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女生版
古代言情|总裁豪门|穿越架空|仙侠魔幻|都市青春|完结小说|精品小说|2元小说|完结特价
小说/言情小说/短篇文学/青春校园/只是当时已惘然 (书号16670)返回小说页面>>

24小时打赏榜

24小时礼物榜

小说阅读网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或点击下载

漫画志

只是当时已惘然

作品名:只是当时已惘然 作者:畅销机遇
温馨提示:小说阅读网手机站(m.xs.cn),挤公交、坐地铁、下班后、睡觉前,随时随地,想看就看!查看详情

  籽兰随同家人一行迁移浙江省安吉县。

  此时,船停泊靠岸后,籽兰是最后一个出来。见到小镇虽小,一眼望去却是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可见一方人土养一方人,这里山清水秀,景色清爽。每一户人家经营小本生意也能丰衣足食,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正应了一句话:钟灵毓秀。

  正值五黄六月,籽兰初来乍到,看什么都觉着有趣,身边是从小跟籽兰一同长大又情同姐妹的丫鬟,名叫泉儿。

  “小姐,你可别到处乱跑,否则夫人又该骂我了。”泉儿紧紧地跟在她后面,很不放心道。

  籽兰这时如一匹脱缰自由的野马,不顾泉儿的话四处乱走。

  “老爷,夫人,备轿已到,要不要把小姐找回来?”应管家早已在船外等候多时,直到他们安全抵达了安吉县后才放下心来。

  万盛老爷在数月前就已准备把全部家当产业迁往安吉县,应管家是最早前往的就是为了打理好万家在安吉县的衣食住行。

  籽兰兴冲冲地跑到了夫人面前,意犹未尽道:“娘,是不是该回家了?”又见泉儿满脸委屈,好生央求道:“泉儿,这个地方太可爱了,我喜欢!难道,泉儿,你不喜欢吗?”

  “小姐,我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一下你的野性,我怎么感觉伴君如伴虎啊?”汗珠儿渗透出她俏丽的鼻尖,跟着籽兰一直追跑了半天,把她给累坏了。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了!籽兰,我们先回家吧。”夫人说。

  万老爷已上轿,掀开了门帘,翘着八字胡,如同戏曲里可笑滑稽的样子,冲她们喊道:“天快要黑了,快上轿吧。”

  籽兰暗自嘀咕道:“回到家还不是把我关在囚笼里……”说完随着夫人上了轿,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

  应管家安排的万宅倒是别有一番精雅古典的建筑风格,带有浙江一带浓厚古色古香的地方特色。

  籽兰大为赞赏道:“应管家,不愧是应管家!”

  应管家见小姐开了金口夸他,欢喜得眉开眼笑,仍谦虚道:“哪里!小姐,只要小姐您喜欢,小的就在所不惜了!”说到这儿,似乎又想起什么才说道:“小姐,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上去看看?”

  正当应管家带领籽兰去小姐的房间时,哪知一个虎头虎脑的下人跑过来,说是老爷有事吩咐请应管家过去一趟。应管家分身无术,还好籽兰丝毫不介意就说是泉儿会陪她的,让他尽管放心过去。

  “泉儿,依你看,我们已到了安吉,这次会不会跟往常日子有什么不同?”籽兰找到了自己的房间,随意看了一下,然后坐下来托着腮帮子,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泉儿自感闷气,顺手推开了纱窗,深深地呼吸了窗外新鲜的空气,猜出几分小姐的心思,却佯装糊涂道:“小姐,你的期望会有什么不同?”

  泉儿本是个极俊俏聪明的姑娘。想当年,不到十岁被卖到万家做丫鬟时,夫人见了她甚是喜欢,又见籽兰孤伶一人,遂把泉儿陪伴在籽兰身边也好有个伴儿。

  泉儿深知到了安吉后,籽兰绝对不会安分甘守在闺房中,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对她来说根本是个没用的费话,平时就早已领教过小姐满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总会变得花样唆使她离家游玩。只要一看到她现在的表情就知道这一次小姐又要胡思乱想了。

  籽兰一身素雅清淡的打扮,梳理两根大麻花辫搁在前身,虽为小家碧玉,天生就是美人胚子,最有趣的是生来长成了似狐仙玲珑别致的俏鼻,无论生气还是高兴总是流露出一种天真可爱的稚气。所以籽兰异常精灵,连万老爷跟夫人没少替她操心。

  籽兰哈着一口气,的确神困力乏,无力说道:“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累了,泉儿你也睡吧,别服侍我了。”说完,直接躺在了床铺上,泉儿见状怕她着凉容易生病,上前铺了一层被褥替她盖好。

  万老爷则在另一间客厅啜饮着西湖龙井,渐渐地舒展悦颜之后,才对着夫人说道:“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再精力旺盛的人难免捱不了旅途上的疲累。”

  “老爷,其实我更希望籽兰到了这里之后,改一改她的顽劣脾气,以后就别再无端惹事,做个斯斯文文的女孩。”夫人说出心里的愿望。

  老爷点头同意道:“夫人,你我都想到一块儿去了,住在这儿久了总有一天把籽兰调理个样的。”

  泉儿走进后厨,吩咐老婆子道:“先做些清淡美味的醋鱼汤,别搁太多油的菜,总之有什么就做什么。”

  老婆子取悦讨好道:“泉儿姑娘,天天侍候小姐也辛苦了。这些刚刚做好的,是我这个老婆子特意孝顺泉儿姑娘的,请收下吧。”

  听她这么一说,一概拒绝道:“这怎么行?”

  老婆子振振有辞道:“是夫人吩咐我做的,说是给泉儿姑娘会安排小姐的膳食,顺便也给泉儿姑娘备一份。”

  泉儿觉得无功不受禄,不敢擅自主张,转一听是夫人特别吩咐的,这会儿也觉得肚子咕咕叫,于是改口道:“这样子的话,那我先拿过去,小姐的那份做好后再叫我。”对夫人心存感激,虽说自己只不过是万家的丫鬟,最重要的是夫人和小姐对她的好是自己一辈子永远报答的事情。

  说到籽兰迷迷糊糊睡着,隐隐约约地听到不知从哪儿传过来的丝丝缕缕、忽高忽低地悠扬动听的笛声,听起来总是优美凄迷的感觉。睡眼惺忪间,籽兰屏声静气起身后静听,这时才确定它绝不是一场梦,自己真切地听得非常清楚,这种来历不明的笛声是从纱窗传过来的。她顺着笛声的来源不由自主地站在窗内去寻找,原来窗外的只不过是个后院,总之是个庭园没错。那一望无际的竹排秀叶,幽篁环绕,清风满院,一幅幽雅别致的古典园林。籽兰暗暗惊叹:莫非是丝竹悦耳绕梁声……

  泉儿手端着清汤推门而进,露出笑脸道:“小姐,你醒了,先喝点田七当归汤吧。”

  籽兰本能地转过身,不解问道:“泉儿,你听到什么声音吗?

  泉儿走近籽兰的身边,听着她一番没头没脑的话,说道:“小姐,该不会睡糊涂了吧?这里只有小姐你和泉儿说话的声音,别说这么多了,趁热喝了它吧。”

  吃过晚饭后,已是黄昏时分。

  万老爷和夫人早已吃过饭了,他正缓啜慢饮品茗,觑着细眼,面露愠色,仍不好发作只喝一口茶。

  完毕,万老爷开始长篇大论道:“从今天开始,你应该做些女儿家该做的事,你看看你,坐也坐不像样站也站不像样,哪像女儿家的样子,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籽兰听了有点不耐烦,泉儿正站在籽兰右侧,暗暗使个眼色暗示用手推着她的腰,于是顽皮地变成一尊纹丝不动的雕像,跟她的父母亲打起马虎眼来。

  夫人和蔼可亲道:“要不,请个教书先生教你学棋琴书画,还有女孩子家的针线活儿,这才像个女孩子的样子。”

  万老爷搁下茶几,对着夫人道:“女子无才便是德。依我看,学点针线活儿,将来再找个门当户对的夫家嫁了吧。”

  籽兰独哝咕道:“在家从爹,出嫁从夫,老来从子,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子家动不动就要顺从别人,难道女人天生就是木偶吗?”

  万老爷见她自言自语,不知说些什么话,反问道:“你在说什么?”

  籽兰忙着装糊涂,佯装没听见,仍一丝不动就是摆明要跟万老爷过不去似的。老爷见她行为举止怪里怪气,说:“你这是在干什么,好端端的动也不动?”

  籽兰强词夺理,不理会道:“刚才有人说我坐也坐不像样,站也站不像样,所以我在学观音菩萨。”

  泉儿暗笑。夫人则无可奈何笑道:“好了,好了,别闹了,真拿你没办法。泉儿,你先带小姐回屋休息吧。”

  说完,籽兰活泼如初,连跑带跳地一溜烟儿消失了。

  这一天,天气融和,照耀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是暖洋洋的。正赶上热闹的集市,沿街随耳可闻的是小贩的叫卖声。籽兰和泉儿兴高采烈地有说有笑,难得出来一趟当然雀跃欢叫。

  今日正遂了她平常的心意,籽兰说道:“我真羡慕你,泉儿你还可以出去转转,我呢,可没有你这么自由。”

  泉儿不认为道:“夫人交代我的任务,我一个丫鬟岂能有不完成之理,我比小姐你更不能轻松。”

  籽兰没有认真听到她的话,东摸摸西瞧瞧,指着卖笛的老伯问:“这是什么?怪怪的,这上面怎么还有个龙头?”

  那老伯回答:“这是龙头弓笛。我可以给这位小姐便宜点,要不要买下来?”籽兰欲开口,泉儿赶快阻止。

  说话间,迎面走过来身着鲜衣华服的富家子弟却故意挑逗泉儿,哪知纨绔子弟先发制人故作疼痛状,哎哟叫了一声,瓮声瓮气道:“这小娘子长得好标致,怎么力大如牛啊?”

  这一群富家子弟随身的打手,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泉儿含羞忍辱欲不理会,上前携籽兰正要离去。

  哪知,他们仍不死心挡住了她们的去路,最可恨的是一双双色眼胡乱在籽兰和泉儿身上直打转,百般纠缠正伸手调戏……站在一旁的籽兰冷眼相觑,忍无可忍于是无话未说上前狠狠地打个两个嘴巴子,骂道:“恬不知耻!”

  这两嘴巴子使为首的纨绔子弟恼羞成怒,也惹火了眼前一群无赖流氓,他们破口大骂道:“这小娘们连老爷们也敢打!”顿时,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围堵了她们。

  这时,手无寸铁的籽兰和泉儿不由紧张起来,眼看千钧一发,倏然间,悠扬缭绕的丝笛声声入耳,紧接着冷不防的两枚似刀状的竹叶,锋利无比,一眨眼功夫杀气腾腾地卡在了为首的无赖手上。她们惊讶看着他们每一个人手上卡着两枚竹叶,个个叫苦不迭,狼狈而逃,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围观的老百姓拍手叫好,陆续地散去了各自干各自的事。

  籽兰嘘了一口气道:“要不是有人及时救了我们,说不定当场我们就没命了。”

  泉儿正谢天谢地,惟独不谢背后隐身救了她们的高人,籽兰特别纠正道:“要谢就谢救我们的那个人。”

  “对,对,说得极是!”泉儿说道。

  泉儿没忘买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还有以备之时的东西。她们互相心灵默契,谁也没敢跟老爷夫人说起今日的遭遇,又何必多事,只是他们无论如何想不到籽兰和泉儿今日差点回不来呢。

  是夜,籽兰刚卧床不久,满脑子胡思乱想。突然起身而坐,好像聆听着什么,仿佛又重复着白日里传来的丝丝缕缕、忽高忽低地悠扬笛声……

  籽兰喃喃自语道:“又是丝竹悦耳绕梁声!”

  见窗外竹影枝枝叶叶的倒映纱窗,籽兰轻轻地披衣穿履,轻声慢步推开了纱窗,月光如水,清空如洗,庭院幽深,竹影婆娑起舞,尤其在深夜里更具风韵。籽兰千真万确肯定声音是从这一片竹林里传过来的,于是想到做到,提着灯笼偷偷下了楼。

  踽踽独行漫步竹园里,籽兰心下又惊又喜,一呼一吸之间都是竹林植物的清香气味。她继续走下去,笛声愈来愈近,月影斑驳,虽不似白白里的喧嚣繁华,籽兰第一次在深夜中独自穿行竹林间。

  前方不远处,似有人影幢幢,籽兰心下暗忖也许是自己看花了眼,可这声音明明就在前面。她提着灯笼向前凑近,月色清亮起来,苍穹底下终于见到这个人的身影,仍看不清楚真实面貌。

  那个浑厚男中音道:“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是什么吗?”话说间充满了感情,倒像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般叙家常。

  一听他开口说话,籽兰这下慌了神,很快看出他毫无恶意,仍认真想了想道:“说老实话,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刚才听你吹的笛子很好听,大概这是到目前之止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踌躇间,还是大胆直言说出口。

  籽兰所说的那个吹笛子的男人,他停了下来,他一直背坐在石礅上。半晌,起身站立了一下,仍然背对着籽兰解释道:“那是箫。看来,你对乐器所知不多。”

  籽兰被他说得有些惭愧,放松了警惕,上前道:“我爹娘他们一直希望我做些女孩子家做的事,不管我怎么做都做不好。”

  “是吗?”他说。

  籽兰天生直性子,还是没把视线从那个背后转移过,好奇心看着他魁梧的背面。起初,那个人并没有转过身,后来才缓缓地转过身来,一步一步走近了籽兰面前。籽兰目不转睛,见他半长不短的灰黑色头发,看上去并无一丝老态,倒也气宇轩昂,感染力般的笑容透露几分仙气。

  籽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特别的男人,也猜不透他真实的年龄,言谈举止之间有一种洒脱豁达的大气。

  籽兰疑惑的眼神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不介意道:“是不是我的样子吓坏了你?“

  籽兰惊醒过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说:“也许吧。你跟我见过的那么多人真的很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我一时也说不上来。”想了又想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你没有家吗?”

  他料定她会这么问,并不急于回答。重新吹起了箫,很快投入到箫的音乐境界。近在咫尺间,籽兰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深情凝视他静心闲气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还有他吹箫的样子引人无限遐想……

  次日,籽兰起迟了,已是午时。

  起来后,籽兰直坐在梳妆台前发呆,不知在想什么。泉儿从一进来,一直整理小姐的房间,发觉到小姐一个人在偷偷地笑着,眉宇间光彩照人,可半天没缓过神来,泉来总觉得她哪里不对劲儿。

  泉儿见状,问:“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籽兰却装作没事,口说着没有,却禁不住喜形于色。

  下了楼,籽兰见厅堂内不知何时摆放了许多礼品,好像万宅里有什么喜事。

  籽兰一个人蒙在鼓里,还在傻傻地问道:“什么人送来这么多的礼品?

  万老爷开了花的脸,笑说:“傻闺女!这是聘礼,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是今天刚刚有人向你提亲来了!”

  籽兰顿时傻了眼,气打不一处来,跑到万老爷身边:“爹,您老人家怎么提前不跟商量商量,就这么随随便便答应了?”

  籽兰一脸无辜样仍没能软化万老爷,强硬道:“真是目无尊长!再说,子女婚姻大事须由父母做主,哪能轮到你说话的份儿!”

  籽兰一听,倔脾气上来了,抗议道:“爹,您要不把聘礼全退了回去,我情愿一头撞在死在墙上。”

  夫人从后堂赶了过来,她从中调解,既见籽兰要生要死的,也怕老爷大动肝火气坏了身子。

  她好言好语地劝道:“籽兰她可是咱们的掌上明珠,还是依她的话把那些聘礼全退回去吧,日后再慢慢商量。”

  万老爷深知籽兰刚烈性情,不依她的话她还真会宁死不屈,一听夫人如此劝说,拉长了脸说:“万家怎么会出了一个烈女?罢了!罢了!”他匆匆忙忙地走开了。

  夫人一脸无奈地看着籽兰,轻摇着头,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通过今天这件事,籽兰还是很灰心,心凉了一半,但对她娘亲满怀感激。

  都说江南一带好山好水好风光,尤其安吉更是独具一格。在籽兰一脸诡秘的建议下,非拉着泉儿到后院说什么要赏竹,完全忘了刚才跟老爷大抗婚事,根本当作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籽兰在泉儿的陪伴下在竹林间散步,仿佛卸下一副心头重担,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当她们穿过一丛丛竹林,一遍遍地观赏着如在风水画中才有的美景,此身置地的确别有一番天地。籽兰心下春意荡漾,回忆起昨夜听箫的晚景,一想起他更是喜不胜言。

  泉儿停下了脚步,想到了什么,有点担心道:“这么大的竹园,该不会迷路吧?”

  籽兰看她胆小如鼠好笑的样子,扑哧一笑道:“难不成听多了鬼的故事,还怕找不到自己的家?”顺势拉着泉儿的手,继续说道:“其实路走多了也变成了自己的路,没听过一句话‘成竹在胸’的话吗?”

  籽兰至今念念不忘在那夜里走过的一遭,当然心情大好置身一片竹林,满目翠绿,饶有野趣,只小有遗憾道:“都说人竹合一,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竹合一?那是什么?”泉儿不解道。

  “我打算接手管理这一片竹园,也该了解了解它的种植方法、栽植管理、生长习性等等,还要了解它有多大的用途……”她一脸认真道。

  泉儿看得出籽兰不同以往,心觉蹊跷,不理解道:“我说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可不是你平日的作风啊?”

  “人家——,人家今天才有的爱好,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泉儿你太多心了!”籽兰一语带过。

  泉儿还是不相信:“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说不定事出有因。”

  眼看纸包不住火了,籽兰终于经不起泉儿的软磨硬泡,于是把昨晚的全部经过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泉儿恍然大悟的表情,她们穿越这一片幽静竹林里,畅所欲言道:“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大半夜独自出现这里?小姐,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籽兰依然陶醉在蠢蠢欲动的感情里,泉儿心之一动,玩笑道:“看把小姐美的,那我可要好好见识一下到底是何方人物?”

  她们边走边聊,渐渐地走远了,只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是竹声抑或是人声?

  籽兰直躺在床榻上,一脸不悦,刚才就在她们刚刚进门,夫人满面春风告诉她说可以在楼下暗中选女婿,要是有人再提亲籽兰可以不露面只在楼上相亲,不等夫人把建议说完,籽兰急忙地像风一样躲开了,谁都知道她爹娘恨不得让她找个好人家然后顺利嫁出去。

  泉儿关了门才说:“我现在才知道,你跟老爷大抗婚事到底是为了什么,说到底还是为了那个人吧?”泉儿说穿了籽兰的心事,果然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籽兰一溜烟儿起了身,暗示泉儿不要说漏了嘴,然后警惕地再瞧瞧门外是否有人,转身对泉儿说道:“隔墙有耳,不可不防,万一要让我的父母大人知道了,你我就死定了。”

  泉儿斟了一杯茶,递到籽兰道:“小姐,你有没有想过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籽兰轻呷了一口,望着窗外道:“只有走一步算一步,还是别想这么多了。”

  这一次跟上次有所不同,籽兰有备而来,跟随小姐左右的泉儿手执着纱灯笼。那灯笼快要贴近地面上了,一摇一晃得闪烁不定。因为就在刚才卧榻床面的籽兰本已睡着了,朦胧之间好像又听见到箫声,似乎在呼唤着一个人,籽兰没有多想就当机立断携同泉儿为伴,籽兰只顺着箫声而往,渐渐地走近了,又是昨天见面的老地方,终于见到了吹箫的那个男人。

  泉儿悄悄地拉着籽兰的衣角,小声道:“小姐,你说的就是他吗?”籽兰目不转睛地点点头。

  箫声止。

  易男作了邀请的动作,籽兰和泉儿顺着他的手势,原来他早已摆放好了一桌酒席。

  “今夜,又多了一个人。”易男早已注意到籽兰身边的泉儿,似乎他早就料到了,所以很不以为然。

  籽兰席地而坐,说道:“别看我们表面上主仆关系,泉儿她也是一位充满灵气的姑娘。”

  “看得出来。”他说。

  泉儿毫不客气道:“我们家小姐说你吹箫有如天籁仙乐,今夜一闻果然名不虚传。你可知道,小姐她为了你居然提出要管理这一片竹林,反抗老爷安排的婚事……”

  尤其说到老爷擅自安排的婚事,籽兰示意泉儿不要再继续说下去,虽说泉儿单刀直入向易男讨教真正用意就是为了小姐,可籽兰始终觉得冒冒失失地跟易男说这件事终究不太好。

  易男面不改色,就从飘落在桌面上一枚秀美的竹叶拾起来,怡然自得地吹起音乐来。当看到这一幕,籽兰和泉儿觉得好生面熟,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且听风情独特的竹乐,似有春光婆娑撩人的色彩,赞美绚丽缤纷的大好春光之美;想到山转水曲,溪泉流淌过的欢悦声,犹如一口喝下的醴泉,清冷香甜绵绵不绝于口;想到涧谷喷雾梅花争洁,还有春风化开了清澄如晶的雾淞……

  籽兰和泉儿静坐多时,听着入神,联想着人世间种种自然景色,身处竹间早已遨游在自己想象的神奇境界。此时,仿佛变成了两尊礁石,好久才缓过神,籽兰早已听得入迷,泉儿有感而发自有心头上的感受。

  泉儿十分佩服道:“易先生,吹竹一阕,我还第一次听到这么美妙的竹乐。”说毕,看着小姐瞠目结舌:“小姐,你该不会听呆了吧,觉得怎么样?”

  籽兰一时入迷,仍饶有余味回想着刚才的竹音,只怔怔地说道:“我们是否在那里见过面?”

  清风徐徐,吹得竹叶纱纱作响,只见易男闪电似的招式把飘落的竹叶,让人来不及看清楚,只眨眼工夫疾速地把几枚竹叶如刀似的直刺入竹肉里。

  籽兰和泉儿又一次瞠目结舌,易男依然稳坐如钟,从容自若的微笑。

  籽兰和泉儿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是他!”

  籽兰心怀感激,当面谢道:“那次是你救了我们,要不是你,没准儿我们还真有可能会有去无回,你看起来高深莫测的样子,谁会想到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易男笑说:“感激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籽兰顺手拿起桌筵上一把古朴的箫,看后说:“这把箫很精致,难怪听出来那么好听。”

  易男看着她爱不释手,缓缓地说道:“大凡自然界创造了具多的灵秀之物,竹是俗物也是雅物,竹是箫的前身,竹还可以做成竹椅、竹杖、扇骨,还有竹笋可供食用。”顿了顿又说:“这一带温暖气候最宜栽培种植,竹适生于肥沃疏松、排性良好加之酸性土或中性土,这里有它生长的环境……

  “小姐!小姐!快起来!刚才有人来提亲来了,老爷和夫人吩咐你一会儿在小姐阁里去瞧瞧,不然又该训我了!”泉儿焦急地推着正在沉睡在籽兰。

  籽兰仍继续睡觉,根本不理会道:“泉儿,我真的很困,你帮我去偷偷瞧瞧。让我再睡一会儿,泉儿你代我去吧。”

  籽兰一脸未醒朦胧之态,昨夜四更才睡去,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困乏疲倦。泉儿一听她的话,心寸大乱,仔细一想:虽然使不得,也只有逼上虎上,不如我先代替小姐去瞧瞧。

  老爷和夫人正在楼下,一时半会儿忙得脱不开身,万老爷一听到有人来提亲,已经泉儿转告小姐。泉儿不得已代替小姐把风,顺便从楼下偷觑了一下。

  直至,泉儿又再三催促着籽兰,籽兰这时才慵懒地起了床。梳洗完毕,近看气色尚可,籽兰衣冠整齐后才去向老爷和夫人请安。

  万老爷笑吟吟道:“怎么样?觉得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籽兰置若罔闻,对着侍奉一旁的泉儿挤眉弄眼,假装考虑着对这件事的看法。过会儿才一本正经道:“感觉?你们真要我说实话?”

  夫人说道:“直说无妨。”

  “那好。我一看他们到就反感,统统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总之都看不上眼。”籽兰振振有辞道。

  泉儿窃笑。

  万老爷和夫人见她如此说,得到的却是与心目中相反的答案,眉宇之间掠过一丝遗憾之色:“他的家世还算是门当户对,长相还不错,没想到籽兰还是看不上眼。”

  ……

  “什么事这么好笑?”籽兰和泉儿此时在竹林里,冷不防地从背后传来说话的声音。

  原来是易男。

  籽兰止住笑声,敛色连连说到:“没什么,没什么。”

  又有一枚竹叶轻盈地飘舞落下,易男用心觉察,看也不看只举手一握说道:“吹者修身养德,听者会静心养气,剔除涤烦,最适宜天空地静气节。或竹林间,或溪泉边,在风雅月洁环境下,才能心不神驰,气血相融,才能心领神会,人竹合一。”

  他的话刚落,籽兰急不可待接着说:“难怪古人说什么,高山流水得遇知音,甚是有趣。”

  他们仍然席地而坐,促膝长谈,两人之间只隔着一层长形雅致桌几。

  易男听了之后,点头赞同道:“有进步!吹叶是一种最古老的乐器,有的地区起了儒雅的美名‘叶笛’吹叶的音域可达三个八度,强弱层次分明,而且发音灵敏,不但可以吹出起伏较大难度高的乐曲。尤其内力深厚者,才能吹奏出非同常人的天簌仙音。”

  籽兰明眸里闪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光彩,夸张语气道:“说得好深奥!说得我心头一热,不可不学。”

  于是拿起了棱角分明的小巧竹叶,籽兰问道:“是这样的吗?”吹得难以入耳,如杀鸡的尖叫声。

  籽兰和泉儿都是初学者,一样是五乐不通,更不用说找到什么技巧。

  易男谆谆教导,耐心说道:“先是竹理得通,吹法技巧也要掌握,有些特别的感觉得须不断地练习,最后才是三日不吹唇生荆棘。”

  籽兰和泉儿似懂非懂,仍各自苦心学会吹叶。易男心无杂念,从容吹起来,一丝丝缥缈清美的旋律,动听的音乐轻柔地包围了籽兰和泉儿,造就一种飘忽和平的氛围,渐渐地心静了,慢慢地找出了音乐感觉。易男恬然而安适吹着竹叶,一步步引导她们追求安宁的心境,三个人同时不知不觉融入一种与神共灵,与道合妙融为一体的境界。

  “小姐,我看你对易先生格外倾心,自古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是易先生对小姐究竟是怎么样的?”泉儿正陪籽兰刚刚回屋。

  籽兰正抚摸着碧绿光泽的竹叶,见泉儿这样问,她心里不禁直打鼓。

  泉儿又继续说:“易先生每次看到你总是十分喜色,我这一双眼睛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的。”

  籽兰喜上眉梢,独自一个人又吹叶……

  这一天,夫人和跟随的丫鬟手端着一盒美味可口的点心,正上楼看着看籽兰。

  籽兰迎上去,夫人眼尖瞧见她正在作画,大感吃惊道:“素日里你最厌恶的就是这种附庸风雅的东西,怎么突然间就让你转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呢?”

  夫人鉴赏一番,见这幅画几杆纤竹,疏落有致,喷薄而出倒有几分风情纤弱之态,才说:“虽说功夫不到家,倒有几分韵味。籽兰,我的好女儿,总算没白费我的一番苦心。”夫人很为她最新的变化满心欢喜。

  籽兰推脱道:“我只不过画得玩玩而已,哪能当真呢?”

  说话间,两颊微红,像满天的红霞,更具妩媚之态。此地无银三百两,夫人是过来人,一眼看穿了她的心事。

  泉儿沏了茶之后,笑说:“夫人,小姐看样子急得要嫁人呢。”

  “我什么时候急得要嫁人了?”她口硬道。

  夫人很是赞赏泉儿,语重心长道:“泉儿说得没错。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我也放心了。”

  下了楼之后,万老爷递上请柬,指着说道:“这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就是程家的下人刚才送过来的,再过两天就是程金官的五十大寿。”

  夫人看了一下,纳闷问道:“我听说程家在安吉一直声名远播,在当地多年来具有一定家族威望。只是两家并无往来,他怎么会给我们送来请柬呢?”

  “青品茶庄在安吉刚建成,要想在这里站稳脚跟就不能不和当地有一定势力的户主搞好关系,不妨礼尚往来,多多益善嘛。”万老爷踌躇了一会儿,心内拿定了主意。

  “这样也好。”夫人站在他侧面,同意老爷的想法。

  两日后,程家上上下下一派繁华奢侈,来庆寿的贵宾已经陆续到了。程金官携同两个俊俏的小妾正招待来宾……

  不一会儿,万老爷一家人正从程宅大门外走进来,打躬作揖道:“今日是程老爷的大寿之日,这些是上等的西湖龙井,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万兄,您可真给老夫的面子,快请进!”程老爷一身鲜红礼服,满头油亮,笑眼眯成一条缝。

  程金官第一次见到籽兰,其实从她一进门早就注意到了她:“这是万兄的令爱吧?”

  “就是。”万老爷说。

  籽兰看他一脸堆笑,心生厌恶,只得强笑道:“程老爷好!”原来夫人见她正东张西望,刚才在她背后捅了一下暗示籽兰,也就一句话应付下来。

  程老爷堆笑道:“好好好,小儿事务繁忙暂时脱下开身,正赶回来,一会儿我把小儿介绍给你们认识。”

  万老爷见他如此抬爱,应道:“愚女不才,何德何能。”

  籽兰心闷气慌,最见不惯谄媚奉承的应酬场面,趁谁也注意不到的机会来到后花园透透气。她独自一个人只在庭院走走,孤寂无聊,甚至觉得没趣儿。

  前院一丛翠竹吸引了她走过去,走近一看,那竹子大都是斑点的,取下一枚精巧别致的竹叶,心无旁骛地吹起叶来,竹乐丝缕不乱……

  正从后门经过时,进来一身军装的青年男子,偶而听见便停步立足,籽兰经毫没有感觉到有人的到来,背对着他。那青年男人一步一步走向她的位置,在她身后的地方保持着一段距离,细细的打量了她一下。

  “很少有女孩子吹叶的,你是我见过的惟一吹叶的姑娘。”那个一身军装的男人伫立原地,直至她吹叶完毕后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他的话扰乱了她平静的心情,籽兰本能地转过身来。

  他从容不迫地注视着籽兰,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竹子吗?你听说过吗?相传帝舜南巡苍梧而死,他的两个妃子在红湘之间哭泣,眼泪洒在竹子上,从此竹竿渐渐地有了斑点。所以这就是你看到的湘妃竹,也叫斑竹。”

  “噢,是吗?籽兰素生未见过此人,说完这一句话后正欲走开。

  哪知,那男人阻止道:“等等,我知道你叫籽兰,还知道你是谁……”

  籽兰惊讶之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姑娘你当然不认识我了,从此以后你就会认识我了。”他一脸自信走开了。

  籽兰满腹疑团,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只当他口出狂言,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程老爷的寿宴上,程老爷端着酒说:“今日是我的寿诞。多谢大家今日的捧场,这一杯我先敬大家。”于是仰着脖子一口饮尽,又指着旁边的男人介绍道:“这是小儿程中立,同时也是他和万老爷的令爱籽兰订婚之日,在场的各位先恭喜他们了!”

  一语未了,全场一片哗然,议论四起。尤其籽兰全身僵硬,每根血管似乎一瞬间凝固了,周身冰凉,她脸色大变,看见了程老爷的儿子程中立就是刚才在庭院里口出狂言的那个军装男人,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说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万老爷和夫人,还有籽兰提前离席,之后扬长而去。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便多问,注意到籽兰脸色难看,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才第一次见面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订婚,他的儿子才第一次见到籽兰,为什么还要做如此决定?”夫人对寿宴发生的事也一时怔住了。

  万老爷想起请柬之怪,这会儿才体会出其中的滋味,僵着脸道:“怪不得上次程家下人送来的请柬我感觉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如果没去的话,结果就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籽兰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来,满脸委屈又气又恼地跑上了楼。泉儿大感事情不对劲儿,看见夫人向她使脸色,也紧随着小姐上了楼。

  籽兰把在程家从头到尾大致过程粗略讲一遍,气急败坏道:“岂有此理,简直强盗行为!”

  “听你这么说,程家又有钱又有势,万一老爷和小姐拒绝了这门亲事,只怕后果不堪投想!看来一点儿商量着余地都没有,这下可真的要火烧眉毛了!”

  正当泉儿无计无施时,又替籽兰万分担忧,苦苦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籽兰焦头烂额,酱色的脸,也不知所措。

  其中一个小丫鬟跑过来,气喘未平道:“老爷说,程家的程少爷正在厅堂,还带来许多聘礼呢。老爷和夫人请小姐出去见一下。”

  “啊——”真想不到来得比她们想象中还要快。

  厅堂间,程中立品茗,啧啧称赞道:“好茶!难怪万老爷在青品茶庄一直以来生意兴隆,全在于这里。”

  万老爷客气道:“哪里!哪里!”

  程中立就是为了见籽兰一面,当面解释清楚,终于等到籽兰的出现。

  他站起身来问好,切入话题道:“今日家父寿诞冒昧宣布你我的订婚,其实本人对籽兰小姐思慕已久,才不得已出使下策,请多海涵!”

  程中立言谈举止彬彬有礼,籽兰见他这样子也不好发泄心内的怒气,冷笑道:“小女子何德何能,承蒙你如此厚爱,我可消受不起!再说我从未遇见过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世上会有我这个人的存在,好一个先斩后奏!”

  籽兰伶牙俐齿,话藏机锋,正襟危坐在那里。

  万老爷喝道:“籽兰不可无礼!”

  谁知,程中立却笑着说:“那日,在醉风楼上正和几位朋友一起吃饭,无意之中看见了籽兰小姐被一群无赖包围调戏,直到解围后我第一眼见到籽兰小姐,包括我今日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籽兰小姐。”

  虽说今日有些唐突,看程少爷一脸真挚,对他的女儿籽兰可谓情有独钟。程家在安吉这个地方声名威望,只要有了这个稳固的靠山,万家终身有靠了。万老爷暗暗盘算着,思前虑后,觉得程少爷难得千里挑一的乘龙快婿,机会不可错失。

  万老爷脸色稍微好转,接过他的话道:“籽兰,难得程少爷对你一往情深,你可要好好珍惜。”

  籽兰简直难以置信,心寒了半截道:“爹,您怎么说这样的话呢?”鄙视了他爹一眼,不满地转身了上楼。

  不知闲谈了多久,直至程中立傍晚时分才离开。

  万老爷和夫人双双应允了这门亲事。要不是夫人来到她的房间,叹气道:“籽兰,你爹已经答应了程家的婚事,两日后如期拜堂成亲。”

  籽兰蓦地站立起来,更显沉重打击的样子,反驳道:“这怎么可以?他们家怎么能用威逼利诱手段逼我就范?真要嫁给他家就等于跳进火炕,一辈子再难以出来!娘,我不能嫁给他,也不想嫁给他,绝对不能!”

  夫人无可奈何地出来后,站在房间门外万老爷用目光询问,夫人除了哀声叹气地摇摇头,就没有别的商量余地。万老爷终于下了决定,命令应管家在籽兰房间门外上了锁。恰巧籽兰听见了,意识到从现在开始不许再出门一步,为了万无一失,注定要违背自己的心意被逼嫁入程家。

  顿时,室内呼天抢地,凄惨痛哭,籽兰哭得满腮泪水,心如油锅煎熬,要不是泉儿在门外一旁委婉地劝解一番,看着小姐犹如秋花霜打全身无力,她也难受着找不出任何安慰小姐的话了。窗外,已近黄昏,竹林深处忽风大作,不由自由地摇荡,竹叶碰撞的撕裂声,忆起往事一段朝朝

  暮暮快乐的时光。于是,籽兰从袖口取出一枚竹叶,着实奇怪它反而比平日清泽莹绿,睹物思人令籽兰心下伤悲,心事不同往日,仍未忘记易男平日传授的用心教诲,历历在目。听见她吹得虽精湛不少,却一阵阵凄楚难解,不由人怆然泪下。籽兰红着双眼,泪珠如断了线的似的珍珠扑面而下,枯坐在梳妆台前,泪水宛如一颗颗露珠滴在一枚竹叶上,任一脉心泉流淌开来……竹木林立,风已息,隐约地听见一丝游荡徘徊的竹音,声声不息,绵绵不绝,籽兰不眠不休地吹,非要把满腔委屈倾注在小小的竹叶,传送密竹深处,似乎在听给某个人……

  “这是什么声音?”夫人听觉灵敏,只感觉听得让人心都碎了,有太多说不出来的悲伤心情。

  泉儿早已听懂,不禁哭得泪水涟涟,秀美面容积满了一层密布乌云色彩,蹙着柳眉,紧锁不开,侍站在夫人旁边。夫人察觉到,侧头看见泉儿哭成泪人儿。

  泉儿止住道:“夫人,小姐现在这样子我看了心里难受。”胡乱地擦干泪水。她的话勾引起夫人一阵伤感,说道:“并不是我的心狠,连我都想不到也不明白来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万老爷看不惯道:“这可是喜事,弄得一家人连哭带泪的,这成什么样子了?”好歹也是他掌上明珠,把籽兰死锁在屋里,怎能不让人心痛道:“我只能顺应形势,能明媒正娶嫁入程家也不算太委屈她。”

  万老爷嘱咐泉儿道:“好生看着小姐,若有差错唯你事问!”

  当泉儿仔细倾听,觉得这声音比先前减弱了几分,怎么听得反而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心里抖擅了一下,细听楼下的竹音气若游丝,自感大事不妙。泉儿心里咚咚地像小

  鹿似的乱跳,急火攻心跑到了籽兰门前,衬身贴听室内的动静,只听到“嗡”的一声好像某种东西倒了下来的声音。她又下了楼把此事立即当场亶告了万老爷和夫人,命令应管家马上打开了门锁。众人推门一看,个个皆惊,全部脸色顿变,可怜的籽兰一瞬间香魂出窍。

  两个月后,籽兰的坟墓前。万老爷和夫人、泉儿、应管家等人哀伤欲绝,悲痛不已。

  轮到泉儿祭拜,哽咽道:“小姐,我知道你为了什么要选择这条不归路?这会儿随了你的心意,泉儿祝福你们生生世世都能在一起。”

  风吹竹拂,似有一声声丝竹声,袅袅萦绕,偶夹杂着欢快和平各跳跃的旋律。不远处的角落一侧,易男和籽兰相依相偎,会心一笑,伫立了许久,听见泉儿对他们由衷地祝福,然后缓缓地走向竹丛间的小径捷路。

  籽兰荡漾着笑容,幸福语气道:“被困的那一天,终于听懂你内心深处的心声,那时候我早就知道你只是个游离的魂魄,生命固然值得珍惜,我还是决定一生都要跟随你。”

  易男依旧飘然出世之态,神采地说道:“真是个傻姑娘!”

  一路上欢声笑语,他们的身影飘忽杳然……

  (完)

  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分享到: 白社会 新浪微博 开心网 豆瓣 人人网 QQ空间 腾讯微博