒杯站在天台上,仰首靠着栏杆吹着城市的夜风。今晚的月亮是弯月,星星洒落在天际狡黠地眨着眼睛。盯着星空,它似乎又看见了“灵狐”那天真中透着狐类特有的狡黠的笑容,那笑容,骄傲而又蛮横!

  它是狼,但在几千年的磨练中它丧失了狼的天性,它不再凶残、不再嗜血、不再狡诈,它变得忧郁,它只是在岁月中守望,在人群中寻觅爱人的一个天涯失落人。

  将杯中的红酒地一饮而尽,然后又返身拿起拦杆上的酒瓶倒了一杯。

  手机的铃声传入她的耳中,她懒洋洋地摸出手机,寻思着会是何人在凌晨两点给她打电话。

  看清显示屏上的号码,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喂,哪位?”

  “你是狼么?”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年龄应该在二十至二十五岁之间。

  “我是。你是灵狐吗?”狼为之一振。她终于打电话来了。

  “我是网名叫灵狐。”

  “你在哪里?”狼的心底涌起一股极度的欣喜,更有一种难又言喻的激动。

  “网吧。”

  “哪一家网吧,我去找你。”

  “不是吧?来找我?万一我们不在同一座城市或者是同一个国家你也来找我?”“灵狐”戏虐地问道。

  “是的,也去找你。”狼坚定地说。好不容易有了她的消息,别说是有千万里之遥,就算是阻隔着刀山火海她也要去找到她。

  “那我得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狼的心一紧,她想见她么?

  “考虑你是不是疯了啊?万一你是疯子,我跟你见面岂不是很危险。”“灵狐”非常直接地说。

  狼说道:“我绝对不是疯子。只是我的经历是普通人没有经历过也没有见过的,所以让人无法相信。”顿了一下,她又问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她吗?”她说的“她”当然就是那个灵狐,她写的故事中的主角。

  对面传来一阵沉默。

  “喂,你在吗?”狼试探着问道。或许是她太心急了,也许对方只是同她开一个玩笑罢了。

  “狼的额头正中是不是有一簇闪电的痕迹的毛发?”

  “是。”狼答道。这点她没在写到故事中去,别人不可能知道,除非她就是“灵狐”。

  “我们见个面好吗?我在A市的超然网吧。”

  “我也在A市,超然网吧离我不远,我马上去找你。”狼说完便往楼下冲去,手上的电话舍不得挂掉,边跑边对“灵狐”说:“我去找你,你别挂电话。”

  “小姐,电话费很贵耶。”

  “我很快就到了,你等我,你的话费我替你报销。”狼说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狼吧?”

  “我的名字叫做凌晓,你呢?”

  “灵狐”咯咯一笑,说道:“等你见到我,我就告诉你。”话语中,透着一种别的味道,只是凌晓急着去见她,没有听出来。

  凌晓气喘嘘嘘地跑到超然网吧,靠在网吧的大门上喘着粗气问道:“你在哪里?我到网吧了。”

  “我啊,已经出了网吧了。”“灵狐”恶作剧的轻笑声传来。

  “我不是让你等我吗?”凌晓的心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那你现在哪里?”

  “在网吧对面的马路上。”

  凌晓立即冲到窗前,只见一个穿着淡紫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正冲她挥手,她的另一只手正拿着手机放在耳前。她立即就可以断定那人便是与她通话的“灵狐”,她想也没想,便从二楼的窗台上跳了下去。

  这小妮子摆明了是想跟她玩捉迷藏,现在朝她挥手,搞不好下一刻她从楼梯口追下去她又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对了不让她从视线中消失,她选择从二楼直接跳下去。反正这也不是很高,以她的弹跳能力,从三楼跳下去都没事。

  凌晓抬起头来,却见“灵狐”上了一辆计程车,然后绝尘而去。

  “喂,你……你这什么意思?”

  “改天再联系,我今天要回家了。狼啊,你太帅了,那么高的二楼你也敢跳下来。”

  “你给我回来。”凌晓咬牙切齿地吼道。

  电话里传来一阵放肆的娇笑,然后挂了电话。

  凌晓恨恨地再播过去,服务台告知对方已关机。

  “过分。”凌晓气恨地叫道。楼上的窗台上站满了人,全都看着这个刚才跳楼的女子,搞得凌晓好不尴尬。

  连续一个星期“灵狐”都关机,也再没有与她联系过。若非留下了这个号码,凌晓几乎会以为那天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通过第一次的接触,凌晓这次没有急着找她。她知道“灵狐”会再来找她的。

  这一天,她下班后拎着公事包走到小区的门口,包里的手机又响了,是“灵狐”打来的。

  凌晓微微的扬起嘴角,摁下接听键。

  “喂”对面传来悦耳的女声。

  “你好,灵狐。”

  “上次的事你生气啦?”“灵狐”的声音显得有点小心翼翼。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联系?”这次她的声音又变得非常的理直气壮了。

  “你不是一直关机么?”凌晓轻声反问。

  “呃,可是你也可以给我的QQ留言啊。”

  “你都关机躲着我,我还这样不要脸的到处找你,那不是很不好吗?”凌晓轻声说道。她不追那么紧,而是采取欲擒故纵的发式,或许会更在成效。

  “灵狐”一时语塞,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诚心,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唉!那算了,本来是想约你今天见面的,看你的样子我们也不用见了。”

  好你只灵狐,居然把一切错误都推到她的头上。“呀,那我觉得这样子不大好。”

  “有什么不大好的?”

  “我们离这么近,又已经联系过几次了,如果不见面,那岂不是枉费老天赐给我们的缘分么?”

  “谁跟你有缘分啊?”“灵狐”叫道,她的脸皮也太厚了,这样子就算是有缘分么?

  “我们在这茫茫的网海相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在网海中相识且离得这么近就很难得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凌晓边说边聊,走到小区内在花坛旁的椅子上坐下。

  “嗯,算是有缘吧。那你这会儿在哪里?”

  “我在我家的楼下。”凌晓怎么听到“灵狐”的话从两个方向传来。一个念头从她的脑海中闪过,不会这么凑巧吧?

  “那你家在哪里?”再次确定电话里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打电话的人就在附近。

  “你得先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才能告诉你我家在哪里。”凌晓说完把电话挪得离耳朵远一点,她站起来环顾四周。

  “晕,说得像绕口令一样。”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凌晓看见了,在花坛另一边的长椅上冒出一颗脑袋,因为有花坛挡着,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她的发质很好,比电视广告上的还要好。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灵狐”叫道。

  凌晓绕到“灵狐”的正面,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她。她借着一个花坛做掩护,可以看得见她,但是“灵狐”却看不到她,况且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注意。

  “在说啊。我们在哪里见面?你现在家吗?”凌晓试探着问。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

  “我在我家楼下。”

  “哦。”原来她也住在这小区,真是太巧也太好了!凌晓在心里暗笑,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有高兴。她转身看着她,眼中浮现浓浓的笑意。“灵狐”长得很清秀,身上透着一股灵气,忽闪忽闪的大眼带着一股狡黠的味道。

  “灵狐”觉查到有目光注视到她,她突然站了起来,朝凌晓所在的方向看了看,凌晓急忙装作在讲电话和翻公事包的模样。“灵狐”说道:“那这样子,今天晚上九点,我们在XX酒吧见面。”

  “嗯,这样啊,离我家有点远耶。”她还真明白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约那么远的地方,打的士也要一个小时。

  “可是这里离我家近啊。”

  “哦,是吗?”凌晓起身准备到“灵狐”的身后去吓她一吓,可是她走了几步又改变主意了,于是说道:“那好吧,我们就在那里见面吧。”她也不着急拆穿她,慢慢看她还要玩什么。

  “嗯,好,那我挂线了,到酒吧再联系。”说完,灵狐挂了电话,进了电梯。正是无巧不成书,她住的楼也和凌晓在同一栋。

  凌晓加快了步子,跟进了电梯。进去后,她朝“灵狐”“礼貌性地”点头打了声招呼。

  “灵狐”瞄了她一眼,也礼貌性地回了一下,然后摁下了八楼按钮。凌晓也摁下九楼的按钮。

  原来她住八楼。看着“灵狐”开门进去,凌晓才慢慢地按上电梯门。知道了她的住处,她的心情格外地好。

  吃完饭,凌晓便换上休闲装到楼下散步。说是散步,其实是为了监视“灵狐”,她怕这次她又捉弄她,让她白跑那么远的路。

  到八点十分的时候,“灵狐”出来了。凌晓不动声色地跟在她后面,跟着她到了网吧。果然,这丫头又想耍她。

  “灵狐”在游戏专区坐下,然后玩起了传奇。

  凌晓办了张卡,在她的旁边坐下,装模作样地点开几个网页。到八点四十分的时候还未见到“灵狐”有动静,她就知道这丫头爽约了。她起身到洗手间去打个电话。

  “喂,灵狐,你到了吗?”

  “还没呢,不是还差二十分钟吗?”

  “哦,我也没有到,担心你先到了,所以打个电话,好了,没事了,我挂了啊。”凌晓说完便挂了电话,回到位置上。

  到九点五分的时候,“灵狐”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说在路上塞车了,可能要晚一点,让她等一下她。

  九点半的时候,凌晓给她发了条短信,问她道路通了没有,人到了没有。

  她的回复是还在塞,跟着还把交警和A市的交通给骂了一气。

  凌晓看着信息直摇头,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到十点的时候,“灵狐”又给她发了条信息,告诉她,她快到了。

  凌晓睁大了眼,扭头看了眼“灵狐”,非常意外她居然告诉她——她到了!啧啧,难不成她有本事可以变出个分身去赴约?但她猜想更大的可能应该是一会儿又会来信息告诉她,她有事要先走了。

  又过了两分钟,“灵狐”拿出手机再发了条短信,“不好意思,我家里有急事,我要回去。改天我们再见面,抱歉。”

  果然!

  凌晓很快地回了条短信,“传奇很好玩吗?看你的级数好像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了。”

  “灵狐”收到短信先是呆了一下,跟着便抬起头看向四周,没有发现可疑人物,跟着便发了条信息问:“你在哪?”

  凌晓才不会笨到在这个时间看信息,她的铃声在进网吧的时候就调成了震动,“灵狐”也不可能从铃声上找出线索。

  见凌晓没有反应,“灵狐”又播通了凌晓的手机,她根本就不接。

  恰巧这时候凌晓身后的一个女孩子的手机响了,更巧的是这女孩子跟凌晓的发型和身高都差了不多少。

  “灵狐”挂了电话,闪到那女孩子旁边,叫道:“原来你在这里啊,你耍我啊。知道我在这里,还问我到了没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原来你长这样子啊?不怎么漂亮嘛!”

  那女孩子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一头雾水,但是那句不怎么漂亮嘛可让她的心里很不爽,当下脸就黑了一半。

  “喂,狼,你傻啦,我问你话呢,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网吧没有去酒吧的?”“灵狐”气势汹汹地逼问,一副狼发现她没去酒吧是狼的错的模样。

  “你神经病啊。”那女孩子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她“霍”地站了起来,冲“灵狐”瞪眼吼道:“你谁啊,冲我乱吼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冲我发什么神经。”跟着,她又对手机说了句:“阿明啊,我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电话是通的!

  灵狐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再看了看那女孩子刚挂上的手机,脸上浮起几条黑线条。

  那女孩子张嘴还准备炮轰,灵狐立即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抱歉,实再是非常抱歉!”完了,她没弄清楚就轰人,对方的脸色臭得跟大便似的,这次麻烦了。她拼命地道歉,希望可以降低对方的怒火,免得吵起来。理亏的可是自己,吵起来要吃亏。

  在她诚惶诚恐、非常充满诚意的道歉下,那女孩子的怒火灭了不少,狠狠地瞪她一眼,返身坐下。

  灵狐有点尴尬地看了看四周注意着她的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耳边传来一阵压抑的笑声,她循着笑声看去,在她刚才坐的位置旁边有一个有点眼熟的女人正夸张地笑着。

  “有什么好笑的?”灵狐瞪着她。

  “嗯嗯。”凌晓抿着嘴笑,拼命地点头。

  “你……”灵狐重重地哼了一声,拔掉计算机上的上网磁卡,掉头就走。她懒得跟她计较。

  凌晓也拔了卡跟了出去。

  在楼梯口,灵狐回过头来狠狠地瞪着凌晓,“你跟着我做什么?”兴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家伙,看了就觉得讨厌。她看着凌晓,觉得有点面熟。想了想又想不起来。她身上又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她一定见过这个人,而且认识,只是想不起来了。

  凌晓看着她的眼睛,那眼中充满了灵动,仿佛会说话似的。这双眼睛,不像人类的眼睛,与狐类的眼睛有点类似,眼波流转间充满了狐类特有的娇媚。就算是在盛怒中,也依然那么勾人。

  灵狐被她盯得很不自在,她哼了一声,转身便走。这会儿她心情很不爽,不爽到连跟人吵架的**都没有,管她认不信识,她都不想理她!都是那可恶的“狼”,她居然有本事识破她的行踪。她敢保证她就在这网吧里,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家伙。突然她止住步子,绝美的脸上透着一股狐疑,然后突然叫了声“凌晓。”

  “什么事?”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凌晓想也没想就反射性地回答了。等回答完之后就明白了灵狐的意图,但为时已晚。

  “哈,原来你就是那只狼啊。”灵狐转过身,冲到凌晓的面前,非常凶恶地揪着她胸前的衣襟。

  “淑……淑女一点。”凌晓掰着灵狐揪着她衣襟的手。她一个淑女被人这样子揪着衣襟,很不雅观呐。

  “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你是怎么认出我的?”灵狐厉声逼问道,一副你若不说实话,我便撕了你的凶恶样。

  “下午,下午我们通电话的时候,我看到你了。”

  灵狐回想下午的事,她通话的时候的确是感到有人的注视,然后她就牵着她的狮子狗“多多”回去了,在电梯里还碰到一个跟她挤电梯的女人。那女人的样子……就是凌晓!然后她又想起晚上她到网吧,好像是刚坐下来不久这女人又跟着坐下来了。原来自从通话之后,她就盯上她了。

  “你太卑鄙了。”

  “我卑鄙?”凌晓鄂然“我怎么卑鄙了?”

  “你居然跟踪我!”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她就气得要命。晚上她还以为又耍了她一道,没想到反倒被她耍了。

  “小姐,难道我要在自己明知道你会耍我的情况下还到酒吧去赴约吗?”凌晓没好气地反问。

  “呃”傻子才会去!

  凌晓盯着她的脸庞,虽然是从没有见过的脸,她却觉得是那么的熟悉。特别是那双眼睛,和记忆中的眼睛是一模一样的。不仅眼睛,她连脾气都和以前一样。灵狐,她找了她这么多年,终于还是找到了。感谢苍天,感觉佛主,这一生,她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不会再让她从她的生命中溜走。

  “你怎么哭了?”灵狐有点无措地看着她,有点怪怪的感觉。

  “没什么,太高兴了。”凌晓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泪珠,冲她扬起一抹笑意,问道:“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抱我?灵狐以一种有色眼光看着她,她的脑子没有毛病吧?面对着凌晓前后巨大的转变,灵狐脑海中的警铃大响。

  凌晓读懂她眼中的讯息,她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缓了一下,她问道:“可以交个朋友吗?”

  灵狐偏着头瞄了她一眼,然后头一甩,说道:“不可以。”抬腿就走。

  凌晓看着灵狐高傲的身影,感受到她的存在,她那疼痛的心安定下来,涌起一股温暖。她们刚认识,她现在不接受她没有关系,以后久了就会变熟了,她相信她们会成为好朋友的!呃,也只能是好朋友。若她是个男儿,她定会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她,可她是女子,女子与女子岂能相爱。佛主让她续下这段情,但是命运却给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当初猪八戒误投猪胎,没想到千百年之后,她“狼”居然也误投女胎。现在,只要她能够看着她,只要她能够在她的生命中出现,只要能够远远地陪伴着她,她知足了,此生此世真的知足了。

  凌晓回到家,脑海中满是灵狐的影子,前世与今生的身影不断地在她的脑海中交替着,她睡不着,于是从酒柜中拎出瓶红酒又到天台去看星星、吹冷风。

  一不小心喝过头,在天台上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她急忙返身回家。今天比平常晚醒半个小时,只怕上班要迟到了。

  急冲冲地下楼,却在楼下见到“灵狐”与一名男子亲热地牵着手到一辆私家车前,男子在灵狐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为她打开副座的车门,体贴地为她系上安全带,上了驾驶位,绝尘而去。

  凌晓愣愣地看着她,她有男朋友了?!

  她的心像被什么撞了一下,撕撕的痛。那种痛像是有人用一把小刀在细细地剥着她的心。

  天意弄人!

  今天当总经理为大家介绍公司新来的副总裁时,她的脑海中浮现了这四个字。这位副总裁就是“灵狐”的男朋友。她是总裁的独子,毕业于美国罗斯福大学,有着硕士文凭,年龄不过二十七,名下的资产有上亿元,不仅如此,长得还很帅,身高有一米八五,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配“灵狐”,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玩着手中的笔,凌晓的心里涌起一抹酸楚。她跪在佛前苦苦佛了千前求来的缘分,就是这样子的吗?

  狼族的精神告诉她,她该去追求她的所爱。可是身为人,身为女人的理智却告诉她,他比她更适合灵狐。

  她在平常的时候,是个女人,她不可以爱上同是女人的“灵狐”。

  她在十五月圆之夜,她会变成狼,她不容于人类。

  从那之后,她与“灵狐”再也没有联系过,偶尔在小区楼下见到她与男友携手同出,她也避着他们,就算偶尔“灵狐”看到她,她们也没有任何交谈,最多就是看对方一眼而已,她们就像是毫不相干的两个陌生人。也真的只是陌生人,从网上认识,经历过一两次不算愉快但很有趣的见面的陌生人。

  无聊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着,只要“灵狐”幸福,她也就无求,什么都无所谓。但不知道为何,她总隐约在“灵狐”的脸上看到一丝落寞,是她眼花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阅读网 www.readnovel.com手机用户请访问:m.xs.cn】
作者有话说 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本章结束
(快捷键←)上一章
  • 用手机浏览器阅读本作品
  • 用客户端阅读本作品
  • 下载本作品用手机阅读
  • 分享本作品到社交网站

打开您的手机浏览器,输入 m.xs.cn/20582 ,直接在手机上阅读这部小说!

打开您的手机浏览器,输入 m.xs.cn/20582/1 ,直接在手机上阅读此章节!

  • 安卓手机客户端 点击下载
  • IOS手机客户端 点击下载
  • Android/iPhone手机扫码直接下载, 还可以使用手机浏览器访问t.xs.cn/d下载到手机直接安装。

分享到: 白社会 新浪微博 开心网 豆瓣 人人网 QQ空间 腾讯微博

24小时打赏榜

24小时礼物榜

小说阅读网客户端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或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